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七教會(士每拿教會-上)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稿整理:Pekkle Lee/校對:Lily

分享:梁永善牧師

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們好!歡迎你們收看「開卷有益之啟示錄:七教會之每拿教會」。我很想藉著這個節目和大家一同研讀啟示錄首兩章,這兩章是講到耶穌基督寫信給當時在小亞細亞的七間教會。

上次我們探索了第一間教會──以弗所教會。有關以弗所教會,神稱讚他們五件事;讚賞他們的勤勞、忍耐、勞碌;在信仰上的那份堅持;在道德上不能接受那些犯錯的人,要指控他們;而且在信仰上很清晰,能夠分辨哪些是假的信徒或假的使徒。

但神卻是責備她:「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失去了起初的愛心。」我們會探索到,我們原來可以很勤力地工作,很努力勞苦,但是可以失去那份起初的愛。所以我們都要很小心,我們在工作、事奉的時候,會否都很機械化而失去了這份愛?

正如我有機會來和大家一起分享,雖然我不能看見大家,但我求神幫助我讓我知道這是一個愛心的服侍,很希望藉著我的分享能成為你的鼓勵。當然神不會單單責備,祂還會提出一個解決方法。祂說你要回想在哪裡墜落,我怎樣拯救你,於是你能夠再燃點起這份愛。這個很重要,原來就是要「回想」。我現在事奉的教會是我自己親自建立,起名叫「銘恩堂」,就是銘記神的恩典,因為我們的銘記、我們的回想,於是成為了一股很大的動力向前推進。大家如果想了解有關以弗所教會的教導,可以查閱前面的教導。

今天開始和大家看第二間教會──士每拿教會。這間教會是被神完全地稱讚,沒有任何的責備,非常寶貴。與第七間老底嘉教會是完全責備、沒有任何的稱讚有一個很大的差異。當然,我們每次研讀這間教會的經文內容時,我們一定要了解這間教會所在地的背景是怎樣的。我們解釋聖經的時候,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了解那裡的背景,如果我們不了解背景,很容易就會有一些偏差。

士每拿是在以弗所以北約35公里的地方,而在士每拿,到今天依然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地方,因為她有一個深水港。我們要知道,在耶穌那個年代是完全沒有飛機的,所以運輸一就是靠很寬闊的馬路;真的是「馬」路,我們曾聽說「條條大路通羅馬」,原來當時最主要的路是讓馬行走的,所以舖平了的路就叫「馬」路。另一個運輸的重要因素是什麼?就是優良的港口。有了優良的港口,船隻就可以把貨物運到這個城市,當然,這些貨物可以慢慢地運到內陸裡。但大家可以想像,如俗語所云,「近厨得食」。如果你有一個優良港口,貨物立即缷在你這個港口的時候,你是否有特別多的貨物、特別多的人在這裡做生意而特別繁榮呢?所以士每拿是一個非常繁榮的城市。

還有,因為士每拿是一個深水港,貨物要運到士每拿之後再運到內陸,那裏有一條很平坦的大道直入城市的中心。這條路很特別,兩旁有很多很多的偶像,是拜希獵人的神話故事──太陽神、宙斯神、勝利女神等。最特別的是,這些廟宇是非常巍峨高聳,很宏偉很美麗的。而基督徒在這個城市裡面,真的是有很大的自卑,因為當時的基督教在某個程度上還是一個新興的宗教,這個信仰剛剛才興起,而他們又被政府逼迫,所以他們聚會的地方可能就是在一些人的家裡、郊外、一些空曠的地方、甚至是在洞穴內。相對於那些巍峨高聳的廟宇,那些神像被刻畫和彫刻得非常高大威猛,而他們聚會的地方可能是簡陋不堪,所以對他們是一個很大的壓力,但他們仍然至死忠心,這個值得我們學效。

而在士每拿教會還面對著一個很大的逼迫,是在信仰和宗教上都混合了的問題。我們了解到,當時的羅馬帝國是雄遍天下,她征討了很多不同的民族,所以羅馬這個帝國裡面的人口其實是很混雜的,什麼人種都有,當時猶太人也隸屬於羅馬帝國。要統治這群人,一定需要一種「羅馬精神」去維繫他們,於是他們就慢慢地將「王」拿來高舉。事實上有許多王都好有能力,帶領這個國家繼續強盛、繼續繁榮,而敬拜王,即對Caesar(凱撒,或譯作「該撒」)的敬拜,是當時他們必定要去做的事。因著要敬拜凱撒,就將王彫了出來,開始的時候不是想要敬拜,正如現在很多學校,如我現在教會聚會的那間學校禮堂後面也有很多張照片,說明那些人捐款的數目,但這些人是未過世還生存著的,只是讓人來記念。

但後來這些王的像就成了一種象徵,人就要在這些王的像面前燒香和敬拜。特別在第一世紀的時候,羅馬有一個王叫做多米田(或叫豆米斯),他把這些習慣變成律例。一定要向王的像燒香跪拜,表示你對國家的盡忠。大家可以留意,羅馬是接納很多不同的信仰的,那时有不同的敬拜,愛神、勝利之神、太陽神等,什麼神都拜,為什麼要逼迫基督徒呢?原來問題在這裡,因為基督徒不肯跪拜任何的像,當他不跪拜任何的像的時候,其實這個是宗教的問題。但不要忘記剛才我所說,羅馬是特別把宗教和政治結合在一起的,所以你不去跪拜王的時候,就代表了你對國家不盡忠,於是你就是國家的叛亂份子,所以他們就會被迫害。

