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由08年2月因發生裸照事件而構思出版這個故事,到今日完稿,共經歷了一年零九個月的時間。由下筆到完稿,其實只花兩個月時間,其餘的那一年零七個月裡我都一直在掙扎要不要下筆,如果下筆又要怎樣去寫。

我經過了一個又一個低谷,面對著靈性、經濟、感情、人際關係和自身的掙扎,很多次我都想放棄,放棄去走這條路,心想不如去找一份比較安定的工作來應付生活的各樣開支,再慢慢思考以後怎麼辦,我一直在徘徊:走下去、抑或回頭。

有時候我都會問自己:「你憑什麼呢﹖連自己的問題都未處理好,憑什麼去關注和回應社會問題呢﹖」

這條路很孤獨,每一步都很痛,流了很多的眼淚。

單是香港每天便至少有60個孩子被殺,台灣和中國的數字更是驚人,我們卻一直噤若寒蟬,為什麼﹖

香港人都是有愛心的,只要不影響他們的生活,也有很多人樂意幫忙,然而當我所爭取的是盡快和盡力拯救所有孩子,而不是一個半個的時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說實話,有幾多人願意離開他們安舒區向孩子們伸出援手﹖

我們都盡了我們最大的努力,結果還不是像哥本哈根氣候會議一樣。

我不知道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是不是基督徒,可是他的一席話讓我非常深刻:「哥本哈根氣候會議談的表面上是氣候變化:實質上是人類今後怎樣生活的問題。消費主義、浪費能源、排放大量二氧化碳把人類推到生死存亡的懸崖邊緣,此刻大家需要的是一種決斷的勇氣,採納順應自然的簡樸生活方式,如此人類才有一線生機。他想大家需要的是一場生活革命。」(i)

說實話,若不是上帝的恩典和帶領,我也不會願意放棄舒適的生活。

後來,我明白到主耶穌基督吩咐我們撇下一切,過簡樸的生活,又吩咐我們把財物分給貧窮人,看顧孤兒寡婦,愛人如己,這一切勸戒不是為了要約束我們,而是為了讓我們和我們所居住的環境能夠生生不息延續下去。

我心裡很清楚要拯救那些在性沈溺當中掙扎的年輕婦女和那些在媽媽母腹中孩子,並不是我或某些人成立一個機構、出版一個故事、辦什麼講座、唱幾首歌便行。人的方法和能力有限,我們需要的是上帝祂自己,親自以愛和大能去觸動人心,把我們的思想模式和生活習慣徹底的翻轉,讓我們重新去相信祂是那位信實的供應者,是那位願意養育每一個孩子的父親,並相信撇下一切跟隨祂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我很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件事。

今年5月,我因為一間機構認識了一對在同性戀當中掙扎的基督徒姊妹,她們打算分手,卻又難捨難離,機構的負責人找我幫忙,希望我能夠與其中一位姊妹同行。我們會面當晚,那位Tom Boy收到她親姊的短信,得悉她第二天會去墮胎,並欠下了五萬元「貴利」,不知道怎麼辦。那位Tom Boy告訴我們,她的親姊已經墮過六次胎,她跟丈夫有兩個孩子,丈夫不想要,所以每次懷孕便去診所打掉。那天晚上,上帝把我們的注意力由那位Tom Boy的戀情轉移到她的姊姊的問題身上,我們一行四人決定去探訪她的姊姊,希望盡最後努力勸阻她。我們去探訪那位姊姊的路中,Tom Boy一直拖著她的女朋友的手。

那天晚上,我們在她姊姊家樓下公園的塑膠滑梯架坐下來,我們拉著她的手、擁著她禱告。我告訴她:「我媽媽都曾經打掉過六、七個孩子,廿多年前她都想過打掉我,結果還是把我生了下來,要不然我今天也不能來到你面前為你禱告啊。」我們談了一個小時左右,太約十一時便離開了。其實那一刻我很想留下來陪伴她,可是因為膽怯沒有提出來,回到家裡我一直睡不著,半夜從床上爬起來發呆,只要想起那位媽媽和她肚子裡的孩子便心痛得不能說話。那個無眠的晚上,我寫了一首歌。

