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國殤之禱

sermon-sharing

但9:1-20

國慶有不少的團體慶祝、歌舞昇平、煙花綻放,而一些人亦提醒基督徒要為國家禱告,這是對的,我們是國民,對國家有責任,特別我們有信仰,故需要為國家禱告,但禱告的內容是甚麼呢?只是期望國泰民安、國勢日盛、經濟發展神速嗎?本年七月九日在聖公會聖約翰座堂曾舉行「燃亮香港」感恩崇拜,由聖公會鄺保羅大主教主禮,參加者包括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孔教、道教及佛教代表、行政長官和外國領事超過400人出席,當中燃點印有「信、望、愛」字樣和洋紫荊圖案之蠟燭,祝願和平與愛臨到香港;禱告後,一名年青人、成人及長者代表先後向出席者分享他們眼中的美好事物,接著由聖公會、天主教及不同基督教宗派代表領禱。而十月一日亦有宗派發起為國家禱告,但禱告有甚麼內容呢?我們從聖經中一位被神稱為蒙大愛的人──肯定得神喜悅的人──為國家禱告,看我們應怎樣為國家禱告。

大蒙眷愛

但以理為國家禱告後,天使加百列向他宣講神的信息,告知他是大蒙神眷愛,「你初懇求的時候,就發出命令,我來告訴你,因你大蒙眷愛」(但9:23上),其後再重覆出現(但10:11, 19)。一句常出現的話「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神有其主權,要憐憫誰便憐憫誰,「因祂對摩西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據此看來,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羅9:15-16)。愛是互動,故但以理蒙神大愛並非無因。

堅守神的律法:他堅持遵守神的律法,不願為保利益、地位而折腰。不吃皇膳,劃清界線,以表他的成就並非那些偶像所賦予。 重視與神關係:縱使面對被丟到獅子坑也不肯放棄向耶路撒冷禱告,這種堅持、風骨已是鳳毛麟角。 不怕王怒責之:他不會怕得罪王而指出其錯,末代巴比倫王伯沙撒縱要出重賞賜予但以理以解預兆,但他斷言拒絕,並嚴詞指斥伯沙撒的錯(但5:22-23),他不怕職位不保為真理發聲,這是今天的基督徒從政者需學習的。 愛神憂國憂民:他愛國愛民,雖然他少年時代已被擄到外邦,雖然他在異邦之地身居高位、享受著豐厚奉祿、過著舒適的生活,但他仍不忘國家被擄、子民受苦,他仍切切為子民、為國家禱告。

這樣的人怎會不蒙神大大眷愛呢!我們可有把握神同樣稱我們為「大蒙眷愛的人」?若沒把握,是甚麼原因?又可否改善?

讀經禱告

但以理在大時代更替時研讀神話語,強大的巴比倫帝國已被瑪代、波斯所滅,新興的瑪代王國當權(但9:1)。但以理研讀耶利米書得悉當日先知預告猶大國會滅亡,但七十年後會回歸而驅使他為國禱告。耶利米先知曾有此宣告:「這全地必然荒涼,令人驚駭。這些國民要服事巴比倫王七十年。」(耶25:11),「耶和華如此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耶29:10),耶利米宣講此預言時539BC,「七十年」只剩下三、四年時間,當然「七十年」不一定是指整整七十個年頭,可以是一象徵性數字──「七」與「十」乃是完全的意思。但無論怎樣,滅猶大國的強大巴比倫也滅亡了,他知道距離子民回歸的日子越來越近,可惜那刻仍似沒有任何回歸故土重建家園的跡象。那時但以理年事已高八十多歲雖然即使有機會回歸他也不會隨眾,但他仍為子民的事感到迫切,此刻他感到迷惘、焦急故向神獻上從心底發出熱切、真誠的禱告,求神應驗他僕人耶利米的預言。

