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蝗蟲論

蝗蟲是必然的?基哥與你探討歧視文化、地方歧視、民族偏見等都非一朝一夕造成的,是心理不平衡的心態?…

國(黃文國)基(麥基)

國:Hello,基哥,你好,又來到「人生多面睇」。這一集也是討論近期城中熱話,就是「蝗蟲論」。為什麼出現了這個詞語 ( term ),有這種現象?事緣農曆新年前,年初時,香港地鐵上發生了一宗爭執 ( argue ),由內地來的一家人,孩子在車廂內吃東西,弄得隨地都是垃圾,弄骯髒了。有一個香港市民,忍受不了,提醒他們說:「這裡不可以吃東西,你們弄得隨地都是垃圾,很不衛生,這樣不對。」這樣就引來中港罵戰,孩子的母親和她的朋友立即群起而攻,大發脾氣:「你為什麼罵我的兒子,你真是囂張。」跟著那香港市民──原本只是指正──忍不住爆出一句話:「你們大陸人就是這樣。」言語中有些歧視,有些侮辱成分。這件事被人用手機拍下,因為用手機很方便,被放上互聯網,立刻熱爆,引起很多討論。香港人看到便說:「他們就是這樣。」國內的同胞朋友則說:「不是因為我們,香港垮掉了,還不是因為我們(才有)這麼多自由行到來。」加上有些國內的教授推波助瀾,孔教授又說:「香港人是狗、是奴才。」諸如此類,這樣帶來很多爭論。再加上很多雙非孕婦,來到(香港)搶佔了香港的資源,無論醫療、將來小孩子的教育、福利等等。很多很多中港間的爭論,慢慢形成「蝗蟲論」,「你們不要來算了。」基哥你的看法怎樣?我知道你也很留意這些時事。

基:這些事情是必然的,一定會發生,不論民主或君主社會、什麼主義都好。美國最民主,以前南北戰爭,美國人互稱「北佬南佬」,大家互相歧視,你歧視我,我歧視你,演變至洲與洲之間也歧視。為什麼?第一,歧視人的,例如甲歧視乙,一定是甲比乙富裕,不會是乙歧視甲。如果乙歧視甲,是妒忌,他(之)所以妒忌是因為別人比自己生活得更好,大家都是人,為什麼你活得比我好?這樣他便妒忌你,好像在東南亞國家中的印尼。我在印尼也住過六個月,我再看以前的資料片段和錄影帶 ( video ),它相隔十年八年便殘害中國人一次──排華–什麼理由?就是妒忌。

國:他們要搶奪華人的錢財。

基:大家(用)同樣的方法賺錢,為什麼你要拿走我所有的錢?這些不要說,我們不是要引起種族的仇恨。人的嫉妒有時是無緣無故的,你不要以為你有錢我才妒忌你,你有沒有聽過中國人的講法:「雖無過犯,面目可憎」。

國:「憎人富貴厭人貧。」

基:你沒有得罪我,我看到你的「衰樣」也憎惡,沒道理的,那些不再討論。回頭說「蝗蟲論」,為什麼說是必然?宏觀地看,假如這個世界,不是好像聖經所講,永遠不會有末世的日子,不會有大災難,這個世界的人會演變成怎樣?只剩下一類人,大家互相通婚,融合一起 ( brend-in )。現在你坐船去澳門,可以看到鹹淡水分界線,但分界線愈來愈模糊混濁,那界線以前很清晰,現在因為大家混合了。如果這個世界,沒有排斥,變為只有一種人,變得好像神造人時,只有亞當夏娃。但神給人有自主權,有自由意志 (free will),人便變得互相排斥。今時今日,這麼大的排斥,最近發生在香港和祖國。孔某人說我們香港人是狗,這個絕對是太過份,你這樣說也是侮辱了自己,你怎能說別人是狗。當然在香港,從大陸來的人比比皆是,一走進地鐵車廂,你便會認出哪個是大陸人,哪個不是。他們還有一個壞習慣,不懂得分別什麼是扶手,把身體挨著扶手。我計算過通常一個扶手,最多有七個人扶著,或五至六個以上。

國:至少也有兩三個。

基:他把身子一挨,那五六個人便站立不穩。我不明白,為什麼那些人不說清楚?告訴他們那是扶手,我不管任何人,不論是否外國人,也告訴他們這是扶手,不是用來挨的,這樣去教育他們。香港人又不敢說清楚,賊過興兵沒有什麼意義。小朋友吃東西弄至一地垃圾,是的,不只是大陸人,香港人也大有人在。

國:在地鐵內吃東西,我也試過。

基:小孩子不懂,同行的大人應該要負責任,你要管教他、看顧他,不能讓他在地鐵車廂內走來走去,拿著扶手在轉圈。香港人又不敢說清楚,這樣做的不只是大陸人,這是偏見,偏見中也是有道理。如果將本地的法例告訴他們,間接或直接,教育他們,入鄉隨俗,告訴他們我們是這樣的,這樣做是正確的。最難忍受的是大陸人很善於蹲下,我便做不到,他們一到來,有空位便蹲下。

