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被輕忽的能源

sermon-sharing

被輕忽的能源
弗6:18-20

屬靈武器的裝備分兩大類,第一大類是貼身:真理帶子束腰──整全真理的裝備,預備隨時作戰;公義護心鏡遮胸──神的義遮蓋我們,保護我們不被撒旦控訴;平安福音的鞋走路──福音帶給我們捨罪及保守的平安;第二類不是貼身,可以放下但並不代表那不重要:信德的盾牌──有好的德行抵擋突然而來的攻擊;戴上救恩頭盔──有神的保守使我們的思維朝向神、光明一面,不被灰心所打倒;「拿著聖靈的寶劍──神的道」作出攻擊;但有一個行動它不是武器卻有密切的關連,就是:禱告,「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6:18)。

我們活在世上但卻不斷遭魔鬼的攻擊,我們無可避免地捲入屬靈的爭戰中,但聖經已給我們應許:我們靠神是有能力打勝這場仗。神給了我們全副軍裝作裝備,然而使徒保羅在總結時給我們一個勸勉,但這勸勉並不是多添一件裝備、怎樣保護我們身體的任何一部份或整個身體,但卻與整副軍裝及戰爭有關,乃是──「隨時隨地不住的禱告」。

我們不能以為穿上軍裝便可以鬆懈下來,即我們已經信了主,神已赦免了我們的罪,祂的義已遮蓋了我們,且給我們平安。「真理當作帶子束腰」──擁有整個救恩的榮耀真理,「公義當作護心鏡」──清楚明白因信稱義的道理,「救恩的頭盔」──有榮耀的盼望等,但有正確的教義、知識也不足夠,我們必須活出那些教訓。

一個基督徒頭腦可能有絕對正統的教義,甚至可以指出別人在教訓上的錯誤而一樣可落敗、過沒有意義的生活。在知識上熟悉真理是重要,但卻不能保護我們免受撒旦攻擊,故很重要是我們與神關係如何?禱告是我們與神建立關係,當我們越頻密的禱告便會使我們與神的關係越拉近。

禱告的重要

可能一個信仰純正的人卻是一個不明白禱告價值的人,有些基督徒熟悉聖經知識、神學,甚至到了精通地步,可惜卻輕忽了禱告的重要。保羅提醒我們──用屬靈的態度作每一件事,讓聖靈甦醒、更新我們,他提醒我們「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聖靈會提醒我們多作禱告。

禱告是我們支取能源的一種方法。以主耶穌為榜樣,祂是神的兒子具有驚人的知識,多次使那些想找祂把柄的法利賽人啞口無言,也使其他人驚訝不已,祂的工作何等的頻密使祂感到疲累,但祂仍常常會退到安靜的地方向神禱告,祂會花一整晚禱告──正如祂揀選門徒之先是整夜禱告,五餅二魚神蹟後群眾要擁戴祂為王,其實那時祂已疲累不堪,但祂仍會獨個兒禱告很長時間。主清楚知道禱告是祂事奉中不可或缺的行動,試反思我們可有如此的禱告?

我們當一連串的事奉完了作的是甚麼?往往是放鬆自己、休息而不是禱告、親近神,故此保羅教導我們要「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

彼得也作過同樣的教導,「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警醒禱告。」(彼前4:7)。禱告使我們對自己、對神、對週遭環境更敏銳。

我們的禱告生活可以反映出我們的立場,對禱告的重視或輕忽、要測驗我們對聖經教訓的了解有多深,最好的方法是看我們一天花上多少時間去禱告,若我們所擁有的知識不能引領我們好好去禱告,這知識是沒有果效。真正知識的價值在於這能否使我們願意、樂意、愛慕、享受禱告。

隨時:禱告可以不受時間、地域的限制,我們甚麼時間也可以向神禱告。

多方:指禱告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可以有個人、有密室的禱告。主教導我們進到內室安靜禱告,「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太6:6),但也有群體的禱告(徒2:46),禱告可以默禱,可以開聲禱告,可以屈膝下跪,可以站立昂首望天,可以垂首捶胸。我們的禱告可以有很多方式,其中有一定的次序:讚美、感謝、認罪、禱告、祈求──聖經中有很多很偉大的禱告也是如此,但卻不是惟一的禱告方式;禱告也可以是一聲嘆息,可以是我們的眼淚,甚至一些呻吟,即我們可以用各種方法、形式禱告。

祈求:是禱告特定的一部份,重點是「求」,對神發出我們的心願、要求和願望,「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腓4:6),我們有不同的需要,故向神呼求。

禱告的秘訣

禱告不單是個人的獨白,乃是在聖靈的帶動下進行。聖靈是我們熟悉的陌生者,聖靈引導我們到神面前,「因為我們兩下藉著祂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弗2:18),聖靈教導我們怎樣禱告,更為我們禱告,「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羅8:26-27),不單如此,猶大書也作出同樣教導:「親愛的弟兄啊,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猶20)。

保羅指出禱告的方式繁多,不論開聲、默禱、站著、跪著都不是最重要,完美的措詞、正確的教義並不能構成真正的禱告,最重要的乃是「靠著聖靈」,聖靈催逼我們禱告,引導我們禱告,我們禱告之先可有呼求「懇求聖靈你引導我怎樣去禱告」?被聖靈充滿下的禱告這經歷不是常有,若有定會很難忘,我們仍需朝著這方向學習,我們讓聖靈光照我們的思想、感動我們的心。

