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山–大馬有個獅子山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自從我們今年開始播出,馬來西亞故事後,多了很多當地的觀眾收看,我們特別在此向你們問好,CBN會繼續發掘,本土和世界各地的精彩生命故事,跟大家分享,今集我們繼續遊走吉隆坡,途中竟然聽到一首,充滿香港情懷的歌《獅子山下》,感覺非常親切,有請「大馬羅文」


因為我擅長唱羅文的歌曲,報章給我一個綽號「大馬羅文」,有時我會跟名藝人去巡迴演唱,認識到周潤發,當時他拍完《上海灘》、《親情》、《網中人》
剛好拍完《火鳳凰》來到吉隆坡,他甫出場就唱這首歌,獨自在山坡高處未算高,命運在冷笑暗示前無路,我們在旁邊拿著麥克風,先幫他入拍子,他便跟著我們。


隨著五、六十年代電視台的出現,香港的娛樂事業迅速發展,當時鄰近國家,好像馬來西亞的觀眾,很追捧香港明星,何海山最喜歡模仿羅文,亦因此唱出名堂。


從小我對唱歌很感興趣,所以年輕時每逢有歌唱比賽,我也搶著報名參加,80年有機會透過人事關係,特別我爸的人面關係,我進入吉隆坡當時著名的天龍歌劇院。其後在金馬夜總會,再進一步在很多歌廳、酒廊登台表演,那些只不過是踏腳石,我的目標是唱片公司簽我,成為旗下歌手。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有兩間唱片公司讓我試音,要捧我成為旗下歌手,安排我到香港無線電視台發展。高層探聽我的為人如何,知道我有吸毒,也有黑社會背景,晚上穿著歌星服裝、化妝去唱歌,早上、下午睡醒後我要找毒品,吸食後才可唱歌,如非這樣我毒癮發作,會唱得很艱難、很辛苦,特別有時歌劇院安排我們巡迴演唱,我更怕,在吉隆坡找白粉我沒問題,因為我熟絡,如果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我要找毒品,我很怕,所以合約中止了!馬來西亞的星洲日報,刊登了一篇關於我的新聞報道,職業歌手搶劫被捕,被判入獄,因著這份報章刊登出來,我的歌唱事業從此終結。


海山的演藝高峰是月薪三千馬幣,在當時的吉隆坡算是高收入,可惜十四歲加入黑社會,一路的過程,最終令他的星途到此為止。


我爸是黑社會,70年代初若沒有黑社會背景,會很吃虧,會被欺負,會被踐踏
我讀不成書,十六歲已在黑社會中有影響力,有一群手下跟我謀生
後來社團的叔父看到我很有潛質,而且我為幫會做了很多事,便提升我坐第二把交椅。


這裡是吉隆坡的半山芭,七十年代幫派林立,海山曾經位居白紙扇職位,現在他重踏此地,雖然人面全非,不過當中的人和事,依然令他刻骨銘心。


這裡是我們的地盤,那時生果店的貨車落貨,通常他們也會拿些生果孝敬我們,因為怕我們騷擾他們,當時不要說收錢,收生果也好,不是錢的問題、也不是生果的問題,而是他們怕我們,當年這裡是一間戲院,我們在此打架、流連,賣黑市票、招攬人入會,收保護費、打人,當時馬來西亞沒有紋身店,不像今天,我要紋身便到新加坡,記得當時這個如此大的紋身,蛇捲豹,只需星幣十元,我被警察打到怕,我甘願用鏹水除掉它,好奇心下我開始嘗試白粉,我打白粉針時,打手根,之後打腳根,打腳根後,打頸根,連很幼的手指根我也打到,練到最高境界,馬來西亞俗稱「打Highway」,Highway即是大道,在哪裡呢,我們身體的大動脈,大腿內側,每天我用白粉針,如此長的針,刺它十多次,刺到它腫起來像火山口一樣,我爸勸過我、罵過我,軟我不受,便硬來,有次他一把掌在我耳朵,我的耳朵一星期聽不到,還流出血水,雖然你是我爸,又怎樣,你如此傷害我,我哪有可能原諒你,我媽更離譜,我乘的士到歌廳唱歌時,為甚麼我一下車,有馬拉人、印度人,五、六個來挾持我,帶我到警局後,叫我把手袋裡所有東西全倒出來,倒出時我看到內格有一支毒品,我怎也想不通,為何會有毒品在此,因為我還清醒,如果有我已全吸掉,不可能,我女朋友跟我說,是我媽做的,我媽買毒品放在我手袋,希望我被拉到警局,戒掉毒癮,能夠改變,我跟自己說我氣你、我恨你,我做鬼也不放過你,我逃離法庭成為了通緝犯,有天早上七點多,有人叩門,當我開門時,我看到有馬拉人、印度人,我心一沉,因為我知道我又再次被捕,我想從前的女朋友曾來過,因為這次被捕,造成我後來在監獄的八年刑期。


海山由於持械搶劫,收藏賊贓毒品、偷竊等七項控罪,判監八年,做不成歌星,做不成大哥,還要淪為階下囚。


1985年吉隆坡半山芭監獄,處於一個最混亂的時代,特別是英國政府留下的那座監獄,有一張石床,最高峰時可住十六人,逼沙甸魚? 我說不是,是雙層夾心餅,有時睡到半夜,十個人如此擠擁,你嗅我的腳,我也嗅你的腳,特別身處如此空氣污染,十六人逼在一起的房間,沒有窗戶,有時候有人染上皮膚病,一個染上,整倉的人都被感染,每到晚上我想,出監後會否再做流氓,會否吸毒、我能否重新做人,對將來失去盼望,無所事事,有人邀請我聽耶穌,我跟大隊走到監房聚會的地方,慢慢聽多了,我心想為何這群人每個星期天,從這麼遠的地方,來到監獄跟我們講耶穌,不是一年,而是兩、三年,我從這群基督徒身上看到一件事,首先吸引我是他們的愛,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改變到像他們,至少有禮貌、有笑容,不粗言穢語已足夠。


