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留或溜──祝福或咒詛

結11:1-25

不少香港人已準備移民他往,不單台灣、美加等地,英國給予持有BNO人士及未成年家人可以居留英國5+1年後申請入籍,他們在異邦之地能否得到神的祝福呢?以西結書給我們一些啟迪,是次我們會較集中在第十一章,釋經後再作應用分享。大家需注重的是釋經部份,應用分享有陣子是很個人性。

被逼離開

我們先了解以西結先知的一些背景,「當三十年四月初五日,以西結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中,天就開了,得見神的異象。正是約雅斤王被擄去第五年四月初五日」(結1:1-2)。猶大王約雅敬服事巴比倫三年後背叛,結果被攻擊,但神的僕人早已預言此事,因其祖父瑪拿西犯了極大的罪──拜偶像及流無辜人的血,他亦然,故神必刑罰,「約雅敬年間,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上到猶大;約雅敬服事他三年,然後背叛他。耶和華使迦勒底軍、亞蘭軍、摩押軍,和亞捫人的軍來攻擊約雅敬,毀滅猶大,正如耶和華藉他僕人眾先知所說的。這禍臨到猶大人,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是因瑪拿西所犯的一切罪;又因他流無辜人的血,充滿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決不肯赦免。」(王下24:1-4)。

約雅敬死後兒子約雅斤登基,但只作王三個月便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領軍上到耶路撒冷攻擊,他投降後巴比倫王將他及皇室成員擄走,並將聖殿、王宮的寶物奪去,同時將一些貴族、專業人士帶走,「又將耶路撒冷的眾民和眾首領,並所有大能的勇士,共一萬人,連一切木匠、鐵匠都擄了去;除了國中極貧窮的人以外,沒有剩下的。」(王下24:14),不單如此更將一切勇士七千人,木匠、鐵匠一千人,全擄至巴比倫(王下24:15-16),以西結便是在這些被擄的人當中。他成為俘虜被迫離開那個敗壞不堪、生活坎坷的出生之地猶大國。

以西結是祭司。祭司是在聖殿中服事,被擄到外邦之地沒有聖殿,他的工作理應無法繼續,但絕對不是,他在外邦視為不潔之地仍能服侍那些被擄的子民,且得到神很多啟示,由祭司身份轉為先知。他在迦巴魯河邊見到神的榮耀異象,給他在看似絕境中找到盼望。

神的靈更將以西結帶回耶路撒冷。他看到一個令他震驚的景象-—神的榮耀逐步離開耶路撒冷。神放棄祂的子民—-留在耶城的子民。第十一章便是這個異象最後的一部份。

無奈離開

「第六年六月初五日,我坐在家中;猶大的眾長老坐在我面前。在那裡主耶和華的靈降在我身上。」(結8:1)

這是先知蒙召後第十四個月,猶大的長老來找他。長老不一定是宗教領袖,他們可以是王的代表,是政界重要人物。這些人可能仍忠於神,看到國家的處境難受、擔憂下來求問先知,盼望有具體的指示,可力挽狂瀾使人民回轉。

此刻,以西結見到一異象,他先看到神的榮耀,這異象與第一章所見的相似,有天使的形象出現,將他帶走至天上,再送到耶路撒冷,他看見神的榮耀逐漸離開耶路撒冷及其子民。

為使大家容易明白我先列一個簡單的表給大家看。讓我們先有一概念看聖殿有甚麼令神震怒的事,再逐一解釋。

經文地點參與人物可憎的事神的責備
結8:5-6祭壇門的北邊 有這惹忌邪的偶像在此行這大可憎的事、使我遠離我的聖所、你看見了麼,你還要看見另有大可憎的事。
結8:7-13院門口牆上窟窿進入的畫象屋以色列家的七十個長老在四面牆上畫著各樣爬物、和可憎的走獸、並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他們常說:耶和華看不見我們、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 你還要看見他們另外行大可憎的事。
結8:14-15外院朝北的門口婦女為搭模斯哭泣人子阿!你看見了麼、你還要看見比這更可憎的事。
結8:16-18在耶和華的殿門口、廊子和祭壇中間二十五個人(祭司)背向耶和華的殿、面向東方、拜日頭。 他們手拿枝條舉向鼻前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

