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個人或群體──放棄或堅持

結33:1-10

因領導偏離神的律例誡命而使國勢下滑,耶城被巴比倫攻陷、擄走皇室成員及部份子民作人質,以西結先知便是其中一份子,他是被逼離開成長之地,但他並沒有因此沒機會事奉,在異邦之地他仍被神呼召由祭司轉為先知,事奉地點不是在聖殿乃是在難民中,而且傳的信息甚至遠至他成長之地──耶路撒冷。

當神呼召他時他見到神的榮耀後,神清楚告知他要作整個民族的守望者,「過了七日,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結3:16-17)。隨即是一連串令人沮喪有關神審判的信息,但神不單有公義的審判,仍有慈愛的憐憫,神會給他們復興、回歸。以西結書廿四章宣告完耶路撒冷必遭刑罰後便指出神也會審判曾欺壓他們的不同國家,廿五章至三十二章論及亞捫、摩押、以東、非利士、推羅、巴比倫、埃及等地,由三十三章至四十八章是復興的信息。然而開始宣講這復興的信息前,神再一次提醒以西結他是守望者的身份,「人子啊,我照樣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結33:7),可見守望者是一個很重要的身份,而這指令中便涉及個人與群眾之間的關係與責任。

我們的身份是鹽是光,大家均很熟悉,但卻忽略了一個身份──守望者,作為神的兒女,我們是守望者──守望家人、社會、教會及弟兄姊妹。作守望者是我們的責任、使命與生命,要指出人的錯謬,尋回流失者比引領人信主更困難,但卻不可因此放棄,應有所堅持。守望他人更是不易之事,我們從聖經的教導看我們的責任及神的心意。

1. 守望者的責任

以西結書33:2-6形式是案件法律(Casuistic Law)、假定的語氣、祭司論法律形式;形式是法律但語氣及論調則是勸導。因以色列面臨亡國,神將曾給予以西結的使命再重申及加強內裡含義(結3:4-11)。

守望者在保護國土的邊界上或高處或望樓上觀察有否外敵入侵、防備侵略;若有外敵入侵便大聲呼喊(撒下13:34)或吹號角使人儆醒(耶4:5, 19, 21,6:1, 17)以作逃避或防守。守望者的責任乃是注視與警戒,而子民的責任則是聆聽與回應,但守望者的工作果效是有限的,他不能阻止刀劍的來臨,改變不了外面的環境。

2. 守望者的困難

  • 守望者的工作是孤單

守望者往往只是一人在守望樓上,不會太多人,免得影響工作,他要忍受著孤單的情況,但大多數人不願如此。

有些人認為忍受孤單較易,特別一些歡喜獨處的人更歡喜孤單。其實最難忍受是獨排眾議,當整體贊同的事你提出相反意見往往被視為破壞、搗亂、攪事者,因而受到其他人的排斥、拒絕,這是最無奈的。聖經中不少這些可悲的例證,以利亞指責以色列國陷在拜巴力的罪中因而會有旱災,結果被人憎厭、被追殺。米該雅先知面對四百位王室先知,那些先知均奉承主子贊同亞哈王與約西亞聯手攻擊基列拉末,惟他反對意見;他之前曾被勸告要與他們同伙說吉言,但他站在神那邊拒絕,「那去召米該雅的使者對米該雅說:『眾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說吉言,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米該雅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耶和華對我說甚麼,我就說甚麼。』」(王上22:13-14);結果他被打並下獄,王更下令一定要令他受苦,「王如此說,把這個人下在監裡,使他受苦,吃不飽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來。」(王上22:27)。耶利米先知在聖殿前宣講完國亡的信息後,全國均反對他,可見要作一個忠於使命的守望者委實不易,要忍受孤單。

