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志輝 – 賭盡香港仔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今天想先跟大家說說歷史,昔日香港是一個漁港,以捕魚為生,住在船上,統稱為「水上人」,而當中專門曬乾魚獲的,稱為「曬家」,他們多數聚居沿海,好像香港仔、銅鑼灣、筲箕灣,大埔、西貢,油麻地、長洲、塔門,都是當時漁家密集的旺地。

不過隨著漁業式微,大部份水上人已經上岸,漁民的舊生活形態也漸漸被人遺忘,我們這集的嘉賓志輝,是漁民家庭長大,他一家是少數的曬家,靠做批發生意,成為香港仔一帶最大的曬家,不過大海帶給他的,除了家裡一段光輝歲月,更有不少慘痛回憶。

現在我們看到很多高樓大廈,若在三四十年前一間也沒有,這邊是鴨脷洲,鴨脷洲沒有高樓大廈時全是小木屋,以前很多賭檔、「大排檔」 , 常常一句「進來發財」就有很多人,我賭得最厲害時,糧輸光,借來的錢也輸光,除了我這個人輸不去。

這裡用來曬魚,早晨從魚市場取魚回來,我們一籮籮地倒進桶裡,這些桶比較先進,以前圓形,像現代洗澡的大桶,首先將魚倒進去,然後放鹽,一桶魚半桶鹽混合,兩小時後我們把魚拿出來,在海上篩一下,上天台曬。

昔日香港是漁港,香港仔避風塘一帶泊滿漁船,今天很多漁船已經轉型為觀光船,不過無論幾許變遷,在香港仔生活了,超過半世紀的梁志輝,仍然很記得大海如何養活他一家。

我住在曬家,一艘曬魚的船,很大,可容納十多人,我們的工作當然是曬魚,曬乾後給魚市場賣,較好的賣去其他地方,我們稱為「辦莊」,即是賣埠,不是每個曬家都能做,要有訂單才能做,以我所知只得我爸爸一艘船做,比較矜貴,我們常常放下書包就幫忙做事,曬魚、洗魚,在船上走不了,一定要做,一起做,很少做功課 。

志輝自小在艇上生活,住得簡單、吃得簡單,偏偏有一位名揚香港仔的爸爸。

爸爸拜佛,水上人信佛不只信一個,觀音等等都包括在內,我爸爸對這些很熟悉,而且他做生意很精明能幹,在香港仔很受人尊敬,一提起爸爸的名字,梁得好,就知道是誰,1958年當時我七、八歲,我對上的哥哥患怪病,他常常發燒,看到小孩子吃東西會搶,而且隨處小便,最貴的醫生也看了,五百元一次,但始終反反覆覆,很多人說,他是不是鬼附身,我爸爸很生氣,常跟魔鬼、鬼神說,你不可以這樣對我兒子,我幫你做了這麼多事,你不放過他,因為我爸爸認識很多人,人脈廣,很多人找我爸爸說,你不如信耶穌,看看會不會好轉?看看耶穌會不會幫你?病一直不好,沒法子,爸爸嘗試找傳道人,有時他來我們家祈禱分享,有時讓爸爸帶哥哥去他的船上過夜,跟他聊天祈禱,也試過,陸續如此,好像慢慢好了,自此我們信了耶穌。

自從一家老少踏足教會,對當時八歲的志輝來說,意味上岸時間長了、活動空間大了,不過每逢打風下雨,他們以海為家,一樣擔驚受怕。

這裡是香港仔避風塘,平時很多船在此停泊,尤其打風下雨,打風時拋錨後我們就會離開,全家走到那兒,打風過後我們才回來,回船上看看有否損失,有甚麼要幫忙,六十年代有兩個風暴,瑪麗和溫黛,能把所有船頂都掀走,甚至錨也吹斷,最記得那天拋錨後,打風前,我們不在船上過夜,全部離開,翌日才知道船都不見了,只餘下寥寥可數幾艘,海上都是柴,好像木碎,看到爸爸的船安然無恙,其他漁民和親戚朋友說,他們看到很多身穿白衣白褲的人,幫我們拋錨,幫我們定穩船,以致我們的船不會隨處飄浮,我們聽了很奇怪,怎會有這事?當我們靜下來想想,是我們信了耶穌,所以神幫我們嗎?現在已沒有曬家的船,慢慢淘汰,變成住家艇,用來住,一來人大了,通常去讀書,二來魚獲愈來愈少,休魚期兩個月,太少魚,所以曬魚這行業慢慢被淘汰。

