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鄧瑞強博士)

語音(廣東話): 講員:鄧瑞強博士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今日講道的題目是: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主要的經文是馬太福音5:9,經文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 稱為神的兒子。」

小朋友時常打架,因為他們只是小朋友,其實,這通常只是「玩」,因為他們沒有「隔夜仇」,打完,很快便再 玩過。奇怪的是大人們也時常打架,這通常「不是講玩」,並且,其中的仇隔幾代也隔不清。關於大人們的這種現象,最簡單的解釋是,大人們比小朋友們更未長 大,更不成熟。

「和睦」這題目,對未長大的大人們,是一個永恆的主題。
「和睦」這個字是聖經中最重要的一個字。舊約希伯來文的用 字是 “Shalom”,新約希臘文的用字是 “eirēne”,即英文名 “Irene” 這個字。中文聖經翻譯這兩個字,有時譯「和睦」,有時譯「和平」,有時譯「平安」,泛指人和人之間的和洽、國與國之間的和平、人和大地的和諧、人和神之間 的和好。種種光景,是指一種生命的完滿,這是神創造萬物及人類的秩序的至終完成。
中國哲學家牟宗三寫了一本書叫《圓善論》(「圓」是「圓滿」的 「圓」,「善」是「美善」的「善」),講到中國的聖人,能憑一己之力,達到美善的圓滿境界。聖經講的「和睦」或「平安」,其實也是一種「圓善論」,一種 「基督教的圓善論」,但這種生命的美善的完滿,不能憑一己之力而得。這種生命的完滿,需要神的愛去接觸我們,需要我們以愛去回應,需要我們以神的愛去愛他 人,需要我們與神、與人、與大地建立正義的關係。這不是一個人關了房門,戴著耳筒,聽著美妙的音樂,享受著一種「平安祥和」的感受而獲得的;這需要我們走 出大門,以堅毅的生命,在人間建立和平而得的。

生命的「和睦」、「和平」,立足於何處?

曾經,在蘇聯和美國冷戰的時代, 「和平」立足於彼此的核武加給對方的威懾力,並彼此對對方的恐懼。這種「和平」建基於威嚇和恐懼。這就像武林上的兩大高手,拿著置對方於死地的劍,互相對 峙,大家心中想,敵不動我不動。雙方在僵持。在不知底蘊的人看來,他們看似是在「和睦」的狀態中。事實上,他們是在最「不和睦」的光景裡。當然,很多看似 「和諧」的家庭都在這「和諧」中。這些武林高手,在威嚇他人和被他人威嚇的恐懼中彼此對峙著。這能是「和睦」、「和平」嗎?事實上,恐懼下的和平,只是壓 抑著的戰爭。

聖經中有一個故事,講到兩兄弟。弟弟欺騙了哥哥,引起哥哥的殺機。弟弟逃亡了,然後,經過一段時日,弟弟也強大了,要返回自 己的老家。兄弟相殘,可以是極其殘酷的。兩人即將相遇,他們的結局將如何?舊恨會否帶來新仇?這是以掃和雅各兩兄弟的故事。兩人即將相遇。弟弟雅各派人去 查探哥哥那邊的情況。我們看一看這故事的一些經文。

創世記32: 6-12:
32:6 所打發的人回到雅各那裏,說:「我們到了你哥哥以掃那裏,他帶著四百人,正 迎著你來。」
32:7 雅各就甚懼怕,而且愁煩,便把那與他同在的人口和羊群、牛群、駱駝分做兩隊,
32:8 說:「以掃若來擊殺這一 隊,剩下的那一隊還可以逃避。」
32:9 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啊,你曾對我說:『回你本地本族去,我要厚待 你。』
32:10 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誠實,我一點也不配得;我先前只拿著我的杖過這約旦河,如今我卻成了兩隊了。
32:11 求 你救我脫離我哥哥以掃的手;因為我怕他來殺我,連妻子帶兒女一同殺了。
32:12 你曾說:『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多得不可勝 數。』」

