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經神學看盼望(溫偉耀博士)

語音(廣東話): 《葡萄樹傳媒》整理:Esther Kuo、Freeling Lee/校對:Fanny

從聖經神學看盼望(溫偉耀博士) (圖1)溫偉耀博士:

我們從基督教的聖經跟神學的角度來談到盼望。那麼我給一個題目:《現實的悲情與樂觀的盼望》。

這個好像矛盾的,事實上也是在基督教對盼望的一點當中,我覺得是積極在談的。

那麼首先我們從聖經談起來,今天我選了一段聖經,就是羅馬書的第八章18~39節。我為什麼要拿這段聖經來講呢?因為羅馬書第八章這段聖經比較特別,當你從18節一直唸到39節,一口氣唸下去,非常詩意而且文學性的一段經文。裏面有2個很矛盾的情緒,最初的一段是非常的悲觀,悲觀到一個地步,用了很多苦楚:服在虛空之下、敗壞的轄制、一同的悲慟、痛苦啊、心裏歎息──差不多每一節都有──18~23節,都是很悲觀。

然後,很奇怪,一轉到25節以後,變得非常的樂觀,而且非常的有勇氣,勇氣到了一個地步,他說:沒有任何的事情能夠把我打倒。因為,我覺得一切都是美好的:無論是患難、飢餓、痛苦、甚至死亡;天上的、地上的、所有一切存在的,都不能夠把我這個樂觀的盼望打倒。因為這個盼望是在這個基督耶穌裏面。

那麼,我們就看見這2個情緒:為什麼那麼奇怪的?同樣出現在同一段聖經當中,而且,緊接在其他的….。

那麼我們首先就從這個悲觀開始──現實的悲情(19~22節)──所謂現實的悲情,我相信,有人覺得聖經很悲觀,基督教對世界很悲觀。我不覺得這個是事實。我們可以說:聖經不是悲觀。我們應該說:聖經應該是現實。這個世界使我們產生很多悲觀的情緒,這是事實!我也不需要在這裏多花時間慢慢談。否則,就沒有這個基督教節這個主題了。

在過去的十年、八年當中,無論在經濟、生態的領域,我們都有很多不好的消息。而且,我們發覺過去十年的災難片,那麼受歡迎,反映一種意識型態背後的那種焦慮在裏面。

我覺得不是單單聖經這麼說,我們就這樣說。我們從80年代著名的德國的會學家ULRICH BECK,所寫的那本書《奉獻社會》(Risk Society)。到90年代,英國著名的社會學家Anthony Eden,提到那個現代、高度現代的全球化以後,他相信將來的日子很難過的上去。因為全球連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要預備面對一些,不可預料的災難性的一種危急。果然在21世紀,我們都出現了,任何一個地方發現問題(全球不能例外)。

在這樣子的一種情緒,我相信我不需要再多做解釋。不過,聖經這裏給了我們一個註解:是的,我們在這個世界裏,充滿了這種悲觀的現實的情緒。不過,現在我們不停留在這裏,我們如何面對這種的狀況呢?

我們發覺很有趣,剛剛經文裡所引用的那些悲觀的話,都用同一個字來表達──受造之物。這是基督教的概念,比較特別。我們都是被上帝所創造的──受造之物──我們是有限的!我們在這個現實的情況下, 20節說:我們必然如此!原來這個是事實,無論你喜歡或不喜歡。我們從有次序,走向沒有次序的混亂,這個是自然的現象。

就像一個很美麗的蘋果,你不用理它,不用工夫來幫助它,你過了一個月回來看看,它已壞掉了。

人與人之間也是,沒有任何一種防禦而緊連在一起的話,最後,總是互相厮殺、互相爭奪,最後是受傷、毀滅。

這個是人類的一種的趨勢,對這個趨勢我不是說悲觀,而是一種必然的現象。我今年剛剛60歲。比起十年前我的身體肯定是差了很多。奇怪?一點也不奇怪,應該的!我今天跟十年前還是差不多,我覺得是個神蹟,明白我的意思嗎?這個趨勢是必然的。

所以,聖經說:我們做為一個受造之物,我們必然如此。但是,19、21節講到2次──雖然我們知道,這個不能逃避的、必然的命運。但是,所有受造之物,也不安於有這樣的一種終結的結果, 所以,我們還是向好的方向去努力嘛!

