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信德盾牌

sermon-sharing

信德盾牌
弗6:16

兩組分別

屬靈的裝備第一部份:

真理帶子束腰:整全真理預備迎戰 公義護心鏡遮胸:神的義覆蓋我們,我們被稱義 平安福音作鞋穿上:福音保守我們,使我們有平安。

這三樣軍裝是緊緊穿在身上,是留在身上,這三樣武器有點被動的感覺,是預備的性質。

另外一組也是三件,與前者稍有分別,前面是「用」,經文用了一特別字作轉接詞,「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此外」的意思是「除了這一切之外」,這三件裝備:

信德盾牌,「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弗6:16) 救恩頭盔 聖靈寶劍

前三者是「用」,後三件是「拿」,不是固定在身上。雖然頭盔是戴在頭上,卻是可以輕易拿下來,寶劍也不是身體一部份,只是需要時才拿來使用,盾牌亦然。故這第二組暗示要採取行動。

火箭功用

火箭是戰爭中一重要武器,它的作用是在不用埋身肉搏下卻產生一定的果效,火箭是利箭,多數用金屬或木作箭頭,頂端非常銳利,箭頭浸滿或包著可燃的物質,燃點後便射向敵陣。箭射出速度是很快,若箭射中人的身體,那人不單受箭傷更會被焚燒,使他失去戰鬥力,縱使那箭射不中人的身體,但敵人不是單射一箭,常是萬箭齊發,這會使敵陣引起極大的混亂,使敵人原本有的戰爭策略不能施展。火箭是打頭陣,為軍隊接下去整體進攻作出舖路。

盾牌功用

盾牌這字最早的意思指一扇門,人躲在門後面。而當時的盾牌約四呎長,兩呎半寬,漸漸變成橢圓形,它是用木造,但外面有一層金屬表面,這金屬是防火,當箭射來會滑走,火亦不能燃燒。當整隊軍隊將盾牌連成一線不單可以阻擋那些飛來的火箭,更可以成為一個陣勢向前進攻。

惡者火箭

「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弗6:16)

這屬靈的戰爭攻擊者是「惡者」,惡者就是魔鬼,它不單是一股勢力,是同樣有位格、真實、有智能的實體。它控制著許多不同的勢力,執政的、掌權的──包括現世不少的政權、一些國家及政府的領袖。撒旦要不斷攻擊信徒,特別在我們意想不到的時候攻擊我們。

在一些屬靈爭戰中,撒旦有陣子也會有形體情況出現,正如主面對撒旦的試探。改教家馬丁路德在改教過程也有清楚的經歷,他用墨水瓶擲向撒旦的事,他當時清楚意識到撒旦在他的房間裡,逼得他無處逃遁。

「火箭」不一定是一些誘惑,卻可以是一些思想,我們可曾經歷過在睡夢中會有些不好的夢境?在工作未開始時竟會有邪惡的念頭或褻瀆想法潛入我們的思維中,甚至在禱告時或者企圖禱告、讀經時我們的思想會很絮亂,很難集中細味經文,反而平時讀網上資料、新聞時沒有此現象。我們原意是專心仰望神,但當我們敬拜、禱告、讚美時偶爾會有一些邪惡、污穢的思想和念頭湧上來攪擾我們。

「火箭」不是形影不離地隨著我們,只是偶然,在意想不到情況下出現──明槍易擋,暗戰難防,有陣子表面上戰局似乎平息了,沒有甚麼風吹草動,但突然間會被襲,也許今天很平順,似是滿有祝福,但誰可以預計明天怎會不受箭射中呢!而這些突然的來襲雖多數是思緒,一些不好甚至醜惡的回憶也可以湧現,但也可以是一些事件,從而引來混亂。

信德盾牌

「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盾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弗6:16)

當火箭射向軍人時,他不會因有護心鏡遮胸而挺胸迎箭,而是拿起盾牌擋在身體前面,使火箭落地熄滅。

傳統的解釋,「信德」是有好的德行。當然這是重要的,若我們有好的品德、不犯錯便很難使別人有把柄指控我們,但這世上又有哪一個人是完全無錯、無罪呢!我們怎也會被抓到一些不是之處、一些把柄而被批評、被毀謗,縱使不一定是全部事實,但也會是部份真實,雖然我們怎樣做得好也會被人批評,但我們並不能因此便放棄追求崇高的品德,要盡量不讓惡者取到把柄攻擊我們,事實又有哪一個人能在惡者面前坦然站立?但當我們有神的義便可以了!護心鏡遮胸原來的意思便是如此。故此「信德的盾牌」並不是解作完美的品德,是指「信心」。