以掃帶著四百人前來,來意不善,凶多吉少。

聖經怎樣形容雅各?
創32:7 形容雅各「甚懼怕」,而且「愁煩」。在強大武力威懼下,雅各懼怕了,他害怕別人殺他和全家。他也「愁煩」,這個字指他入了「死胡同」,苦無出路。但是若人 「趕狗入窮巷」,狗會反咬人的。有學者說,雅各的懼怕,是他怕被殺;但他被迫入窮巷,他便有理由動殺機。他在被殺的懼怕和有理由去殺人的內心衝突中。論 力,他可能不及以掃;論智,則應綽綽有餘。

這可以是進入冷戰的關鍵時刻。他可以運用智力,用自己的武力震懾對方。但在這裡,雅各卻訴之神 的慈愛和誠實。他呼求神以慈愛救他脫離凶惡,他也仰賴神誠實地落實神對他的應許。他在神裡面,以神的愛和神給予的希望,來面對這看來必死的局面。

之 後,他往哥哥那邊送去大批的牛羊牲畜作和解的禮物,並向哥哥「認低威」。

最後,創 33:1-4說:
33:1 雅各舉目觀看,見以掃來了,後頭跟著四百人,他就把孩子們分開交給利亞、拉結,和兩個使女,
33:2 並且叫 兩個使女和她們的孩子在前頭,利亞和她的孩子在後頭,拉結和約瑟在儘後頭。
33:3 他自己在他們前頭過去,一連七次俯伏在地才就近他哥哥。
33:4  以掃跑來迎接他,將他抱住,又摟著他的頸項,與他親嘴,兩個人就哭了。

本來,這可能是一場血鬥,但因著雅各倚靠神的慈 愛,他以禮物和自甘卑下去示愛;也因他相信神的應許,他在窮巷中卻不反咬,他在「愁煩」中相信神給予的出路,而放棄了因恐懼而生的攻擊性,如此,化解了一 段人間的冤仇。
生命的「和睦」、「和平」,立足於何處?

立足於神的愛,立足於因這份愛而來的希望。
面對人間的仇恨,新約 有一段經文,表達了神如何成就人間的和睦。

以弗所書2:14-15:
2:14 因 他使我們和睦(”eirēne”)〔原文是: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2:15 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 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eirēne”)。
2:16 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 使兩下歸為一體,與神和好了。

耶穌的生命,就是神向人顯現的生命。耶穌十字架的作為,就是神在人間顯明的作為。

弗2:14說:「耶穌就是我們的和睦、平安」。他的生命就是「圓善」(圓滿的善)的生命。他藉著為他人 犧牲的愛,去化解人間的冤仇。沒有以暴力去威攝人,只有平等地和人講道理。沒有在恐懼中合理化自己的反擊,只有以正義去堅定自己的承擔。中國的維權人士劉 曉波被判入罪,他的期望是:「希望自己是中國最後一個以言入罪者。」多麼輕省,多麼沉重。十字架是輕省的,十字架是沉重的。

耶穌是我們的 和睦、平安。他「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所謂「兩下」,即人間敵對雙方。敵對雙方之間,當然有一將人分隔的牆。「柏林圍牆」是這種牆的典 型。「種族隔離」是這種牆的另一典型。不公平的階級分野,是這種牆的另一典型。以暴力威懾人,叫人沉默,是這種牆的再另一典型。主以十字架的承擔,去拆毀 這一「中間隔斷的牆」。

這些「圍牆」的拆毀,意味著更正義的社會的出現。使人「和睦」,或者更精確的說,使人間有真正的生命的圓滿,不單 是追求個人的無災無痛,更是追求社會的正義得以落實。故此,在聖經裡,「和睦」或「和平」,常和「正義」連在一起。最出名的經文是詩篇85:10:「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英文 NIV譯本的翻譯是: “righteousness and peace kiss each other.” 正義和平安彼此親嘴。兩者本是相連的,追求「和睦」,就是追求「正義」。

