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基之香江自嘆(數白欖)

一別香江二十載,意欲回港傳福音。 過去十年隨基督,本來是個快活人。
未回港前已安排,終生可做無線人。 誰知陰錯與陽差,簽約成為亞視身。
舊雨新知一大堆,夜夜飲宴難分身。 阿一鮑魚雖好吃,食不知味笈硬吞。
開始新鮮滾熱辣,公司力捧甚開心。 豈料熱風一吹過,冷風便來襲我身。
也許不合適潮流,所演角色不稱心。 欲將生平得意事,盡與觀眾來分羹。
公司推辭說考慮,主要識我不夠深。 三年過去到如今,已經做到無哂癮。
事業雖不盡人意,從未斷過傳福音。 台上分享真享受,望能如此過一生。
誰料遇見了知音,埋葬感情再生根。 全心全意來協助,贏回失去的信心。
成敗得失天安排,自己只求盡責任。
眼見今日的香港,道德沉淪甚傷感 甚傷感。 正所謂

你重感情我重金,山盟海誓莫當真。 石榴裙下任我選,為何只要一個心。
世間情侶多的是,真正講心有幾人。 榮華富貴誰不要,管它永生不永生。
災難來臨親朋散,好景時候滿是人。 自出娘胎到去世,快樂光蔭有幾分。
翻身全憑靠自己,真正幫我有幾人。 真心說話難入耳,決定要分就要分。
早分早做早收山,一寸光蔭一寸金。 感情不能當飯吃,情願做個負心人。
老來無依又無靠,有銀穩時就要穩。 人說金錢是萬惡,我話無錢萬不能。
有錢說話全有理,無錢說話語不真。 若然不信我的話,有誰相信行乞人。
天大事情都不怕,最怕口袋沒分文。 條條大路通羅馬,海闊天空任我行。
三從四德已過去,時興寬衣待貴人。 你有金時我有身,什麼名份不要緊。
三四五六無所謂,它日無錢就鬆人。 同居總比結婚好,慳水慳力又慳銀。
你好我好大家好,合不來時各自分。 一來不浪費時間,二來雙方無責任。
鍾意邊個食邊個,若講道德無可能。 虧欠良心無人見,現世只看銀與金。
手上有銀話有力,不能事亦變可能。 現世高舉名與利,叫我怎能不拜金。
若然人人如此想,人類會變成畜牲 成畜牲。有無得救? 有! 聽住

富人不愁衣食住,兒女爭財最擔心。 億萬家財有何用,百病纏身心不甘。
醫生吩咐要食素,戒酒戒色戒食葷。 一生拼命去謀算,美酒佳餚無我份。
否則剩番哪幾年,提早進入祖宗墳。 及早回頭乃智者,否則沉淪不超生。
人怕老來孤獨睡,夜半死去無人問。 雖然贏得全世界,沒有真愛好傷感。
咸魚白菜雖清淡,有說有笑最開心。 人生在世為什麼,只求對得住良心。
基督如何教導你,必須決志做新人。 不要只挑人短處,繁事都要有愛心。
寬宏大量真君子,記仇記恨乃小人。 在世百年炸眼過,得饒人處且饒人。
臨終時候回頭想,一生是否枉為人。 若有天堂與地獄,自己會向那邊行。
風花雪月無真意,為何不及早抽身。 未來之事天知道,何必現在做杞人。
其實人人都可以,腳踏實地去做人。
睡前請你想一想,自己是否太過份 太過份。

一九九六年十月於香港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