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宮、曠野、青草地(伍渭文牧師)- 2009.12.6

語音(廣東話): 題目:迷宮、曠野、青草地
The Labyrinth, the Wilderness and the Pasture
證道:伍渭文牧師

今天我想總結一下亞伯拉罕一生最後的年日。

我們過去三個月不斷講解亞伯拉罕的生平,今天的題目是:迷宮、曠野、青草地,其實是可以很確切的來表述亞伯拉罕一生的事跡。亞伯拉罕被上帝呼喚離開吾珥的時候,上帝應許他把地賜給他,但終其一生,這地尚未得到,但在應許裏面憑信心來領受。所以他不可以在那地發展成為農業社會裏的一位族長,他是要隨著水、草而居的,他從一個有草的地方,帶著牛羊吃完草之後就去另外一個地方,是從一個青草地遷去另外一個青草地,這中間有曠野,甚至他寄居之地迦南地在飢荒的時候,他要跑去埃及避難。因此他一生是游牧的族長,從曠野到青草地;再從青草地到曠野,帶著他的牛羊和僕婢。

希伯來書的作者在11章9節:「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像在異地居住帳棚、與那同蒙一個應許的以撒、雅各一樣。」

有一天的晚上,他在帳棚出來,望向天 starry starry night,他感覺到天上的星星是很遠很遠,而且很長很長的時間停方在那裏沒有改變過,但自己的人生很快過去… (記得那天鄧博士講道:)他感覺到人生的短暫、他感覺到無後的焦慮,他想到甚麼叫immortality無限、不朽,在他低潮的時候,上帝跟他說,你看清楚那些的星星,其實是我賜給你後裔的星,你將會成為大國,你不用懼怕,神的安慰在他最低潮感到無後的焦慮時,有青草地的出現,而且上帝與他立約,將祭牲切開一半,日落天黑的時候,他看見上帝的火爐滾動經過切開祭牲,是表示上帝的應許,以祂的永生來起誓,祂不會反悔的,所以看見青草地──上帝的安慰及立約。

亞伯拉罕不單在外在的生活是從青草地到曠野再到青草地,他的愛心、信心的旅程也是如此。他嘗試過很懼怕,因為懼怕的緣故,特別怕去到法老王的地方──法老王因為他太太的美色而把他全家殺死。他自己軟弱,只講述了部份的真理:這是我妹子,不是我太太;另外一處的地方也是同樣的,在巴勒斯坦南部基拉耳寄居的時候,他同樣怕亞比米勒會因為他太太的美貌而殺他全家:她只不過是我妹子。這個時候,上帝出手干預制止法老、亞比米勒不可碰撒拉。每一次亞伯拉罕陷入曠野、迷茫的時候,甚至乎走錯路的時候,上帝賜他青草地──不用懼怕。上帝亦再一次當他看見他的妾夏甲,因為撒拉的報復而苦待她,她受不了就走了,在曠野裏面面對困難、危險,這個時候,上帝親近夏甲、安慰她、應許她,她的兒子以實瑪利… 上帝有祂的計劃,祂要保護他成為大國,他成為曠野的弓箭手。所以每一次亞伯拉罕經驗到上帝是在最困難的時候。

信心的路程像在曠野迷茫的時候都出現青草地。但是有一次他的迷茫極其濃烈(就是在上兩個主日,梁元生教授與我們講到在摩利亞山獻以撒的事件),在那裏,這個曠野極其的大、他亦極其的迷茫。曠野 – wilderness之所以害怕,不是因為有野獸的出沒、也不是因為稍後沒水、沒糧食,曠野最大的危險是甚麼?迷失道路。因為曠野沒有地標,沒有地標就容易迷失。信心也是如此!如果你沒有目標,抓不緊神的應許的時候,我們會有許多的困惑,在摩利亞山時,他感覺到很迷茫,因為上帝怎麼可以賜他以撒,本來撒拉是沒可能生育的,但竟然可以生育,這是上帝賜的一個神蹟,這神蹟使他得安慰,因為什麼這個時候,神要他去摩利亞山,獻上以撒為燔祭呢?為何上帝出爾反爾?他不明白、很大的迷茫。上帝豈不是在傳統裏面禁止我們像迦南人一樣獻子女為祭品嗎?這種禁戒在摩西的時候已成為一種律法,已被codify了,為何上帝在這個時候要我獻上兒子呢?他很迷茫,這迷茫候他像進入一個迷宮(Labyrinth)一樣沒有出路,該怎麼辦呢?但我們看見當他舉起刀子,要殺以撒如同祭牲般獻上的時候,突然間出現一隻羊,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 上帝必有預備,就毋須殺以撒了,但在那時候,他不知道羊的出現,那時候他只知道上帝要他獻以撒,他的心充滿疑惑、爭戰,許多張力與兒子分離,信心與上帝之間的不明白,為何如此?這是一個迷宮的經驗。

