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0,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08 七月二十六日──約伯記-5 (絕望人)-第6-7章

第六章

約伯聽完提幔人以利法論他所遭遇的事,乃因他是個愚妄人,依以利法所看,「人生在世必遇患難」(5:7),但神是拯救窮乏人、顧念卑微、貧寒人,卻使狡猾人速速滅亡,所以,約伯因愚妄而遭 災,所以他要聽神的管教。

焦點在苦難

1 約伯回答說、 2 惟願我的煩惱稱一稱、我一切的災害放在天平裡。 3 現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語急躁。 4 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靈喝盡了. 神的驚嚇擺陣攻擊我。 5 野驢有草、豈能叫喚.牛有料、豈能吼叫。 6 物淡而無鹽、豈可喫麼、蛋青有甚麼滋味呢。 7 看為可厭的食物、我心不肯挨近。

約伯自言他的煩惱,以及所受的災害之重,朋友又毫不客氣的責備他為愚妄,為此,他急躁開口,要為自己平反。

因為「苦難」帶來「煩惱」;「災害」帶來「急躁」──約伯煩惱的焦點全在他所面對的「災害」中,因此,他好像可以任憑自己的情緒發動,要發言洩忿,因為他已經一無所有了。

求死⋯⋯

8 惟願我得著所求的、願 神賜我所切望的. 9 就是願 神把我壓碎、伸手將我剪除。 10 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踊躍。 11 我有甚麼氣力、使我等候.我有甚麼結局、使我忍耐。 12 我的氣力、豈是石頭的氣力.我的肉身、豈是銅的呢. 13 在我豈不是毫無幫助麼.智慧豈不是從我心中趕出淨盡麼。

約伯所遭遇的一切,皆因出於全能者的攻擊(4節),但他深信自己沒有犯罪、得罪神(10節),但在這一切災難後,他已全然軟弱了(11-13節),所以,求神把他壓碎、將他剪除(9節)。

朋友詭詐⋯⋯

14 那將要灰心、離棄全能者、不敬畏 神的人、他的朋友、當以慈愛待他。 15 我的弟兄詭詐、好像溪水、又像溪水流乾的河道。 16 這河、因結冰發黑、有雪藏在其中. 17 天氣漸暖、就隨時消化.日頭炎熱、便從原處乾涸。 18 結伴的客旅離棄大道、順河邊行.到荒野之地死亡。 19 提瑪結伴的客旅瞻望、示巴同夥的人等候。 20 他們因失了盼望就抱愧、來到那裡便蒙羞。 21 現在你們正是這樣.看見驚嚇的事便懼怕。 22 我豈說、請你們供給我.從你們的財物中、送禮物給我。 23 豈說、拯救我脫離敵人的手麼.救贖我脫離強暴人的手麼。 24 請你們教導我、我便不作聲.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錯。 25 正直的言語、力量何其大.但你們責備、是責備甚麼呢。

那將要灰心、離棄全能者、不敬畏 神的人」──約伯的現況──真正經歷苦難的人,他們的靈被壓傷,軟弱到一個地步,就是很想放棄、逃離、離開神,因為靈被壓制了。

接著約伯責備以利法,當以慈愛待他(14節),不過在此,約伯用了「他的朋友、當以慈愛待他。我的弟兄詭詐⋯⋯」,似乎暗示著以利法是個「詭詐」之人,如同「溪水流乾的河道」(15節),客旅們無法從中得水解渴(16-21節)。 不但如此,約伯自言從無向他們要什麼,他們只得告訴他,他有什麼做錯就足矣,而不是一味的責備他(22-25節)。

義人的絕望

26 絕望人的講論、既然如風、你們還想要駁正言語麼。 27 你們想為孤兒拈鬮、以朋友當貨物。 28 現在請你們看看我、我決不當面說謊。 29 請你們轉意、不要不公.請再轉意、我的事有理。 30 我的舌上、豈有不義麼.我的口裡、豈不辨奸惡麼。

