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家譜會說話(鄧瑞強博士)2023.3.26 – Genealogies Speak

講題:家譜會說話
經文:歷代志上1:1, 28; 3:1-10,17-19; 4:1; 6:1, 31-33, 49-50;  8:1-2; 9:17-19, 39-40
講員:鄧瑞強博士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日,我們來看《歷代志上》的經文。在希伯來聖經裡,《歷代志上下》原是一卷。

  未入正題之前,我要交代一下上兩個月講的《列王紀》與今日開始講的《歷代志》的神學差異。《列王紀》結束的經文,是講到猶大人被擄巴比倫。寫作的時候,猶大人仍在巴比倫。《列王紀》的寫作,主要是失敗後的賽後檢討,追尋亡國的神學理由,所以我早前以所羅門王為例,講到所羅門王因失去王者的風範,已預示了猶大國的消亡。今日要講的《歷代志》,它結束的經文,是講到波斯王塞魯士的興起,他宣告猶大人可回歸故土,重建家園。故此,《歷代志》的寫作,重點就不在失敗後的賽後檢討,而在如何重整隊伍,準備下一輪的賽事。若檢討失敗,則重點在指出錯誤,嚴責失職。若準備下一輪的賽事,則重點不在嚴責,而在鼓勵,鼓勵各人重整隊形,鼓勵各人守好崗位。由於《歷代志》的重點在鼓勵人,讓人重整隊形,故此讀《歷代志》時,你會發覺大衛好像從沒有淫人妻子、殺人丈夫似的,而所羅門的一生,都是那麼光明神聖。從《歷代志》的角度看,猶大人亡國,「輸波」已「輸到不能再輸」,現在有機會回歸重建,有機會再戰江湖,就不好再埋怨那些主將(大衛、所羅門)的失職了,不如倒過來,強調主將的強項,讓這些主將支撐起整支球隊,看看能否打好以後的賽事。

  要重整球隊,就要點將、排陣、抓緊前進的重心。《歷代志》的開場白,就是一連九章的家譜經文。書寫家譜,就是點將、排陣、講明日後發展的重心。這種家譜神學,上承創世記的家譜神學,下開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家譜神學,但《歷代志》令人矚目的地方,是它的家譜經文篇幅特別長。

  講起家譜,想起有一次,白耀燦老師帶我們的團友到龍躍頭的松嶺鄧公祠作古蹟導賞,祠堂裡,有一牌位,上有龍頭,原來是宋高宗之女因戰亂南下,輾轉嫁了鄧氏族人。家譜是會講故事的,它訴說著王室與香港的一段歷史姻緣。

  美國的NBA有所謂名人堂,誰能入這名人堂,當然需要經過嚴格的甄選程序。這人有什麼卓越的成就,他對美國籃球運動有什麼非凡的貢獻,他的名字被永遠地紀念會對後來者帶來什麼積極的影響?在高手雲集的NBA,要回答這些問題,不是件易事。誰被紀念,誰被遺忘,誰被留下名字去啟發後來者的夢想,在歷史的建構裡,這從來都是件複雜的事情。

  《歷代志上》的家譜,不是一自然家譜,而是一神學家譜,解決嚴肅的神學問題。《歷代志》面對的神學問題是:被擄去巴比倫的猶大人回歸故土後,如何重建社群?這社群要具備「神的子民」的氣質,免得重蹈覆轍,再次滅亡。

  一大批難民一樣的猶大人回歸故土,要組織他們,家譜的書寫是首要大事。學者認為,家譜有幾項重要功能。一,法律的功能:處理誰可分配土地的問題,在香港,這就是誰有「丁權」的問題。對散沙一樣的難民來說,這是最基本的問題。二,社會的功能:處理社會上的階級和職業等問題,哪種行業最尊貴?由誰去承擔?三,政治的功能:處理誰可合法管治的問題。四,心理的功能:處理如何建構一個身分認同的問題。這群人將是一群什麼樣的人,以什麼身分去凝聚他們。以上種種問題很重要,影響著這群人將來的命運,塑造著他們的歷史角色,也判斷出他們能否成為上帝救贖世界的器皿。《歷代志上》建構一神學家譜,一併處理以上問題。

  由於《歷代志上》的家譜很長,我們只能抽一些段落來看。

1:1 亞當生塞特……

  我們知道,亞當生了該隱和亞伯。因該隱殺了亞伯,該隱就失去進入這家譜的資格。塞特的後裔,卻開出亞伯拉罕的譜系,這是神救贖世人所揀選的譜系。《歷代志上》1:1的經文已顯示,這不是自然的譜系,而是神救贖計劃的譜系。