海山決心追隨信仰尋求真理,扣除假期,他在91年刑滿出獄,很快入住福音戒毒中心,可惜他每次都像過客。


十年內我住過七間戒毒中心,中心領袖給我的評語是,我住中心沒問題,課程也跟貼,但當我有自由空間,便重返從前黑社會時,流離浪蕩那區再次吸毒,跟我一起請假的人,不單我自己吸,我還帶他們一起吸,因為有個伴,結果中心把我列為無藥可救。


最終一次吸毒被揭發,海山唯有收拾行李離開,他不再信福音戒毒,反而跑到雲頂當藝術技工,他沒想過在此會重遇故人。


有天我正在工作時,為何面前這女士這麼面善,看她背影好像我從前的女朋友,結果我走上去問她說小姐,你是否姓王,她說了一句話,你神經病,99%是她,因為這是她的口頭襌,結果我故作大方跟她說,對不起,我認錯人,當晚我對自己說,為何原本我有一位很愛我的女朋友,有一位很趣致可愛的女兒,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為何我會落得今天孤獨一人的下場,我拿出所有白粉,我吸毒死,如此美好的東西我都失去,我還可以重新開始嗎?縱使我在監房信了耶穌,聽了福音,但那時候沒有根基,我回想為何十年裡出入七間中心,這麼多次我都失敗,我找到原因了,原來我一直以來仍懷念過去的風光,我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我跟自己說,我要再次進入福音戒毒中心。


這次四十歲的海山,終於戒除毒癮,他還開始放下自己,放下以往大哥、歌手的身份,甘心學習去服侍人。


我的領袖安排我到殘障中心學習,甫進去我發覺一天要煮五餐給他們,還要替他們洗衣服、收衣服,替他們洗澡,如果他們臥床,雙腳行動不便,又要替他們清理大小便,有時候晚上他們疼痛不適,我要為他們按摩,我想我從前在黑社會也有多少名堂,為何我信了耶穌會做這些事,我追溯到原來基督教信仰,讓我能夠做到我認為很羞恥的事,別人出錢給我也不會做的事,我居然可以做得到,我發覺到這就是,聖經所說的生命改變,我的領袖鼓勵我進入神學院讀書,我不是說去便去,都很怕,我前半生的四個圈子是,黑社會、娛樂圈唱歌。被判八年的監房、福音戒毒中心,突然要進到環境優美的,馬來西亞聖經學院,我發覺我很喜歡,從前在我吸毒期間,媽媽每次看到有甚麼新聞報道,便會剪下報章跟我說,那個新加坡人以前是黑社會,吸毒的,他改變了!他都可以進修戴四方帽的學位,我說媽,這都是騙你的,現實怎會有這種事,誇大、編故事,吸引你而已,誰不知真實的事發生在我生命中。


今年五十四歲的海山,跟太太結婚已有十年,自從在馬來西亞聖經學院,神學文憑畢業後,他成為自由傳道,到不同的舞台以歌會友,分享自己的故事。


我居然可以作曲填詞,靈感從何而來,洗澡、洗頭、刷牙時,歌和詞一起來,
唱甚麼?自己的心聲,神祢的愛滔滔偉大,我願一生都謹記祢,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從前我爸、媽、女朋友,他們三人在我生命中,都造成過傷害,聖經說要愛人如己,耶穌基督給我有力量,去饒恕、寬恕他們,在一次教會的佈道會中,我突然看到前面第四行,一位女士似曾相識,我想不會如此巧合吧!為何我從前的女朋友會在這裡出現,她跟女兒說,我是她的爸爸,我的印象是她學爬的模樣,我再見她時,她已二十七歲,這是神的作為,祂安排我重遇失散廿七年的女兒,人世間有甚麼比此更好。


海山天生有一把靚聲,唱歌動聽、很有感情,所以八十年代,在馬來西亞娛樂圈風靡一時,如果不是染上毒癮,他的歌唱事業或會更上一層樓,入黑社會、吸毒、坐監,是很典型的學壞過程,海山亦因此跌到人生的低谷,似乎沒有出路,慶幸有機會接受福音戒毒,得到過來人的接納和鼓勵,亦經歷到耶穌的大能,脫離毒癮,聖經說人若有願做的心,必蒙悅納,海山得到耶穌的恩典,很願意為祂作工,他運用耶穌賜給他的聲音以歌會友,同時述說耶穌在他生命所作的一切,希望更多人得著這份祝福,可能你都覺得自己的境況,好像從前的海山一樣,不斷在罪惡中打轉,找不到出路,我鼓勵你找耶穌,耶穌幫到海山,都幫到你,請你跟我和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主耶穌: 我承認我自己的人生一塌糊塗,對的事我總是做不到,錯的我偏偏去行,沒人幫到我,自己也幫不了自己。但我相信唯有祢能幫助我,我願意打開我的心門,邀請耶穌進入我心作我的救主,求祢釋放我,帶我走一條光明的路,有盼望、新生命的路。謝謝祢愛我,主耶穌。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