近期一部電影「守護新聞者」也給我有類似沉重的感受,一位充滿抱負的威爾斯記者鍾斯,他是首位登上希特拉專機訪問希特拉的記者,亦因此成為英國首相外交顧問。當時蘇聯推行現代化「烏托邦」美好世界,在傳媒中不斷被吹噓,但另有消息指史太林政權如何粗暴地打壓真相,掩飾政府做成的人為饑荒,他及後擺脫當局的監視秘密到了烏克蘭,目睹很多糧食被售往外地以換取蘇聯工業化所需的資金,百萬人被遺棄,餓殍遍地。他被捕後被驅逐出境,因有七位英國人質在蘇聯手中,蘇聯政府要迫他否認所目睹的事實,反要讚賞他們的成就——其實已有不少西方記者作出「捧場」的報導,政府亦因經濟利益而禁止他如實報導;之後是他如何為真相而戰,亦因此啟發奧威爾創作著名的極權寓言小說《動物農莊》。及後他三十歲英年在蒙古被人槍殺而死。而當時一位曾獲普立茲得獎記者華特杜蘭迪依附權貴為那運動鳴鑼響道卻風光過活,這是殘酷的現實。古往今來均是如此,要指出時代的弊病、社會的不公、領導的不是往往是沒有好下場,要孤單而戰,但我們會否持守呢?

  • 守望者的工作是沉悶

望樓多在邊境上,沒有多變的景象,面對此是沉悶的,若長此工作非要有很重的責任感、使命感不可。

  • 守望者的工作是困難

長期注視沒有變化的事而又隨時提高警覺委實不易,做不好便會失職,因此此職責看易實難。

這比喻引伸出個人與群體的責任範圍,守望者所承擔的是「個人」責任,但卻要向神及同胞負責,他要忠心執行職務,在有危險下發出呼號便已完成其職務,他只能對沒有發出警告負責,但絕不能對百姓不作回應負責,若失職便要對一切可怕的後果負責。

這經文帶出另一個很重要的信息:「不要被預計的效果影響著我們的工作」,你若認為那些受眾是冥頑不靈、鐵石心腸,你怎樣努力宣講、苦苦哀求他們仍不會有所改變,仍是無動於衷,那麼你便「放軟手腳」輕率而行,甚至放棄應有的責任,那麼神會追討我們失職的罪,「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結33:6),我們仍要在惡劣的、看似無望的境況下有所堅持。近年有一句口號是很不錯的:「不是見到希望才堅持,乃是堅持才看到希望」。

耶和華一早宣告他所作的是無效的,「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說話深奧、言語難懂的民那裡去,乃是往以色列家去……以色列家卻不肯聽從你,因為他們不肯聽從我;原來以色列全家是額堅心硬的人。」(結3:5,7),故此我們不應用自己的經驗去估計效果的好劣而衡量付出的努力有多寡,因為最終使事情成就與否的是神,最重要的是我們每事均要盡力而為。

除了「放棄或堅持」這真理外,另一個很重要的真理是涉及「個人與群體」,我們常說「一人做事一人當」,這句話背後的意思是我們應承擔自己的責任,但這不表示我們個人的行為與其他人無關。

守望者對自己的責任負責與否其行為卻影響著廣大的民眾,因守望者的失職會使子民受損,若他失職子民沒警醒逃避便會受害──但他的盡職卻不一定使子民受益。這似是不公平卻是現實與無奈。

以西結蒙召作守望者(結33:2-6),今天我們同樣被呼召作守望者──不單是牧者、導師、神學生,更是每位信徒也應如此。這信息給我們清楚看到──我們每個人只能對自己的行為與責任的履行向神負責,但這責任卻是影響著別人的生命。個人的責任是有團體的特性在當中,我們個人的負責亦是向團體負責,因此這責任是沉重。我們領受的使命是為別人服務、是為人而活,假若我們不願對別人負責,我們就不能為他們作甚麼事,不能對人負責的生活卻絕非完全的生活。