祈克果(Kierkegaard)曾經描述獻以撒的經驗,他說這個經驗是theological suspension of the ethical,人不可以理解的。在十九世紀當時歐洲許多人理解基督教是怎麼一回事?是合理的信仰,講求仁愛、公義、耶穌的道德理念… 都很合理。你成為基督徒就是一位 reasonable man,有教養的人。祈克果強調信仰並非如此,信仰是一個信心的跳躍(leap of faith),信仰是對上帝完全的投入,雖然你不了解。亞伯拉罕獻以撒就將信仰表明出來。我們因為信仰的緣故,我們的理性、合理的ethical事物,暫時擱置。信心 has a reason that reason cannot understand──信心是有原因的,而reason是不明白白的,這就是信仰。這是Labyrinth迷宮裏面的信仰,Labyrinth這個字我稍後再解釋。

翻譯成「迷宮」不是很貼切的,「迷宮」maze有死路的(dead end),Labyrinth在中古教會所理解,是一種靈修的路徑,是有「生路」可走的,是不一樣的。甚麼叫Labyrinth迷宮呢?是maze like,一個大的結構,這結構是在希臘神話裏面Crete的王King Minos,在國家裏頭找一個最優秀、卓越的設計者叫代達羅斯(Daedalus)所設計的,設計完畢後,就把一隻叫Minotaur的困在裏頭,Minotaur是一個人頭牛身的怪物,這怪物如何生出來呢?這是Minos王的太太,即王后,她看見一隻很漂亮、白色的公牛(bull),並和牠發生戀情,這是不倫的戀情所生的嬰孩,剛開始的時候是很趣緻的,慢慢這不倫的愛(illegitimate love)所誕生的「生物」,變成一個龐然、兇惡的Minotaur,所以這個皇帝要設計一個很大的Labyrinth把牠困在當中,這就是設計師Daedalus帶了這個人頭牛身的怪物進去,之後他就走了出來,怎麼走出來呢?很難走出來的,但他很聰明,進去的時候,帶了一條線(Clue)進去,走的時候,沿著線走出來,那「牛」因沒有線,所以就被困住了。有一次皇帝將一群雅典人的敵人困在裏頭,這牛就成為皇帝對付仇敵的工具。有幾個年青的雅典人童子,就被放進去裏面(有男有女),其中有雅典的王子叫Theseus進去殺了那頭「牛」,拯救了他的子民,他進去但怎麼走出來呢?就是Minos的女兒很喜歡Theseus,就把一條線(Clue)給他,他進去了就沿著線走出來。這個屬靈應用很有意思、很豐富,稍後再作解釋。

這個故事給我們看見基督徒的生命,有時候真的像進入了迷宮裏面,很迷茫,為何上帝會讓這事情發生呢?為何上帝會出乎爾、反乎爾呢?這個時候我們需要上帝給我們信心的Clue,那一條線,可以走出來。我們感謝上帝,亞伯拉罕雖然在摩利亞山很迷茫,但也在那裏很大的經歷上帝的同在及預備,就是上帝預備了一隻山羊成為祭牲,耶穌華以勒的經驗。

大家手中一張紙,我是在網上下載有關Labyrinth的明陣,留心看看,當你進去了之後,是有路可走的,雖然是不停地繞圈圈,但始終是有路可走的,最後走到中央的地方,走的人就會禱告,禱告完畢就走出來。很多大教堂的地面都有這種Labyrinth的設計,我在美國宣教的時候,去了一個很小的城鎮,一個很簡單的教會,前面有一個很簡單的明陣,我走上去大約用了十來分鐘,在當中禱告、走走,很有意思。走進去,放下你自己所有的東西,到了中間默禱,與上帝禱告,接受上帝的恩典,走出來面對世界,這是一個屬靈的行徑、屬靈的walking,在道風山也有一個叫Labyrinth,是很有意思的!

