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大時代的召命

耶1:1-10

我們活在這個大時代中如何自處?我們有甚麼召命?實踐又有甚麼困難?先知耶利米給我們很好的啟迪,他正正活在一個大時代中。

先知的大時代

先知大概十八歲時清楚蒙召,事奉四十年,經過猶大國三個王──其實是四個王:約西亞、約哈斯、約雅敬及西底家,更經歷猶大亡國、子民被擄至巴比倫的見證人(耶1:2-3)。

這段日子真是風起雲湧,約西亞是一位好王,他不像其父──猶大國最差、最惡劣的王──瑪拿西,他約於622BC進行宗教改革,而約西亞在位第十三年(應是627BC),這是當時世界一大重要年份,因那年是當時雄霸世界的亞述王巴伯尼去世的日子,隨即那一年626BC迦勒底王尼布甲尼撒從亞述手中奪回巴比倫,跟著那廿年不到的日子亞述衰落,巴比倫興起。

但另一強國是埃及,那時三強(亞述、巴比倫、埃及)爭雄。埃及要對付國勢正滑落的亞述,故揮軍北上。不幸地猶大這小國卻在這些強國的中間,處於夾縫中。兩國相爭,猶大
國如何擺位呢?約西亞竟錯判形勢,阻擋埃及軍攻打亞述,結果戰死沙場,「約西亞年間
,埃及王法老尼哥上到幼發拉底河攻擊亞述王;約西亞王去抵擋他。埃及王遇見約西亞在
米吉多,就殺了他。」(王下23:29)

跟著約哈斯(又名沙龍)接續約西亞作王,但他只作王三個月便被埃及王廢除,從此在歷史上消失,「約哈斯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三歲,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個月。」(王下23:31 上),「法老尼哥將約哈斯鎖禁在哈馬地的利比拉,不許他在耶路撒冷作王」(王下23:33 上-中 )(耶利米書22:10-12便記載此事)。

法老再立約西亞另一個兒子以利亞敬作王,並改名為約雅敬。他雖作王十一年,但國勢已衰落,他只是埃及的附庸傀儡王,自己完全沒有權力,事事要聽命於埃及。猶大國一年內有三個王先後去世、被擄、被立,可想像到當時的社會動盪、環境不安,有錢、有能力的人則會遷移(移民)至外地繁榮或穩定之地居住,無力離開者只有無奈接受殘酷的現實。

約雅敬王自私驕妄,不跟從父親的宗教改革,反跟隨祖父瑪拿西的惡行,離棄耶和華,敬拜偶像,子民放蕩淫亂,加劇國勢滑落。

政治上因猶大國介於南面埃及、北面巴比倫之間,他們的立場左搖右擺,有陣子聯同埃及對抗巴比倫,但不一會又投靠巴比倫作其附庸。他們的亡國君西底家就是背叛巴比倫,轉向埃及求助,結果被巴比倫揮軍南下消滅,從此猶大國便滅亡了。

正正在這大時代中,耶利米蒙神呼召,賦予他先知的召命。他見證朝代興替,最重要是在這混亂的大時代中為神的代言人,向君王、平民宣講神的信息,但這召命委實難以擔當。

未出世已蒙召

「耶利米說,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
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耶1:4-5)

「耶和華臨到耶利米」(耶1:2, 4)是耶利米蒙召的記號及使命,這詞在舊約中共用過240次,其中221次是在先知書內,但在耶利米書中已佔52次,可見先知很重要的工作是宣講神的話語——不論受眾喜歡或憎厭、接受或拒絕。

耶和華在他未在世間出現──仍未在母腹中成孕時──神已經「曉得」他,在他仍在母胎中已經被分別、選召了他。這有可能嗎?而耶利米並非單一的個案,撒母耳、參孫、施洗約翰均在他們未出生前已經被神選定作祂的僕人,其實我們也是這樣蒙神揀選,「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又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的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弗1:4-5)。

