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的人(二)

section_christina

蒙召的人(二)

 
 
00:00 /
 
1X
 

“那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了,因為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馬太福音20章16節

我蒙聖靈的膏抹而得到美好的嗓音,用一首教會聖歌〔聖城〕考進了人人羨慕的大學音樂系,而且我連聲樂都不懂,更打破了當年台灣音樂界〔會唱歌劇才能主修聲樂〕的傳統規矩,憑的就是主耶穌的應許和祝福!

我將〔聖城〕這首歌當成我和神立約的〔信物〕。日後,我曾經應邀在許許多多的場合演唱這首歌,許多人告訴我說,他們在我的歌聲中看見了異象,神的聖城由天冉冉而降,感動他們止不住熱淚滾滾!

入了音樂系,我的聲樂才華很快就贏得許多的注目,從大一開始,各界來的演唱邀請不斷,常常旅行去外地演唱。因為鋒芒太露,學校的音樂系主任幾乎要對我下達〔禁唱令〕!當時甚負盛名的中廣電台〔古今聖樂〕專輯節目一開始起播,我就成為他們固定的演唱佳賓。當蔣中正總統去世時,蔣宋美齡女士要求中廣播出〔慈光歌〕見證老蔣總統的信仰,中廣電台立刻推薦我出來演唱這首〔慈光歌〕,並在台灣各地日夜不停播出3個月之久。1年後,行政院在國父紀念館舉辦全國紀念音樂會時,我也是唯一被邀請獨唱的聲樂家,當時是蔣經國主政的時代。現在我再度回想起這件事,真是神使用了我的歌聲,在全台灣人民面前見證了蔣介石這位一代領導人被主耶穌基督改變生命的美好工作!而這件事還關聯著20多年後發生的另一件意義重大的事件:

慈光歌 /陳芳齡

台灣的政權交替之後,舉行了2場盛大的228紀念會,由擔任總統的陳水扁和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分別主持。主辦單位邀請我擔任這2場紀念會的特別演唱佳賓。他們希望我能用228受難家屬的身份唱出受害者的心聲,(這件事,我曾經寫在本專欄裡另一篇文章〔審視生命認證的迷思〕)。他們特別要求我唱〔雨夜花〕這首悽愴的台灣民謠,藉此控訴外來政權欺壓台灣人民。〔我不唱雨夜花!〕,我堅決的告訴主辦單位:「我們不是雨夜花,沒有人能踐蹋我們!因為聖經告訴我們說,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紀念會當天,我改選了一首閩南語寫成的教會聖詩:〔若是有祢佇我的生命〕。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時台下數千聽眾聽了幾乎淚流成河的場面,許許多多人告訴我說:「我們從來沒聽過這麼動人心旋的台灣歌曲!」一年後,台灣舉行228牽手護台灣活動,由兩位前後任總統共同主持,主辦單位再度前來邀請我擔任演唱佳賓,這次他們請我唱一首〔土地公保佑台灣〕歌,我連考慮都不,直接了當拒絕對方!因為我知道敬拜偶像的政權必定招致神的震怒!

若是有祢佇我的生命/陳芳齡

有人因此事責怪我肯替蔣介石唱歌,為什麼不肯替台灣民選總統唱歌?我坦白的回答說:「我不是替”人”作見證,我只為上帝作見證,因為將來所有的君王總統都得在上帝的面前下跪接受審判!」

事實上,我曾和李登輝總統同台服事過,他講道,我作音樂見證。我也應邀去過總統府演唱,府內的官員說我唱的〔主禱文〕繞樑於總統府久久,令他們回味不已!我也曾經在2位總統共同主持的〔國家早餐祈禱會〕中擔任演唱佳賓。只要是榮耀神的事情,我一定攘力以赴,但是我從不參與政治,也不跟〔政治人物〕往來!   

這些都是多年之後才發生的事,當年,我並不知道神在我生命中的計劃。

大學3年級的暑假,我的聲樂指導教授寄出我的一卷演唱錄音帶去美國東部一所大學的音樂研究所,這大學的校長聽了我的歌聲十分驚喜,便趁著到台灣參加國際教育會議之時,專程到我的學校來面試我,並提供碩士班的入學許可和獎學金。從那時起,我的心就漸漸飛離神的殿堂,我開始轉眼定睛於另一個目標: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我想滿足內心的渴望,我想成為一顆閃燿的歌劇明星!我不甘心奉獻嗓音單單給神!於是我求神放我自由發展,讓我朝著自己選定的目標努力以赴。當時我根本不明白我所選擇的其實是〔埃及地〕,我也不知道我將自己賣成奴隸了!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