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愛是不計較別人的惡

「信耶穌﹖信耶穌便不可以食煙、不可以飲酒、不可以講粗口、不可以打麻雀、不可以隨便跟人上床、不可以占卜算命。教會﹖教會的人好斯文、好悶,話不投機兩句多。」這些都是當年曾經出現在我腦海裡的想法,後來當我慢慢認識神,感受到祂的愛之後,我才明白這份愛箇中的玄妙之處。我知道以我有限的知識永遠都無法確定聖經所講是否100%正確,可是我卻確信這位神真的愛我。

自從那次禱告之後,我身邊開始陸陸續續出現了一些基督徒,第一個出現的是Sylvia,我進出醫院的那段日子,她因為在報章上看到我的文章,所以打電話來問候我,看看工作上是否有合作的機會,言談間得知她是基督徒,於是我便主動提出要跟她到教會看看。那天,我們相約在教會附近,吃過一點東西,便帶我到她的教會參加崇拜。

我很喜歡崇拜,那些詩歌的歌詞讓我很感動,令我想起中學時代每天早會唱詩歌時的那一份投入和感動,唱著唱著想起了很多往事我便忍不住流淚。崇拜之後,人們分為幾個小組,Sylvia帶著我加入其中一組,有一位傳道人帶領我們分享,我也忘了當時分享些什麼,大概都是一些皮毛的東西,那位傳道人鼓勵我為著那些事情開聲禱告,我也試著做,禱告之後感覺好像輕鬆了一點。

其實,我跟Sylvia已經有十年沒有聯絡,她人很好,斯斯文文、正正經經的,教會的崇拜也很好,詩歌、講道都很觸動我,可是我總覺得自己跟他們格格不入,感覺很不自在,而且那家教會在何文田,我當時住在北角,交通實在不方便,所以我返了一次之後便不了了之。

那段時間,有一個本來失去了聯絡的朋友阿鍚時常打來關心我,原來他也在不久之前成為了基督徒,是他的女朋友帶他返教會的。「崇拜都可以,但教會的人太斯文了,你知我食煙、飲酒、講粗口乜都齊,都沒有共同話題,跟他們相處感覺好怪,不習慣。」我跟他分享了我對基督教會的第一個印象,他表示明白,因為他最初返教會的時候也有這種感受,可是他明白到自己去教會不是為了找一群投契的朋友,而是為了尋找神和認識神,所以能夠堅持下來,我覺得他說得挺有道理,並信服他的話,可是我覺得何文田還是太遠了,他便介紹我到北角的宣道會聚會,我便回應說:「好吧,那我出院之後你帶我去吧。」沒想到,他竟然叫我自己去,他說他要返自己的教會。「一個人去有什麼所謂﹖難道沒人陪你便不吃飯嗎﹖」我嘀咕說:「你也說得對,不過一個人走進去好像有點怪嘛。」話雖如此,我還是打算出院後去看看。

兩天後我便出院了,那天我收到一位網友Sev的電話,告訴我有當天晚上《東宮西宮》的話劇門票,說可以請我去看。我本來就想看,卻買不到票,雖然剛出院身體仍然虛弱,我還是老遠從北角跑去葵芳劇院。Sev是一位在時裝界工作的美女,我們在網友的聚會認識,平常的話題都是圍繞於生活、文學、電影、音樂,那時候還未有blog,我們已經在網頁寫日記。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會想起了我,邀請我去看話劇,那可說是我們第一次單獨約會,看話劇之前一起吃晚飯,席間見她作飯前禱告,我便問她是不是基督徒。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沒想到她是基督徒,更奇妙的是她正是北角宣道會的會友﹗

簡直好像Kinder出奇蛋一樣「一次過滿足了三個願望」(這是我那個年代的一句經典廣告對白,年紀輕的朋友們可能不知道我說什麼),我不單找到了一家就近的教會,又有一位朋友陪我一起去,並且是一個跟我投契、無所不談的女生,這完全超出我的所想所求。那個星期天,我一早醒來,懷著感激的心情到了教會參加崇拜,唱著唱著那些詩歌,想到上帝奇妙的愛,我便忍不住流淚。

在此之前,週末我通常都會跟朋友到酒吧消遣,通宵達旦都不願歸家,星期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當時能夠堅持每個星期日參加午堂的崇拜,實在是一項神蹟。我記得有一次我遲到,Sev在電車站等我,她不但沒有責怪我,還為我送上麵包和紙包飲料,令我非常感動。崇拜以外的時間,Sev都會為我解答一些信仰上的疑難,後來她開始每個星期送我一張小小的心意咭,咭上有一句聖經的經文,他們稱之為金句咭,她囑咐我把金句背下來。