當你看清楚Labyrinth,出路與進去的地方是同一個地方,如果你完成一個屬靈的走路(walking),你一定得走出來,才叫做完成。如果亞伯拉罕單單停在22章獻以撒,在那裏是屬靈的高峰,接著被提,被上帝取走,像以諾、以利亞,就會留下一個令我們感到很深刻、很完美的景象,如同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他很英俊、很有神采就被人刺殺死了,所以就很記得他說過的話:不要問你的國家為你作了甚麼,要問你能為國家作些甚麼。那樣子很英俊,對不?仍然印在我的心裏,他從沒老過。Diana也是如此,是不?Diana 她死的時候,很漂亮,她從沒老過,所以在印象中她的樣子是一個icon(標誌),甚至乎馬丁路德金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也一樣,他被刺殺的時候,是他盛年的時候:I Have a Dream(我有一個夢想),這話不斷地在我們心中迴盪,他的樣子仍然是那麼的英郎。

但亞伯拉罕呢?他是一位老人家,他要離開世界,我們看見聖經的記載、看見他怎麼老,在23章當他老的時候,他太太離開世界,他要離開他的愛侶 – parting with his beloved, long-time Sarah。在24章,他要離開以撒,以撒會娶妻,成家立室,他經驗到空巢的空虛。最後在25章,幾句簡單的說話,他氣絕身亡。這是他的Exit(出口),拉丁文可解釋作「死亡」的,suicide這個字是self exit – 自己死亡、自殺。

明陣的入口與出口是同一個的,我們怎麼來也怎麼回去,上帝賜給我們生命,我們走完所有的路程,就歸回天家,這個屬靈的行走(Spiritual walk),是完整的。亞伯拉罕是我們的信心之父,是讓我們去效法的,他不是Diana、John F. Kennedy、Martin Luther King那般成為icon(標誌)來讓我們崇拜他,我們需要信心之父的榜樣,如何面對愛侶的離別、愛子的成家離去,以及如何面對死亡,我們很快的看看這幾章聖經。

在23章,他面對撒拉的死亡:
23:1 撒拉享壽一百二十七歲、這是撒拉一生的歲數。
23:2撒拉死在迦南地的基列亞巴、就是希伯崙、亞伯拉罕為他哀慟哭號。

23:3後來亞伯拉罕從死人面前起來、對赫人說…

之後整章是講述他買地埋葬撒拉。我們知道有人離開世界,要辦身後事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本來已經很傷心,接著要去殯儀館… 是一件相當難的差事,但亞伯拉罕有一個很寧靜的靈(calm spirit)來面對太太的離去,他盡他的責任為她買地安葬,而在買地的過程中他是議價的,找一個赫人作為仲介代表,介紹以弗崙這位貪錢地主給亞伯拉罕,亦以高價賣給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也知道被騙,但因他需要一塊地,這塊地也表明他的信心,將來他的後裔會佔有這地,多貴的價錢也要買下來,這個過程相當長。特別留意聖經描述他為撒拉而哭怎麼說呢?「亞伯拉罕為他哀慟哭號」- 很特別的字眼,很冷靜。有解經家解釋這句話:是不單止是個人的悲傷,是當時候的文化為死者哭喊,是一個mourning ritual,這個ritual禮儀,不是個人、私人的事。一個人的離世、你很親的人離世,會讓其他人感到很傷心,所以我們不能把它看成很私人的事,也是讓許多關心的人可以得到療傷(healing)的過程。

前半年香港某大學發生了一件讓人很傷心的事,一位教授的兒子(大學一年級回港渡假時)自殺身亡,這位教授在兩日之間都不能講話,他自己不想接觸任何人,他想自己將兒子埋葬,在殮房火化就算了,這是一件很悲傷的事,但結果有一次過了沒多久,一位牧師探訪他向他解釋,不單單是你自己感到悲傷,這件事的發生,使整個校園的同事都感到很悲傷,他們需要一個時間,不單止可以慰問你,自己也可以療傷(healing),他太太也同意,否則每一回有人問起,你要把故事再講一次,現在一次過讓許多人都能夠表達他的悲傷,結果一個公開的喪禮安排進行,當日很多人出席,整個靈堂塞滿了人,兒子大學、中學的同學都來了,很感人,學校許多高層人士都參與這個安息禮拜,在火化的禮儀結束之後,他爸爸對牧師說:Andrew, is much warmer in the parlor than in the morgue(在殮房很冷,但在殯儀館的靈堂裏,有許多人很溫暖)it is a beautiful service, thank you.