1:28 亞伯拉罕的兒子是以撒、以實瑪利。

  我們知道,以實瑪利才是長子,但他是按亞伯拉罕的意願而不是按神的應許而生的,在家譜裡,他退而為次。但將他列入家譜,明顯,是《歷代志上》有一天下一家的精神。它嘗試將非以色列人納入家譜中。或許,猶大人經過被擄後,發展出這種天下一家的想法。他們去到巴比倫後,他們發現,神不單是猶大地的神,也是巴比倫地的神。這位神,在巴比倫帝國之上掌權,主宰著巴比倫的命運。有了這一認識,他們擴大了他們的神觀,神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萬民之上的神。這種超越民族的一神觀,讓以色列人更明白他們作為祝福萬國萬民的角色。

3:1 大衛在希伯崙所生的兒子記在下面:長子暗嫩是耶斯列人亞希暖生的。次子但以利是迦密人亞比該生的。……

3:4 這六人都是大衛在希伯崙生的。大衛在希伯崙作王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三年。

3:5 大衛在耶路撒冷所生的兒子是示米亞、朔罷、拿單、所羅門。這四人是亞米利的女兒拔書亞生的。……

3:9 這都是大衛的兒子,還有他們的妹子她瑪,妃嬪的兒子不在其內。

3:10 所羅門的兒子是羅波安……〔按:在這裡,所羅門成了最重要的大衛之子〕

  這是大衛在耶路撒冷作王前和後的兩列後裔名單。值得留意的是3章5節。這裡提到的女人名字是「拔書亞」,她的名字在《撒母耳記下》和《列王紀上》都是「拔示巴」。改變了寫法,是否想隱藏她與大衛之間的醜事?這女人的名字,在《歷代志》只出現一次,且是作為一個母親的名字出現,明顯,是想淡化她的事蹟。再者,在別處地方(撒下5:14),我們知道大衛有示米亞、朔罷、拿單這三個兒子,但從來無提及「拔示巴」是他們的母親。按《撒母耳記下》的記載,大衛與「拔示巴」生的兒子,除了夭折的那個孩子之外,便是所羅門。在這裡,所羅門忽然排到第四,是令人驚奇的。但這種寫法,就將所羅門作為大衛和「拔示巴」姦情的頭號確鑿證據隱藏,這有利大衛和所羅門的名聲。這家譜,重點不在嚴責罪惡,而是為民族日後的存亡找些關鍵人物,以他們的偉大事蹟,凝聚散沙一盤的人。也為日後的社群秩序,確立合法的管治人物。

3:17 耶哥尼雅被擄。他的兒子是撒拉鐵……

3:19 毗大雅的兒子是所羅巴伯……

  這是猶大亡國後,在被擄之人中,大衛後裔的名單。請留意,亡國後,大衛的後裔作為管治者的正統血脈,並沒有散失。不但沒有散失,反被強化。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有人可合法管治,是關鍵的。3:19提到所羅巴伯,在日後我要講的《以斯拉記》裡,這人就是帶領回歸的猶大人重建社群的領袖。明顯,《歷代志》強調大衛的家系,他們是王室正統,他們可合法地管治從流散中回來的人。這當然會強化後來的彌賽亞信仰,從神而來的救主,一定是大衛的子孫。

  第4章開始,便以十二支派來記載家譜。

4:1 猶大的兒子是法勒斯、希斯崙、迦米、戶珥、朔巴。

  在這家譜裡,十二支派以猶大支派排頭位,這當然也不是自然次序。按出生次序,十二支派應以「呂便」為首。但《歷代志》的家譜,重點不在出生次序,而在重建一個新秩序。合法的管治者是大衛的家系,而大衛出自猶大支派。猶大支派也是南國猶大的主要成員。可以看到,這家譜的設計,指向猶大國。猶大國作為一地理位置,在回歸者的新秩序中,這將是世界的中心。

  我們追問:猶大作為世界的中心,意義何在?

  回答這問題,我們要繼續看這家譜的設計,我們來到這家譜的中心部分。

6:1 利未的兒子是革順、哥轄、米拉利。

  家譜的中心是利未支派。若這家譜的功能是用來分地,則不應列出利未支派,因為利未支派是服務聖殿的,心在聖殿、家在聖殿,無地分給他們。但這家譜是用以重整這群曾流亡的人日後的人生的,則將利未放在家譜的中央,用意便明顯了,就是要他們像利未人,心在聖殿、家在聖殿,以聖殿為人生的中心。一個民族心中若沒有聖殿,便什麼也沒有了。

6:31 約櫃安設之後,大衛派人在耶和華殿中管理歌唱的事。

6:32 他們就在會幕前當歌唱的差,及至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建造了耶和華的殿,他們便按著班次供職。

6:33 供職的人和他們的子孫記在下面:哥轄的子孫中有歌唱的希幔。希幔是約珥的兒子;約珥是撒母耳的兒子……

  重中之重,就是聖殿中的約櫃,裡面有神與人立約的法板。流亡回歸的猶大人,要重建身分,要凝聚成一個民族,其身分認同的核心,就是神人之約。他們永遠要記得,他們的真正身分是「神的子民」。若失落這身分,就沒有所謂前景,沒有所謂民族的天命,歷史也將永遠遺忘他們。