要儆醒不倦

很多時我們的禱告是一曝十寒,當有事需要求神幫助我們才逼切禱告,但事情解決了又冷卻下來,其實我們不是偶然想起來、遇見困難、陷入逆境才禱告,乃是要持續、要「不住的禱告」、要儆醒。

「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徒6:4),當我們越禱告越敏銳於神的提醒、教導便不易走差,故常禱告使我們儆醒,這應是牧者服侍的重點,同樣信徒也是君尊祭司,禱告也是我們的服侍,我們可以作的很有限,故禱告是可以補我們時間、能力的不足,願我們在這事奉上需好好的操練。

為信眾禱求

保羅寫給以弗所教會最後的勉勵其實是在V.18下-20,因V.21-22是私人的結語,V.23-24是祝福,最後的勉勵是重要的。他最後的勉勵是提醒信徒要恆切禱告,而他期望信徒能為眾聖徒及他自己禱告,「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祕,(我為這福音的奧祕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弗6:18下-20)

我們很多時很自我,只將焦點放在自己身上,因此當我們覺得很平順、生活頗如意便覺沒有甚麼可禱告,但若我們放眼看到週遭不少人有問題──失業、感情出問題、靈性軟弱……我們可有為他們禱告呢!若我們相信大家是互為肢體,彼此間有關連,一個人失敗會影響整個戰局。

這是一場屬靈的戰爭,不是我們個人與撒旦博奕,乃是整體與其對抗,仇敵若攻破一個據點,防線有缺口便容易被其攻入,我們便會失敗。我們群體觀念脆弱,但聖經給我們的教導是:「我們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為自己死。」(羅14:7),我們是息息相關、指臂相連,若一個人失敗、跌倒,其他信徒、教會也不能避免受到影響,故此我們的儆醒禱告不單為自己,也要為眾聖徒祈求,要站穩的不單是我們自己,我們的鄰人、鄰人的鄰人也需站穩。有些聖徒正處在艱難、壓力、逆境中,縱使我們不認識、地域距離遠,但我們也需為他們禱告,我們要學習為別人禱告。

禱告會帶來改變,禱告能幫助別人──Faith and Prayer both are invisible, but they make impossible things possible.

使徒教導我們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及別人,或許我們的處境不佳,但可能有些人遭遇更差,甚至瀕於崩潰邊緣,他們需要我們的代禱,「弟兄們,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我們從前在亞細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你們以祈禱幫助我們,好叫許多人為我們謝恩,就是為我們因許多人所得的恩。」(林後1:8-9,11)

其實我們想深一層沒有我們的代禱難道神不會拯救那要拯救的人嗎?沒有哥林多教會會友的禱告記念,保羅會真的被殺嗎?不會!那麼為何要我們彼此禱告記念呢!這是我們難以明白的,但神選擇透過我們的禱告作工具來賜福祂的兒女,所以使徒勉勵我們禱告──不住、儆醒禱告。

為牧者禱告

保羅以誠懇的呼求作全書的結束,「也為我祈求」,我們可以想像這位滿有能力、學識水平高、經歷深、傑出的使徒、歷史上偉大的傳道人竟然要求以弗所信徒為他禱告,奇怪嗎?其實越偉人、越承擔大、越有名聲的信徒、牧者更需別人代禱,若那人認為不需要他人禱告記念,那人已經陷在失敗的邊緣了!保羅在哥林多時感到「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林前2:3下),他對自己沒有甚麼信心,他知自己在作甚麼、代表誰,更知他的反對力量有多大,他有極深的恐懼,擔心自己會使主失望,他怕若有疏忽、失敗可能會產生難以估量的影響與損失,正因這些恐懼他呼求信徒為他禱告。

他更特別具體的懇求信徒為他宣講服侍禱告──我也有極大相同需要──「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祕,(我為這福音的奧祕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弗6:19-20),保羅寫此信時他正被囚,但他沒有求神使他盡早重獲自由,他也有病但卻沒有求神叫他早日康復,他不是想及自己,他是想及別人、神的事,他關心是他的宣講,他求神給他口才可以放膽宣講。

保羅並非一位天生的演講家能言善道,哥林多人曾嘲笑保羅「其貌不掦、言語粗俗」,他求神給他自由的靈傳達神的道,叫他的舌頭不會打結,能流暢宣講。

不單如此,他更要求神給他「放膽」──放膽開口,更重覆一次「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宣講」,其實宣講者往往面對「聽眾」會有所恐懼、顧忌,他會怕一些信息會開罪某些人,使他們不滿──特別教會中有權、有勢的人,一些有巨額奉獻者更怕開罪他們,怕他們拂袖離開,於是宣講中有所保留,使信息平淡、不慍不火,縱使有美麗的詞藻但仍是言之無物,有些人是太世故、太注重自己的聲望,特別已苦心經營的形象,於是慎言避免冒犯他人,怕被人指為極端、狂熱份子。相信保羅同樣有此恐懼,故他多次求神給他口才、放膽宣講。

「放膽」是指自由、坦率、沒有保留、忠於神的託付、話語,坦誠宣講,只求神喜悅而非討人歡喜,他知自己的身份──照著當盡的本份放膽講論。

今天我們常會批評一些牧者信息沒重心、內容枯淺──當然牧者也應好好檢討自己可有好好的求神加力下撰寫好的講章──但我們可有反思可有為牧者的事奉,特別是宣講信息的事奉禱告?聖靈藉保羅的教導我們可有好好的遵從,若我們能常為牧者的事奉禱告,這是他們得力的能源,這能源乃是我們懂得向神禱告、呼求,願我們再重視已被輕忽的能源──「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6:18),並為眾聖徒及神的僕人禱告。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