亞伯拉罕知道撒拉是他的太太,她的離世使他很悲傷,但撒拉同時也是許多人所認識、所愛的人,這個公開的mourning ritual,悲傷的過程讓許多人可以去舒解他們的痛楚,而得到治療的,亞伯拉罕知道這事,他做人是很明白事理,他盡丈夫當盡的責任,為亡妻安排一個ritual,好讓其他人能表示哀悼,又用很多、很煩的時間來買地安葬太太。相比22章,那邊充滿了張力,很多戲劇元素:有迂迴曲折的山路、有年老的爸爸、有充滿困惑的少年人、有矮樹叢,很多的場景、很多懸疑、上帝甚麼時候出手呢?會不會出手呢?當手拿起刀子想殺以撒的時候,突然之間有隻羊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 是一個action,是一個拍電影、戲劇的好主題。但到了23章就變得很平淡,23章不是問號、感歎號,是一個句號 – 人老了就要離開,是必經之路。

我想起排隊:1980年六月我在排隊,在美國領事館那裏等候簽證,那時充滿了緊張,一家四口(一個三歲、一個十五個月大的孩子),讓不讓我去呢?給我去的話,留下太太和兩個孩子在香港怎麼辦呢?又沒有多餘的錢了,很多… 當時候真的很害怕,不批就不批的… 但如果批下來,去了美國唸深造神學,很多憧憬… 在排隊裏面充滿了興奮及不批的懼怕… 結果我去了美國啦!但同樣的排隊,上星期我在中大的保健室排隊拿藥,完全沒有玄念,也沒有excitement刺激的,吃完藥就要拿藥啦,因為身體有需要,血壓高、又有甚麼、甚麼的病嘛(不過也該做點運動),但我有一個平靜的心去接受,去排隊囉,沒關係呀!不單止我在排隊,許多很熟悉的教授也在排隊,他們也拿藥吃,對不?人生就是如此,對嗎?That”s life!

我們感謝上帝,亞伯拉罕不是在22章被上主提去,成為我們腦裏面的icon(標誌),我們所景仰一個沒有年紀老邁的信心之父。信心之父是給我們看見如何面對人生的起落(ups and downs)、人生的苦痛,所以他願意去經歷,而上帝與他同在。事實上在23章裏面你看不到,任何一句說話提到上帝的名字,沒有的!議價買地、談判,被人欺騙也要買、辦身後事、為自己的亡妻來哀慟,這是人應該盡的義務,每一個都要走的路,這是我們的exit,要出去、要做的事,但裏面隱含着信心,信心托著整章沒有提名字的聖經,因為你留意,他是堅持要自己足價錢買地的,不給人家看見是便宜地賣給你,使他得利益,不是!乃是足價買下這塊地,為什麼買這地呢?因為這是一個標誌,這地稍後會埋葬以撒,稍後雅各死在埃及的時候,約瑟都把他的遺體帶回來葬在這塊地裏,這塊地是用來表明他有信心,雖然他沒有得到,但是他憑信心擁有這塊地,這地就是埋葬他太太的地 – 麥比拉洞(23章9節)。

我們的信心不一定在一個山的高峰,摩利亞山的高峰是經驗神必有預備的那種奇妙的經歷,我們的信心可以給我們在日常生活裏面 – 上班、下班、吃藥、輪候、或填報稅單 – 在那裏我們看見我們的信仰。

接著看看25章,亞伯拉罕幫他兒子娶妻。為自己兒子娶妻是一位父親的心意,在24章第一、兩節裏很詳細記載,他安排一個老僕人,回到他的家鄉為他兒子以撒娶妻,他不想在迦南地娶媳婦,他要回家鄉,因為他要保持信仰,迦南地是一個異教的地方,他很要緊自己的信仰。我們看見做人的責任裏頭,最後作為父親、母親,是很希望自己的兒女找到自己的歸宿,而且保持自己的信仰,作為父母親,這個是最難得、也是最重要的責任,將自己的信仰pass on 給自己的兒女,透過他也給自己的兒女的兒女 – 孫,這是我們最引以為榮的、做人最重要的責任。我們在結婚的禮儀裏面,第一項婚姻的意思是甚麼呢?就是上帝使我們能繁殖人類、教養子女、敬愛上帝,是很重要的一個責任。

