別讓我哭泣,阿根廷!

section_christina

近日讀到報導,阿根廷發生排華的暴動,許多華人商店超市被搶被燒,有死有傷,損失慘重。可是阿國的警察正在為了增薪而進行罷工,政府缺乏警力來維持治安。 無助的華人只好向中國政府求救,希望中國大使館派員護僑。台灣和阿根廷沒有邦交,只有〔商辦處〕代政府發出警訊,請僑胞警覺自保。

阿根廷有不少的華人教會,他們也極需要海內外的弟兄姐妹們的關懷代禱。神是我們人生風雨中的避難所,當人到了盡頭,神就是我們的起頭。

2004年11月,我去南美洲作音樂宣道,曾經去阿根廷的布宜諾斯市,那裡有8個教會聯合邀請我去作為期2週的音樂服事。因此,我對阿根廷有了一些認識。

布宜諾斯是阿根廷的首都,一個古典優雅的歐風城市。許多歐裔/華裔的移民居住這裡,並建造了不凡的事業,形成阿國經濟發展的一股強大動力。對許許多多離鄉背井的移民而言,教會不僅是愛的大家庭,還成為自己母國的文化和精神交流中心點,所以,阿根廷的教會都十分興旺,並且組織了聯合事工中心,不分族裔或宗派,大家彼此照應關懷,舉辦福音活動也是齊心合力。

在布市意外的見到兒時老友Tony,驚喜不已,他在80年代移民阿根廷,在這個國家創業成家。他的母親長年在我們家鄉的教會擔任職事,他自己也是這裡教會的重要同工,他的太太則擔任中文學校的校長。2009 年,布宜諾斯成立第一座阿根廷華人神學院,Tony 就是董事會主席。老友異地相逢特別高興,Tony也是在阿根廷接待我的主力同工之一。

有趣的是阿根廷人的生活作息時間。剛抵達時,我看到他們制作的海報上面,每一場音樂會舉行的時間都是晚間10:00,當時還以為是印刷錯誤。沒想到,主辦單位解釋說,布宜諾斯的居民都是晚間7:00才下班,所以,10:00 – 午夜才能舉辦任何活動。因此,當他們告知我說,早上11:00來帶我去吃”早餐”時,我就不覺得奇怪了…由此類推,下午3:00吃午餐, 8:00 吃晚餐, 當然,10:00 才是音樂會開始的時間。

另一個讓我驚艷的是阿根廷的餐食。阿根廷地大又肥沃,養牛蓄牧是他們最大的產業之一。

教會聯合起來用最大的熱情接待我, 所以帶我幾乎吃遍了布市最好的餐館。每餐必定有美味的烤牛肉,從巨大的廚房烤架上源源不絕的出爐,各種部位的牛排像小山般的堆滿餐桌,再加上各式各樣的奇蔬異果,現烤麵包和鮮擠牛奶,每天三餐如是供應。10多天下來,我幾乎吃了一整頭牛!因著弟兄姐妹們的滿滿愛心,我帶回了將近10磅的體重!

阿根廷的探戈舞獨步全球,這次,蒙Tony的招待,我終於進到布宜諾斯最老字號的舞蹈劇院,得以親眼目睹其美。探戈雙人舞,是舞蹈中的極品,我喜歡它更甚於古典芭蕾舞。強烈分明的節奏伴隨著繁複精準的舞步,那樣奔放卻不失含蓄的熱情,將阿根廷的拉丁人性情詮釋得淋漓盡致。這種特殊的民族情感的表達方式,不僅限在劇院裡,也散布在城市的各種角落裡,只要有音樂響起,就有舞步的節奏跟著躍動!

阿根廷雖然位於南美,那裡的居民卻以歐洲人自居,因為長達一世紀的歐洲人都愛來阿根廷渡假,他們喜歡這裡的溫暖氣候和寬闊的農場。布宜諾斯就像是南美洲的馬德理,連國定語言都說西班牙話。市中心有寬敞達8大線的綠蔭大道, 美麗得像是市內的國家公園,還矗立了一座獨立紀念碑,跟美國華府DC以及紐西蘭奧克蘭的那兩座一模一樣。許多沒落的歐洲貴族選擇在這個城市裡過著隱姓埋名的舒適日子。

阿根廷人天生的熱情奔放,待人彬彬有禮甚有英國人的紳士風度,可是開起車來卻一個個露出〔拼命三郎〕的本色,對街口的紅綠燈視若無睹,甚至連火車經過的交叉路口也不肯讓步!常常看到擋路架都放下來了,開車的人仍然魚貫的從間隙硬鑽過去。配著火車開過來的轟隆噪音,每天都在上映著無數次驚心動魄的畫面,連那接送我出入的司機也跟著照作不誤!有幾次,我都以為我會在阿根廷〔殉道〕了。

布宜諾斯市內有一個全球著名的古董商區,那是昔日貴族們的私家財物典當之地。在這裡可以找到種種稀有的奇珍異品,甚至,透露出一些不為人知的秘聞。有一些珠寶被人認出,是屬於二戰期間被關進德國死亡集中營的猶太人的家傳珍品。

於是,引起了二戰戰犯追捕組織者的注意。 經過細心的偵查追踪後,竟然發現了一批二戰時期納粹的蓋世太保,他們逃過戰審,靠著典當從猶太人家中搶奪來的財產,隱居在這個城市裡!

