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8,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10 七月二十八日──約伯記-7 (為何?)-第9-10章

第九章

朋友所議論神的話,這些約伯都懂,然而他所困惑的是他看不明白的事⋯⋯。

我知道祂行奇事⋯⋯

1 約伯回答說、 2 我真知道是這樣.但人在 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 3 若願意與他爭辯、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 4 他心裡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誰向 神剛硬而得亨通呢。 5 他發怒、把山翻倒挪移、山並不知覺. 6 他使地震動、離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搖撼。 7 他吩咐日頭不出來、就不出來、又封閉眾星。 8 他獨自鋪張蒼天、步行在海浪之上。 9 他造北斗、參星、昴星、並南方的密宮。 10 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 11 他從我旁邊經過、我卻不看見.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覺。 12 他奪取、誰能阻擋、誰敢問他、你作甚麼。

約伯認識的神是一位獨行奇事、使人敬畏的創造主──「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33:9)並且「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祂的謀士指教祂呢?」(賽40:13)

誰能阻擋、誰敢問他」(12節)──如其說約伯是「敬畏神」的人,也可以說他是恐懼神的人。約伯認識的神,是一位嚴厲的神:

  • 「… 惹事的根乃在乎祂。」(19:28)
  • 「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23:16)
  • 「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27:2)
  • 「因 神降的災禍、使我恐懼、因他的威嚴、我不能妄為。」(31:23)

如此,我們可以說,他還未活在神的愛裡,因為「⋯⋯愛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我們就可以在審判的日子、坦然無懼.因為他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約一4:17)

不信⋯⋯

13  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氣.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他以下。 14 既是這樣、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 15 我雖有義、也不回答他.只要向那審判我的懇求。 16 我若呼籲、他應允我、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

然而,這位滿有能力的神,祂所做、所行的事,約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怎麼敢與祂辯論,求問祂呢?如同比勒達建議他要「殷勤的尋求 神、向全能者懇求」(8:5),但是約伯卻認為,就算神真會回應,他也不會相信!

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很多時候,這是撒但在我們困苦中對我們說的話,目的就是要我們深信──神的沉默,是因為祂已離棄我們、不聽我們的聲音了。

你在苦難中,可曾有半點疑惑過、不信祂真會聽你祈禱的聲音嗎?你有「不信的靈」嗎?

完全人、惡人神都滅絕

17 他用暴風折斷我、無故的加增我的損傷。 18 我就是喘一口氣、他都不容、倒使我滿心苦惱。 19 若論力量、他真有能力.若論審判、他說誰能將我傳來呢。 20 我雖有義、自己的口要定我為有罪.我雖完全、我口必顯我為彎曲。 21 我本完全.不顧自己.我厭惡我的性命。 22 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 23 若忽然遭殺害之禍、他必戲笑無辜的人遇難。 24 世界交在惡人手中.蒙蔽世界審判官的臉.若不是他、是誰呢。

他用暴風折斷我、無故的加增我的損傷」──這是約伯從頭到尾,一個徹底深信神無故加增他的苦楚,在他看來善惡、完全人、惡人都一樣被神滅絕。

我雖有義⋯⋯我雖完全⋯⋯我本完全⋯⋯」(20-21節)──他再次自認為有義、是完全人。對於苦難,他徹頭徹尾的拒絕接受,因為他本有義、本完全,不配承受不公平、不公義的待遇,這與他一直深信,神是𧶽福行善的人,絕不會如此的惡待他的──這就是他一直很想向神求問的問題。

懼怕⋯⋯

25 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急速過去、不見福樂。 26 我的日子過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鷹。 27 我若說、我要忘記我的哀情、除去我的愁容、心中暢快. 28 我因愁苦而懼怕、知道你必不以我為無辜。 29 我必被你定為有罪.我何必徒然勞苦呢。 30 我若用雪水洗身、用鹼潔淨我的手. 31 你還要扔我在坑裡、我的衣服都憎惡我. 32 他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們可以同聽審判。 33 我們中間沒有聽訟的人、可以向我們兩造按手。 34 願他把杖離開我、不使驚惶威嚇我. 35 我就說話、也不懼怕他.現在我卻不是那樣。

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急速過去、不見福樂」(25節)──苦難中,是否把痛苦的日子放大、加長,而忘了先前福樂的日子呢?

我因愁苦而懼怕」(28節)──因著困苦、苦難、愁苦而勾出他的「懼怕之根」,所以他願神「把杖離開我、不使驚惶威嚇我」(34節)。約伯完完全全的拒絕接受不公的苦難。

默想:你怎麼看你所相信的神?在你心中,祂的形象是什麼?你與祂的關係、距離有多近/多遠呢?你相信祂會回應你嗎?你有記念你祂過往怎麼帶領你、引領你、祝福你嗎?

第十章

發牢騷⋯⋯

1 我厭煩我的性命、必由著自己述說我的哀情.因心裡苦惱.我要說話. 2 對 神說、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 3 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壓、又藐視、卻光照惡人的計謀.這事你以為美麼。 4 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麼。 5 你的日子豈像人的日子.你的年歲、豈像人的年歲、 6 就追問我的罪孽、尋察我的罪過麼。 7 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

我厭煩我的性命」──在安舒的日子裡,約伯可曾「厭煩過自己的性命」?──透過苦難,顯示出人的屬靈狀態/光景。

如今約伯不再回應朋友的話,他乃在追問神:

  • 「這事你以為美麼?」──祢以為好玩嗎?
  • 「追問我的罪孽、尋察我的罪過麼?」──祢找到什麼?

定意毀滅⋯⋯

8 你的手創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體.你還要毀滅我。 9 求你記念、製造我如摶泥一般.你還要使我歸於麈土麼。 10 你不是倒出我來好像奶、使我凝結如同奶餅麼。 11 你以皮和肉為衣、給我穿上、用骨與筋、把我全體聯絡。 12 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 13 然而你待我的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裡.我知道你久有此意。

約伯反問神,祂所創造的、所聯絡的,又賜予生命、慈愛、保全他的心靈的,為何還要伸手毀滅、搗碎?這一切,皆因神定意要毀滅他。

我若⋯⋯

14 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並不赦免我的罪孽。 15 我若行惡、便有了禍.我若為義、也不敢抬頭、正是滿心羞愧、眼見我的苦情。 16 我若昂首自得、你就追捕我如獅子.又在我身上顯出奇能。 17 你重立見證攻擊我、向我加增惱怒.如軍兵更換著攻擊我。 18 你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當時氣絕、無人得見我。 19 這樣、就如沒有我一般.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墳墓。 20 我的日子不是甚少麼.求你停手寬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蔭之地以先、可以稍得暢快。 21 見上節 22 那地甚是幽暗、是死蔭混沌之地.那裡的光好像幽暗。

約伯一連串的發問、追問、責問,其實就早已認定,不管他有犯罪、行惡、有義或昂首自得,神都不停息地攻擊他,既是如此,為何還使他出母胎?

這些的「我若」──似乎是自我感覺良好,自覺行善、行義──約伯的「老我」只有在困苦中被發現!

默想:你在窘迫時,可曾記起神對你的應許呢?「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 29:11)你所相信的,是看見你的環境,還是看見神過往在你身上的恩典呢?如同神多番多次提醒以色列人:「你們要記念他奇妙的作為、和他的奇事、並他口中的判語。」(代上16:12、詩105:5)你所記念的是什麼?你的苦情?還是祂的恩典?



1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