驅使但以理禱告乃因他讀到先知的預言,今天我們可重視研讀神的話語呢?我們可有好好的為自己、教會、社會禱告呢?讀經與禱告應是連體嬰不能分割,透過神話語驅使我們更有把握禱告蒙應允,因該禱告按神心意求更會使我們有信心;可惜不少信徒只禱告沒有讀經,但這些禱告可能只是憑著自己的私意求,故未必得到神的應允。

祈禱態度

「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神祈禱懇求。」(但9:3),「定意」原意是「尋找、尋求」之意,他有決心要更了解清楚神的心意,然後按神的心意而行。「祈禱懇求」即懇切祈禱,是逼切的呼求,但他並不是隨隨便便禱告,是經過悉心準備,他「禁食、披麻蒙灰」,作為一位高官──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大利烏王治國時立了120個總督治理國家,在這120人之上再立三位總長,但三人中又以但以理為首,故此他可常享受美食,但他此刻放棄,專注與神交往。禁食不是十多分鐘,乃是一段時間,故他的禱告絕非數分鐘,乃是好好的預備自己。他更懷著謙卑、傷痛的心到神面前,披麻蒙灰是代表哀痛認罪的行動,他整個人全情投入禱告中。

我們需反省我們的禱告是怎樣,若我們確信禱告是到尊貴、榮耀的主面前,我們整個禱告的態度也會截然不同呢!

祈求基礎

當祈禱時必然先確認禱告的對象是怎樣,這是加強我們的信心,但以理在此禱告對神的確認如下:

大而可畏的神(但9:4) 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但9:4) 祢是公義的(但9:7, 14) 主我們的神是憐憫饒恕人的(但9:9) 耶和華我們的神在祂所行的事上都是公義(但9:14) 祢曾用大能的手領祢的子民出埃及地,使自己得了名(但9:15) 大仁大義(但9:16)

我們禱告時可有常想到、提及神的屬性和過去所作的?這些思維、回想使我們的禱告內容更有把握及信心。

大而可畏(但9:4):叫我們不單禱告不會輕率、隨便,更叫我們生活嚴謹、不會輕易失腳。 守約施慈愛(但9:4):這是但以理整個禱告的基礎,他先肯定自己是向神「唯命是從」,遵守神的誡命,他也確信神不是虛謊的神,祂承諾的必會兌現,故此他求神按祂所說的讓子民在被擄七十年後可歸回故土、重建家園,求神以慈愛待那些已受到刑罰的子民。

今天我們向神呼求若能抓著神的應許便會有更大的信心及行動去面對挑戰。

祢是公義的(但9:7)、神在祂所行的事上都是公義(但9:14):這描述指出神是一位公平的法官,大公無私(代下12:6;耶12:1;哀1:18),故他完全順服神的審判與刑罰,確認選民被擄乃是罪有應得,此刻只有求神憐憫。

世上有哪一位法官是百分之百公正?每位法官都有其主觀政治看法,故有不同的判斷,惟有當我們站在公義的神面前才會得到公平的判決。

主我們的神是憐憫饒恕人的(但9:9):「憐憫」這字是指母親的肚腹,描繪母親對初生嬰孩的呵護照顧,是溫柔愛憐,正因神是滿有憐憫的神,而他相信神不單是憐憫也是大仁大義的神、樂於寬恕罪孽,故我們才有把握向神求赦免。 神曾用大能的手領子民出埃及(但9:15),這點更重要,因為他們若能真的從被擄之地回歸這是另一次的「出埃及」。昔日先祖由奴隸變成自由人,今天希望由亡國奴變成自由人;昔日神用「大能的手」是指神用神蹟奇事使祂的名顯赫於世,他同樣期望今天這事重現。 犯罪求赦

但以理為國家禱告的重點不是為國家的經濟、繁榮禱告,他深知一重要真理:需要先認罪求神赦免才可以得到復興、祝福,故他禱告主要的內容是求神赦免過去所犯的罪,他的認罪包括了犯罪的人及內容。