隨著香港漁業式微,轉向工業發展,五、六十年代,很多香港仔漁民已經搬上岸,志輝中三畢業後也投考水警。

工作三天,休息三天,是份優差,但我不能暈浪,我雖是漁民,但不出海,我只幫忙曬魚,所以我出海就暈,但我任職的一號水警最大,出海三天我們經東平洲、吉澳,不暈浪也難,船拋錨後,不用當值時他們就賭,打麻將、十三張,很多賭法,如果你不賭就去當值,你賭就有人替你當值,換言之你非賭不可。

當時志輝不再上教會,反而流連香港仔的大小賭檔,就算成家立室後,他仍然先賭為快,其實以海為家,他自小已學會賭。

以前也有很多船跟現在差不多,現在較大艘,稱為「單拖」,以前較小,稱「夏艇」、「孤仔」,但以前船上的娛樂也是賭,打麻將等等,香港仔很多「大排檔」,所謂「大排檔」即是賭檔,有很多,尤其鴨脷洲,有人叫「進來發財」,我們就去,我記得第一次去賭,贏了一點點,不多,約幾百至一千元,不會走,一千幾百很快輸掉,看旁人買一萬幾千很快贏錢走,很羨慕,很想拿錢再賭,一賭就上癮,好像抽煙,輸光就找賭本。

有時問他為何沒錢拿回來,出糧的錢去了哪?他說輸光了,自己心想,生孩子給他多點責任,他會改的,生了女兒抱有很大希望,他也很疼女兒,但生多個,再生小兒子,他依然故我。

終於志輝做了水警兩年半就離開,更一心遠離賭枱,他去工廠打工,放工在家做膠花、縫紉衣服,不過錢一到手,他又賭性難馴。

糧輸光,借錢輸光,除了我這個人輸不去,全都輸光。

全部首飾他說要拿去還債,他說還清賭債才安心,到頭來甚麼都沒有,其實不是還債,是輸光。

我很想戒賭,但戒不了,好像人說,爛賭鬼跟尾,總有聲音說,賭吧,你不賭哪有錢?賭吧,快去賭,沒錢就去借!有這些聲音,但賭錢過程也有神的聲音出現,你還賭?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但我一直都不聽,不斷地賭。

曾經以命相脅,如果你不戒賭,我死給你看,很想拉兒女一起死,他好像入了魔,你死吧,他們沒有反抗力,竟然如此。

一家五口全靠來好縫紉衣服支撐,這十多年彷彿度日如年,但她從來沒有想過放棄。

我有一個信念,祈禱神會聽,當他上班後跪在陽台,也試過連續禁食祈禱,有時自己也懷疑,神聽我禱告嗎?但神放下我們不管嗎,不是?你心裡難過,其實祂更難過。

她不厭其煩為我祈禱,常常鼓勵我,但我總是不聽,總是賭,我記得有隻廉價手錶也拿去典當,翌日也輸掉,走到附近的公園休息,不敢回家,太太四處找我,拿出當票來,手錶還給你,當時我哭了出來。

他說不知為甚麼,好像有鬼跟尾,每次都有聲音叫他去賭,我說你這樣就要找牧師替你祈禱,你把一切誠實告訴牧師,為你祈禱。

你繼續賭下去不行,你不如把自己的壞事,不好的事,告訴人,要認罪,如果你不讓更多人知道,你不會變,我初時不願意,不想把醜事說出來,但我假裝也要讓太太知我跟牧師分享,但當說出來時假不了,將一切都說出來,認罪,把一切說出來後,我覺得舒服了很多。

