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七日──怎能如此

And can It Be That I Should Gain?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我主的恩是格外豐盛,使我在基督耶穌裡有信心和愛心。(提前 1:14)

實在很難想像為什麼把耶穌基督跟十字架放在一起,這是兩件絶對不相配的事,十字架所表明的就是刑罰,就是羞辱,就是宰殺,就是死亡。怎麼能把耶穌基督與十字架連在一起呢?

講到刑罰,祂是一位沒有罪的神,祂從無吐過威嚇的話,祂的手從來沒有犯過罪,祂的手只有撫摸那些長大麻瘋的人,醫治那些軟弱的人,按手在小孩子身上。那位榮耀的主,怎麼能被人羞辱、宰殺呢?祂是一位生命的主,生命從祂而來,在祂裡面滿有神豐盛的生命,世界是藉著祂造的,生命的主竟然能夠死亡。那位榮耀的主,生命的主,全能的神,配被讚美的神,居然能夠死在十架上。

這一切唯一的答案乃是「為了愛」 ── 神愛世人的恩是何等豐盛!

本詩作者 Charles Wesley 在 1738 年 5 月 20 日經歷了屬靈生命的大復興之後寫了這首詩,陳述了對神偉大救恩的感激和讚美,這首寶貴的詩歌,歷經二百多年,至今仍震撼感動每一個人的心。

雖然在他年輕時,曾受過嚴謹的宗教訓練,受教於一流的牛津大學,並遠至美國宣教,但在其生命中,卻無平安和喜樂。回到倫敦後在 Aldersgate Hall 參加 Moravians 弟兄會的聚會,心裡才被聖靈挑旺起來,找到「唯有信才是救恩之根本」之真理,從此大發熱心,藉著聖詩領人到主面前。

1.怎能如此,像我這樣罪人,也能蒙主寶血救贖?
因我罪過使祂受苦,因我罪過使祂受死;
奇異的愛!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2.主竟拋棄,天上榮耀寶座,白白恩典何等無限!
捨去己身成全大愛,救贖可憐亞當後代!
恩典憐憫,何等無限,我主我神將我尋回。
3.不再定罪,今我不再畏懼,耶穌與祂所有屬我!
我活在永活元首裡,穿起公義聖潔白衣,
坦然進到神寶座前,因我救主,我得榮冕。
(副歌)
奇異的愛!何能如此,我主,我神,竟為我死。

*最為深奧難懂而又極其簡明的乃是神純全的大愛。 ── 約翰達秘

黃瑞西牧師著
摘自《歲首到年終》美國榮主出版社出版
承蒙黃瑞西牧師授權【葡萄樹傳媒】轉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