5.1 離經叛道

「我們犯罪作孽,行惡叛逆,偏離祢的誡命典章」(但9:5),但以理用了五個詞描述他們所犯的罪惡,這些字的意思是不中目標、扭曲了原意、顛倒是非、行事不公義、不遵從神的命令、典章。「叛逆」是刻意與神作對,「偏離」在舊約出現了191次,均是論述子民的行為與神的誡命相違背。

神特別揀選希伯來人為其選民,只有他們才正式從神那裡領受了誡命、典章、律例,有祭司、先知給他們教導,可惜他們卻偏離了神的誡命。其實五種罪行是指子民心中充滿邪惡的意念,再付諸行動,背叛神,但以理承認子民所犯的各樣罪惡。「以色列眾人都犯了神的律法,偏行,不聽從祢的話;因此,在祢僕人摩西律法上所寫的咒詛和誓言都傾在我們身上,因我們得罪了神。」(但9:11),因為子民偏離神的律法,故便承受律法中的咒詛,這咒詛是記載在申命記28:15-68,因神與子民立約,約要雙方面遵守,神清楚指出若他們遵守其律法會得蒙祝福(申28:1-14),神是信實的,必會守約,但他們背約故便需承擔代價,當中已很清楚說明若偏離神會國亡家破、被擄至外邦,「耶和華必將你和你所立的王領到你和你列祖素不認識的國去;在那裡你必事奉木頭石頭的神。你在耶和華領你到的各國中,要令人驚駭、笑談、譏誚。」(申28:36-37)。

5.2 不聽教導

「沒有聽從祢僕人眾先知奉祢名向我們君王、首領、列祖,和國中一切百姓所說的話。」(但9:6),神絕不想人陷在罪惡中,故祂必會差派祂的僕人先作教育、指導、循循善誘,若子民犯錯他們會好言相勸,若不聽則會作出言語象徵行動的警告,如:以西結要左側卧390日、剃髮、剃鬚、將髮鬚稱一定份量用火焚燒等。神透過其忠心僕人苦口婆心的勸導甚或嚴詞斥責,發出嚴厲警告,可惜上至君王、下至平民均充耳不聞,結果自招禍患。

今天我們會否同樣犯上同樣的錯謬,不好好研讀、遵從神的教導,牧者的教導也不放在心上,這也易使我們自招禍患。

5.3 通國犯罪

但以理在認罪禱告中所涉及的人上至君王首領、下至平民百姓,「列祖」不是指他們的先祖(如:亞伯拉罕、以撒等),直譯是「我們的父親」,即被擄子民的上一代及先人。但以理少年時被擄正正是他們父母親壯年時國家被滅,那時正是他們罪惡最大、最多、最深的時候;另一解釋是國中父老,是與首領、君王同是領導地位。

「主啊,祢是公義的,我們是臉上蒙羞的;因我們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以色列眾人,或在近處,或在遠處,被祢趕到各國的人,都得罪了祢,正如今日一樣。」(但9:7),猶太人、耶路撒冷居民、以色列眾人、近處遠處甚至已被趕散到各地各國的人均得罪神,即通國的人均犯罪。但以理並不是要將所有人「拖下水」,而是真的體會「上樑不正下樑歪」的道理,因為領導階層不好便直接影響下一代了!故但以理也清楚知道他們今日的處境真的是惡貫滿盈、罪有應得。

他也指出犯罪者沒有階級限制──君王首領、一切百姓;也沒有地域限制──近處、遠處都得罪了神,但但以理並不是以義者自居,「我們犯罪作孽」(但9:5上),雖然他對神忠貞、有信心,且已是八十多高齡,在不同朝代中仍能見証、服侍神,但他仍將自己也包括在犯罪者系列內,「我說話,禱告,承認我的罪和本國之民以色列的罪,為我神的聖山,在耶和華-我神面前懇求。」(但9:20),他絕不是以旁觀者身份呼求,乃是與同胞認同。這種同站一陣線又超越他們的精神是代禱者需好好學習的榜樣。