因此,我們不甘於我們的身體不好,所以人類有這個科技研究,把我們的身體盡量的保全,我們不甘於人與人在一起的時候互相殘殺,所以,我們定下很多的條件、很多的法律、很多的方法,能夠使我們在一起生存,大家仍然快樂、不互相厮殺、不互相毀滅。

中世紀的神學家Thomas Aquinas也提到這個情況,這個人──受造之物──還是切望向好的,這是必然的。上帝創造我們的時候,我們有這種天然向好的,升級,走向更好的善。所以,我們希望有好的健康。我們向社會的善,我們追求公義、追求友情。我們向個靈魂的善,追求美德、心靈裏面的操行。

這個受造之物,雖然悲情,但是他永遠需要盼望,好繼續生存下去。

那麼現在有個問題,這種的盼望是一廂情願的,還是我們有把握的期待呢?這個,我們要再追問下去。我們看到有趣的地方,在羅馬書第八章,講完這個悲情的現實以後,在23~25節,這3 節聖經是個轉捩點。這3節的轉捩點是怎麼的呢?

23節: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就是我們基督徒),也是自己心裏歎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神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

24節: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

25節: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

這三節聖經,這意思可能不是看的那麼明顯,但是,我提醒大家留意當中有一些很重要的關鍵的轉捩點。

這個轉捩點第一:就是提出了兩個字眼:上帝的能力跟靈。

原來,透過耶穌基督,我們成為他的兒女、神的兒女。就是,我們與上帝和好以後,這個就是基督教的信仰──人與上帝和好以後,上帝的聖靈進到我們的內心。而且,把我們的人生扭轉過來,透過這點,就是作為神的兒女的,上帝的靈進到我生命當中。

那麼,這個上帝的靈是非常特別的,因為,上帝的靈不是一般我們所說的:我們的心靈、自我安慰的力量。不是!是上帝透過很大的代價,給我們人類的。

我把羅8:2~4節的原文翻出來:本來生命之靈的律釋放了我,使我脫離了罪和死的律。律法因肉體的軟弱,靠著神為我們做的道,使律法所需要求的義,可以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而隨從聖靈去行的人,實現出來。這個意思是什麼?

第一:花了很大的代價,上帝花了很大的代價,就是祂的兒子死亡的代價。結果怎樣?就是本來我們做不到的,靠著人的肉體的軟弱──就是受造之物,本來我們的本相,跟我們本來存在的狀態是做不到的,現在做得到,這個是突破點。為什麼?因為是我們做得到、我們希望可以做得到,但是我們能不能夠做的到?

上帝的靈,透過祂兒子的死了,付上極大的代價賜了給我。從今以後,那些願意與上帝和好的人,稱為神的兒女,他們就可以有這個「聖靈」,在他的心裏面。

有了聖靈以後,又怎麼樣不同的地方?

超性跟本性──Natural 跟 Supernatural。就是說:我們本來做不到的,因為有了上帝的靈以後我們做得到。這個是很特別的一種狀態。在基督教說:一個神的兒女有的狀態。這狀態就是:我們仍然是被造之物,我們沒有改變這個身份。雖然我們仍然有面對悲情、悲劇的一種命運。但是,同時我們有了一個新的張力,那個超性──上帝的靈在我們的生命裏面。所以,我們一個基督徒成為上帝兒女以後,我們有本性也有超性,是有一個張力在裏面。

張力產生一種很特別的、不同的結果,就是在26~29節這個轉捩點以後,我們發現了一種「樂觀的盼望」。這個「樂觀的盼望」是因為聖靈的介入,我們在這張力的裏面產生了新的盼望。

有什麼不同?我用10來節的聖經來提出不同的地方。

我總結這裏有三個回顧,那個回顧、那個當下、那個時間,在回顧裏面,剛才24節說:我們所看見的不是看見,我們還盼望是不是看見的呢?如果我們要盼望那看不見的,那你說什麼?