我們又回看士每拿這個地方。原來士每拿是一個敬拜該撒的中心點,是當時這麼多的城市中,最強調要去敬拜該撒的城市。因此基督徒活在這個城市當中,有很大的困難,他們是一些新興份子,他們沒財沒勢,他們所敬拜的神是看不到的,只是在一些家庭、一些荒山野嶺甚至是一些山洞內歌頌讚美神,與那些很有規模、巍峨高聳的廟宇相對,真的是微不足道。但最大的問題是他們要面對一個很大的迫害,因為他們拒絕敬拜該撒,不願跪下燒香。原來當他們完成這件事的時候,政府就會給他們一份文件,要他們宣誓后就給他們,証明他們已對國家盡忠,當你做生意或其他事情時有這份文件對你就會有很大的幫助。基督徒不願做這些事的時候,就不會有這份文件,所以就會遇到很多的攔阻,甚至他們被人迫害。所以,士每拿教會是一個被逼迫的教會。

在士每拿教會裡還有一個很感人的事。當時有一個關心或牧養教會的主教叫做波呂甲,他就是在士每拿這個地方牧養群羊,年紀老邁。政府要迫害他們。當時的官員見到波呂甲年老,都八、九十歲了,都不想迫害他,就跟他說:算了吧,你只要跪下和燒香就可以免於我們的迫害,但波呂甲絕對不肯退讓,他仍然要堅持自己的信念,不肯跪拜該撒,要忠心地牧養,引來的就是迫害,人將他活活地燒死,甚至將他的皮剝下來。這個老人家很清晰地宣告:過去這麼多年,我經歷了神許多恩典和祝福,我的神從沒虧待我,我怎可在我晚年、將近離世時否認我這個信仰,羞辱我這位神呢?於是他甘心樂意受這個迫害,他以受辱受死為榮,因為是值得為主擺上。結果,波呂甲就活活被燒死。

如果今天你到土耳其旅行,我們説會看啟示錄七教會,你不要去想像找七間教會來看看,是沒有的,因為這些地方當時的教會只是在家庭裏聚會。而我們會從以弗所開始,因為還有個古城;會走走老底嘉的廢墟;如果你看士每拿的時候,其實很特別。第一,你看到聖經的寶貴和真實。當日老底嘉非常繁榮,但神說他們會一無所有,今天老底嘉是一個廢墟,沒多少人居住。但當日士每拿這個教會備受迫害,很多基督徒堅貞地委身給神,所以神很祝福這個地方。今天我們到土耳其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地第一個大城市就會去伊斯坦堡,原來第二個城市就會去士每拿。如果是我們基督教的旅行團,或香港旅行團都不會去士每拿,因為沒有什麼看,只是一個很繁榮的城市,就像去了中環或尖沙咀一樣,可能會有些商場,但你是不會刻意去那裏的。

我帶隊的時候,特別會去找一間教會,叫做「波呂甲教會」,我們刻意在這間教會聚會。請謹記她是不會向外開放的,在門前有一個牌寫得很清楚,不向外開放。當你想到那裏聚會,要寄信預約,他們就會接待你。我每次去土耳其前二至三個月便會寄信給他們,哪月哪日什麼時間會去探訪教會,他們就會接待我們。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讓我們在那裏聚會。我每次都會在那裏唱詩敬拜,然后講一篇信息,是關於至死忠心的,然后去禱告,那種感受很深刻,因為完了後,我會讓大家有機會默想。最特別的是這座禮拜堂是紀念波呂甲的,在天花板上有一幅很美麗的壁畫,就是描述波呂甲怎樣為主受苦、受死。在我這裏的就是那間教堂的資料,中間就會有波呂甲的彫像,裏面很美麗。待會兒我們會很清楚看到屋頂上有波呂甲為主受苦,被人用火焚燒,有人拿著刀預備將他殺死的畫面。我們在這個地方聚會的時候有很深的感受。

今天謹記士每拿教會是一個至死忠心的教會,他們面對迫害,被人搶奪一切的東西,仍然沒有放棄信仰。很多基督徒信了主,但經不起考驗,我們的禱告,若神好像沒有應允,就會懷疑神對我們的愛,就會放棄我們的信仰,甚至我們埋怨我們的神;又或者,我們沒有那麼嚴重,但有時我們很疲累,很想睡,我們又不來敬拜神;我們不會投入在教會的事奉裡面,又或是有些課程,教會為我們提供,但我們覺得沉悶,我們情願看電視都不參與這些課程–如果要付少許金錢的話,我們就更加不願參與。原來我們的犧牲度是這麼小的。相對士每拿的弟兄姊妹們,這群先聖先賢用他們的血寫下了這個教會歷史,卻成為我們的幫助和激勵。

今天和大家分享了士每拿這個城市的一些背景和士每拿教會所面對的困難,在下一集中我們就會研究啟示錄關於士每拿教會的教導,希望你能繼續收看。謝謝!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