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大地的悲劇(賴品超教授)- 2009.10.11

語音(廣東話): 題目:人與大地的悲劇
Tragedy of Humankind and Earth
證道:賴品超教授
經文:創世記3: 16-24

3:16 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
3:17 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喫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喫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纔能從地裡得喫的。
3:18 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喫田間的菜蔬。
3:19 你必汗流滿面纔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3:20 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他是眾生之母。
3:21 耶和華 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
3:22 耶和華 神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喫、就永遠活著.
3:23 耶和華 神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耕種他所自出之土。
3:24 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

非常感謝主讓我再次有機會與大家一同分享上帝的話語,今天伍牧師吩咐我要講這段的經文,是順著大家上幾個星期一路在看創世記裏面一段的經文,這段經文在創世記第三章第16-24節裏,主要是講人犯罪之後所受到的一些審判或後果,究竟是甚麼東西?通常很多看這段經文的時候,都會集中在幾點:如果你是女性的話,你會集中在一樣事──你覺得很不公平,因為你受了一樣的苦楚,是男性所沒有的,就是生產之苦,所以有些人覺得上帝造女人的時候很不公平,只有她們是受這種的苦,男人是沒有的。並且我看過一些報告說,人身體所受的痛苦裏面,基本上這種痛苦的嚴重程度是最大的,這個是很不公平的。如果男性看見的時候,可能就集中在另一樣東西──他也覺得很不公平,因為在這個審判當中所提到的,有一樣是男人有的,女人就沒多說甚麼(這不代表現實當中沒有),這種就是勞碌才能得到糊口。男性比女性更加短命,大概有一些少許的原因,可能他們是更加的勞碌,當然可能是體質差一點,不能捱苦,所以可能是一種 weaker sex。

但是有一個共同的地方在那兒呢?就是男、女之間的關係改變。這改變是甚麼呢?最初創造的時候,可能男與女之間有一種互相配合的關係,但開始有一種新的關係出現。這一種是戀慕及管轄的關係,好像有一種不平等的關係出來了。當然有更多人留意的是在傳統的神學上面說,這就人的墮落的開始,甚至原罪開始進入這個世界,使人不可能再去得到這個永遠的生命。這裏說的,好像所謂一種樂園的失去,英國詩人 John Milton 也寫了很長的詩來說這個故事。

但有時我們想,死亡不一定是一個很大的懲罰,為什麼呢?死亡有時也是一個祝福。當你的身體一路地敗壞,有許多病痛的時候,有人覺得死亡始終是一個解脫。特別想想,如果要繼續勞碌而不會死的話,就是話他會不斷地繼續勞碌,這個可能是一個更大的懲罰。但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留意過一樣東西,我聽過有人說,他覺得很不公道,為何亞當的犯罪影響著整個人類?當然,也有人慢慢考慮到:如果當日的那個是我不是亞當,可能我也會做亞當同樣的事,可能他就會覺得自己心理平衡點,不覺得那麼不公平了。只要你是一個人,你再怎麼覺得不公平也好,但是可能有一個更不公平的現象,是很多時候我們不加留意的,就是大地受到咒詛,為什麼大地要受到咒詛,公平嗎?

亞當的子孫受到亞當犯罪的影響,使他們失去樂園,要汗流滿面、受生產之苦,諸如此類,你可能也會覺得我們中國人傳統說「父業子當承」對吧?原本裏面的「業」是產業的業,但我們也可以解釋為罪孽的孽,或是佛教的孽報的孽,就是「父孽子當承」。我們覺得大概有道理,對吧?但是為何大地要受到咒詛,公平嗎?

上帝用泥土來造人,人出於泥土,但這是泥土願意的嗎?大地願意的嗎?這是上帝所造的嘛!如果亞當的後裔可以去抗議的話… 一人做事一人當,為什麼我要去承受這個惡果?我想大地更加有這個權利去投訴,為何我要受到咒詛?關我甚麼事?這是上帝的作為,在泥土中取一塊來造成亞當,而從亞當的肋骨弄出夏娃… 接著就搞出這大事件出來,關地土甚麼事?為何大地要受到咒詛?