當我們有了上帝的聖靈以後,那種的張力產生一種很特別的結果。我們可以開始看見,那些本來看不見的。本來我們肉眼、人的眼光,我們看不到的那些部份,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了。因為,我們用另類的眼光──有聖靈、上帝給我們眼光來看我們的人生。

我們的人生,本來所看見的就是一些事情的發生,但是我們開始看到,原來有神的手在後面。

那個眼光不是單單看所發生的事情,是看到發生事情的背後,有一個掌管的上帝!肉眼看不到的,但是用信心的眼光可以看到。

這有什麼分別?分別很大!因為我們人總是看到我們所發生的事情,我坦白說:沒有人理解所有發生的事,而且我們所看到的,是我們永恆人生當中的一個小部份。那個部份,肯定有一些是人永遠不能理解的地方。

為什麼我最需要那個人的時候,那個人離開我,我怎麼回答?你也不能夠回答。

為什麼剛剛努力到一個地步,差不多我可以有一點轉變我生命、命運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我就病倒了。為什麼?我也不懂的怎麼回答?人生總有不可回答、荒謬的地方!

一個有上帝的人跟沒有上帝的人,分別不是他看到的世界,甚至不是他所面對的世界及所遭遇的人生的命運。仍是他所看到的,他看到什麼?

就好像我們看到中國人的刺繡,表面繡了很多美麗的河川、有水、有山、有魚。然後,反過來的時候,一團很亂、很亂的線,沒意思的一堆亂線──我們的人生,看起來就好像這堆沒意義的亂線。

一個有神的人跟一個沒有神的人,分別就在這裏,不是我們所看到的,是的,我們都看到一堆的亂線,好像我們的人生一樣沒意義、很荒謬、以及不了解。但是,一個有神的人,他知道這些亂線,背後有一個圖畫。所以雖然他今天看到一堆亂線,但是,他知道有一天反過來一切都有意義的。雖然,他今天看不到,但是他從信心裏面,看到那些看不到的,這就是信心所看到背後的地方。

一個沒有上帝,不相信有神的人,他的分別就是看到人生都是亂線,反過來仍然是亂線,分別就在這裏──看到那些看不到的地方。

我人生也碰見不少的高高低低,很多的打擊。

20年前,我太太、孩子離開世界,留下了2個女兒,而且也有智障。那位嚴重智障的女兒在四年前的一次意外當中也去世了。我不想多談這個人生的遭遇,但是我告訴你,人生雖然看起來是悲情的遭遇,但為什麼我今天還站在這裏?分別就是:我仍然看見那我本來看不見的,這個是基督教對盼望的一種的看法。

我來舉個例子:有幾句話影響很大,影響我很多。這句話是我的大女兒說的(我有兩個女兒,小女兒是嚴重智障的,大女兒是非常聰明的,但是她沒聰明到可以教訓她的爸爸),那個時候她無意中說一句話影響了我很久,而且在我人生最難過的時候,我仍然因為這句話幫助了我。所以今天送給大家!雖然,它是出自於一個還不到五歲的孩子的口,對我很有價值。

這是我在英國唸書的時候,我所寫的博士論文是寫德國文學。每年我都在暑期的時候,七、八月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從英國牛津開車(那時候還沒有那個隧道),開車到英國南部的一個港口,坐船過去比利時或是法國,再開兩天車,在德國那個大學做研究。

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去的時候,在深夜二、三點鐘還不到,晚上就要起來出發,因為一定要趕碼頭那班船,你趕不上那艘船,你就停在那裏沒辦法過去了,又躭誤一天,是很麻煩的。所以你從牛津一直跑到英國的南部那個海港,需要的時間(我計算過),一定要從午夜開始開車。所以那天晚上兩點多,我跟我太太把大女兒吵醒(那時候小女兒還沒出生),放在車子的後座,我就開車。我一直開得很快,路邊風又大,四歲多的女孩子,不知道幹什麼半夜就給爸爸媽媽吵醒,放在後面,風一直吹,她就有點怕。她就問了很多問題:

她說:爸爸我們要到什麼地方?