許多人都知道阿根廷國母Evita的故事,根據她的生平事跡改編成的音樂劇和電影,聞名全球,劇裡的主題曲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別為我哭泣,阿根廷! 〕 也成為家喻戶曉的阿根廷「國歌」。 跟許多的國際觀光客一樣,我也忍不住好奇, 前往瞻仰Evita的墓室,…這才開了眼界,原來阿根廷的貴族墓地是如此的奢華美麗,那種種精心雕刻的墓碑和繁複裝飾的墓地,簡直像個戶外的藝術園區。也難怪,在墓地的正下方竟然蓋了一個現代化的購物中心,而且遊人如織!可是,走在華麗新潮的購物中心裡,我總覺得渾身不舒服,好擔心會不會有一具棺木突然從天花板上掉下來?逛了幾分鐘就連忙奪門而出!

反而,那讓Evita成為國家英雌的培隆總統,卻下葬在一個平凡無華的簡陋墓地裡。

看來,浪漫的阿根廷人還是比較鍾情於美女型的政治人物。聽本地人說,阿根廷對總統喜新厭舊,換總統就像換衣服一樣輕易,曾有一段時期,平均每一星期就更換一任!直到那位美女克麗斯提娜,從她的總統老公手中接任之後,才得以坐穩幾年的任期。而她和她老公的戲劇化從政經歷,就像是替Evita圓了她當年壯志未成的總統夢!

阿根廷國境甚長,北部連接巴西靠近赤道,南端則直探南極圈內,所以國內氣候堪比冰火二重天!由於地理上的優勢,阿國擁有2個甚著名的天然景觀,一個是北境的〔雨果樹大瀑布〕,另一個是南極邊上的陸地大冰川。

〔雨果樹瀑布〕靠近巴西,我決定等巴西的事工結束後,才從那一端出發去觀賞。我想去看看南極的陸上冰川,於是在布宜諾斯訂機票。沒想到,中國的胡總書記也在同一時間來到南美洲訪問,理所當然的,陸上冰川也在他的觀光行程內。 阿國的國內航空只有小飛機,所以,一天之內,所有前往冰川的航班機位全部被胡的隨行人員和媒體記者訂光了!扼腕之餘,只好放棄,等待將來的機會了。

我在阿根廷時接到巴西來的邀請,因此,阿國事工完成後,我就直接從布宜諾斯飛往聖保羅。

但結束巴西事工後,我必須再回到阿根廷來轉機,因為來的時候我搭機從布宜諾斯入境,回程也必須從這裡出境。

萬沒想到,一週之後,從巴西回到阿根廷時,我才詫然發現,出發之前我在美國訂機票時,居然沒有留意到南美洲跟北美洲的時差,所以,我從布宜諾斯回美國的飛機是第二天才起飛!天哪,怎麼會這樣糊塗!…

幸好,Tony親自前來機場照應我的轉機,聽了我搞的烏龍事後,他連忙將我送到當地的的盧長老家裡過夜,第二天又專程送我去機場,真的是溫馨到心底去!

盧長老是當地華人教會裡的大家長,他住在阿根廷多年,盡心盡力的服事眾教會,家族事業也十分蒙受神的祝福。我在布市服事的那期間,盧長老恰好離開阿根廷去美國探望他臥病的母親,而他特別提供了一層位於市區的舒適公寓讓我居住。

現在他回來了,一聽說我在機場裡”落難”, 二話不說就告訴Tony將我送到他家避難去!

盧長老的家坐落在布宜諾斯的高級別墅區,花團錦簇的偌大綠地環繞著地中海型的優美建築,十分典雅幽靜,是我在勞累的旅途中意外的美好休憩地。

從阿根廷回家的路上,我心裡不斷的唱著一首詩歌:

我懷念故人,主前代求恩,靈裡有交通,天涯比鄰。
朝夕曾相見,前程今各奔,但願你平安,主前蒙恩。
人生似夢,神愛無窮,往事如煙,主恩萬千。
全心事奉主,要一生盡忠,永不灰心,愛主不變

(附註)
盧長老在2013年初被按立為牧師。 Evita 本想接替她的丈夫培隆,擔任阿根廷的女總統,卻意外發現自己罹患癌症而飲恨離世。 阿國至2002年底 德拉魯總統辭職,12月21日參議員國會領袖Ramon Puerta暫時擔任兩天的過渡總統,國會選出前聖路易斯省省長羅德里格斯(Adolfo Rodriguez Saa)於12月23日宣誓就任臨時總統。不幸的是羅德里格斯未能獲得政黨的支持,12月30日辭職,由眾議院國會領袖Eduardo Camano暫時擔任兩天的過渡總統。前任參議員杜哈德(Eduardo Duhalde)被國會推選為阿根廷總統,並在1月2日晚間宣誓就職,任期到2003年12月為止。)就從2002.12.20~2003.1.2共換了五位總統。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