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富成–打電話問校長

歡迎收《星火飛騰》。

很多七十後的朋友,都會看過《打電話問功課》這電視節目,有功課的疑難可致電去,直播現場便有老師,透過電視螢光幕教你,當時節目很受歡迎。

今集嘉賓是當年的主持兼老師,多年來他一直熱心教育。


85年,當時教協和香港電台合作,做了一個每天現場直播節目,叫《打電話問功課》我主要工作是幕後策劃和當幕前主持,很有趣,作為一位老師可以入廠,做一些製作的工作,與人溝通時的傳意技巧,在那裡給予我很好的訓練。

那五年的訓練,幫助了我去當校長,我當校長有廿一年,校長的工作算是薪高糧準,亦有社會地位,校長是學校的行政總裁,一進到你的學校,地下的廁所如有臭味,你這位校長已失敗,學校有幾十位老師,你如何能調動他們的焦點,是跟你所帶領的方向一致,又能啟動到他們的積極性,甚至當你做得更成熟時,你根本在學校是一位,文化和象徵的領導。


八十年代香港普遍家庭收入一般,補習風氣不如現在,電視節目《打電話問功課》很受當年學生歡迎,李富成是第一代的主持兼老師,他當時在小學任教。


我主要教的科目是中文和體育,除了兩位校長是男士,只有我是男士,校長看我高高大大,就說:「富成,不如你做管理學生的工作吧!」

所以我便踏入訓導主任的工作,到了大概第七年,我便覺得自己還可以,如此快便做主任,有些行政經驗,又看見校長的工作不如想像般難,不如嘗試找校長做,當時我三十歲,那個年頭這年紀當校長,有點匪夷所思,因為當時校長有個綽號叫「老校」,碰好我看到報紙,仁濟醫院請校長,第一次面試,接著第二次,以我這年紀,有第二次面試已不錯,誰知面試後大概一星期,我收到仁濟的一位職員來電說請我,92年大埔有兩間新辦小學,我們是其中一間,其他友校已發展成熟,很煩惱,如何招生呢?我印製一些簡章,好像銷售員般挽著,逐間大埔區的幼稚園叩門,你好,我是一間新辦的小學,經過暑假密集式的奮鬥,到九月正式開校,小一有兩班,小二、三、四、五各一班,總共有六班。

踫巧那段日子,教育局開始想推行全日制,我立刻跟老師和校董會說,我們不如趁著這機遇,全區還未有全日制,不如我們以全日制打出一條血路,吸引了社區的家長報讀我們學校,我們由六班、九班、十幾班,一直到學校第四年,已發展到一間廿四班的標準小學,除了我,辦學團體,所有老師都很振奮,很多友校來參觀、取經,我算是坐穩陣腳。


不費十年,富成便由李SIR做到李校長,由單身到成家立室,他對教學的熱誠有增無減,學生、老師、家長都一致讚好。


李校長的吸引力很厲害,他對家長親民,跟小朋友也很投契,小朋友很自然地坐在校長旁,跟他一起唱歌,我最記得他們唱《IQ博士》。


李校長是一位很溫文、友善的人,從前我數學很差,他看見我所有題目都錯,
他便來教我,自此我的成績都有進步。


我在學校主要負責電腦科,有次學校的伺服器壞了,學生的成績全都失掉,
校長會怪我嗎?校長沒跟我說甚麼,只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當時很感動,校長支持我。


這學校就是我的寶貝,我性格是完美主義,凡事都要做到最好,如果同事覺得有困難,校長,這個有問題,我便說不用吵,你們不用做,一切讓我做,別人給我的回應。

校長,你真是親力親為,我視為一個讚許,學校五週年後,我開始發覺每逢暑假,情緒有點波動,好像不太想做,不過學校的工作始終都要進行,開學後運作如是,我便沒處理,但這情緒的波動,隨著日子愈來愈嚴重。