我們發現當上帝宣佈審判的時候,我突然覺得非常自豪,自豪些甚麼?因為我姓「賴」(推卸責任的意思)… 我突然覺得原來全人類都是姓「賴」的,… 姓賴是天下第一大的姓氏,原本覺得自己是少數民族,甚至以為自己是野蠻人的後代,是中國人所謂蠻族的後代,在經文告訴我,原來全人類基本上都是姓賴的,因為亞當是姓賴的。當上帝審判他的時候:「為什麼你吃了那果子呀?」他的答案是:「因為你造的那個女人把我弄成這個樣子」,遠因是「你造的女人」;近因是「那個女人」,總知不關我的事。類似的口吻,大家可能在政府部門裏面經常聽到,這個是地政署的問題、這個是勞工署的問題、那個問題,總知不是我的問題、我的責任。亞當推卸給夏娃之後,夏娃嫁夫隨夫,所以基本上她也是姓賴的,她推卸給蛇,她為什麼吃那果子?是因為蛇引誘她,唯一最正義的是那條蛇,蛇沒推卸,推卸甚麼呢?牠沒甚麼可推卸,只有推卸地土太硬… 可是人類開始不想負那個責任,在這種情況底下,原來人生活在一個不斷會影響其他人的當中,但是我們會問,為什麼像吃一個果這麼簡單的事,上帝是否很吝嗇呢?連一個果子也不想讓他吃?在這段經文裏提到,為什麼吃了這個果會引起這麼大的一件事呢?有幾個很切題的原因,一個是說,因為亞當、夏娃見這果子好吃,所以就吃了… 剛才提到的 John Milton,在他的Paradise Lost 裏面提到的,是一種stupidity愚蠢… 但在經文裏面更加給我們看見,上帝說這果不是普通的果子,是甚麼呢?當他吃的時候是代表著一種行為──他不聽上帝的話,違反了上帝的律法。但是有些神學家說這種「吃」的行為代表甚麼呢?他妄用了自己的自由。

園子裏面有很多果子他都可以吃、很多棵樹上的果子他都可以吃,但他卻偏偏吃了那不可以吃的果子,你可以說他濫用了自己的自由,但是我也發覺他可能有一樣事就是:亞當沒盡自己的責任。那責任是甚麼?不單單推卸,當蛇引誘夏娃時,他不曉得是否也在?如果他不在現場,那就是他沒有好好的看管夏娃;如果他在的話,那他就不能推卸給夏娃,對吧?因為他也聽到他們的對話。這個故事背後也提出了一個問題,就是「責任」與「自由」。

亞當本是負責看守著伊甸園,我們有責任去了解,我們做的每一個行為對大地有甚麼影響、對自己有甚麼影響?最近在香港的電視上,大家都聽到一句的歌詞:「不要問我從哪裏來」,大家都知道那是問甚麼問題。你吃的東西,你應該問它的來源從哪來,對吧?當夏娃把果子給他的時候,亞當是否也應該用這個問題:這個果子從哪來?是從那棵不能摘的樹還是從那些可以摘的樹呢?這個很要緊的,負責任的行為嘛!如果他真的在意上帝的話語時,他應該問:這個果子究竟是摘自上帝准許的哪些樹,還是摘自不准許的樹呢?他實在應該問這問題。我們有時候會覺得,我們做一個很簡單的行為,卻引來很大的破壞,似乎覺得並不公道,但是作為一個現代人,相信我們會理解。

07年7月7日有一個全球的音樂會,由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發起,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舉辦音樂會,想宣揚環保意識,關注全球暖化問題,但因著舉辦多場音樂會而被批評製造垃圾,反而更加不環保(不過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但他看見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全球暖化」。今早我看新聞的時候,天文台台長告訴我們,大約到了本世紀中期,大家可以省下許多置裝費,因為已經沒有冬天,只有夏天,那就毋須替換衣服了,多好啊!但這可能對整個地球來說,是一個壞消息。如果香港真的沒有冬天的時候,你想想其他地區會變成怎麼樣?

原來人所做的一些很簡單的事,像我們開的車、冷氣,甚至我們吃些甚麼,都可能對整個地球有一些影響。不要問我從那裏來,問的是食物的問題。我們很多時候所注意的是基因改造問題,像英國人所關注的是甚麼?這食物來到我買的地方,究竟這運送的過程有多遠?在運送的過程中消耗了多少能源?這就是要問的問題,因此就引起許多人開始關注這一個問題,所以他們傾向食用本地所生產的食物,因為於運送的過程中不太需要消耗太多的能源。但我們香港絕對不會發生這種問題,為什麼?因為我們沒有食物不是進口的,不管是從中國大陸、日本、美國、阿根廷… 像日本牛奶,要消耗多少能源才能來到你的手上呢?我們的衣、食、住、行… 衣服是用甚麼動物的皮子作成的呢?像亞當、夏娃就地取材用樹葉、獸皮作衣服… 我們的衣食住行的每一個環節,都影響著整個地球。開的冷氣、汽車、吃的東西、作為學者我們所寫的文章是用甚麼樣的紙、 用了多少張紙… 我和學生開玩笑說,他研究生態神學,寫那麼多書,成為了小型生態的污染,所以不要寫那麼多書,原來我們的衣食住行,是在一個互相影響的關係網當中,就算我們最私人的行為,你不能夠說,我給得起錢,我喜歡把我的空調調校至18度而不是25度,但同樣會有人告訴你,這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原來我們人類,是需要在這世界上負起這樣的責任。阿當是負責看守伊甸園,好好地修理、管理,而他犯的錯誤,不單止影響人類的後代,更加影響著整個大地,我們下一代可以見到的生物,可能比我們這一代更少,因為當我們這一代完成了歷史任務,即死了以後,可能在這世界有更多的物種消失了,可能我們下一代要看到這些物種時,唯有靠影片,或在歷史博物館、自然博物館來看牠們的化石或標本。

