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 vs 大自然

section_christina

20世紀初,有一齣美國現代歌劇, 劇名叫做《電話》。

那時代, 不要說手機了, 就是座機電話都沒有幾家人擁有。

《電話》劇中女主角露西的家裡剛裝了第一部電話,她興奮極了,每天忙著找朋友煲電話粥。

有一天,露西的男朋友來家裡拜訪她,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和她談,但是每談不到幾句話, 她就接到別的朋友電話,而一講起電話,她就沒完沒了。就這樣, 她不斷的講電話,男友等了半天也跟她講不上幾句話, 就起身悄悄的走了。

露西只顧著講電話, 好不容易講完一個兀長的電話之後,才發現她的男朋友已經離開了。她心裡難受極了,因為她根本沒有給男友講話的機會,也不知道男朋友究竟要跟她說什麼事?就在她懊悔不已時,忽然電話又響了,露西接起來一聽,驚喜的發現居然是男朋友打來的。男友告訴她說,他是來向露西求婚的,但是他發現除了電話之外,他根本就沒有機會跟露西講話,所以,他只好出去外面,就在露西的家門口, 找了一個公共電話, 用電話向露西求婚。

科技發達之後,現代人用「講電話」取代了「寫信」,寫情書/家書的優美文化似乎已經被擠入歷史的角落,許多新世代的年輕人從來也沒有收到過情書的經驗。

我記得我們年輕時,電話尚未普及一般家庭,社會風氣也仍然保守得很,年輕的男女孩們都非常含蓄,男孩若有心儀的女孩,就只敢用寫情書的方式表達心意, 而女孩收到了男孩的情書,那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我記得我生平第一次收到情書是在唸中學時,那封信不知為什麼竟落入學校訓導主任的手中,他將這事看成嚴重的違犯校規行為,把我叫去辦公室裡嚴厲的審問一番,彷彿我犯了什麼驚世駭俗的事一般。而我連信的內容都沒讀,更不知道究竟是誰寫的, 卻害我被訓了半天,還上了訓導室的黑名單!

上了高中以後,接到的情書越來越多,那時,訓導主任換了個明理人,除了偶而盯著要求我將頭髮剪短一點,對情書倒是半睜一隻眼。那時的校規都要求男生理個大光頭,女生頭髮則一律剪短到耳朵上面,活像西瓜皮一樣醜到不行的髮型;所以女生常在頭髮的長度上,跟訓導展開拉鋸戰, 偷偷多留長一吋就很高興了。 我們還在校服上搞花樣, 將土氣的直筒褲偷偷改為上窄下寬的時髦啦叭褲,逼得班導師必須拿尺來量,才能強迫我們將多出來的寬度扎進去,等檢查過了,我們又悄悄的將褲角放寬,將頭髮留到耳下幾公分。這樣的拉鋸戰持續到高三之後,訓導主任也認清了時勢難擋,索性視而不見了。

上了大學,男生寫情書給女生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事了,女孩收到情書不再東藏西塞,而是大方的拿出來與朋友們互相傳閱,男女孩常約了一起出去郊遊,參加舞會、看電影,或聚在一起聊天唱歌,打電話也成了男女孩聯絡的最佳工具了。

記得我唸大一時,有一次,因急性腸胃炎而住院。那時,非家屬是不容許去醫院裡探病的,所以,朋友們都只能打電話來問候。可是,那時的醫院電話只裝一具在護士站,病房裡並沒有分機,病人只能走出病房去護士站接聽電話。我沒有預期到會有那麼多的朋友打電話來關心,從清晨6:00,一直到深夜23:00,朋友慰問的電話沒有斷過!護士們說我創了醫院的接電話馬拉松紀錄。

後來,因疲於接電話,無法休息,導致病情加劇,醫生不准我再接電話,所以我才得以安心休養,免了 接電話的負擔,讓我蒙頭連續睡了20個小時!

病癒之後,有一段時間,我居然患了「恐懼電話症」,我十分十分懷念接到朋友書信的那種日子… 那種無侵入性,無強迫性,充分保有個人隱私的溫馨感。

如今, 隔了一個世代,現在的男女孩竟然又回到寫情書的方式了,不過情書卻從紙張變成了電子版,滿街的 「低頭族」不斷的發簡訊,要找他/她時,可以隨時用Text 或App , QQ 找得到,還可以透過視訊,跟對方面對面的聊天。

許多人將手機或電腦當成生活中最重要的工具,用它來作社交,娛樂(玩遊戲、看影視、聽音樂、找資訊)沒了它,生活就失去重心,完全不知所措;不是只有年輕人才如此瘋它,那些事業跟著股市上升下落的投資客,簡直就跟電腦相依為命。