我記得去到第九年的暑假,睡不到,勉強入睡也會驚醒,主持會議,我從前覺得很好玩,開始覺得很厭倦,一碟乾炒牛河,我對著它覺得是一堆垃圾,我很喜歡唱歌,當時一句也唱不出,我是一個平步青雲的人,凡事都能的人,我根本不懂得告訴人,現在我覺得自己甚麼都做不了,我只是想不做就行,但我又想不做的話怎麼辦,僅僅四十歲,不做的話我未來如何、生活如何,又想不通
於是兩件事像兩個千斤重壓下來,我望著外面高高的大廈,在想甚麼呢?就是死,跳樓難看,不如跳海,但又放不下太太跟女兒,太太想我見輔導,她幫我致電輔導中心問,但輔導中心的人,聽見她描述我的情況後,叫我不用來輔導,因為很嚴重,要我立刻找精神科醫生,因為我已在極度抑鬱的情況。


食藥和休息,是富成最需要的治療,2000年9月校董會批准他放長假,直至情況好轉,他終於可以停下一直以來的急速步伐。


所有認識我的朋友、同事、同學、家長都完全不能接受。


你會看見他在早會中,會有點呆滯。


那些關心咭、來電、短訊,好像雪片般飛來,我接受自己有病,請病假,起床後百無聊賴,我就去馬鞍山公園散步,想起自小已懂背誦的詩篇廿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

這死蔭的幽谷,對我當時的處境來說很貼身。

小五時我遇到一位代課老師,她教得很好,每位同學都很喜歡她,她離開的時候說,我有返教會,哪位小朋友想跟我返教會?人人都舉手,因為很喜歡這老師,返教會是一個很浪漫的信仰。

在教會裡吃喝玩樂,有乒乓球檯,有哥哥姊姊疼愛自己,他們跟我說耶穌愛我,當我一直成長也很順利,我當然覺得耶穌愛我,但這馬拉松中有些障礙賽,當我跌這一關時,我發現過去一段日子,我把自己的價值,慢慢掛鉤在我的成功,我應該把我的價值,重新建基於上帝,無論我成功、失敗、順境、逆境,都不能打岔上帝跟我的關係,我是祂寶貴的兒子,我每一天回看自己跟上帝的關係時,我便開始把重壓逐件放下,我經歷基督徒常掛在口邊的平安和喜樂,那平安不是客觀的壓力消失,而是一份從內而發的安全感,喜樂不是刺激性的快樂,而是你有一股內在的抗逆力,能夠笑迎風雨。


休息四個月後,富成重返崗位再當校長,踏入千禧,互聯網開始流行,他在01年再主持節目《上網問功課》不過只做了兩年,他就退下處理一個更棘手的問題 。


有一年的小一,只得一班,有一位校董說,校長,只有一班沒法做下去,我當時心裡一沉,從前我會扛起所有問題和難處,然後說,我一力承擔,我現在沒那麼笨,不再埋藏問題,我不會躲進校長室說,糟糕,沒有學生,我禱告上帝
求主給我智慧能應對,我跟核心的主管級同事先商量,分工、授權,我便擔當方向的領導者,我當時用一個口號「莊敬自強」,透過不同的形式,讓我們的生源即是家長知道,以致他們會考慮我們的學校,那段日子老師、教職員減少,大家的工作量增多,但反而大家有一顆奮鬥的心多走幾步,有些家長也很著緊,他們都在社區裡幫學校推廣,群策群力下,我開始明白甚麼是團隊合作***

富成跟老師、家長,經過多番努力,適逢內地跨境生增加,學校在12年重開四班小一,不用殺校,危機解除,他想起八年前的一個感動。


我已當了十年校長,我是否繼續當校長到六十歲,或是神給我人生下半場新的召命,過了八年,與其坐著空想,不如具體實行,我嘗試報讀神學院的晚間課程,我愈讀愈清楚上帝呼召我,去全職事奉,很多朋友問我,你放下校長這高薪厚職,做你的教會工作,要付很大代價,你有想清楚嗎?

最現實當然是金錢,做多八年,做到六十歲退休,那公積金等於做了廿九年那麼多,我覺得錢,神讓我足夠生活便可,最大的難處是甚麼呢?

