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淘盡英雄(鄧瑞強博士)2022.2.27

講題:浪花淘盡英雄
經文:出埃及記 14:10-18
講員:鄧瑞強博士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創世記講到,在人類漫長的歷史黑夜裡,神揀選點燈的人。神揀選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也願意回應神。他放下他的過去,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告別過去的成敗得失,跟隨著他的天命,他向前走,但卻不知要走向何方。在大地上,一切已知的領域,都不是他嚮往的地方。他的心靈,想望著一無以名狀的世界,一個神明與人同在的世界。世人熟悉的德蘭修女也是這樣,離開自己的故鄉,去到一處被世人遺忘的窮鄉僻壤,抱起被疾病與苦難折磨到瀕臨死亡的人,擁抱他們,照料他們,讓他們體會生命真正的尊嚴。一個如此的病人說:「我過去活像街上的一頭牲畜,但在你們的愛與關懷下,我死的時候,卻像天使一樣。」(In the Heart of the World (Novato: New World Library, 1997), p.64.)在這裡,我們見到神的愛在人間帶來的改變。孔子的學生曾子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他說:真正的人志向不可以不遠大,意志不可以不堅強,因為責任重大,要走的路遙遠。要將天地間的大愛實踐於世,你說,這責任重大不重大?背負此重任直至死時方休,你說,此路途遙遠不遙遠?亞伯拉罕的一生,都在這漫長的道路上。

  要實踐天道,除了自己,還需要一群人。中國的孔子,透過教學,凝聚了一群人。道,在學問的傳承中。遠方的亞伯拉罕,透過生育,形成一個民族。道,在耶和華的信仰裡,不是透過教學而傳遞,而是透過生命歷史中的神人相遇、神人糾纏、神人摔交而被看見。道,在耶和華的信仰裡,是在人生旅程中一次又一次的險境裡,神的應許與人的疑惑、神的顯現與人的不信、神的鼓勵與人的放棄的種種張力中,被人經驗。在耶和華的信仰裡,道,最後是要「成肉身」的,在歷史中顯現。亞伯拉罕不能透過教學而凝聚一群人,他需要透過後裔繁衍的歷史過程,在其中的種種危機與轉折裡,看見神的真實。以色列的神,需要在歷史的曲折中被看見。對亞伯拉罕而言,最大的危機,是「無後」。就神學而言,這危機意味著在歷史的過程中,看不見神的真實。神與人交往的故事,是曲折而神奇的。亞伯拉罕的正室不生育,他便找妾侍。妾侍生了男孩,但神說,這不算是他的正式後裔。到後來,正室生了,但神說,這男孩要拿來獻祭。亞伯拉罕拿他來獻祭,神又說,不用了,因你獻祭的心已是上好的祭。亞伯拉罕的後裔的最大問題,就是如何延續後裔。這問題兜兜轉轉、重重複複。最後,一個家族成型了。後來,他們遇上荒年,失收無糧,便去仍有糧食的埃及保命。這就是出埃及記的開始了。

  出埃及記1:7:「以色列人生養眾多,並且繁茂,極其強盛,滿了那地。」時光飛逝,斗轉升移。亞伯拉罕的後裔,已成了一人丁鼎盛的民族。要成為在黑暗的歷史裡點燈的一群人,他們要在歷史中與神摔交,從而看到神的真實。

  到了歷史的某一刻,形勢逆轉。出埃及記1:8-9:「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對他的百姓說:看哪,這以色列民比我們還多,又比我們強盛。」一個新朝代的興起,新王走上歷史的舞台。他不認識這民族的過去,他也不與他們友善,他只看到這強大的民族潛在的威脅,他要壓制他們。這個民族成為了奴隸,出生的男丁被殺死,他們的歷史前景暗淡無光。如何點燈?光明在哪裡?在絕望的時刻,希望在哪裡?原來,要成就一個民族為神的子民,歷史必需走這著棋。

  希望的開端,是兩個卑微的女人,是收生婆,有名有姓,一個叫「施弗拉」,意思是「靚」,我叫她「靚姑」,另一個叫「普阿」,意思是「光彩」,我叫她「彩姨」。靚姑和彩姨有好生之德,這麼低微的人,竟敢違反法老殺男嬰的法令,偷偷保留了以色列的男嬰。