但歸根究柢,為何人會做出這種行為?我覺得很有趣,原來人有一個特性,在這經文有少許暗示,就是人有一點點想做上帝。在蛇與人的對話中,就是當他吃了禁果後,他們會像上帝一樣有智慧。我覺得人是有傾向想做上帝的,香港人很喜歡有財富,有了財富,還想青春美麗,所以我們時常都有一些瘦身公司宣傳幫人瘦身健美,接著我們想有很多權力去操空更多事情,所以人人都希望自己當老闆,可以選擇你才是老闆,那我們想選擇什麼呢?第一,身高、體重、腰圍等可以選擇,最近小學放榜,我們作家長的當然希望可以選擇,全香港的名校隨我選擇便最好了,97年以前,有很多人選擇的是什麼?是國藉…最好全世界的護照隨我選擇,那就最開心了。而最近很多人選擇什麼呢?就是性別也可以選擇,做男生悶了,試試做女生。很多事情我們也希望可以選擇,越多東西選擇越好,有些人想了又想,甚至希望自己父親也可以選擇,香港人最喜歡說的,就是跟別人說我很想我父親姓李,名字簡稱KS。另我們也希望自行選擇子女,否則不會有那麼多優生學,告訴你在什麼時候交配,便會生男生女,如果將來我們的生物科技再發達一點,我們更可以選擇他的IQ是多少、身高多少、是一個出色的網球員、還是游泳健將呢?什麼都可以選擇的時間,其實我們想要什麼呢?可能就是絕對的自由。中國很多皇帝,做了皇帝也未必滿足,希望做神仙,希望自己長生不老,可以很多選擇,有絕對的自由,希望像上帝一樣,但這種願望,有時我也覺得是有這種傾向,先說說一個文學作品,是德國一位文學家「歌德」所寫的「浮士德」,故事中的「浮士德」跟我們這些大學教授有一回點類似的,「浮士德」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但他相當老,他覺得自己有學識及學問,也不太滿足,覺得人生裡有很多缺陷、很多東西未嘗試過,他沒有好好試過愛情,試過追求什麼是美,他很希望可返老還童,再一次嘗試人生是怎樣。當時魔鬼跟上帝打賭,讓魔鬼去試探他,有點像約伯記…於是魔鬼跟浮士德進行一個交易,牠說我可以給你多24年命,並且不是敞在床上的24年,而且年輕力壯的24年,給你重新感受人生是怎麼樣。於是「浮士德」與魔鬼定下了協議,當然魔鬼先前跟上帝打賭,究竟「浮士德」會否中了魔鬼的詭計,而上帝仍然有權接收他的靈魂。之後「浮士德」便返老還童、青春美麗、英俊瀟灑,他開始嘗試愛情,他發展了一段不為世俗所認同的愛情,以致招來很多的悲劇,接著他又追求藝術上的美,甚至嘗試投身進入人群裡,去建立理想的國度,但在建立的過程,亦發現有不少的罪惡,最後他醒悟了,他發覺原來自己最終的慾望,是要成為上帝,但他又明白到,人始終在地上,沒法超越上帝,當他死後,魔鬼要接收他的靈魂的時候,發覺已經不在,因為上帝已經接收了他的靈魂,故事大約是這樣。