第五節三個動詞「造」、「曉得」、「分別」,是顯明神的行動與作為。「造」與「鑄」相同,是工匠手工藝的精品,神會雕琢我們;「曉得」絕不是頭腦的認知,乃是情感上有密切的關係,創世記4:1「同房」便是這字,是徹底了解及眷顧;「分別為聖」乃是分別出來,被神所用。而他不單是作猶大國的先知,乃是作「列國的先知」,即他是在猶大工作,但職責卻是無限,甚至伸展至列國。神的子民與列國有關連、有影響,特別那時與埃及、巴比倫為甚。神是全地的主宰,管理萬國,統治世界,故先知的預言也涉及其他國家的敗亡(耶利米書46-51章便是論及萬國),故其職份是重要,不容忽視。

神選召一個人時是有其時間、計劃,亞伯拉罕被選召時已屆七十五高齡(創12:4);撒母耳還是小孩時已聽到神的聲音呼召喚他(撒上3:11-14);摩西被神選召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時年八十(徒7:30),但其實他仍是嬰孩時,神已經保守他不被殺害,更讓他可以在埃及皇宮受培育而作準備呢!

今天我們每一個人均是神所重視,被神所揀選及磨煉,只是我們可有省察、了解而作出回應?

推搪下得保證

很多人──包括不少先聖先賢──當清楚神的呼召時,不是興奮莫明而是驚懼戰兢,因知「負命難為」,所以摩西、基甸等蒙神呼召,他們也想退縮,耶利米亦然,「我就說:主耶和華啊,我不知怎樣說,因為我是年幼的。」(耶1:6),「年幼」不單指年齡,也包括心智未成熟。耶利米蒙召時大概十八歲,這是一個實際的原因,他有自知之明,知自己缺乏經驗與智慧,因此難以擔當如此艱巨的任務,因而拒絕。

神不會讓祂所揀選的人空空佩劍,祂必會作出應許保證,「耶和華對我說:你不要說我是年幼的,因為我差遣你到誰那裡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甚麼話,你都要說。你不要懼怕他們,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1:7-8)。主清楚指出年齡不是一個推搪的藉口,神給祂指令——無論我指示你去那裡,你仍要去;無論我指示你說甚麼信息,你仍要說,絕對不要懼怕反對的勢力,因為神保證「我要與你同在,要拯救你」。神超越一切,縱使面對強悍、橫蠻的強國領袖又如何,在神面前他只是微塵,這保證曾給戰兢的摩西(出3:11-12)。神更加是他的拯救,因神也預見他會因宣講而受到不同的迫害,故加上這保證,「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司,並地上的眾民反對。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勝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耶1:18-19)。「這是耶和華說的」每個信息的結語均有同樣的方式,在耶利米書共出現168次之多。

神跟著做了一象徵性的行動,如祂對以賽亞、以西結般。以賽亞見到神的榮耀,回應祂的召命,他自覺自己是嘴唇不潔的人,「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裡拿著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賽6:6-7);以西結先知要「食卷」(結3:1-11);耶利米面對的是:「於是耶和華伸手按我的口,對我說:我已將當說的話傳給你。」(耶1:9)。耶利米不單聽見神的聲音,更感受到神的觸摸,神按手在他的口,象徵將信息傳予他。耶利米清楚知道他最大的任務是集中在口,以口傳揚,故此這行動給耶利米清楚知道他日後的任務如何。

先知宣講內容

「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為要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10),先知要做消極與積極的事,消極方面是破壞性的:拔出、拆毁、毁壞、傾覆;積極方面是有建設性的:建立、栽植。先拆毁,再建立。

子民因為一直對神的教導、警告不是孤陋寡聞而是充耳不聞,結果國家滅亡,如樹被拔出,民族不能再留在自己的土地上,被迫往異邦,但再次得栽植。同樣,那些被敬拜的木偶、祭壇也一樣要被拔出、拆毁,但之後是重建。昔日基甸拆毁巴力的祭壇(士6:25);耶利米服侍第一個王約西亞在宗教改革也拆毁一切敬奉異教的祭壇(王下23:7-8, 12)。毁壞與傾覆是指神的審判,是徹底的破壞。但「置之死地而後生」,破壞後再行建立,才有更新的機會,正如黎明前是最黑暗,這是先知的工作性質與召命,他要宣告審判,也要宣講復興;他要指責,也要安慰。但在那惡劣的環境中審判、指責的信息,是比復興與安慰的信息多,這也是他面對的困難。