雖然志輝已經很久沒上教會,但原來信仰的門一直為他打開,他答應來好重新做人,下決心戒除十二年的賭癮。

不去就不去,我會繞道而行,甚至我有次一時忘記了,我也往前直走,我記得是這樣,不會再有聲音拉你入去,有聲音叫你去賭,真的沒有了。

我看到他漸漸有家用拿回來,大家有商有量,他放工帶孩子上街玩也多了,證明我們所信的神又真又活。

若不是神看顧我家,太太早已跟我分開。

婚姻由來神設立,既然由神設立,我信的是真神,我為甚麼要放棄他?

我信的主是真,若不然我這樣子去賭,賭了這些年,祂不會如此。

戒賭後這三十年來,志輝一直沒有離開過香港仔,他很顧家,三個兒女也早已成家立室,最令兩夫妻老懷安慰的,是看著五位孫兒一路成長。

我出生至今六十年,以前常常賭,賭得天昏地暗,相反當在我不再賭時,發覺香港仔比以前更好更美麗,跟太太常常在香港仔海傍散步,現在開始好像一片光明。

由我們相識至今為止,若不是神的恩典,我們沒可能在一起,人生像小孩子學走路,一定會跌倒,問題是他跌倒後能否再站起來,我覺得他是活在神的教導中。

成功戒賭讓我看到神的真實,祂讓我悔改、重生,若不是祂,我無法戒賭,因為在我那時代有很多人賭得很慘,很多時當患難來到時,魔鬼一邊,神一邊,但這次我在後期聽到神的聲音大很多,我相信我所信的是真神。

很多漁民都信奉民間信仰,以求出海順利、魚獲豐厚,志輝的爸爸是典型傳統信仰的,忠實支持者,無人想到因為兒子的怪病,會將一家人帶到教會,也令志輝從小認識耶穌。

不過信耶穌也不代表志輝的人生,從此一帆風順,尤其當他遠離信仰,任性而為的時候,終於染上賭癮,弄到欠人一身債,去賭檔、去當鋪比回家多,連志輝都說,如果不是太太一直支撐家庭,一直沒有放棄他,他這爛賭鬼可能一早無家可歸。

聖經裡有個故事,有位財主小兒子不務正業,他要求爸爸分家產,然後不斷花費,吃喝玩樂,直至身無分文,要四處行乞,不過當他願意回家,爸爸竟然仍接納他、關心他,其實耶穌一直都在志輝身邊,當他願意認罪悔改時,耶穌就給他有力量重新振作。

志輝的太太,也一直對這爛賭丈夫不離不棄,終於鼓勵他回到耶穌身邊,重建一家人的關係,每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好像志輝重新做人,如果你也想好像志輝,有耶穌幫助你重過新生,我鼓勵你現在踏出第一步,跟我對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很後悔我所做的一切,不單傷害我自己,更傷害身邊愛我的人,我很希望自己能改過自新,願意祢賜我信心、勇氣,我現在打開我心,請祢進來作我生命的救主,帶領我離開過去錯誤的地方,重新做人,可以愛自己、愛親人,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只要你願意親近耶穌,將你的心事跟耶穌分享,耶穌一定會回應你,如果你有任何生活上的疑難,信仰上的問題,很歡迎你立刻致電CBN熱線,號碼是3188-3803,我們很願意成為你的同路人,聆聽你和幫助你。

志輝的太太不斷禱告,終於看到丈夫浪子回頭的一天,你也可以跟我們分享你的禱告需要,讓我們同心為你祈禱,你可以來電,或用手機短訊,告訴我們你的需要,我們很樂意同心為你禱告,本地的號碼是6526-5508,至於中國內地的號碼是131-438-95508。

「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 12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