我開始慢慢經歷到神的愛,經歷到祂回應我的禱告,可是我並沒有因此立即「信耶穌」,因為我覺得「信耶穌」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跟拜神、掌相命理那些不一樣,不是一次半次燒些什麼求保佑,不是看風水命理信則有不信則無,而是一件一生一世的事;不單如此,當我決定「信耶穌」的時候,也代表我決心不再相信任何其他神,並從此拒絕掌相命理之類的東西,所以我需要非常認真和慎重的考慮,我要弄清楚這個神是不是真,才可以跟隨祂,因為我不想做一個人云亦云的人。

當時,我的工作圈子當中有一個已經很久沒有返教會的基督徒,他也是那種食煙、飲酒、講粗口的人,我會跟他分享我的一些經歷,他很明白我作為一個尋道者的掙扎,我們也因此份外投緣,那時他剛好失戀,我們沒多久便拍起拖上來。最初拍拖的時候,我仍然會堅持星期天早上到教會崇拜,然而,很快我們便有了性關係,自從那次開始我便沒有再上教會了,因為我不知道怎樣面對神,我接受不到自己星期六晚跟一個男人上床,星期日早上返教會唱聖詩,我覺得這樣做的話太虛偽了。

結果,不出一個月,那個男人便跟我分開了,分手後Sev鼓勵我回去崇拜,我也垂頭喪氣的回去了,當時我對基督教仍然是抱著觀望態度,最叫我牽掛的仍然是床上溫暖的擁抱。到了生日前夕,我都沒心情慶祝,有朋友相約我去看《朱古力獎門人》,此朋友並不知道當晚是我生日前夕,而且這電影我已經看過一次,然而不知怎的,我覺得跟一個不知道我生日的人出去看一套已經看過的電影,感覺反而輕鬆一點,而且這部電影也挺能夠使人開懷。

看完電影之後,我們去了吃飯,他的女朋友剛好在附近,他便叫她一起來。我一直都沒有見過他的新任女朋友,她名字叫Cherrie,言談間知道她是一位基督徒,我們便講起耶穌來,她告訴我她已經很久沒有去教會了,因為一直都找不到一家適合自己的。我便把我的經歷告訴她,她聽到神怎樣帶領我到北角宣道會也覺得很奇妙,並跟我分享了她跟上帝相遇的經歷,我們倆好像有「講不完的耶穌」,那位朋友不是基督徒搭不上我們的話題,唯有眼睜睜看著我們兩個女人一個墟。

我不過想過一個平平淡淡的生日,沒想到天父給我一個意外驚喜,祂不單沒有計算我的過犯,更悉心為我安排一位新的基督徒朋友,這份「生日禮物」令我非常感動。那一刻,我的心眼被打開了,看到天父把那個不是真心愛我的男人調開,然後賜給我一個真正能夠並肩上路的朋友,那一刻,我不再覺得自己失戀,反而覺得「一天都光晒」。

我覺得天父不單知道我需要什麼,更樂意把我需要的賜給我,更重要的是,祂對我不離不棄,這些都是我在男朋友身上找不到的,男朋友可以買一些東西來令我快樂,可是他也沒本事為我安排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也沒有遇過一個男人,被自己所愛的人三番四次的背叛,仍然能夠不計前事跟她重修舊好,祂能夠做到,因為祂是神,神就是愛。
第十一章:愛是不計較別人的惡 (圖1)
這一份愛感動了我,當時,我想以我有限的知識實在無法確定聖經所講是否100%正確,可是我卻確信神真的愛我,所以我決定要相信祂。我把這一切都告訴Sev,跟她說我已經決定要「信耶穌」了,那個星期天,2005年9月11日,Sev把我帶去見傳道人,傳道人了解過我的情況,便跟我再詳細解釋一次基督教的基本信仰,然後邀請我在她的見證下作了一次「決志禱告」:「親愛的主耶穌基督,我知道我是一個罪人,我承認我的罪,並相信祢在十架上擔當了我所有的罪,如今我的罪已全然得赦免了,現在我把我的生命交給你,也請祢住在我的心內,指教我、帶領我,祈禱是奉主耶穌的名字祈求。阿們。」

這是一個誠心誠意的禱告,作出這個禱告的時候我並沒有想過自己會再次離開神,當我說我要把生命交給祂的時候,其實我並沒有真的全然交上,然而,在我什麼都沒交上之前,祂已經首先把自己完全交在十字架之上。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