離開安舒區,我走進大埔社區,有人認識我,我在校長界已有很大的網絡,從事教牧同工的工作是新的學習,我失去所有支援,但我覺得回應上帝的呼召,是需要付出代價,暑假開始前的一天,我在學校禮堂舉行了兩場音樂會,集合想歡送我的朋友,家長、校友、老師等,藉著我唱的歌表達,我這廿多年教育工作的心跡。


他要離開我們,我覺得很難過,有點捨不得,他跟我說,你是一個可造之材,
你要努力讀書。


每一場都坐滿打氣、歡呼,我每次唱都掌聲如雷,唱得好與否都拍掌,很難忘的晚上。


當時五十二歲的富成,很清楚自己的下半場要怎樣走,13年他放下廿一年的校長身份,專心讀神學,兩年後到一間新辦的神學院,擔任教務長。


我主要職務是,策動學院的科目組合、課程建構,另一方面我也要教一部分的科目,雖是教務長,但沒有獨立房間,我跟其他同事一起在大辦工室,但我很雀躍,因為可以跟同事直接溝通,我從前不懂做簡報,現在沒有秘書,我要自己一筆一劃去做,我現在做簡報也做得不錯。


我很少視校長為一位教務長,因為他的性格和身段,跟我們拉得很近,他會跟我們一起玩、一起吃東西。


有時候他授課,會說得熱淚盈眶,他很感動,甚至哭出來,他很認真、很投入。


富成真是一位很有責任感的同工,從前我經常是第一位上班,富成來了以後
他就是第一位上班。


我愈做愈起勁,願意提早起床上班的動力出現時,我發覺這應該是,未來可以很委身事奉的崗位。


相比工作上有好拍檔,富成更感恩的是,有一直相伴支持他的太太,即是太太不幸在16年年底,因卵巢癌突然離世,這段走了三十一年的路,他只有珍惜。


她發現小腹有點不妥看婦科,證實有卵巢癌,她接受手術,接著做化療,到16年中化療完成,三個月後覆診,很不幸,再照時發現癌細胞仍很活躍,16年12月她準備接受化療,那段時刻神便接她走,當我太太離開時,很多弟兄姊妹、朋友,都很擔心我抑鬱復發,因為中年喪妻,不過我很肯定她去了更美的家鄉,我反而不讓自己有合理抑鬱的理由,我更積極籌備她的安息禮拜,在她檢查到癌細胞仍然存在,我們半說笑,安息禮拜應該如何處理,她立刻說找誰講道呢?她便想到要找楊國樑牧師,因為他是我們在母會,自小栽培我們的大哥哥,我記著這事,因為這是我太太的心願。


文仙剛踏入教會是十二歲,富成差不多同一時間加入教會,我是他們班的導師,他們都是很聽話的孩子,富成一直把文仙的病況,和治療情況跟我分享。


我太太的生命見證,很多人也被激勵,有些冷淡了的信徒都說,要更好的像我太太去服侍,經過一星期的休息,我情願重新投入工作,我愈積極面對太太的離開,反而我的情緒,處於一個很健康的情況,回顧人生幾十年的日子,我來自一個完全不信主的家庭,透過一位代課老師我踏足教會,在教會裡成長,從事教育工作、當校長,現在從事神學教育,順服上帝的呼召其實要付代價,但當我付這代價去經歷時,又會發現原來上帝,為我開了一片新的天地,我享受到當中的振奮和喜樂。


記得在拍攝期間,富成的太太不幸因病離死,不過我們很感受到,耶穌給他那份很大的平安,一直陪他撐下去,而當日我們拍攝,他回到以往教書的學校,很多走過的老師和學生,甚至有家長都依然叫他一聲校長,他實在很受人愛戴!

富成昔日完美主義的性格,驅使他事事親力親為,終於令自己陷入抑鬱,
覺得自己永遠不好、甚至很差,對所有事都失去熱情,茶飯不思,甚至一度尋死,很多人都不信這位能幹的校長,會有軟弱的一刻,有身邊家人、朋友、同事撐著,對富成很重要,不過徹底幫助他走出陰霾,重新振作的是他從小就認識的耶穌,他放下一切,安靜在耶穌的蔭庇,他看清楚自己的價值,不是建基於工作能力,在耶穌的眼中他已很寶貴,走過抑鬱,他還找到自己人生的下半場,生活過得更精彩。

可能你在生活中都諸事不順,覺得自己很不濟、很失敗,我鼓勵你找耶穌,你現在耶穌眼中永遠都是最好,請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主耶穌,我承認我覺得自己很失敗,我覺得沒人喜歡我,甚至連我都不喜歡自己,我甚至想過放棄,現在我相信唯有祢能幫助我,因為祢愛我,我願意打開我的心門,邀請耶穌進入我心裡,作我的救主,作我的好朋友,我願意一生跟隨祢,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