在上個星期六,有兩宗婚禮在這兒舉行,使我印象深刻!第一宗是一位父親,他本來不可以來簽婚書的,但他那天可以來,家人都很開心,因為這個是他第七個女兒,他在醫院住了六天,他跟我們說他可能不能來簽名,叫我們留空著,先不要把他的名字寫下,到時候再加好了,那天看見他在這兒,他慢慢地走上去簽名,簽完了很開心,之後走下來坐下,眼淚留了出來,他第七個女兒,最後都結婚了!老懷安慰!他很高興!另一個婚禮裏面,使我很害怕,為什麼呢?因為一個動作是我從來沒有試過的,我真的很怕!當父親帶著女兒出來的時候,我帶新郎下去迎接,與他握手時,父親突然揭開女兒的頭紗親她一下,我立刻按著他說:不好,不可以!最後他都揭開親了他女兒臉頰,為什麼我那麼緊張呢?因為揭開頭紗只是新郎的專利,沒到時候,不能揭開的,嘩!我幾乎手忙腳亂,很害怕,我從來沒有如此害怕過,我已經很平靜的了,要按著他說不好,大家有一些掙扎,之後他問我,是否沒有人試過?我說是啊!你把我給嚇死!父親是一個好父親,女兒在婚禮過後謝謝父親說:我今天結婚,我謝謝爸爸,每一次上課,書包很重,從小學到中學二年級都幫我揹書包,使我的腰可以挺得很直,但爸爸就辛苦了!原來他父親那麼疼她的,所以他不捨得讓她先生第一個親她,所以他就在這之前親了她!我看見作父母的那種開心,每一次我主持婚禮時,都會留意父母的反應。作為父母,兒女結婚是很開心的,因為已經盡了他們的責任。但作為父母,兒女結婚也很掙扎的,因為他的兒女會離開他們,不跟他們一起住了,女兒會去丈夫那裏住(也有人會去太太家住的),這是一個空巢的感覺,很不容易的。

亞伯拉罕要學習let go,讓他的兒子離開,我們作父母的,孩子小的時候是控制他 (control),到他到了青少年期的時候,是引導 (guide) 他,與他作朋友有商有量,成人的時候,是祝福他,讓他離開。但很多時候,我們作父母的,不覺得自己的兒女長大了,麻煩的事就在這兒,對不?亞伯拉罕他年紀大了,但他知道以撒也長大了,他有自己的家庭,就安排一個好太太給他,很注重信仰,又安排僕人去打理這件事,最後他自己離世,離世的時候很簡單,25章第七-八節:「亞伯拉罕一生的年日、是一百七十五歲。亞伯拉罕壽高年邁、氣絕而死、歸到他列祖那裡。」之前他做了很多工作,在25章,他將家產分給庶出的兒女,打發他們離開離開以撒,因為知道以撒是上帝所應許唯一承受產業的,他做了,然後安然離世。

22章摩利亞山的經驗,可以說是一個屬靈的高峰,有很多的張力,上帝出手預備山羊一事是很奇特的,但人生奇特的事不是很多,福音書記載耶穌行了許多神蹟,但卻沒有記載時間,我相信不行神蹟的時候是比神蹟的時候還要多。信仰也是如此,我們效法亞伯拉罕,成為信心的人,有時候面對曠野、有時甚至面對Labyrinth,如Labyrinth當中的迷茫,但只要我們握著這條線 – clue – 信心的線,我們總有出路。

今天的題目 – 迷宮、曠野、青草地,其實我在崇拜的程序表及發給你們的紙,有兩個翻譯,一個叫「明陣」,明陣是有出路的。而迷宮有死路 (dead end) 、走不通的,究竟是迷宮還是明陣去描述Labyrinth的經驗呢?就似乎兩個因素。一個就是:究竟有沒有一隻Minotaur,那個人首牛身的怪物在Labyrinth的中間,或許如果在我們心中有一隻因為不倫之戀、不應該愛的、不應該戀慕的戀慕,剛生下來是一個很趣緻的嬰孩,但慢慢成長之後 – 罪的成長就是怪物。上帝對殺亞伯的該隱說:「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他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他」(創4:7)。罪成長之後,就好像那隻怪物Minotaur,是伏在那裏,要吞噬我們、摧毀我們的信仰。如果我們心中沒有這隻Minotaur,我們心中沒有一些不應該愛的、不應該戀慕的罪,那一個就不會成為迷宮,應該翻譯為明陣。

第二,我們心中雖然有迷茫,進去Labyrinth的時候,如果握著那個clue、那條線 – 信仰的線,如同設計Labyrinth的那個Daedalus、以及殺死Minotaur的那個Theseus,他們有一條clue走出來,那個就不是一個迷宮,可以成為明陣。

我們感謝上帝,我們的主 – the prince of peace – 和平之君,有如雅典的王子Theseus,他進去一個人人懼怕,殺死一個殺人的怪獸,祂在十字架上已經把罪給滅絕了,而且第三天復活了,信祂的人在地上不會進入死路(dead end),只有生路,我們感謝上帝!

Labyrinth, Wilderness, Pasture – 明陣、曠野、青草地,不是迷宮是明陣。

我們禱告:上主求祢的聖導使我們成聖,阿門!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