弗 2:15指出,敵對雙方的冤仇,是人間種種「律法上的規條」造成的。所謂「律法上的規條」,用現代的講法,可以說,就是令人分隔開的種種「意識形態」。當 人以「意識形態」認為自己是站在真理一方,別人是站在錯誤一方,而視打擊對方是正當時,人間的冤仇便無日無之了。基督當然視自己是站在真理一方,但這沒有 使他視打擊對方為理所當然,反之,既然自己是站在真理一方,就當為這真理付上十字架的代價。讓不明白真理的人,因這十架的愛,而打破「意識形態」的魔障。

這 樣,原先因仇恨分隔的群體,才能結成一新群體,成為新人類。弗2:15說,這就是真正的「和睦」(”eirēne”)。弗2:16說,這就是人和神的真正「和好」(reconciliation)。

關於化解 敵對雙方的冤仇,在歷史上,發生了這樣一件事。

在第一次大戰後,戰敗的德國政壇上,有一個重要人物,一個猶太裔的德國人,他叫拉特諾 (Walther Rathenau),1922年成為德國的外交部長。他力圖重建德國的經濟。為了打破戰後德國外交上的孤立,他簽署了一些看來是向外國讓步的條約。這引致 他最後被政治極右主義者及反猶主義者的暗殺。三個暗殺者,兩個自殺了,一個被捕,他的名字叫 Ernst Werner Techow 。
三日 後,被殺者的母親,寫信給暗殺者的母親,信中說:

「在無可言喻的悲傷中,我向你伸出我的手,你是女人中最值得同情的。請告訴你的兒子,假 若你的兒子在地上的法官面前,完全誠實地承認他的罪行,……並在天上的法官面前懺悔,我會寬恕他,我以他所殺害的人的名字及精神,寬恕他,正如神會寬恕一 樣。」(”In grief unspeakable, I give you my hand—you of all women the most pitiable. Say to your son that, in the name and spirit of him he has murdered, I forgive, even as God may forgive, if before an earthly judge your son makes a full and frank confession of his guilt…and before a heavenly judge repents.”)

這個暗殺者在1927年被釋放,其後,在第二次大戰期間,他協助超過700猶 太人逃離納粹的魔掌。他這樣說:「正如Rathenau太太在寫那封寬恕的信時,征服了自己;我同樣嘗試克服自己。我只希望我有機會,去糾正我做過的錯 事。」

殺人者與被殺者、德國極右主義者與被認為是出賣國家利益者、反猶主義者與猶太人,應是敵對雙方,但卻因一個承擔了十字架的女人的寬 恕,打破了兩者中間隔斷的牆,成就了和睦,帶來了和平。

神以基督的生命,向所有人展示這種十架的愛的力量。在這裡,仇恨的罪被指明了,被 定罪了;但也表明愛比恨更大,寬恕比定罪帶來更大的出路。這種愛,不是浪漫的愛,而是十架的愛。這種寬恕,不是無奈的接受,而是看到真正的人性前景。沒有 這一切,人就會在仇恨的循環中互相煎熬下去了。

馬太福音5:9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神的兒女」是屬於神的,反映神的性情的,有神的尊榮的。這些人明白生命的真意義,也活出這種 意義。但若要成為神的兒女,你必須「使人和睦」、「使人得平安」、「使人生命完滿」。你願意成為一個使人和睦的人嗎?
為了寫一個關於「平安」的故 事作結尾(「和睦」即「平安」),我在電腦的搜尋網站中問了一個問題:「如何能得平安?」
回應是:買一份「平安」保險。

另一回應 是:安裝一個「平安鐘」。
另一回應是:要在平安夜有真平安,要做好防範措施。

最後一個回應是:平安是被裁的工人再次被聘用。平安 是殘障的人可隨意無障礙地活動。平安是農民可保存他們的土地。
如此這般,便可以使人得到和平,使人和睦。多麼簡單,多麼艱難。你願意成為一個使人 和睦的人嗎?若願意,你是神寶貴的兒女。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 靈。阿們。

c 2010 VineMedia.org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