這信心包括了我們所相信的東西。信心從來不是停留在純粹理智上的認知和相信,就是能夠讓我們運用真理,「信德的盾牌」就是能運用我們相信的來回應撒旦射向我們的每枝火箭。試探是我們基督徒定會遭遇到的,它會以不同的形式臨到,故此我們必須有所準備,隨時可拿起盾牌防擋這些攻擊,「親愛的弟兄啊,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彼前4:12),「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3:12)

試看希西家王被稱為作神眼中看為正的事,拆偶像甚至將因子民膜拜摩西曾舉的銅蛇而碎之,聖經亦給他很高的評價,「希西家倚靠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在他前後的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及他的。」(王下18:5),豈料在他如日方中時卻遭亞述王西拿基立攻擊,奪去不少城池,甚至他要獻上巨額金子求和,受盡羞辱。

約伯,他敬虔愛主,豈料一天之間他所有的財富突然被示巴人、迦勒底人奪去,並殺了僕人,其兒女在房屋倒塌下全部死亡,他甚至有嚴重的皮膚病使他痛苦不堪,當然這一切均由撒旦在背後策動。

他們雖有一定信心面對,但問題不單沒有即時得到解決,反之越來越糟糕,他們的信心開始滑落,但經過低潮,神的磨煉下信心終恢復,特別約伯記的名句:「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伯42:5)。

信心從來不是指向自己,看週遭的環境,它指向的對象是──神,若我們把信心放在自己的信心上,我們遲早會失敗,信心是專注在其目標──神。保羅形容亞伯拉罕論及他的信心時:「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國的父,正如先前所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他將近百歲的時候,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經斷絕,他的信心還是不軟弱;並且仰望神的應許,總沒有因不信心裡起疑惑,反倒因信心裡得堅固,將榮耀歸給神」(羅4:18-20),亞伯拉罕的信心是指向神,引向神的屬性,相信神是信實,應許會實現,因而可以漠視外在惡劣的環境,他成為信心之父,不是信信心本身,而是相信神!信心是相信神的愛、神的信實,相信神能照著所應許的成就各樣的事,這是信心偉人的秘訣。

信心指向神的應許──聖經中充滿了神的應許,若我們熟悉這些應許,當那些火箭射向我們時,我們能拿出聖經的一段話,神的應許便可抵擋這些火箭。

信心同樣指向神的能力,若撒旦向我們發箭,而我們感到軟弱、快要被擊倒時可拿起信心的盾牌,直接指向神。亞伯拉罕經過一場戰爭雖然得勝,但他一定感到心疲力竭,那時撒旦的火箭又向他發出,他也覺自己無兒、無後裔,縱使神賜福他不少財富這又有何用呢!「亞伯蘭說:『主耶和華啊,我既無子,祢還賜我甚麼呢?並且要承受我家業的是大馬士革人以利以謝。』」(創15:2),神在這次顯現宣告神是他的盾牌,「這事以後,耶和華在異象中有話對亞伯蘭說:『亞伯蘭,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地賞賜你。』」(創15:1)──這是聖經首次出現這稱呼。神會保護他──亞伯拉罕剛打完一場仗,故他定對盾牌有深切的體會,神的能力超越一切,故此祂使從未打過仗的亞伯拉罕可以戰勝四王。

敬虔的希西家王面對強悍的亞述王滅了北國後再快要攻陷猶大國時,神使他們一夜之間完全敗亡,故此信心的目標是指向神的能力,神是我們的盾牌,我們藏在其後便能滅那惡者的火箭,「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臺。」(詩18:2),「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裡倚靠祂就得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祂。」(詩28:7),當然神的祝福是臨到正直的人身上:「神是我的盾牌;祂拯救心裡正直的人。」(詩7:10),「因為耶和華-神是日頭,是盾牌,要賜下恩惠和榮耀。祂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詩84:11)。我們有神的義覆蓋──公義的護心鏡遮胸,地位上我們已是義人,再加上我們活在神話語中,生活純正,神豈不會保護我們呢!

願意我們能有堅強的信心,那麼我們必會得勝,「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約壹5:4)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