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攔阻、阻攔

sermon-sharing

攔阻、阻攔
但10:1-21

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與亞瑪力人爭戰,原來有兩個戰場,一個是在山下血肉之戰,另一個是在山上的屬靈爭戰,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便得勝,摩西何時垂手以色列人便戰敗,但摩西有自知之明而帶著亞倫、戶珥給他扶助,托其手踭,使他可以一直堅持舉手禱告,直至他們在該戰役中完全殺敗亞瑪力人,這是一場可見的屬靈爭戰。

聖經給我們看到靈界的事不多,神要求的是我們專注現今的生活,而這些也不是我們能力可以直接影響得到的,然而我們從不多的經文中知道在靈界中神與撒旦、天使與魔鬼的跟從者也會有不同的爭戰,但這些爭戰或多或少又影響著我們,故我們也要有所認識。我們透過有限的經文啟示看屬靈爭戰,我們先解釋《但以理書》第十章的經文,再從一些實質的經歷與大家分享此課題。

苦心等候(但10:13)
《但以理書》不容易解釋,當中有不少異象與預言,此書後半部的六章中涉及未來事件的主要異象共有三個,而第十至十二章的異象是第三個,此異象補充第七、八章兩個異象。

此章一開始很清楚指出發生的時間,「波斯王塞魯士第三年,有事顯給稱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這事是真的,是指著大爭戰;但以理通達這事,明白這異象。」(但10:1)。波斯王在539B.C.征服了強國巴比倫,然後任命瑪代人大利烏掌管該地,此時亦即他們繼承巴比倫統治亡國被擄到當中的猶太人已有三年之久,即536B.C.或535B.C.,而那時所羅巴伯、以斯拉已帶領部份猶太人返回故土,「波斯王塞魯士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塞魯士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塞魯士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祂建造殿宇。在你們中間凡作祂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殿(只有祂是神)。願神與這人同在。」』」(拉1:1-3),但一些百姓包括已年邁非常的但以理仍留在被擄之地,繼續服侍神及子民。

但以理之前剛領受了一個特別「七十個七」的異象,他知道未來有很大的事發生,而且此事最終神會得勝,但過程中會帶來子民很多的痛楚,「過了六十二個七,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無所有;必有一王的民來毀滅這城和聖所,至終必如洪水沖沒。必有爭戰,一直到底,荒涼的事已經定了。」(但9:26),他因此感到傷痛、悲哀、難受,從而引發出「當那時,我-但以理悲傷了三個七日。美味我沒有吃,酒肉沒有入我的口,也沒有用油抹我的身,直到滿了三個七日。」(但10:2-3),他哀痛了三個星期,沒有吃美味的食物,酒不沾唇,更是禁食,這是好好準備自己與神有更深的交往。事實《但以理書》一開始便指出年青時的但以理不肯用王的酒膳,不容讓這些宴會食物沾污自己,只吃素菜(但1:8-16)。「沒有用油抹身」因中東地方乾燥,故需常用油抹身使其得到滋潤,而這也是代表快樂的表記(摩6:6),故此這一切行動是表示悲哀。但以理清楚知道那異象中實現之時他已不在世,但仍為此難受。

今天我們可有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同哭呢!甚或這不是直接涉及我們本身的利益,但也有那份深情呢!正因這份情、這份激動才會催使我們更好好與神親近、求憐憫;甚至可有為我們下一代或再下一代而擔心,若政府、制度不好,他們受的教育、生活頗受影響,或許這些改變已經與我們無關,但我們可仍會為此憂心戚戚、盡上綿力,希望有所改變。但以理已八十多高齡,他所看見異象中發生的事不會在其在世之時出現,但他仍為自己的故鄉、後代難受,這是我們需學習。但以理為此守望、禱告叫他更深經歷神,若我們為所擔憂的事禱告,同樣會更深經歷神。

親見異象(但10:4-12)
「正月二十四日,我在底格里斯大河邊」(但10:4)。正月十四日是猶太人的逾越節,是新年;十五至廿一日是無酵節;故此但以理禁食,刻苦己身時間是包括了這兩大節日,但我們不知甚麼原因被擄歸回後的猶太人卻非常重視廿四日,而數次神將信息傳給先知也是在廿四日(該1:15, 2:10;亞1:7)。他在底格里斯大河見到一特別異象,他舉目觀看見到一個人,聖經對這人有很詳細的描述:「舉目觀看,見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束烏法精金帶。他身體如水蒼玉,面貌如閃電,眼目如火把,手和腳如光明的銅,說話的聲音如大眾的聲音。」(但10:5-6)。細麻布──聖經記載祭司、天使及羔羊的新婦(包括我們)均穿上細麻布;腰束金帶表示尊貴,神差遣的天使也是這妝扮,「那掌管七災的七位天使從殿中出來,穿著潔白光明的細麻衣,胸間束著金帶。」(啟15:6);水蒼玉是閃爍的寶石,令人不能直視;手腳如銅代表堅固;其聲如眾人之聲鏗鏘有力;這描繪與《啟示錄》第一章13-15節對主耶穌的描繪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這人並不是降世前的主耶穌,但肯定是一位尊貴的僕役,因為我們看到這人需要天使米迦勒協助他對付波斯的魔君(但10:13),若是主耶穌那應不需要靠天使的幫助就可以戰勝魔君,故他只是一位尊貴的神僕役。