當他到了耶路撒冷,神指示他看到祭壇門的北邊竟有偶像隱藏在其中。那些牆上有埃及和巴比倫的偶像,那些神是動物和人的身體結合,人民向這些神膜拜,「在這些像前有以色列家的七十個長老站立,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也站在其中。各人手拿香爐,煙雲的香氣上騰。」(結8:11)。

七十個長老代表全體的百姓,他們拿著香爐敬拜,他們如此作的原因是:「他對我說:『人子啊,以色列家的長老暗中在各人畫像屋裡所行的,你看見了嗎?他們常說:「耶和華看不見我們;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結8:12)。因為他們看環境,國家接連一切的不幸,多次被巴比倫攻擊,財物、人才被擄走,他們覺得神已經丟棄他們,或耶和華神能力有限不能保護他們;反之那些別國的神應更有能力,於是便轉向膜拜他們。他們也認為神是看不到他們所作的,他們沒有反省為甚麼會淪落至這地步,原因是他們不理會神藉僕人多次多翻的警告,只一笑置之、嗤之以鼻,不遵守神的律例、典章才如此。可悲的是一些基督徒當遇上困難、厄運時便質疑神的能力,反之見到一些拜偶像的人風光得利於是便轉而拜其他偶像,尋求風水命理,真是可悲。

神繼續引領以西結看到一連串惹祂發怒的事。搭模斯是男性的神,他們的傳說是這神每年四月會死去,因此將雨水帶走但到秋天會復活、雨季便開始、他們便得祝福。婦女哭泣便是要喚醒它,這是求雨的禮儀,他們以搭模斯取代耶和華,忘記是神賜下春雨秋雨給他們。這促使神震怒!

不單如此,神再引領先知到內院。內院是廊子與祭壇中間,廊子便是聖殿的主體,祭壇主要是獻燔祭之用。敬拜神最深處的地方竟有更嚴重的罪,有廿五人拜日頭。

廿五人──可能是指廿四班次的祭司,輪值事奉,另外一位是大祭司。聖所是朝東的,但他們竟背向聖所、面向東方俯伏拜日頭。他們是混合宗教主義者但以埃及為主,太陽是埃及人主要的神明。這些人是宗教領袖,是帶領人民敬拜神,但他們卻拜其他假神,怎能不使神極度失望呢!那些平民、婦女犯錯已罪無可恕,這些宗教領袖犯錯更是罪加一等。同樣可悲地我們會看到一些宗教領袖可能都犯上同樣的錯,向另類的「日頭」下拜,而不是按真理牧養子民。

這一切的結果是:「他對我說:『人子啊,你看見了嗎?猶大家在此行這可憎的事還算為小嗎?他們在這地遍行強暴,再三惹我發怒,他們手拿枝條舉向鼻前。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結8:17-18)

神的榮耀亦一步一步離開他們。在此再列一表給大家看:

神的榮耀在聖殿
神的榮耀從基路伯上升,停在門檻以上(結9.3,10.4)
神的榮耀從門檻出去停在殿的東門(結10:18-19)
從東門停在城東那座山上(結11:23)

神的榮耀本在聖殿中彰顯,但在9章3節神的榮耀從基路伯上升,及後到東門,到最後離開,神是依依不捨的離開他們。也是無奈的離開。

肉鍋意思

為甚麼神離開他們?乃因他們不斷犯錯,有錯誤的思維。那廿五人有錯誤的思維:「耶和華對我說:『人子啊,這就是圖謀罪孽的人,在這城中給人設惡謀。他們說:「蓋房屋的時候尚未臨近;這城是鍋,我們是肉。」』」(結11:2-3)。他們常有虛假的樂觀,認為聖殿、聖城必能保平安,不用懼怕,不用甚麼悔改,因為神不會理會、不會降罰。這節的意思是:我們建造房屋的時機豈不是好嗎?我們非常安全,好像肉在鍋中很安穩,而且有鍋蓋保護著所以不會有昆蟲或污穢之物入侵,鍋底有火保溫使食物不會變壞。即是我們仍很安全、沒有問題。