  之後,一個以色列男嬰出生,他母親藏不到他,便將男嬰放在一「蒲草箱」裡,放在公主來洗澡的河邊。這「蒲草箱」的「箱」字,便是挪亞方舟的「方舟」那個字。挪亞方舟是在人生的洪濤大浪中救助人的工具,如今,這方舟,這箱,救活了一個重要人物。公主來河邊洗澡,見到這嬰孩,可憐他,收養他。天意真是深妙無窮,要被消滅的嬰孩,竟住在消滅者的深宮之中。出埃及記2:10:「公主給孩子起名叫摩西,意思說:因我把他從水裡拉出來。」摩西這個名字,意思就是「拉出來」、「救出來」的意思。他要將他的同胞從水深火熱中拉出來。

  上天的佈局已完成,就留待時間去發酵。

  時光飛逝,摩西長大了,因抱打不平而殺了一個埃及人,逃命到米甸。有一天,他命中注定的天命來了。

  出3:2:「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裏火焰中向摩西顯現。摩西觀看,不料,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毀。」

  這是一團不滅的火。

  神藉一團不滅的火呼喚摩西,大部分人生命中的這一團火已經熄滅。神在這團火中向摩西說話。只要生命的火還在,生命裡冥冥之中的天命仍會被喚醒。

出3:7:「耶和華(對摩西)說: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實在看見了;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
出3:10:故此,我要打發你去見法老,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

  神讓摩西知道,他的同胞的苦情。神讓摩西知道,上天聽到這些哀聲。然後,神讓摩西知道,在人間苦情與上天聆聽的這種天人交接中,摩西的天命,就是代表上天去回應人間的哀求。我們可能已對人間的苦情麻木,故無動於衷。就或看見人間的苦情,我們可能意會不到有一位神在聆聽,故只覺生命的無奈。就或意會到神在聆聽,我們可能意識不到與自己有什麼關係,只會讓一切聽天由命。神直接說:這與你有關,這是你的天命,這就是你存在於歷史的這個時刻的意義所在。

  神在歷史中存在。祂在歷史的某個艱難時刻,借歷史的契機而說話。而剛剛,人正是要在歷史的這個艱難時刻,逃避歷史的責任。就在這神與人糾結的歷史過程中,人看見神的真實。神就在這裡,因為祂說話,因為祂呼召人,因為祂呼召人去回應歷史的重負。在生命的火中,人面對神。

  摩西問神:你叫什麼名字?

  出3:14: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Ehyeh-Asher-Ehyeh)。

  神的名字,在希伯來文來說,基本上是一「be」動詞,其意思不是「自有永有」。「自有永有」的含意,基本上已脫離了塵世的歷史,指向一無時間的永恆、或抽離時間的寂然不動。但Ehyeh-Asher-Ehyeh的含意,明確指向時間中的「be」的創生力,它是在時間中讓萬物生成的偉大力量,即中國人講的「天地之大德曰生」的那個「生」。有了這「生」的力量,才能在「無」創造「有」,在「死路」創造出「出路」,在歷史的困局中創造出歷史的生機。神不是「自有永有」的存在於某種永恆的空間裡,祂是內在地存在於我們的歷史裡,祂在時間中存在,祂在人類歷史的前面,不斷為我們的歷史創造意想不到的將來。

  神回答摩西,在你的將來,在你同胞的將來,在人類的將來,全在我的創造生機中。你不用以為是你用自己的力開自己的路,不,是我以我的be為你開路,你只是be的器皿。

  在這不滅的火中,摩西聆聽到神的呼喚,明白自己身處歷史某一時刻的存在意義,領悟到天命,這天命關乎同胞的苦難,關乎人類歷史永恆的主題「奴役與自由」,關乎人類的歷史前程。摩西,將成為人類歷史永恆的巨人。

  摩西去見法老,希望法老讓以色列人放假,到曠野敬拜神。法老當然拒絕。於是,十種災禍臨到埃及。每一個災,針對的,都是埃及的神明。例如:埃及人敬拜尼羅河,於是,尼羅河的水變血,河神死了。埃及人敬拜蛙神,於是,青蛙成為他們的災劫。埃及人敬拜太陽神,於是,有三天的黑暗。埃及人敬拜法老,於是,埃及人未來的法老——法老長子的死亡。