國:坐下,對身體不大好,但蹲下,我看過有書籍說,適當的蹲下──不知什麼叫適當?–但適當的方法,如果時間適中,對腰部是好的,原來這是真的,我看過有健康書籍這樣說。

基:我相信你說的,但我們不習慣。還有一件,很多事情都是對健康有好處的,但那是公共地方,你一蹲下,便霸佔了很多位置。其實最好是伸直躺在地上,最舒服,如果每個人都躺下來,怎麼辦?要顧及公眾,但他們不管,喜歡蹲下便蹲下,坐下便坐下,站著便站著。這樣不理會別人的感受,這樣便不好。至於衛生問題,不只小孩在地鐵小便,大人也有,大人同樣也有下車後小便,非常不對,大人這樣是在公共地方暴露下體。很多時,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偏見,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是累積起來的。

國:你說起累積,我便想起社會學家的研究。我們中港間,除了是文化衝擊 ( culture shock ),大家的文化有些差異除此之外,其實還有一件事,在香港和國內也有,就是大家心理不平衡。以前我們香港很了不起,只有「大陸亞燦」,但我們現在是「港燦」,我們從前富有,現在則反轉過來。某程度上,我也認同我們要背靠祖國,不然便行不通,無論政治也好,經濟也好,心態不平衡。現在反轉了,國內人富有,有權有勢,在這十年八年轉變得這樣快,為什麼出現這些衝突?我想從其中一個角度看,是我們心理不平衡,我們無法平衡這種心態,以前不是這樣,我們很囂張,以前只有我們做主,他們沒權說。現在反轉過來,只有他們做主,我們沒權說,我們香港人怎樣平衡這種心態?這是一個很好的提醒和發現。

基:我告訴你這種心態,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是漸進式。為什麼我們香港人有這樣的反應?為什麼大陸人又有那樣的反應?第一,我們要明白,香港人的文化背景,百幾年都是由英國統治,我們聽命於人,我們很少反抗,很少向上反抗示威。其實中國人很不好,我在香港長大,從來未見過英國人統治時,香港人敢示威,英國人一撤出香港,便每天都示威。

國:對著外國人便不敢大聲。

基:香港人怕外國人,自己是死狗一隻,並且被人統治慣了。人總有脾氣、有火氣,中國人專門欺負中國人,不敢大聲對外國人說話,對著中國人時大發脾氣,對外國人則不敢,被奴役慣了,變得性格懦弱。

國:奴隸性重了。

基:在這情形下,大陸人來到,今時今日我們不再受制於人,有什麼不對便指責別人,指正別人。大陸人來到,感到香港真是不同,他們到處小便,香港人也不敢出聲,怕惹禍上身,不敢說,以致他們愈來愈過份,到處大小便,吃東西。

國:只是小孩子,大人便不會。

基:有,大人也有,沒有大便,但小便。在這情形下,香港人慣性包容,無可避免才說出來。大陸人則不是,他們放縱,在國內被壓迫,在香港自由,什麼都敢說敢做,漸漸愈來愈過份,將香港人迫至牆角。

國:現在便反彈。

基:到今時今日,十年了,才造成這樣的局面。大陸人來香港,說如果不是祖國什麼什麼(就什麽什麽)。既然你認為香港人不值一哂,來香港做什麼?一句話:「不要下來算了。」我喜歡回大陸,我欣賞大陸,我喜歡大陸的風景,香港沒有。香港有自己的賣點,既然你說香港不值一哂,如果香港是狗,你來狗窩做什麼?和狗搶飯吃麼?

國:自己也變了狗。

基:所以今時今日形成這樣,純粹是時間上慢慢磨合,中國幾十年後便造成這樣。

國:不過其實一直在聽你說,我便想起一個笑話。大家知道新加坡是個有很多限制的國家,這樣不准,那樣也不准,香口膠也不准吃。但大家知道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很相近,兩國連接著。我有很多新加坡朋友,我們常一起開玩笑。他們說:「我們新加坡人,可以駕車到馬來西亞,駕車到馬來西亞,第一件事想做什麼?」「是不是吃香口膠?」「不是,香口膠也會吃,但駕車過去,第一時間一定做一件事。」「做什麼?」「就是捲下車窗,吐一口痰。」「為什麼?」很可笑。「我們被禁制得太過份,一過到馬來西亞便要釋放一下,不止買香口膠,還要捲下車窗吐一口痰,被壓迫太久,要釋放一下。」這只是說笑罷了,我們時常流傳這種笑話。不過好像基哥剛才所說,我也很認同,某程度是(可以)理解的。國內的同胞,在中國沒有言論自由,訊息也不自由,來到香港便覺得自由 ( free )。想罵什麼都可以,想怎樣做都可以,法輪功大街大巷也有人圍觀,來到香港突然感到被釋放,做什麼都可以。其實我們香港人應該保持自己的價值,其實你有什麼這樣吸引?買東西嗎?過新年時我曾到過上海,說真的,香港買得到的東西,上海也買得到。