神使用他們所說的話回應他們(結11:5-12),神指出城中被殺的人便是肉,而這城就是鍋,這鍋中盛滿了被殺的人,因那時這城甚多暴力,殺人流血之事不斷。正如彌迦書所言「吃我民的肉,剝他們的皮,打折他們的骨頭,分成塊子像要下鍋,又像釜中的肉。」(彌3:3)。而這鍋會倒出去,正如廿四章也有類似的比喻。那些犯罪者如肉放在鍋中煮滾再倒出,即他們必被傾覆「我必從這城中帶出你們去,交在外邦人的手中,且要在你們中間施行審判。你們必倒在刀下;我必在以色列的境界審判你們,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因為你們沒有遵行我的律例,也沒有順從我的典章,卻隨從你們四圍列國的惡規。」(結11:9-10,12)

仍有祝福

當先知宣告神信息的時候,那廿五人中的一位首領忽然暴斃。先知驚訝,懇求神憐憫,詢問神是否真的要將他們完全滅絕(結11:13);但神給他看到咒詛中仍有祝福,審判中仍有憐憫,公義中仍有恩典。

  • 仍然同在:神宣告那些被擄的子民雖在外邦之地,神仍不會放棄他們,仍作他們的聖所,「耶和華如此說:我雖將以色列全家遠遠遷移到列國中,將他們分散在列邦內,我還要在他們所到的列邦,暫作他們的聖所。」(結11:16),這表明神仍和他們在一起,祂的同在是繼續給他們恩惠與眷顧,仍是他們的神。這給外邦之地的子民很大的安慰。
  • 終會回歸(結11:17-18):他們終有一天可以回歸故土。他們國破家亡之時不單有子民被擄至巴比倫,也有不少的子民逃至其他地方如埃及、亞捫等地,終有一天他們會從「列邦」中、「萬民」內回歸。
  • 純正信仰:但他們回歸的條件就是要棄假歸真,不能再有任何偶像的膜拜,要完全拋棄那些可憎之物。若然苦難沒有使他們回轉、管教沒有使他們醒覺、刑罰沒有使他們悔改,又怎能得到復興的福份呢?神的救贖在拆毀、建造之先。
  • 打做肉心(結11:19):合一的心不是指我們常認為的合二為一,而是單純、單一的心志,不再心懷二意、心口不一,而是一心一意跟隨神,專心而不分心敬畏神。他們以前是石心,是剛硬沒有感覺,現今換回肉心──有感受、有回應、有生命活力,這肉心能接受神的教導,而神的新靈會感動他們。

最重要是神再次宣告「他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的關係能得以重建,神再次和他們立約,但對那些不肯悔改、自以為仍有神保守留在猶大地的子民,神宣告他們會因其邪行受到報應(結11:21),這是再次重申9章10節的內容。

及後神的靈再次將以西結由耶路撒冷帶回迦勒底地,再重回那些被擄的人當中,於是他便向這些子民分享、宣告神的信息(結11:24-25)。

信息撮要

雖然神審判臨到子民身上,他們不少人被逼離開本土到遠方、陌生且不友善的地方生活,但這並不是他們的終局;看似咒詛但仍有祝福,神仍作他們的聖所,仍沒有放棄他們,仍與他們同在。最重要是他們要放棄一切偶像的敬拜,要專一跟從神,遵行祂的律法。生活雖然艱辛,但他們仍能得到保守,他們的禱告仍蒙垂聽,且有一天會歸回故土。

那些慶幸並沒有被擄走、仍在猶大國內的君王及子民以為仍有聖殿可敬拜,仍有神的保護,但卻膜拜不同的偶像成為多元的信仰者,竟不知道神看到他們如此而傷痛、惱怒繼而無奈地逐步離開他們。原來聖所──神的同在──已經不是在耶路撒冷而是在異邦之地。這也是我們該謹記的──我們要專一敬拜,著重的不是某一個堂址乃是神是否與我們同在。

現代應用

  • 離開非錯

每人有不同的原因離開香港。離開並不是錯,雖然香港此刻不是如猶大國般面臨亡國──香港非國──但那混亂的生活環境真的叫一些人感到恐懼難受,遷往他方並沒有問題,神是全地的主,在異邦之地仍可以敬拜神,親近祂。雖然生活一定艱辛、且會遇到不少困難,但神並沒有放棄我們,最重要仍要好好親近神,並為「故鄉」禱告守望。