約伯也自認自己是個「絕望人」,他所講的,也是出於這「絕望」。

然而,約伯要表明、自證自己的義──「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10節)、「我的事有理。我的舌上、豈有不義麼?我的口裡、豈不辨奸惡麼?」(29-30節)

默想:此刻的約伯,心情煩悶,他拒絕朋友的責備,因為他認為他的煩腦及所受的災害之重,是朋友無法明白的。當我們在困苦壓迫、身體得疾病時,會否也常對人言:「你們不明白的」、「你們不知道那有多痛」⋯⋯等話呢?有想過,這話可能也是出於「驕傲」呢?無人懂、無人了解,在這世上,只有你自己明白,那麼你就是不斷地在舔舐自己的傷口!你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無人懂、無人明白」的困苦中。

第七章

人在世的勞苦

1 人在世上豈無爭戰麼.他的日子不像雇工人的日子麼。 2 像奴僕切慕黑影、像雇工人盼望工價、 3 我也照樣、經過困苦的日月、夜間的疲乏為我而定。 4 我躺臥的時候、便說、我何時起來、黑夜就過去呢.我盡是反來覆去、直到天亮。 5 我的肉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我的皮膚纔收了口、又重新破裂。 6 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無指望之中。 7 求你想念、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我的眼睛必不再見福樂。 8 觀看我的人、他的眼必不再見我.你的眼目要看我、我卻不在了。 9 雲彩消散而過、照樣、人下陰間也不再上來。 10 他不再回自己的家、故土也不再認識他。

人在世上豈無爭戰麼.他的日子不像雇工人的日子麼」(1節)──在此,約伯開始講論自己那些難熬的日子,這些困苦的日子,如同一輩子的人生般,又長又苦;一輩子的人生都是困苦的。

我的眼睛必不再見福樂」(7節)──痛苦的日子長了,失去對福樂的盼望。

訴苦⋯⋯

11 我不禁止我口.我靈愁苦、要發出言語.我心苦惱、要吐露哀情。

困苦把約伯壓垮,他要開口吐露哀情,不能再閉口不說了⋯⋯。

神啊,為什麼?⋯⋯

12 我對 神說、我豈是洋海、豈是大魚、你竟防守我呢。 13 若說、我的床必安慰我、我的榻必解釋我的苦情. 14 你就用夢驚駭我、用異象恐嚇我. 15 甚至我寧肯噎死、寧肯死亡、勝似留我這一身的骨頭。 16 我厭棄性命、不願永活.你任憑我罷.因我的日子都是虛空。 17 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 18 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 19 你到何時纔轉眼不看我、纔任憑我咽下唾沫呢。 20 鑒察人的主阿、我若有罪、於你何妨.為何以我當你的箭靶子、使我厭棄自己的性命。 21 為何不赦免我的過犯、除掉我的罪孽。我現今要躺臥在塵土中.你要殷勤的尋找我、我卻不在了。

我寧肯噎死、寧肯死亡、我厭棄性命、不願永活、.你任憑我罷、因我的日子都是虛空」──這裡開始,約伯開始有點生神的氣,他深信、也自認並無罪惡、過犯,為何神要抓住他不放,他若有罪,赦免他便是了,為何還要把目光牢牢的盯著他不放呢?

我若有罪、於你何妨⋯⋯為何不赦免我」(20-21節)──約伯又再次自證無罪,在神眼前是個義人。

默想:我現今要躺臥在塵土中.你要殷勤的尋找我、我卻不在了」(21節)──這句話真的是向神擺明發脾氣了,就好像我們在生氣當中,會對那個惹我們生氣的人說負氣的話:「以後你要找我就找不到了!」──在人生不如意當中,你是把氣發在其他人身上,還是會向神發脾氣呢?如果兩者只能二選一的話,寧可坦誠面對神,把你心中的鬱結向祂傾訴吧!哪怕你是向祂發脾氣,因為這時候這個才是真正的你!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