人與人之間越來越方便的交通方式,使地球變成村落,使天涯變成比鄰。社交網絡的崛起,使人們不用出門就可以結交朋友…雖然你無法知道,在網絡的那一端,自稱是高富帥的高級知識份子,很可能是個有戀童癖的慣犯;或是那貼出性感照片的成熟女郎, 其實是個搞「援交」的逃家未成年少女。

美國許多高科技公司用電腦連線的方式顧用員工,顧主根本不必親自面試,只要在線上測試求職者一些問題,就可以決定僱用與否。僱用之後,員工也不必到公司上班, 而是用電腦連線工作。

這當然讓彼此都省事,僱主可以省去辦公室的空間和設備,員工可以不必受工作地點/時間的限制、在自家、在咖啡廳、公共場所… 都可以工作,只要在顧主要求的期限內交出工作成果就行了。

美國的大學院校都開始使用電腦教授課程、教科書、考卷、作業、論文,連跟指導教授討論問題, 一律都用電腦連線解決。

一切都高科技化的現代社會,人們不需要同學,不需要同事,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伴侶,因為都被電腦取代了。高科技使人們的生活變輕鬆容易了,人的行為思想也更像機器人了,甚至,在許多生活功能上,人腦還比不上機器人的電腦呢! 除了感覺, 思想, 創造力, 和「愛」的本能之外,人類有哪一點比機器人優秀?

論智商IQ: 一個配置精良電腦的記憶力,分析力, 計算力, 都遠超一般人類。

論情緒EQ:電腦不會和人鬧意氣, 不會反抗, 只會服從, 專心作事。

論體力:電腦不必吃東西,不必運動,不會發胖,不長皺紋,也不衰老,只需要偶而維修。

論忠實:電腦就像寵物狗一樣,只要不被別人偷走,機件不故障,它會永遠忠實的替你服務。

但是當你要求它愛你,像你一樣的愛它, 或是你心靈寂寞受傷,需要同情安慰時,它只會冷冷的待在那裡,永遠不懂如何回應你的要求。

千百年來,人類一直想創造出超乎自己能力的「超人」, 來取代那位創造出人類的「造物主」,高科技的電子產品是人類最自傲的發明;當年,喬布斯製造出全球第一部智慧型手機iPhone 時,人們徹夜排隊付出昂貴的價格,搶購這種被稱為:可以徹底改變人類生活的偉大產品。可是,喬布斯可以製造出最好的高科技產品,他卻造不出每個人都天生免費擁有的臟器官。喬布斯的肝臟和脾臟都壞了, 最終奪去了他的生命,他的高科技團隊卻束手無策!

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家財萬貫的富人,是經營高科技企業的高手,但是當他自己或最親密的家人罹患絕症時,他即使傾其擁有的財富去聘請最高明的醫療團隊,也創造不出他所需要的健康器官,因為,一顆心臟,一副肺臟,一個肝臟…都等同於一條人命,需要移植器官的人就只能等待某人死亡,以接收其臟器官,一條命換來另一條命。可是這臟器官是絕無儘有的專屬於每一個人,所以,接收了也不等於立即擁有,因為人體還會主動排斥別人的器官呢!

人的臟器官是造物主創造的,其功能複雜無比,是人類生命不可或缺的東西。然而造物主並不高價出售它們,事實是,金錢根本也買不到它們,造物主將這珍貴無比的器官免費的送給每一個人,不分貴賤。祂無條件送給每一個人,一整套個人專有的5腑6臟,再加上腦袋,皮膚,骨骼,千絲萬縷的血管和數不清的神經網絡,還有那滿頭的煩惱絲,以及生物學家還沒完全搞清楚的錯綜神秘的內分泌腺。

每一個人體的器官,無論大小,都遠比世上任何一個高科技產品要精密複雜。人類可以製造火箭登上月球,卻無法製造出一個小小的腎臟;電腦專家可以製造出最有智慧的手機,卻不知如何根治癌症或愛滋病。

同樣的,人類的智商可以製造高功能的電腦,可卻無法造出一個已經存在幾千年的人類身上任何一個器官。企圖仿造的人很多,卻沒有成功的例子。現在,居然有人想乾脆直接複製好了。今年得到諾貝爾醫學獎的2位生物醫學家,因研究幹細胞複製生物而得獎,他們希望將來有一天,可以利用幹細胞來複製人類的器官… 這就是目前人類所能企及的最高成就:複製…模仿神所創造的生物。

愛因斯坦是公認的天才, 20 – 21 世紀中,還沒有任何人能超越他的智商。

愛因斯坦因發表「相對論」和「時間論」,而獲得諾貝爾的物理學獎,他對全世界的學者發表演說時,僅簡單的說:「我根本不配獲得這個獎,因為我並沒有「創造」什麼,我只是發現了造物主所創造的,已經存在於大自然中的奇妙東西而已; 所以, 這個獎項應該頒發給上帝。 」

我觀看祢指頭所造的天,和祢所陳設的星宿月亮,便說:人算什麼?祢竟顧念他?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