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停頓時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多倫多正在嚴格實施防疫規定,政府勸諭市民如非必要,都要盡量留在家中。居民假若必須出外,要保持兩米的社交距離,違反者有可能收到罰款告票。

學校暫時封閉,大部份的課程都弄到網絡去,兒子在家中繼續日以繼夜地預備他的大學論文。家中的環境比較安舒,容易讓人失去工作意欲,兒子決定不在書房工作,他在家中另闢一個臨時工作室,他在那裡定時參與網上課程和做功課。心理學家說特定的環境能提供專注工作的作用。這段時期,他的學習進度仍然保持良好,大概是因為在家中設立了工作室的緣故。

窩在家中的我,想著如何善用這段漫長的時間,我除了如常的靈修和禱告,重讀一些久違了的書本外,還寫了一些文稿和漫畫。心血來潮,想起年初女兒的請求,用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作品角色創作一幅字母畫;於是坐言起行,落筆起稿。二十六個英文字配上漫畫造型,首先要詳細搜集資料,仔細打好草稿,填上黑線,然後著色。繪畫一個字母造型往往要花上五小時,所以創作一版二十六個字母,大概需要兩周的時間,正好陪伴我打發留家的日子。

在不能與人聚會,面對面分享福音的日子,我們能做些甚麼呢?很多人會選擇利用網絡傳遞信息,我則上網買了兩盒粉筆,在家門前的車路上畫了一隻鴿子,承托著牠的是英文”faith, hope, love”(信、望、愛),好讓出外散步的鄰居,可以得著安慰的信息。有一位過路的女士停下來欣賞,對我說:「謝謝你的塗鴉,我們需要這些美麗的祝福。」一些年青人經過,隨即拿出電話來拍照,上傳到網絡去,這個信息繼續在社交媒體發揮果效。藝術的其中一個功能,就是要呼應時代的需要。

內子留在家中工作,見我忙忙碌碌,問我在忙些甚麼?我說要在世界停頓時呼喚愛,內子不大明白我的意思。當各人處於足不出戶的情況,世界彷彿停頓下來一樣;我忙於為思念的人禱告,並把握當下來實踐對女兒的承諾,加上有妻子相伴;縱使在疫境裡,總有上天的恩惠,仍然天荒愛未老,這不就是在世界停頓時呼喚愛嗎?

雖然暫時不能隨便出外,人卻能在家自我學習增值,享受與家人並肩同行的愛。在疫境中,因著信靠天父,就能滿有盼望地等候疫情終結的一天,或許我們更能體會《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十三節的意義:「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¹


  1. And now these three remain: faith, hope, love. But the greatest of these is love. (1 Corinthians 13:13)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