  終於,法老趕他們走。

  法老,以及法老的神明,在聖經文學裡,代表著奴役人類的強大魔力。耶和華神,以及祂的代表摩西,正面與這魔力交鋒。奴役的力量,自由的力量,在那歷史時刻,在以色列人的心靈中相遇激盪。以色列人慣於被奴役,他們雖然叫苦連天,但從未想像過自由。自由,並不是他們的想像力能夠達到的境界。但是,在摩西的奮鬥中,在神的「be」所創造的全新將來中,他們第一次想像自由。

  以色列人,400年的奴役,竟然還可得嚐自由,他們帶著行裝,浩浩蕩蕩,試著踏出自由的一步。畢竟,這是從未試過的一步。但,法老,怎會如此仁慈。他悲哀過後,定一定神,想起國家的經濟命脈,沒有了奴隸,就像今日沒有了電力,這國家如何運作下去?埃及帝國的成功,少不免有人淪為奴隸。這是成王敗寇的現實,以色列人的行動是反現實。法老想通了,發出追兵,捉拿他們。

  以色列人來到紅海邊,埃及的追兵也差不多到了。前無去路,後有追兵。

  這就到了今日的講道經文:出埃及記14:10—18

14:10 法老臨近的時候,以色列人舉目看見埃及人趕來,就甚懼怕,向耶和華哀求。
14:11 他們對摩西說:「難道在埃及沒有墳地,你把我們帶來死在曠野嗎?你為甚麼這樣待我們,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呢?
14:12 我們在埃及豈沒有對你說過,不要攪擾我們,容我們服事埃及人嗎?因為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好。」
14:13 摩西對百姓說:「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因為,你們今天所看見的埃及人必永遠不再看見了。
14:14 耶和華必為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
14:15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為甚麼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
14:16 你舉手向海伸杖,把水分開。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乾地。
14:17 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剛硬,他們就跟著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軍、車輛、馬兵上得榮耀。
14:18 我在法老和他的車輛、馬兵上得榮耀的時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了。」

  多麼震憾的畫面,多麼令人感動的畫面。無數手無寸鐵的人,無數裝備精良的士兵,這將是一幅什麼樣的畫面?慣作奴隸的,他們的心仍是奴隸的心,他們解決問題的方式,是做回一個奴隸。多麼淒涼!自由何等重價!摩西說,這是一場神魔大戰,是讓人自由的神與迫人為奴的魔的大戰。在這歷史時刻,在時間的深處,在「be」的根源那裡,我們會看到人類的救贖,我們會看見神。神說,向前走吧!水,會為你們分開。水,會為你們回流。走過去,就是自由。退回頭,就是奴隸。天地的主,要為人間定正義,故此,向前走吧!

  中國水墨畫家島子,畫過一幅《過紅海》的大型水墨畫,以前我在崇基校園見過,不知現在是否仍在?島子說,他畫這畫時,有的是「一種感動、一種內心很沉痛的東西,就是我們的歷史,中國的近代的歷史,我們中國還沒有過紅海,所以內心很沉重、非常沉痛的感情。……正因這個感動,所以畫了這幅《過紅海》,那個是鋪天蓋地的巨浪壓過來,霎時把法老的追兵全部都撲到底下,它是用大幅度的潑墨和破墨完成。然後,手持神杖的摩西在這邊已經上岸了,在呼召他的子民趕快走,在畫面底部用很小筆觸,用焦墨畫的。你仔細看,這個巨浪是一個字母“v”,victor。這個作品揭示的是現實經驗,也是歷史真相。是對社會的觀察、思考,對救贖的盼望,從而給出一個判斷。因為神的啟示從來都不是空穴來風。」(https://www.cco.cuhk.edu.hk/chaplaincy/chi/cccfestival/2012/03/%E4%B8%AD%E5%9C%8B%E8%97%9D%E8%A1%93%E5%AE%B6%E5%B3%B6%E5%AD%90%E8%88%87%E4%BC%8D%E6%B8%AD%E6%96%87%E7%89%A7%E5%B8%AB%E5%B0%8D%E8%AB%87%EF%BC%9A%E5%9F%BA%E7%9D%A3%E6%95%99%E8%97%9D%E8%A1%93%E8%88%87/

  神在歷史裡,一步一步地建立一個群體,這個群體要將光明帶來人間。神首先要做的,是讓這群人體會真正的自由。走過紅海,這群奴隸,終於呼吸到真正的自由空氣。你會走過紅海嗎?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firmament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地平 地平論 地極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圓地方 天堂與地獄 天的四角 奇妙的創造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知識 穹蒼 箴言 約伯記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苦難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