有人說這代表西方「浮士德」精神,要向外追尋很多東西,要滿足自己的人生,但從另一角度說,就是人是有限的人,他永遠沒有辦法去滿足他所有的慾望,他永遠沒有辦法去成為上帝,要去接受人的有限性。大家知道防止條例中有一條,是叫做賄賂,財富與官職收入不相稱,我發覺我的同事中通常有另一種罪惡,叫做生活享受與官職不相稱,因為他們生活也不錯,最近還有機會加薪,但我發覺這班人終日埋首書冊,不停看書,其實我覺得生活享受普普通通,包括我自己在內,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在自己的案頭寫了一首詩,是朱熙的,他有一首詩很出名,最後兩句是「書冊埋首何日了?不如拋卻去尋春。」但大家不要想歪,他說的是春光美麗的春,即解作剛下完雨後,整個風景很美,其實人生有很多東西去追尋,知識學問只不過是其中一部份。「美」是另一種的追尋,都是有他的價值。愛情亦有他的價值值得他去追尋,甚至令到這個社會變得更好,也是一個很崇高的理想,值得我們去追尋,但我們發覺其實人生是很有限的,你可以做多少事情?你試了這樣,未必再有時間試另一樣,因為我們生命始終是有限,因此我們需要為一個人生,作一個負責任的決定,究竟你要作什麼,你作了這一樣,可能便沒有要作那一樣,因為我們生命有限,我們需要過一個負責任的人生。現任教宗本督十六世,在他未就任前寫過一本書,談到自由跟權力的問題,他說在現代社會中,人追求一種自由的應許,希望有一種絕對的自由,好像上帝一樣,但他說我們強調的自由及權利,往往只集中在個人身上,當我們只強調這些的時候,我們便會覺得其他人的存在、社會、法律,阻礙了人的自由,我們的法律告訴我們,不可以這樣、那樣,我覺得不太自由,其他人存在亦阻礙我自由,但本督十六世提出一件事,人的自由是一種分享的自由,裡面包括了互相的約制,亦包括我們互相的存在,令大家的自由得以成立,所以我們不單止要談自由,亦要說責任,而自由的規律、法律、秩序,不是相對立,很簡單地說,我們想的自由是什麼呢?最好是心想事成,揮春也是這樣寫…你想的事情可做到,這就是自由,並且最好的是,做完後不必負責任,這是更大的自由,相反則不是最大的自由,所以為何那麼多男性追求一夜情,可能有此心理作用,幸好我們電影界,久不久告訴我們,追求一夜情到頭來發覺對方是心理變態的人,不斷侵擾你,令你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很好的警世作品。我們希望心想的事,以及慾望可達成,最好是不需付代價,這是最好的自由,但你想想如要有這樣的自由,便要其他人配合才行。大概在90年代初,我在英國的時候,坐了一架白牌車,當地白牌車不是犯法的,但香港卻是。於是我跟司機聊起來,知道司機是由羅馬尼亞來的,當時是東歐共產政權崩潰,所以他來了英國。司機挺好聊的,跟我聊起尼采的哲學之類,我也想不到司機也有很好的哲學知識…之後我問他,你在英國有何感受?他說英國沒有自由,令我嚇了一跳,由羅馬尼亞來的人,居然覺得英國不自由?當年馬克思任何地方也不歡迎他,最後他也要去英國,他才有立足之地,英國還不自由?他說不是的,英國真的不自由,當我半夜想去酒吧的時候,酒吧全部關了…當時英國的酒吧有一個規定,就是晚上11時左右便要關門,於是他覺得很不自由。但我想一下,如果不達成你的自由,第一,法例要改變,不能限制酒吧11時便要關門,最好就是24小時,像香港的便利店一樣,但如果要24小時服務,也要裡面有人開門、倒酒給你,你才有酒飲,即是說如果要達成你的自己,那便要有人在晚上11時後當值,那麼你可能扼殺了其他人的自由,今晚東主有喜,我10時便關門不可以嗎?今晚有英超聯,9時開始,所以我8時便關門不可以嗎?原來發覺很多時我們追尋的自由,不是我們自己便可達成,我們需要其他的社會環境、條件配合,或者有其他人願意做某些事情,我們才可以達成自由,就像教宗所說的,人所說的自由其實是分享的自由,這是人所可以有的自由,我們之間的自由,是互相的約制,但亦是互相協助,有人願意開酒吧開晚一點,有人就可以有酒享用,這個是需要有其他人的配合,所以每一個人不能只想要某種自由,便可以隨意達成那種自由,如果是的話,你發覺會帶來一種惡果。

