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218 八月五日──約伯記-15 (惡人未必遭災)-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論惡人

1 約伯回答說、 2 你們要細聽我的言語、就算是你們安慰我。 3 請寬容我、我又要說話.說了以後、任憑你們嗤笑罷。 4 我豈是向人訴冤、為何不焦急呢。 5 你們要看著我而驚奇、用手摀口。 6 我每逢思想、心就驚惶、渾身戰兢。

請寬容我、我又要說話」(3節)──猶如約伯曾說過的──「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16:6),這回他聽了拿瑪人瑣法回答的話,他的情緒又再次被擾動!在他內心裡那些被誤解之氣,實在不吐不快!

任憑你們嗤笑罷」(3節)──此時的約伯已顧不上任何的面子、身份、地位了,因為他真的冒火了!

我豈是向人訴冤」(4節)──其實,約伯由始至終並沒有主動向人訴苦──「我豈說、請你們供給我.從你們的財物中、送禮物給我?」(6:22)

只是那種的鬱苦在他心裡頭實在是又沉又苦,最後連那麼一丁點的力量也無法壓抑時──「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3:1)──他的目的除了想舒壓一下情緒之外, 更多的是渴望從神那裡得到那麼一點的回應──「鑒察人的主阿、我若有罪、於你何妨.為何以我當你的箭靶子、使我厭棄自己的性命。」(7:20) 「我對 神說、我豈是洋海、豈是大魚、你竟防守我呢。 若說、我的床必安慰我、我的榻必解釋我的苦情. 你就用夢驚駭我、用異象恐嚇我⋯⋯」(6:12-14

為何不焦急呢?」(4節)──為了朋友口中那些論斷的話,他焦急了,他很想為自己平反,很想自證完全!

我每逢思想、心就驚惶、渾身戰兢」(6節)──約伯驚惶什麼?戰兢什麼?──就是「惡人為何存活、享大壽數、勢力強盛呢?」(7節)──這個就是約伯在這次苦難中,一直認定的事──惡人不一定遭災。

惡人不一定遭災

7 惡人為何存活、享大壽數、勢力強盛呢。 8 他們眼見兒孫、和他們一同堅立。 9 他們的家宅平安無懼、 神的杖也不加在他們身上。 10 他們的公牛孳生而不斷絕.母牛下犢而不掉胎。 11 他們打發小孩子出去、多如羊群.他們的兒女踊躍跳舞。 12 他們隨著琴鼓歌唱、又因簫聲歡喜。 13 他們度日諸事亨通、轉眼下入陰間。 14 他們對 神說、離開我們罷.我們不願曉得你的道。 15 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他呢.求告他有甚麼益處呢。 16 看哪、他們亨通不在乎自己.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 17 惡人的燈何嘗熄滅.患難何嘗臨到他們呢. 神何嘗發怒、向他們分散災禍呢。 18 他們何嘗像風前的碎秸、如暴風颳去的糠秕呢。

對朋友的話語指責,認定約伯所遇見的,與惡人從神而得遭遇一樣,這就好像斷定了:約伯就是惡人、不義之人。

故此,約伯首次與他們對質,對於惡人「神何嘗發怒、向他們分散災禍呢?」(17節) 惡人不一定如他們所說的,必定遭災!約伯反而看見惡人家宅平安、他們的兒女、群畜加增、生養眾多,並且諸事亨通,患難未曾臨到他們,也不叫他們的日子人像風前的碎秸,如飛而去。

其實,約伯在此表現出一種「心懷不平」的感覺,所以他才會說──「我必被你定為有罪.我何必徒然勞苦呢?」(9:29)

惡人享平安

19 你們說、 神為惡人的兒女積蓄罪孽。我說、不如本人受報、好使他親自知道。 20 願他親眼看見自己敗亡、親自飲全能者的忿怒。 21 他的歲月既盡、他還顧他本家麼。 22  神既審判那在高位的、誰能將知識教訓他呢。 23 有人至死身體強壯、盡得平靖安逸. 24 他的奶桶充滿、他的骨髓滋潤。 25 有人至死心中痛苦、終身未嘗福樂的滋味。 26 他們一樣躺臥在塵土中、都被蟲子遮蓋。

有人至死身體強壯、盡得平靖安逸」(23節)──就算到了最終的日子,惡人一樣身體強壯、安逸享福,一生嘗盡福樂──「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詩73:3)

惡人安康而終

27 我知道你們的意思、並誣害我的計謀。 28 你們說、霸者的房屋在那裡.惡人住過的帳棚在那裡。 29 你們豈沒有詢問過路的人麼.不知道他們所引的證據麼。 30 就是惡人在禍患的日子得存留、在發怒的日子得逃脫。 31 他所行的、有誰當面給他說明.他所作的、有誰報應他呢。 32 然而他要被抬到塋地、並有人看守墳墓。 33 他要以谷中的土塊為甘甜、在他以先去的無數、在他以後去的更多。 34 你們對答的話中既都錯謬、怎麼徒然安慰我呢。

約伯指責朋友論惡人之報應,實係錯誤至極,因為惡人不一定滅亡、無指望。他們的安慰實在是徒然的了──意謂,約伯厭煩了這種的安慰。

默想:會否我們也常認定,一個人常遭遇困苦、艱難、病痛、貧困,就是因為他犯了罪,得罪神,如此才會遭到一切的不幸?就像耶穌的門徒問耶穌──「⋯⋯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約9:2)──在我們的心思意念裡,是否也喜愛這種「對」、「錯」的「論斷」呢?──「你這個人、為甚麼論斷弟兄呢.又為甚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 神的臺前。」(羅14:10)「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 12:36-37)

那麼,如果你是被人論斷的那個,你又該如何回應?如同約伯急躁的為自己強辯嗎?保羅怎麼勸勉我們?──「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 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 所以時候未到、甚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他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那時各人要從 神那裡得著稱讚。」(林前 4:3-5)

約伯因著受苦,對惡人不一定遭災,顯然點燃起心懷不平的鬱悶,然而大衛說──「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詩37:8)──「以致作惡」──在英文NKJV譯為「它只會造成傷害」(it only causes harm)──誰受到傷害?豈不是自己的生命首當其衝的先受到傷害嗎?

合神心意的大衛說:「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詩37:7)──「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NKJV 為「在主裡安息/休息,耐心等候祂」(Rest in the Lord, and wait patiently for Him)──縱然面對被論斷,你能掌管你的情緒,使之安靜在主裡嗎?你的耐性能堅忍多久?這秘訣在於你有多相信神會為你伸冤?

可想過,你所受的苦,或許是神在考驗你的堅忍、你的信心嗎?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