「這異象惟有我-但以理一人看見,同著我的人沒有看見。他們卻大大戰兢,逃跑隱藏」(但10:7),此異象只有但以理才看到,他旁邊的人卻看不到,正如保羅在大馬色路上被主呼召時只有他聽到主的聲音,旁邊的人聽不到卻感受到。但以理身邊的朋友也感受到這特別的力量而驚懼逃走,只剩下他一人。事實當一些重要時刻往往一些人只能單獨面對,能共同承擔面對挑戰者少,正如主耶穌所面對的一樣,「看哪,時候將到,且是已經到了,你們要分散,各歸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獨自一人;其實我不是獨自一人,因為有父與我同在。」(約16:32)。但以理也在受驚下而渾身無力,面伏在地(但10:8-9),「忽然,有一手按在我身上,使我用膝和手掌支持微起。」(但10:10),不是扶起他,而是按著,但但以理卻能微起,最後卻站起來。

這人為但以理作出評價,而當中給我們一些提醒,「他對我說:『大蒙眷愛的但以理啊,要明白…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已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但10:11-12節錄),他被稱為「大蒙眷愛的但以理」,這是何等寶貴的稱呼,聖經稱亞伯拉罕為神的朋友(代下20:7),大衛被稱為「合神心意的人」(撒上13:14),但被稱為神所愛的除了主耶穌基督外(太3:17)只有但以理才有此稱呼,這是何等寶貴。他可得到這稱許乃因他「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有渴慕的心,更有實際行動──刻苦己心親近神,而更給我感到欣慰的是神的應許是不會落空的,「凡尋找的必被尋見」。那人告訴但以理他的禱告(言語)已蒙神應允,這位服侍的天使是被神差遣來報信的,他的努力並沒有白費,我們可有這般恆久、熱切追求神心意,若堅持終會得著。

魔君攔阻
此段經文我們集中在屬靈的爭戰中那天使揭露出一些鮮為人知的信息。
那位傳信息的天使前往但以理那裡將異象信息傳予但以理,那時有波斯國的魔君攔阻了他廿一日,「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來幫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諸王那裡。」(但10:13),而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幫助他,使他可以見到但以理,而他就停留在波斯諸王中。

「波斯國的魔君」即波斯國拜的假神,那是撒旦的手下、僕役,它們有一定的力量,這魔君是波斯國的守護者,正如天使長米迦勒也是以色列國的守護者,他們彼此間是有爭戰。

這波斯國的魔君要阻止天使公佈信息,因這信息是關乎波斯國的滅亡,而那時代的人相信若信息一旦公佈便會很快兌現,若不公佈仍有轉機。這報信的天使與魔君爭戰時天使長米迦勒前來加以援手。整本聖經只有四次提到米迦勒,兩次在《但以理書》,其中一次特別指出米迦勒是以色列國的守護者,「那時,保佑你本國之民的天使長米迦勒必站起來」(但12:1上),另外兩次在新約《猶9》及《啟12:7》。這給我們看到米迦勒在神的天軍中扮演著重要的領導角色,他被稱為「大君」及「天使長」,故他才有能力與敵對的「波斯國的魔君」爭戰,結果米迦勒得勝,於是這位報信的天使便能將末後的異象給但以理知道,「現在我來,要使你明白本國之民日後必遭遇的事,因為這異象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但10:14)

但以理聽到信息後同樣感到懼怕、大大愁苦、渾身無力、毫無氣息(但10:16),另一位形狀像人的觸摸他使他有力量,並給他鼓勵,「有一位形狀像人的又摸我,使我有力量。他說:『大蒙眷愛的人哪,不要懼怕,願你平安!你總要堅強。』他一向我說話,我便覺得有力量,說:『我主請說,因你使我有力量。』」(但10:18-19),這使但以理記下及後的兩章信息。

最後我們知道這屬靈爭戰並不是停止於此,仍是持續下去,「現在我要回去與波斯的魔君爭戰,我去後,希臘的魔君必來。」(但10:20下)。這正正是保羅所說的「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6:12),而這戰爭不單是但以理時代,是一直持續下去,啟示錄也提及米迦勒與撒旦僕役的爭戰,「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牠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牠們的地方。」(啟12:7-8),那次是最後之戰,得勝的是神,「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12:9下)。當然我們也是參與在這戰爭中,但我們並不是單靠自己的力量,乃是靠著主耶穌基督的救贖,「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啟12:11)

在此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功課:我們要好好禱告親近神,或許有些時候神的答覆未如我們所冀盼來到但仍要堅持,就像但以理苦心等候廿一天終得到更深的體會,我們要有「禱告是強而有力的武器」這意識,我們要用禱告挫敗撒旦的計謀,破壞牠的作為,我們也要把禱告視為和我們神聖戰爭之帥──神聯繫的基本方式,我們要有所堅持。

小結
今天我們活在這世上有不同的壓力、挑戰,撒旦會透過不同的方式引誘、壓迫我們,但不單如此,我們相信背後是有屬靈的爭戰,神幫助我們,撒旦攔阻我們時神會幫助我們獲得最終勝利。

Satan tries to limit your praying because he knows your praying will limit him.

撒旦會用不同方法影響著我們的事奉,不能專注,這是攔阻,但我深信神會攔阻撒旦進一步的傷害我們,正如魔鬼要害約伯,神為約伯定了界限,而這些事亦使我們更深經歷神,正如但以理有更深的經歷。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