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鳳彩 – 等待天晴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譚鳳彩由於食藥,體重急升五十磅,今天她回望昔日照片,
難免百般滋味。

她十七歲的時候,就在髮型屋當學徒:「認識了丈夫,他當時也是學徒。拍拖時很開心,他很疼我,甚麼都遷就我。年多便結婚,起初一、兩年也挺溫馨甜蜜,大節日也會給我驚喜,送花、手錶、手袋、鞋,生病時陪伴我去看病,深夜會給我煮麵。步入第三、四年,婚姻便亮起紅燈,對我很淡忘,就算生日也不太願意送禮物,要我開口才送金鏈,跟以前自動獻身相距甚遠。把家當酒店一樣,對我不瞅不睬,只顧打遊戲機或看漫畫,夫妻生活很冷漠、連陌路人也不如。我向他大興問罪,他承認有外遇,我就喊離婚。當時自己只是二十多歲,不甘默默忍受。」

結束四年的婚姻,鳳彩一心寄情工作,更很快擢升經理,負責收銀、管理、聘任、計薪,事無大小都要處理,人手不足時,洗頭打掃也要做。「髮型屋人事很複雜,有人抽煙、抽大麻,又經常到深圳按摩、到娛樂場所消遣,自己的性格和喜好跟他們不同。索性辭工,離開了髮型屋的工作。我每天很努力買報紙找工作,但當時環境差、自己學歷低,試過應徵三十份以上也找不到工作。我只有23歲,每天都要生活,總要找份工作支撐自己生活,很沮喪,很沒自信、很自卑。認識了出來玩樂的朋友,早上到卡拉OK,玩到深宵才回家,在那些場地抽煙、喝酒、玩骰盅、放縱自己、麻木自己。經常怨天尤人,為何是我?我從沒做傷天害理的事,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當鳳彩一個人靜下來時想起前夫,又愛又恨。「整天躲在家裡朝思暮想回憶跟前夫那段甜蜜時光,又很憎恨他,希望他快死,覺得他很對不起我、虧欠了我很多。」她發現自己精神開始出現問題,可能抑鬱成病:「覺得走上街會給人跟蹤、沒有安全感、疑心很大,感覺周圍的人都說我的不是、想陷害我、說我是非,對我不利,連媽媽做飯也懷疑會不會下毒。那時自己情緒比較暴躁,加上抽煙、夜蒲,臉上長滿了暗瘡,媽媽煎中藥讓我治療,我卻破口大罵,不理她感受。」

鳳彩的情況兩年來不斷惡化,姐姐終於作出一個無奈決定。「她送我到一個私人單位住三天,最初以為很棒,自己一個人住私人物業。三天就聽音樂、抽煙、放縱自己,覺得姐姐對我很好。」怎料一大清早、門鐘響起,有一群人走進來,姐姐對她說:「妹妹你身體不適,我送你到醫院看病。」

那地方很大,是鎖門房,擠了二、三十人,全患重病,有些住了十年、有些被綁手腳、有些大喊流口水。鳯彩心想:「不是嘛,進來我還能出去嗎?隔鄰病人大叫說自己是香港小姐冠軍,糟了!我很害怕,瑟縮一角,連飯也不敢吃。」醫生指鳳彩患了精神分裂和妄想症,是精神科最重的精神病,要吃重藥。「食後令我很亢奮、傻笑、手震、流口水、反白眼,以前自己正正常常,服藥後很呆滯,思考很慢。這次真大件事,難聽點說,就是一鋪輸清光了。」

在醫院接受藥物和職業治療後,鳳彩的病情漸漸好轉,一年後獲准出院,在社工轉介的文具店工作。不過三年後,她接受婦科檢查,證實子宮有水腫瘤。「晴天霹靂,很灰很沉,以為有一線希望,又陷入谷底。很失落,鑽牛角尖,為甚麼又是我?有時候會流淚,晚上睡不著在想,為什麼又生病?患上精神病已夠糟,這次更糟透了。」

鳳彩本來已戒煙好一段時間,又再抽起煙來,一日一包,關上房門就抽煙、聽歌。「沒有鬥志,經常走到河邊想跳下去,但又沒膽沒勇氣,走到藥房買了五十粒安眠藥,想了結自己生命,很厭惡自己、覺得自己很沒用,存在根本是多餘。」誰知她吞下五十粒安眠藥後,跟朋友道別交代身後事,但她馬上致電給鳳彩姐姐召喚救護車送她到醫院洗胃。