基:價錢有些不同。

國:是的,價錢有些不同,到目前為止 ( so far ), 在香港可能便宜一些,主要感覺安全,有保障一些,其實不是相差太遠。我們香港人要保持 ( keep ) 這種價值:我們廉潔、奉公守法、有禮貌、包容。剛才基哥說得好,包容中也要告訴他們不可以這樣做,有些地方也不可以過份,我們要有智慧、有禮貌,要保持 (keep) 這些東西,說真的,這個城市才有吸引力,不然我來做什麼?去香港和去廣州、去重慶也沒有分別,何必來香港?現在的酒店很昂貴,一晚最少要千多元,何必要做這麼多事情?

基:那天我去澳門探望教會朋友,嘩!去泰國四日三夜,才要一千八百元,去澳門住一晚酒店就要一千六百,還末計算飛機來回,膳食的費用。

國:所以你說,為什麼一個城市有吸引力?就是因為例如澳門有賭博。

基:澳門東西又貴。

國:澳門其實面積很小,很快便遊覽完,有賭博便有吸引力,這城市一定有一些地方和別人不同,才可以吸引人到來。說真的,香港的什麼景點,去一次也玩夠了,海洋公園、迪士尼去一次以後不會再去,有多少吸引力?但我們的吸引力,在於我們是一個廉潔、奉公守法、有禮貌、整潔、有優良服務的地方,這些才可以吸引人到來,不然為什麼到來?我們自己是香港人,我們明白。

基:講到這裡,暫時插嘴,香港吸引人的地方是什麼,你已經說過了。其實不是吸引大人,在大陸,主要是吸引小孩子,每人只有一個孩子,所以香港海洋公園等等,小孩子喜歡,大人一次便玩厭,小孩去十次也不會厭,一家人便去十次。

國:其實我想,這些便是我們香港的優勢,便是吸引力。再加上我們有宗教自由,我們有言論自由,訊息可以自由流通,上互聯網基本上所有網頁都可以溜覽。這些是我們的優勢,不但要保持 ( keep ),其實更要發揚光大,發揮這些,這對國內的同胞是好的。他們來到香港,可以去感受、經歷、學習另一種文化,其實這種交流是好的。不過奈何這樣引起很多中港罵戰,連中央政府也出來示意,新聞報導說中央向所有大學下通告 ( memo ),不要再發表言論去破壞中港感情,這樣是很可惜的。如果你問我,我也不贊同民族主義,其實大家都是同一民族,大家都是中國人。我覺得有些位置是可以共容,大家可以雙贏 ( win-win ),他們到來,不只促進經濟,讓他們經歷不同的文化,他們有些學習,其實是可以双贏的。

基:當然,所以世事無絕對。

國:只有真情趣。

基:如果我們好好地坐下,大家一同研究,應該有一個更好的方略、方案,大家活得更開心,更和諧。這不是種族歧視,是地方的歧視。

國:未至種族,因為大家都是中國人。

基:這一定需要時間,但最快維繫和諧、人的順暢 (flow)、人的感情互動、互愛互助,只有一件事:如果你信耶穌,立刻加入了一個大家庭。就是我太太很多時返回大陸,她認識很多基督徒,回去服侍,和弟兄姊妹是一家人,不論你來自哪方,走到哪裡,坐下便是一家人,這樣真是好的。

國:所以說使人和睦的人是有福的,是和平使者 ( peacemaker ),因為他們必成為神的兒子。希望我們基督徒在這些地方,可以發揮我們的影響力,做一個和平使者 ( peacemaker ),令到中港磨合,更加順暢、順利。

基:不用掛上一個大招牌,基督教什麼什麼,只要做鹽做光,基督教之光,基督教之鹽。

國:是旗幟 ( banner ),是生命的流露。

基:別人看你,觀其行。

國:聽其言,觀其行。

基:你有這樣的表現,基督徒有愛心,一句說話便辦妥,很簡單。我總相信,無論什麼事,如果說真心話,人一定接受 ( buy )。就算那兒女,大小便不對,自己也不好意思,好言好語,人一定接受;罵人是狗是貓,別人一定不服氣,不對也死不認錯。

國:時間又差不多,下集基哥又有好東西和大家分享–過去佈道了二十年,一些我見、體驗、感受和反思–預告下集內容,下一集再見,拜拜。

支持我們


見證:

# TAG

Dr. Bisi Afolayan English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堂與地獄 奇妙的創造 家庭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復活 愛情 憂鬱 抑鬱 敬拜 星球大戰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真理 考門夫人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荒漠甘泉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 靈修文章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