5.4 死不求赦

他們最大一個問題是硬著頸項,縱使受著刑罰但仍不肯向神呼求、求神憐憫、寬恕,「這一切災禍臨到我們身上是照摩西律法上所寫的,我們卻沒有求耶和華-我們神的恩典,使我們回頭離開罪孽,明白祢的真理。」(但9:13)。或許我們奇怪為甚麼人會如此頑梗,他們的一位王(亞撒)便是一個例証,「亞撒作王三十九年,他腳上有病,而且甚重。病的時候沒有求耶和華,只求醫生。」(代下16:12),這真是「死不認錯」!神是滿有憐憫的神,只要我們肯真誠悔改神必會赦免──當然仍會刑罰,可惜他們怎也不歸向神,神才無奈施予刑罰。故此但以理承認神的刑罰是對的──神在祂所行的事上是公義的(但9:14),因為子民沒有聽從神的話。

呼求憐憫(但9:16-18)

當但以理認罪後便呼求神開恩、憐憫、赦罪,他的呼求並不是基於子民有甚麼特別好的轉變,乃是基於神自己的憐憫,「我們在祢面前懇求,原不是因自己的義,乃因祢的大憐憫。」(但9:18下),他求神按其70年回歸的預告及祂自己的榮耀、名聲而創「奇蹟」,他的焦點是神自己──「為自己使臉光照祢荒涼的聖所」,「稱為祢名下的城」即這城是屬於神的,求神為自己的名彰顯神蹟,他冀望神施恩復興祂的聖城和聖殿,使神的名再被高舉。這豈不如主教導我們──願人尊祢名為聖,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樣的禱告必蒙應允。

屬靈爭戰

但以理持續禱告時看到異象,天使長加百列向他顯現告訴他──禱告時天使長已受命來告訴他日後的事──就是七十個七的預言,神加給他智慧聰明面對此事,「他指教我說:『但以理啊,現在我出來要使你有智慧,有聰明。你初懇求的時候,就發出命令,我來告訴你,因你大蒙眷愛;所以你要思想明白這以下的事和異象。』」(但9:22-23),但天使也受到靈界的惡勢力阻礙,彼此間有爭戰而延遲了廿一日,「他就說:『但以理啊,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已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來幫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諸王那裡。』」(但10:12-13)。

很多時我們以為禱告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是將我們心中所想的說出,而輕忽禱告是與神建立更深關係、呼求神能力彰顯,魔鬼的工作計謀便會受到挫敗,它一定不甘心所以用不同方法去攔阻,雖然它最終會失敗,但其攔阻亦會有一定果效,這便是為甚麼聖經常提醒我們要「儆醒禱告」,當我們知道禱告是一場屬靈戰爭,我們整個禱告態度、行動便不同。

國殤之禱

我們同樣需要為國家禱告,但並非單為國泰民安、興盛繁榮、甚至一帶一路順利推行禱告,這一切之先應為國家認罪。

當我們看到國民在外地一些不理想行為,看到很多官員利用職權收受天文數字的賄款、欺壓平民百姓,看到法律成為打壓異己的工具,未經法庭審訊卻在電視上公開認罪,當一些災難死者的家屬在某些特定日子往墳場拜祭時卻被禁止、甚或被旅遊,當一些沒有被控有罪或已坐完獄得釋的人仍被監視不得與外界接觸,基本權利也失去。

當我們看到不少有毒、有害的食物售予他人,為錢而埋沒了良知;當我們見到一些教堂不單被拆十字架,不少建築物亦「順道被拆毀」,一些基督徒被迫害,某些地方禁止孩童上主日學,不准傳講聖經等等的事,我們除了搖頭嘆息、作出批評外,我們還可以作甚麼?我們是否只為國家富強禱告呢!我們要像但以理般先為通國的人、領導所犯的錯、偏離神的律法認罪禱告,這樣才會真正得到復興。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