以西結雖在異邦一樣蒙神呼召,回應神的召命,他更如尼希米般常關心故鄉的情況並守望他們,仍向他們發信息,為他們禱告,這也是每一位離開或已離開者應作的,特別那些多年前已經在外地定居、生活已不錯者絕不應「隔岸觀火」,仍要作守望者。

  • 信仰教育

耶利米書很清楚指出他們會七十年後歸回,即第一代的人可以回歸的機會較低,因七十年後他們已垂垂老矣,甚或客死異鄉,所以第二代才是回歸的主力,若他們沒有受到好的屬靈教育,讓他們專一敬拜神,那麼他們怎會得到神的祝福。

當我們移居到不同的國家後更需重視「屬靈生命教育」,不要單注重他們的英文水平、教育如何!更需注重信仰培育。西方很多價值觀叫我們感到咋舌,正如:大麻、同性戀合法化、濫交並沒有甚麼問題。若第二代──特別年幼者在這些地方長大很容易受污染,若沒有信仰的規範,可能是一個禍患,當然作為父母本身與神的關係如何是重要因素。

  • 專心追求

神要求子民在異邦之地完全脫離偶像的敬拜及多元的敬拜──敬拜耶和華但同時拜其他神祇。除去這錯誤的思維及行動那才會得到祝福。

在外地生活一定不及香港那麼多姿多采,現今的限聚令某程度訓練我們學習在外地生活,因為在外地在餐室用膳是很貴的,居民大部份時間均會在家用膳,晚上沒有太多娛樂只有留在家中,我們可有善用這些時間好好的親近神及建立好家人關係,不是單上網看香港新聞,可在網上聽不同牧者信息的分享,從而豐富自己的生命。

  • 安身立命

耶利米先知勸導那些將會被擄至巴比倫的子民,當一天在巴比倫居住時便要好好的留在那裡居住,不要作反抗。若我們離開香港遷移到別的地方居住,當然我們心繫故土、關心香港的事,但我們不單要與居於該地的香港人有緊密的連繫,也要融入當地的社區,和那裡的居民建立良好的關係,最重要是不要只想獲取當地的福利卻又不願承擔應有的責任。我們不滿意一些一到港便可以申請公屋、取不同的福利的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不應重蹈這些覆轍,免得當地的人對我們不滿甚至影響其他日後往當地的港人。

  • 留下如何

當日沒有被擄者心覺是祝福,怎料日後的生活更悲慘,最無奈是領導者無能自私,不理會國民福祉,只顧自己的利益、地位而使國家再經歷另一次、兩次的戰爭,最終國家滅亡。但當中仍有忠心於神的子民,神懲罰那些肥己的領袖外,神親自牧養他們(結34章),故留在本土者仍需堅持信仰,不為利益而隨流放棄原則,仍需堅守立場,神同樣會祝福、保守。神是無所不在,這是很重要的信念。

  • 不要論斷

我們不要輕視或批評離港者,每人均有神的引領,只有默默的祝禱及保持關係才是應有的態度!

我們要體諒那些離開的人,大部分離開的人也不是甘心情願離開的,特別不少專業人士及有一定成就者在外地一切要重頭開始。香港是他們的家,有其血汗與淚水、情感與記憶,還有長輩的牽掛與張力。神自有在他們身上的帶領,我們不要用道德判斷,甚至說他們沒有承擔責任、不理會手足(除非是現職的牧者)。當希律要殺兩歲以下的嬰孩時,約瑟一家帶著嬰孩耶穌逃往埃及,直至希律死了才回拿撒勒,這逃亡並不是錯。近期有牧師離開,昔日使徒也曾有逃亡經歷,保羅在帖撒羅尼迦也因逃避逼迫而離開(徒17:10),之前也有這些午夜逃亡的經歷(徒9:23-25)。所以不要作出輕率的判斷或批評,正如彼得問主關於約翰未來的情況,主回應:「與你何干,你跟從我吧!」讓我們專一跟從、並彼此守望。

結論

無論我們去或留,只要我們仍好好親近神,我們仍會得到神的保守、保護,縱使表面是咒詛但仍會變成祝福。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支 持 我 們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