承擔召命痛苦

被神選召是祝福、是恩典,但「負命難為」,要忠心宣講信息不一定受歡迎。

 不能結婚

耶利米先被告之要保持獨身,不能如其他人般結婚、有後裔,「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你在這地方不可娶妻,生兒養女。』」(耶16:1-2)這似是很殘酷,因沒有家室,在面對壓力也沒有一個親密的人可分擔;但其實對他是祝福,「寧為太平犬,不作亂世人」,在國破家亡時要逃難,兒女會辛苦,生活艱難,「因為論到在這地方所生的兒女,又論到在這國中生養他們的父母,耶和華如此說:他們必死得甚苦,無人哀哭,必不得葬埋;必在地上像糞土,必被刀劍和饑荒滅絕;他們的屍首必給空中的飛鳥和地上的野獸作食物。」(耶16:3-4),而且兒女會成為其負累,影響他的事奉。

 言犯眾怒

耶利米在聖殿門口的講道觸怒全國,他指出子民的惡,離棄神的法則,指斥他們迷信崇邪、罔顧公義、欺壓孤兒寡婦,又直斥祭司、先知宣講虛假的平安信息,故會受審判,甚至死去的王及首領的骸骨會在墳墓中被取出拋在地面,成為糞土(耶8:1-2),聖殿會被毁。因此祭司們決定要處死耶利米,「耶利米說完了耶和華所吩咐他對眾人說的一切話,祭司、先知與眾民都來抓住他,說:『你必要死!你為何託耶和華的名預言,說這殿必如示羅,這城必變為荒場無人居住呢?』於是眾民都在耶和華的殿中聚集到耶利米那裡。」(耶26:8-9)。

猶大王宮派官員來審判耶利米(耶26:10-11),祭司、先知控告他,耶利米自辯,負責的官員聽完雙方陳詞後本於一個理由宣告耶利米無罪,「首領和眾民就對祭司、先知說:『這人是不該死的,因為他是奉耶和華-我們神的名向我們說話。』」(耶26:16),他們指出先知有言論自由,而國中長老也按過去歷史事例指出先知對自己國家發出凶言也不應治以有罪,特別是死罪(耶26:17-19)。結果耶利米在那次能免受暴徒所害,「然而,沙番的兒子亞希甘保護耶利米,不交在百姓的手中治死他。」(耶26:24),及後他急忙逃遁,可見言論自由之重要。

之後他將預言口述給巴錄(耶36:1),並叫巴錄繼續向百姓宣講。約雅敬王得悉也要聽,但聽罷王大怒,用刀割破書卷並焚燒,更下令追捕耶利米及巴錄,耶利米又再逃命。

 責王犯罪

「那行不義蓋房、行不公造樓、白白使用人的手工不給工價的有禍了!」(耶22:13),「所以,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如此說:人必不為他舉哀……他被埋葬,好像埋驢一樣,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門之外。」(耶22:18-19 節錄 ),他不怕權貴、不阿諛奉承當面指責沙龍王的罪惡,這等忠於召命者真的是鳳毛麟角。

 勸王投降

他曾勸西底家王服侍巴比倫王,「我就照這一切的話對猶大王西底家說:『要把你們的頸項放在巴比倫王的軛下,服侍他和他的百姓,便得存活。你和你的百姓為何要因刀劍、饑荒、瘟疫死亡,正如耶和華論到不服侍巴比倫王的那國說的話呢?不可聽那些先知對你們所說的話;他們說:「你們不至服侍巴比倫王」,其實他們向你們說假預言。』」(耶27:12-14),他要抗衡大批建制的先知、宗教人士,他們只空講虛假平安的信息,他又指出耶路撒冷會被毁,聖殿的器物會被奪去遷往巴比倫。雖然他也有宣講救贖的信息,宣告子民終會重回故土,「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使我的百姓以色列和猶大被擄的人歸回;我也要使他們回到我所賜給他們列祖之地,他們就得這地為業。這是耶和華說的。』」(耶30:3);且指出神雖刑罰但仍不放棄他們,神愛他們,「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耶31:3 下 ),但這些信息怎能讓王、臣僕、子民、建制的宗教領袖先知所接受?(若當
天有國安法,耶利米一定被判有罪,一定被控叛國)

