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創造)奇特的孔雀羽毛

香港 蘇美靈

聖經提到不少雀鳥,包括鴿子、烏鴉、鷹、鵪鶉、駝鳥、麻雀、驁鳥、鷄等。但孔雀(PEACOCK)不單是這眾多雀鳥中最美麗的,牠更是自然界的珍禽 (雌性孔雀PEAHEN是灰黑色、毫不起眼及其貌不揚)。孔雀那特長和會開屏成扇狀的尾部十分獨特,好像新娘婚紗那長長的拖尾(TRAIN),這並非尾部的羽毛,是屬於廓羽,因為尾部的較短羽毛在開屏之時才顯露出來。其他鳥隻遇到敵人之時可擺動牠的雙翼或頭部,以唬嚇對方,但孔雀在開屏時卻可以使身軀面積增加數倍,加上牠二百多個眼斑足以混淆敵人的視覺,而牠可以趁機逃之夭夭。

孔雀身高90-130厘米,重4-6公斤,壽命約廿年,拖尾約1.5米長,有約200根羽毛,共重半公斤,每年換毛一次。飼養者可以「收割」羽毛出售而獲利,羽毛多用於裝飾物,包括扇子、面具、帽、珠寶、花籃等。

牠那七彩的羽毛主要的作用是保護身體。雖然牠們可以飛,但只可飛短距離,例如飛過河流,飛上屋頂和跳上樹枝,但牠們非候鳥,所以不能作長途飛行。在中國南宋期間,有一首很著名的長篇敍事詩「孔雀東南飛」,是敍述一個感人的愛情悲劇。這或會使人誤以為孔雀是候鳥,可以由東向南飛,但事實上牠們多棲息在地上、樹枝上,並不擅於飛翔。這首詩其實是托物興詞,東南方象徵淒苦。

雄性孔雀在求偶舞蹈開屏時會不停擺動尾部羽毛,去吸引異性。牠們的羽毛最特別的地方是每一片在頂部也有一個眼形狀斑(5-6厘米寬6-7厘米寬)和金色外圈。由於羽毛長度不同,而眼斑位於頂部,以致開屏之時整個「扇」都有排列整齊的眼斑。

自然界有顏色的物體/生物主要是因它帶有不同的色素,例如花朵、樹葉、石頭、毛髮,但亦有另一種稱為結構色的因素。這是科學家在十九世紀發現的,例如肥皂泡的彩色是因為它的薄膜由於光學效應,例如干撓、衍射或散射等的緣故而產生的,這現象也出現在蝴蝶的翅膀、甲蟲的翼、貝殼和孔雀的羽毛,甚至鐳射碟面。而孔雀、天堂鳥、蜂鳥、蝴蝶更有光子晶體(photonic crystal)產生的結構色。因為每一片羽毛都有數以百計的枝條,在其中有碗狀的小鏡子,由於光的干擾作用,這使它們產生絢麗多彩的紫銅色,閃閃生光。正因如此,當我們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它們時,我們也會看到不同的色彩。科學家現正研究如何應用這現象的原理在軍事服的布料上,使敵人看不見我方,使軍服成為保護色的衣物。而另一種應用是在光學儀器和晶體管上。

不少人會問:「為何孔雀的拖尾如此誇張」?牠開屏時身體似乎承受不住這麼笨重的尾部,又例如在北極圈的赤鹿,雄性的角如一棵樹枝,看來重量幾乎和身體相同(但其實只有身體1/20的重量)。孔雀的拖尾似乎是十分昂貴的投資,因為它們看來沒有任何的實際用處,它們除了可用作開屏吸引異性之外,其餘時間都好像是投閒置散的,其他動物也不會欣賞牠的美態。為何孔雀不將精力放在撫養下一代,或築更堅固的鳥巢,這豈不更為有效嗎?這令我們產生一個疑問,就是不少動物,特別是一些罕有品種生物,牠們何需具有這麼多看來是浪費的構造呢?

在1975年,有人提出障礙理論HANDICAP THEORY去解釋孔雀拖尾之謎。「不錯,這條長拖尾是一個累贅,一種障礙,減慢牠逃走的速度,但『牠』仍然生存,證明「牠」是適者,可以生存。即使這看似是有點誇張,但至少牠可以吸引雌性孔雀。雖然經歷數千萬年的時日,牠們仍能代代相傳至今,並沒有絕種」。

其實這樣的解釋是互為因果的說法,正如「適者生存」也是自圓其說的理論,因為可以生存,所以是「適者」,而「適者」,即可以「生存」。按照生物進化理論,孔雀早應絕種,被淘汰了,因為牠既不能快速逃避捕獵者,如狗、蛇、貓科動物,也不如其他雀鳥能向天上高飛,但牠們竟然可以存留至今!

王上十22:「因為王有他施船隻與希蘭的船隻一同航海,三年一次,裝載金銀、象牙、猿猴、孔雀回來。」(代上九21)聖經只有兩處經文提及孔雀。所羅門王富甲天下,當然有不少國王向他進貢,獻上各種寶物、當地著名土產和珍內禽異獸,但同時他也會派人往各地搜羅罕有動植物和擁有御用動物園和花園,所以艷麗奪目的孔雀也是他所喜愛的。我們常在圖片中看見古代的帝王坐在金碧輝煌的寶座上,旁邊有侍從手持由不同羽毛製的大型扇子在他背後為他搧風,可見孔雀毛當然是不可少的。

耶穌登山寶訓教訓百姓不要為明天憂慮,也不要為吃什麼、穿什麼思量,祂以很幽默的語句提醒我們:「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裏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他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太六28-29)「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裏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裏,神還給他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可以想像所羅門王在極榮華的時候穿上龍袍(正如中國古代和今天日本天皇有多層衣物的龍袍)的樣子。但耶穌說「還不如這花一朵呢!」此外,野地裡的草,祂還給它裝飾。那麼孔雀的裝飾豈不更加顯出神創造和設計的巧工麼?創一31說:「神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孔雀(封面圖)身上由頭到腳的裝飾與今天一些富有的貴婦盛裝赴宴時所穿戴的比起來,豈不更「雍容華貴」嗎?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