我說:我們去德國(她可能從來沒聽過德國)。

她說:德國是什麼?

我說:德國是個很遠、很遠的國家。

她停一下說:德國在那裏?

我說:妳不懂的啦!

等一下她就說:你去過嗎?

我說:我也沒去過。

她說:你懂的去嗎?

我說:我懂。

她說:你怎麼懂的去?

我說:我看地圖嘛!

她說:那今天晚上在什麼地方住啊?等一下我們吃什麼東西?

因為她怕!她沒試過這樣。反正,我沒事幹,我開車嘛!幾個小時,她一直問,我就回答,這也算是一種娛樂。那麼到了第二天她又問、第三天早上開車,後面沒聲音了。我以為小朋友太累睡著了。我從後視鏡看她,她沒睡覺,眼睛兩邊看。她不說,我就說了!

我問:羅拉!我們去那裏?(我考考她!)

她說:德國!(聽了二天,她總算記得這個字了,她也蠻聰明的)

我說:德國在那裏?(我考考她)

她說:不懂、不知道。

我說:妳不知道德國在那裏?妳又問?(她停了一下,講了一句很有趣的話,到現在我還記得,初聽到的時候還沒什麼意思,不及格的)

我說:德國妳不知道在那裏?我怎麼問?

然後她回答一句:因為,爸爸在開車。

我剛聽的時候,這句話沒有什麼意思、沒有什麼關係。但是,我慢慢想一下(可能我是唸哲學的關係)。突然間,我明白了,她的小腦袋想了兩天,她知道再問下去沒意思了。反正德國在那裏?地圖她也看不懂,最後她發覺一個事實:再問也沒意思,但她知道一件事──德國在那裏不重要!德國怎麼去不重要!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她知道開車的是爸爸!

她不知道德國,她不理解德國,她沒去過德國,但是她知道爸爸是誰,她認識爸爸就夠了。爸爸開車,今天晚上肯定有地方住;爸爸開車,肚子餓的時候有的吃。

你明白我意思了嗎?我不是談我女兒,我談這句話,這句話在我人生最痛苦的日子時,給了我一個很大的鼓勵、安慰和提醒。

我們基督教有一首詩歌很美麗。它說:「我不知道明天如何,但是我知道誰掌管明天,我也知道他抓著我的手。」而且我覺得這個真美,人生就是這樣──看不到的、看到!──這兩個就是我們對人生的一種的突破。

第二, 28節很有意思:「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照他旨意被造的人。」

這句話對基督徒來說是有比較熟的:萬事都互相效力!

我告訴你,如果你從人的理解來看,萬事不是互相效力!但是一個有聖靈的人,可以看透這個「不效力」的後面的「效力」。你說:你看到什麼?我看不到!但是我憑著對上帝的理解,跟祂的愛的信心,我知道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我終極得到益處!而且,我也很清楚的放開,這個益處不是我定義的益處,是上帝所定義的益處!那我的心就安頓下來。

這個都是剛剛我們說的:我們看到現實的悲情,對!現實當然有悲情,但是有上帝之靈的人,所看到的,都是那些表面看不到的,後面總是互相效力,一切所發生的事件好像沒有關係,但是,我知道背後都有關係,這個境界很高啊!

如果你看那個中國佛學裡面的法界觀,就是:世事無外。看見那個因陀羅網的境界: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我們看見世界上很多事情是好像分開、好像很多衝突,但是我們信心的眼光,看到最後仍然是上帝愛的手,沒有改變、沒有弄錯。上帝不會弄錯,你的人生無論如何:萬事可以互相效力!