經搶救後,鳳彩幸沒大礙,並很快接受切除子宮腫瘤手術,留院期間她的病情始終反覆,醫生轉介她到青山醫院。「比之前葵涌醫院更厲害、更恐怖,那裡的人病情很重,身體被捆著打針、狂笑,有些就攀窗、脫掉衣服四處走、又拜馬桶。」

後來醫生轉介她到屯門醫院,她認識了改變她一生的人。「黃姑娘的為人很好、很友善,因為我們服藥後,會疲倦和反應慢,她不會發脾氣,在她身上找到很多吸引地方,她就像天使。有天我回去學電腦,她突然走過來說:『鳳彩,這個星期天我想邀請你到我的教會。』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鳳彩去到教會,感受到愛:「他們很友善地接待我,關心我從哪裡來,懂不懂乘車。唱詩歌時很感動,以前覺得很委屈,現實社會不公平,但是神的詩歌能安慰我,自己感動得哭起來,擔子沒那麼重、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輕省。跟我不相熟的也為我祈禱,我覺得這個信仰很安穩、很可靠,可以讓我得到愛,在現實社會中打滾找不到。」

鳳彩繼續返教會,不單平靜了自己,更開始學懂要孝順和尊重父母:「陪爸爸去喝茶、吃飯和覆診,多關心他,彌補自己以前的過犯。我戒煙,爸爸很開心,他看見我有很大轉變,我也帶領他信主。」她還修讀神學,連老師也讚她每次回來都很守時。她也參與精神醫院的院牧部服侍:「自己是同路人,以前也住過醫院,被人歧視過,想安慰他們有神的愛,不需要憂慮自己的病情。很開心,覺得自己仍有能力去服侍人,覺得自己有用。」

07年,她更和教會義工隊每月探訪復康機構,一位新朋友健民特別引起她的注意:「他很內向,不願接觸人,感覺到他以前曾受過傷害,他跟我一樣患上精神分裂,覺得是同路人合得來。在溝通上,不像跟其他人要多說才意會我想說甚麼,說一點他就懂。」由做大菜糕、椰汁西米露給健民吃開始,兩人拍起拖來,兩年後便結婚。「這段婚姻跟第一段很不同,以前經常罵前夫,破口大罵不尊重他,經常要求他買東西給我。第二段婚姻有神介入,自己懂得反省,聖經教導很好,要做一個稱職的太太。」

各自走過一段不易走的路,鳳彩和健民更珍惜這段得來不易的婚姻,縱然都有吵架、不開心時,兩人都願意一起祈禱、彼此勸勉,願意在神當中彼此包容,感情也愈來愈穩定。鳳彩最近修讀的課程有很多功課、很多探訪工作,健民也會替她買菜做飯、做家務,做得頭頭是道。「他很關心我,手腳痛時就替我按摩,又替我祈禱。」

「每當播放《星火飛騰》,我很留心聽他們的見證,很感動我,看得眼泛淚光,原來每個人經歷都不同,想不到信主後有這麼大變化。」她也想分享一下,於是主動致電CBN熱線:「我覺得輔導員很溫暖,很溫柔、很有愛心,令我很放心講自己往事,覺得是一管很安全的渠道。他又給我祈禱,給我一段經文:『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我放在心裡很久。」她也接受我們邀請,在「《星火飛騰》三百集感恩會」上在人前見證神:「認識CBN熱線很開心,令我取得突破,不用困在天水圍的教會,可以走遠一點、看多一點。」

現在鳳彩已完全走出情緒病的陰影,她今天依然愛美,不過她更明白,心靈比外表更重要:「以前未信主,失去工作就如甚麼也沒有,沒有經濟支柱就很慌,怕會餓死。現在信了主,即使沒有工作,甚麼都沒有,自己卻經歷神。現在跟丈夫一起清茶淡飯也很開心,以前有錢花也不及現在開心。神給我的經文是:『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一切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她還覺得服用精神科藥物治標不治本:「服後會害怕、沒平安,好像沒有希望,內心只有神能醫治,因為神是大醫生。」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