他的信息落得通敵賣國、妖惑軍心,他被這大時代的黑暗壓得窒息無言。耶利米的預言很快便實現了,耶路撒冷終於淪陷,西底家被人挖去雙眼,與其他臣民被擄至外地,國終亡。

承擔召命掙扎

耶利米因忠於神的召命,叫他一生活在痛苦中。民間知道不能以法來治死他──因那時仍未有以言入罪的律例,但仍布下種種計謀來陷害他。他曾被聖殿總管行私刑,抓起來施予毒打,之後更把他枷在聖殿的高門內(耶20:2);還有不單君王下拘捕令,百姓也要尋索他的命;他的知己不單和他割蓆,也要害他,「我聽見了許多人的讒謗,四圍都是驚嚇,就是我知己的朋友也都窺探我,願我跌倒,說:告他吧!我們也要告他!或者他被引誘,我們就能勝他,在他身上報仇。」(耶20:10);連他的父家、弟兄也出賣他,「因為連你弟兄和你父家都用奸詐待你。他們也在你後邊大聲喊叫,雖向你說好話,你也不要信他們。』」(耶12:6)。他已終身不娶,父家是他唯一的家,但連父家也出賣他,天地之大竟無容身之所。他可悲的境況、痛苦,我們可有體會?故此他埋怨自己的出生,他覺不出生在世上是美事(耶20:14-18),「我為何出胎見勞碌愁苦,使我的年日因羞愧消滅呢?」(耶20:18)

耶利米曾想放棄先知的工作(耶9:12、15:10-11,17-18、20:9),他也不想宣講審判、災禍的事(耶17:14-18),甚至向神發怒、發怨言,指神給他壓力(耶20:7-10),他是有血有肉的先知。因為他忠於召命才「淪落」到這境地,「我終日成為笑話,人人都戲弄我。我每逢講論的時候,就發出哀聲,我喊叫說:有強暴和毀滅!因為耶和華的話終日成了我的淩辱、譏刺。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他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耶20:7 下 -9)。耶利米不斷在承擔或放棄召命中掙扎,最終他仍順服,深信依靠神會得勝,「然而,耶和華與我同在,好像甚可怕的勇士。因此,逼迫我的必都絆跌,不能得勝」(耶20:11 上 ),雖然耶利米最終被人擄至外邦之地,客死埃及,據說是被人用石頭打死,但他仍堅守神的使命。

耶利米一生鮮有受歡迎或快樂的日子,他表面是失敗者,但按歷史他是舊約最偉大的先知。忠於神的指示傳信息,未必是一個受擁戴的人,耶利米便是一個好例證。人歡迎的,都是自己認識、認同的;不歡喜的,正是責備、否定他們並要求悔改的信息。但這信息卻是時代的需要,因此這人是否偉大,並不單是當代人的共識,而是歷史的評價,時代先知走在他們之前,他們的價值只有後世的人才能給予肯定,故此日後耶利米成為猶太人心目中最偉大的先知。他對神及召命的忠心、愛國愛民、堅持信仰、對生命的承載力成為我們的典範。他敢怒敢言,激情偏執,信心雖有起伏但在痛苦低沉時仍緊擁抱著拒絕他的民族及叫他受苦的神,這是我們應該學習的。

很多人說耶利米是「流淚先知」,其實是基於他曾分享「我因這些事哭泣;我眼淚汪汪」(哀1:16),「我的眼多多流淚,總不止息」(哀3:49),但他其實是憤怒先知,在耶利米書中記載他發怒和充滿憤恨的言行是多於記載他的流淚。他的憤怒是出於他的愛,是受到傷害的愛人所生的憤怒。在人前他是義憤填膺,但獨處時卻心碎流淚。他的脾氣是暴烈,他不能容忍聽者緩慢的反應。因愛,他敢怒敢言,亦因此為他招來不少仇敵,但神沒有責備他執著的性格,反而使用他,他人性最軟弱的地方也成為他最剛強的地方,神沒有呼召耶利米成為一個性格完美的道德偉人,祂只求耶利米成為一個至死忠心的時代工人。在這要求下,耶利米並沒有叫他的主失望。

回應

要清楚神的召命,特別在大時代的召命而踐行並不容易,會被拒絕、受衝擊,但我們能否如保羅、耶利米堅持不違天召?求神加力憐憫!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支 持 我 們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