  以上這段經文,又提到大衛和所羅門。來到這裡,我們終於知道,為何大衛和所羅門的劣跡被洗掉,他們的家系被抬舉,理由是:大衛設計好聖殿的崇拜,而所羅門建造了聖殿。猶大支派、大衛、所羅門、猶大國之所以被重視,是因為他們建構、保護、支撐著聖殿的崇拜,而這是神的子民一切希望之所依。

  在《歷代志上》第6章有長長的名單,是服務聖殿者的名單。好長好長的名單,記著很多小人物的名字,他們列在這家譜的中央位置,成了後世景仰的人物。有一天,在這聖殿裡服務的人,包括:崇拜主席、領詩、司琴、詩班、傳譯同工、接待同工、司事同工、音響同工等等,都會寫入這長長的名單內,成了永被記念的人物。

6:49 亞倫和他的子孫在燔祭壇和香壇上獻祭燒香,又在至聖所辦理一切的事,為以色列人贖罪,是照上帝僕人摩西所吩咐的。

6:50 亞倫的兒子是以利亞撒……

  這裡提及聖殿裡的另一事奉者:祭司。他們作為神與人之間的中介,溝通著天地。最重要的,他們向人間展示上帝無限的仁慈。憑這上天的仁慈,絕望的人才有力氣走向明天。也因這上天的仁慈,神的子民對世界有宣講的內容。

  十二支派的名單,我們來到壓尾部分。

8:1 便雅憫的長子比拉,次子亞實別,三子亞哈拉,

8:2 四子挪哈,五子拉法。……

  壓尾的支派是便雅憫支派。以它來壓尾,是因為南國猶大的組成部分,正是猶大支派和便雅憫支派。頭和尾,都指向猶大國。猶大國的中心,便是聖殿。聖殿就是神的子民存在的基礎。鄧麗君有首歌,叫做《忘記他》,歌詞是:「忘記他,等於忘掉了一切,等於將方和向拋掉,遺失了自己。」神的子民若忘記聖殿,就是這樣,等於忘掉了一切,等於將方和向拋掉,遺失了自己。

9:17 守門的是沙龍、亞谷、達們、亞希幔,和他們的弟兄;沙龍為長。

9:18 從前這些人看守朝東的王門,如今是利未營中守門的。

9:19 可拉的曾孫、以比雅撒的孫子、可利的兒子沙龍,和他的族弟兄可拉人都管理使用之工,並守會幕的門。他們的祖宗曾管理耶和華的營盤,又把守營門。

  我們猜想不到,連看守聖殿門口的守衛,也有一系列名單,列在這家譜內。我不期然的想起,詩篇84:10的經文:「在你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寧可在我上帝殿中看門,不願住在惡人的帳棚裏。」

  我們最後要看的一小段家譜,是提到便雅憫支派不得不提的一個顯赫家族:掃羅的家譜。

9:39 尼珥生基士;基士生掃羅;掃羅生約拿單、麥基舒亞、亞比拿達、伊施‧巴力。

9:40 約拿單的兒子是米力‧巴力;米力‧巴力生米迦。

  掃羅是以色列人的第一個王。這裡有他的家譜,說明這王族的影響力從未消失,他們是管治權的潛在競爭者。但我們留意到,在這家譜裡,不斷出現帶有「巴力」這外邦神明的名字。家譜這樣記載,讓神的子民明白,掃羅家族已離開了聖殿的純正敬拜,失去了統治的合法性了。

  結語:面對著一盤散沙的群眾,寫作《歷代志》的神學家,藉這家譜書寫,首要解決誰去管治的問題。他們賦予大衛家族以管治的合法性。接著,他們處理凝聚群眾的身分認同問題。他們以聖殿為精神家園,以神人之約為身分的核心,從而讓失去身分的人重拾神子民的身分。大衛家族之所以有管治的合法性,正是因為他們維護了聖殿的敬拜。至於社會上的階級和職業等問題,就教導群眾以服務聖殿的精神來考量他們的工作選擇。費盡苦心,《歷代志》的神學家在廢墟中,力圖重建一個新的世界。

  若你身處一荒涼世界,《歷代志》在什麼意義下幫助你重建一信仰人生呢?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MONDAY MANNA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出埃及記 利未記 創世記 劉國偉 原文解經 國度禾場KHM 天人之聲 天堂 奇妙的創造 妥拉 家庭 市井心靈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民數記 清晨妥拉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申命記 真理 知識 研經課程 箴言 考門夫人 聖經 荒漠甘泉 蘇義德牧師 見證 週一嗎哪 靈修 靈修文章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