最近在城中,有一本相當流行的書,叫「天水圍12師奶」,我平常也不會買這類書看,但也抵受不了這誘惑,去買來看看那本書內容是什麼,我發覺書裡提出了一件事,就是婦女慘痛經歷的背後,都有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所以「天水圍12師奶」的另一版本叫「衰佬列傳」,成功的男人背後,有否一個女人支持他,我不敢多說,但書裡說,每一個婦女用盡氣力地求存,為何背後總會有一個不負責任的丈夫拋棄她、包二奶很多很多的問題,原來我們今日的行為,或是追尋自己的自由時,你想一想,對於另一個人,會帶來什麼傷害呢?當只追尋自己的自由、權利的時候,你可以離婚、拋妻棄子,這絕對有自由,沒有律法可以禁止的,但是你覺得你是否盡了你自己的責任呢?我們在我們的社會裡,很多時候在一種說法,這是兩個人的事,是私人的事…我進大學的時候,有一個老師跟我說,結婚不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我們整個班房咯咯笑,結婚怎會不是兩個人之間的事?通常是因為第三者的問題,即婚外情的問題,但後來越來越發覺,兩個人的結合並不是兩個人的事,還有兩個人的家庭呢?因為大家會成為姻親嘛。原來某些事,不是我們自己關上房門,便等於只是兩個人的事,因為那個私人的空間及公眾領域的界線,不是絕對劃分的,你私下所做的事,可以影響整個社會;你私下所做的事,可以影響整個家庭,甚至你私下所做的事,可以影響整個地球。

究竟我們如何做一個負責任的人呢?我們這樣,可以說是人與大地的悲劇,人的悲劇就是他很想成為上帝,他不理會自己有何責任,濫用了自己的自由,不聽上帝的律法,但是他的悲劇,不單止影響人,也影響了整個大地,大地的悲劇就是,無論他願意或不願意,最後也被人影響了,你可以說是因為一個人的無知及錯誤,令到整個世界有一個改變,失去了樂園,但是聖經在羅馬書第五章告訴我們,這一個罪,確是由一個人入到世界,但整個世界的救贖,亦因為一個人而改寫,過去因為一個阿當,令這世界改變,大地受咒詛,有時我們忘記了,原來那個罪的影響,是包括了整個大地,而基督的救贖亦包括了整個大地,在羅馬書第五章說到,因為一個人,罪入了世界,整個大地受咒詛,但聖經告訴我們,沒錯,在羅馬書第八章說到,萬物都在勞苦嘆息,等候上帝眾子的顯現,在羅馬書第五章跟我們說到,就是基督來到這個世界,整個世界有所改變,第一個阿當濫用了他的自由,影響了整個世界,但是這個第二阿當,很像我們歌羅西書裡的經文,他不是按著上帝的形象而造,而是他本身就是上帝的愛子,就是上帝的形象的本身,他本來是與上帝同等的,在腓立比書所說,但是他願意放棄一件事,成為人取了奴僕的樣式,他沒有罪,但卻承擔了人犯罪的惡果,望動地願意負上這個責任,參與在人類的當中,剛剛跟阿當成為了一個對比,阿當是不願意負責任的那一位,基督卻是願意承擔責任的那一位,阿當是犯罪那一位,基督是無罪那一位,但卻願意跟我們一起,阿當是濫用自由的那一位,而基督卻是運用自己的自由去服侍人群,拯救人類的那一位,如果我們要埋怨阿當犯罪影響我們,但我們更需要感恩,因為基督一人所做的事,我們都有機會分享上帝的拯救,包括整個大地、萬物,所以如果我要說,這是一人做事一人當,自己的事不會被人影響,或是不會影響其他人,很對不起,現實的世界並不是這樣,基督的救贖更加不是這樣,因為我們是參與整個群體當中的救贖,而基督來到的時候,不單止給我們有一個新的生命,更加有一個新的誡命,讓人知道我們有一個新的自由,避免我們重蹈覆轍,在加拉太書,第五章13-14節當中,他說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侍,因為全律法都包在愛人如己的一句話之內了,我相信今天我們重看這段經文的時候,試想想我們對整個社會、整個世界、整個地球的影響時,我應該問回一個問題,我們怎樣好好的運用我們的自由,來承擔我們作為大地管家的責任,我們怎樣好好的運用我們的自由,承擔我們作為教會一分子的責任呢?

我們下星期的經文,有一段很精彩的,就是當該隱殺了亞伯之後,上帝問亞伯在哪?該隱的回應是,與我何幹?我豈是看守我的弟兄呢?原來在我們教會中也很有趣,大家自由的來,自由的去,大家不一定很熟悉的,大家來自五湖四海,有些人久不久來一來,但我們不要忘記,我們很自由的來,但在自由當中,我們有一個責任是要看守我們的弟兄,坐在我們附近的人,他靈性的光景如何呢?他與上帝的關係如何呢?上帝都會問我們,我們家人的情況是如何呢?我們四周的親朋、好友、同事是如何呢?不要說這與我無關,好像阿當說,這與我無關,這不是我的責任。上帝也會問,究竟今天你如何用你的自由?是否承擔了你所應負的責任?願上帝繼續藉這一段經文與大家說話,祝福大家,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