這幾年我們更深體會個人如何影響著群體,香港現今陷在此境況,不少人離開這土生土長往一個不熟悉的地方的緣由是甚麼?我們怎會想到一個廿多歲的年青人陳同佳在台灣殺了他的女朋友後會引發出一連串意想不到的惡果?特別有權力的人,他們的決策往往是影響著整個社會,故此個人與群體是有密切的關連,我們絕對不能輕忽我們個人的行為。基本地我們不要作出一些行為令人誤會、被絆倒,「所以,我們不可再彼此論斷,寧可定意誰也不給弟兄放下絆腳跌人之物。」(羅14:13),「只是你們要謹慎,恐怕你們這自由竟成了那軟弱人的絆腳石。」(林前8:9)。當然我們也要有智慧分辨哪些事或許會令一些人感到不滿、甚或被絆倒,但仍有所堅持,正如剛剛所引述的耶利米、米該雅等。再想想主耶穌潔淨聖殿時推倒那些兌換銀錢的枱凳,怒責那些不義的宗教領袖及霸佔外邦人敬拜神的地方的人,那些人會怎樣看耶穌?他們一定有所不滿,某程度也會絆倒一些人,但主會否因此而不按公義而作呢!故此,在此時此地我們更需求神給我們智慧分辨哪些事是我們該作或不該作,哪言論該講或不該講。我仍堅持要「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言」的原則,我們絕對要緊記個人的表現是與群體有關。

當我們信主後便被放在一個群體中,我們有責任互相守望,我們被呼召成為守望者,正如以西結般(結33:7-9),這也是為甚麼需要有教會。若他人有危險、會迷失便該提醒、警戒,「我們又勸弟兄們,要警戒不守規矩的人,勉勵灰心的人,扶助軟弱的人,也要向眾人忍耐。」(帖前5:14)。可惜一向不重視屬靈生命的我們卻忽視人靈性沉睡或死亡的可怕,而不會主動呼召或喚醒他們;若我們沒有這樣作則沒有完成責任、會受罰。

當我們發出警告所引來的反應不一定是正面的,人性是不歡喜被人指出錯誤,「當你忠誠向人坦白指出他的錯,你便會失去你的朋友而多了一個敵人。」這代價是沉重的,很易招致失敗、失望、受傷;但我們會否因怕失敗而卻步呢?以西結面對的正是這樣的人,「以色列家卻不肯聽從你,因為他們不肯聽從我;原來以色列全家是額堅心硬的人。」(結3:7)

  • 作守望者的能力

昔日一些假先知報平安信息,但卻沒有真正平安(耶6:14,結13:9-10),神會討其罪。今天牧者的宣講會否因怕「得罪」會友而隔靴搔癢──抓不著癢處(加1:10)?往往我們所講的會被分析是否好的講章卻沒有行動(結33:30, 33)。但我們不能因此停止守望肢體,雖是孤單、沉悶、困難、果效少,卻不能不理。

雖是困難,但神仍會加力,「原來以色列全家是額堅心硬的人。看哪,我使你的臉硬過他們的臉,使你的額硬過他們的額。我使你的額像金鋼鑽,比火石更硬。他們雖是悖逆之家,你不要怕他們,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結3:7-9),而且神重視是我們是否忠心、是否努力、是否委身而非單注視表面的果效、結果。

最後,我們可會奇怪:神一早已知道這些子民是充耳不聞但仍要以西結作守望者為祂宣告信息?其實原因是很簡單——乃因為愛,「人子啊,你要對以色列家說:『你們常說:我們的過犯罪惡在我們身上,我們必因此消滅,怎能存活呢?』你對他們說,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惟喜悅惡人轉離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33:10-11)。神仍希望他們當中有些人終會醒覺,正是「救得一個得一個」、「死馬也要當作活馬醫」。若我們體貼神的心腸、若我們愛我們的主、若我們愛我們的肢體便不會因懼怕失職受罰下無奈地作守望者,而是樂於承擔責任,冀望每位肢體均能甘心作一位盡責的守望者。

小結

願我們能好好承擔守望者的責任,自己有好的操守,不放下絆跌之物,更要好好守望這個社會,為公義而發聲;守望教會、牧者,提供意見、代禱;守望我們的弟兄姊妹,特別尋找流失的肢體。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支 持 我 們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