這句話是從一種超越的「信心」與「眼光」才可以說出來的。從目前人(受造之物)的眼光看不到的。

第三,最後就是很偉大的31~39節:在一切的患難、苦難當中,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得勝,說: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所以,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什麼都不能,能夠叫我們與 神的愛隔絕!因為,這個愛是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裏面的。

為什麼在一切的痛苦、失望、打擊當中,甚至死亡、赤身露體、在一切的逼迫當中,仍然有這樣的頌歌呢?

因為(我給它一個名字叫):無框框的盼望。我們一切盼望都有內容的,對不對?

我現在沒錢,我盼望有錢;我現在沒有工作,我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工作;現在我病了,希望有一天我能痊癒;現在我跟一個人的關係很差,使我很痛苦,我希望以後,我們的關係變得更好。

我們所有人的盼望,都有内容的。但是,基督徒有一種很特別的盼望,就是「沒有內容的盼望」──沒框框的盼望!──他對上帝是一種「絕對的信任」。

這不是信心,是信任:上帝,你來填寫這個應該是怎樣,這個空白處,祢來填寫。我現在做為人,當然有我的盼望、努力。但是,終極的盼望是上帝祢來填寫!我相信祢,祢來填寫!唯有這種沒有框框的盼望,他是打不倒的,因為,他已經沒有把他的東西寫上去,這個就是最終極的勝利!

我十幾年前,有一件事情,到現在對我還是影響很深的、很感動我。我們十幾年前在香港,支持一個從美國去泰國北部的一個傳教士,我不認識他,但是聽說他很有意思,我們教會也有一些奉獻去支持他。然後我們也有他的消息,那個傳教士從美國去了泰國北部,一個很落後的鄉村。過不到三年,他突然間得了一種很奇怪、很嚴重的病,要死了。那時候我們心裏面很難過,還不到三年,而且他很有心。所以我們切切的為他禱告,我們在教會裏發動了好多人努力的為他禱告,禱告了幾個月以後,很奇妙,這個醫生都說沒辦法醫的病,竟然可以完全痊癒。那時候我們興奮的不得了,我們看到這個神蹟,這個在人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因為我們禱告,因為上帝的介入,超然的介入!那麼,我們很高興!

但是過了二年多以後,我們聽到這個病又回來了,這個傳教士又病了。而且再病的時候,更嚴重了,已經奄奄一息了。當時候我們的心裏面很難過,也非常的擔憂,我覺得這個傳教士真的很苦哦!這麼有心從那麼遠到泰國,已經病了一次,現在要死了,他有沒有信心?所以我們派了二位基督徒弟兄去探望他,特別跑到泰國去探望他、鼓勵他。回來的時候,那二位弟兄跟我談他的經驗,對我來說:真的非常的感動。我就想用此作為今天的結束。

他們去到泰國的時候,看到那個睡在床上奄奄一息,差不多要死的傳教士。他感到很難,不曉得要怎麼樣去鼓勵了。只能走到他的前面,坦白的對他說:弟兄啊!你今天的遭遇,你有沒有失去對上帝的信心?

那個傳教士就笑了一笑,他說:聖經不是說嗎?當年馬大、馬利亞的弟弟拉撤路病死了。耶穌使他復活。但是拉撤路也有老的一天,拉撤路最後也死了。不過,不同的地方,拉撤路經驗過耶穌超自然的真實,他應該不怕死。然後他笑了一笑,說了一句話,到今天我還記得。

他說:幾年前我在美國的時候,聽到上帝對我說:Go!Go!去吧!所以,我就來到這泰國北部。現在我也聽到上帝對我說:Come!回家吧!我就預備好回家。

我聽了以後非常的感動,這就是基督教的盼望──基督教另類的盼望!

我們知道人總是要死的,人生是悲情的,因為我們都是受造之物。但是受造之物要努力去改變,所以我們要追求公義,我們追求我們身體的健康,把一切可以改變的改變過來。但是,我們知道我們最終極的盼望,是從上帝而來的一種超然的盼望。

最後,最高的盼望是無框框的盼望──讓上帝來填你人生應該有的盼望!你的人生就沒有被打倒的一天!謝謝!

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