第二天下午,我打電話給那Tom Boy,問候她姊姊的情況,她告訴我孩子已經打掉了。那一刻我的心裂開了,我問天父:「為什麼﹖為什麼讓我眼睜睜看著孩子死去﹖」

如果要我繼續眼睜睜看著這些孩子死去,那我寫一千篇文章、作一萬首歌又有什麼意思呢﹖

後來,天父讓我反問自己:「有盡力去愛這孩子嗎﹖」我知道我沒有,那天晚上我本來可以留下來陪那位太太,可是因為我們素未謀面,因為她欠下「貴利」,還有各種各樣的原因,我選擇了離開,留下她們孤兒寡婦去面對那可怕的困境。

那天,我問自己,如果讓我再做一次決定,如果最壞的打算是被騙財騙色或被「貴利」放火燒死,我願意為那孩子冒險付上生命的代價嗎﹖

我的命是天父賜給我的,我的媽媽本來可以把我打掉,天父卻讓我來到這世界;我的命是耶穌用祂的命救回來,很多次我本來打算自殺,主耶穌基督卻藉祂大能的手拯救了我……

難道我的命比那孩子更矜貴嗎﹖

我得出了一個明確的答案:就是我有一千條命,也決不留下一條不給那些孩子。

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譯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 16:24-26)

每個人都有一個十字架,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的,這是為什麼無論有多少人愛我們,也總免不了孤寂的原因,這個世上不會有兩個完全一模一樣的人,所以永遠也不會有一個人能夠完全體會我們自身的負擔、完全明白我們心底深處的理想,只有主完全知道和明白,因為萬有都藉著祂而立,祂總會親自扶持祂所差遣的。

這是我的生存意義。這是我。這是天父對我的呼召,誰也不能阻止我,就是「貴利」也不能阻止我。

雖然那位太太已經墮胎了,我立定決心要與這個媽媽同行,跟她一起去面對困境,因為如果我不克服對「貴利」恐懼,那麼以後我再次遇到欠下「貴利」的孕婦,我也不敢吭聲,只有眼睜睜繼續看著她們去墮胎。

於是,我決定第二天我去探訪她,由於她的家人已經沒有能力再去幫助她,她已經走投無路,所以她也很樂意跟我一起禱告。因著回轉尋求主之前欠下一些債務,我的身家也是負數,我沒有錢幫助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跪下來禱告。「父啊﹗求你幫助我們,攔阻那些『大耳窿』,阻止他們去做那些傷害這個家庭的事……」後來,那位太太告訴我她的丈夫看見我便感到氣憤,因為他覺得我這個女人不知天高地厚,竟還敢來到他的家中胡言亂語。「她知道什麼是『大耳窿』嗎﹖她這麼『口響』,由她來頂吧﹗」

第二天,丈夫跟太太說決定要分居,並且把孩子帶走,因為他不想孩子被「貴利」騷擾,也不想沒完沒了的幫她還錢,太太不知道怎麼辦,哀求丈夫給她一個星期時間。後來,我收到那位Tom Boy的電話,告訴我她姊姊精神崩潰了,一直在哭,她正在趕去看望,我決定跟她同去。我們晚上10時多趕到她的家,一個小小的舊區公屋單位,丈夫晚上還有一份工作所以不在家,只有兩個分別四歲和六歲的小孩,從他們擠出來的笑臉背後看得出他們的恐懼與惶恐。

我們留了下來陪伴她,她告訴我們,如果丈夫真的把孩子帶走,她也活不下去了。我跟她分享了一些見證,然後跟她說:「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辦,也不知道怎麼可能在一個星期之內處理這問題,可是我們即管祈禱吧,看神怎樣處理吧。」

事實上,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上帝會幫助欠下「貴利」的人嗎﹖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借「貴利」去胡亂消費啊﹗她也不是第一次求上帝幫忙啊﹗上帝會幫助那些一次又一次去借「貴利」去胡亂消費的人嗎﹖如果一次又一次幫助他們,他們會真心改過嗎﹖我心裡有很多問號。

夜半,孩子不肯去睡,我們由他們在屋內玩耍,三個女人走到小陽台圍著禱告。四歲的小男孩一直在屋內盯著我們,後來更悄悄地搬了一張椅子加入我們的圈圈,他沒有說話,用雙臂夾著一架玩具巴士,雙手合十,緊閉雙眼,口中念念有詞。我看著他,鼻子一酸淚便湧出來,我忍不著跪下來,拖著媽媽和孩子的手呼求神:「錯都在我們身上,不在孩子的身上,那有孩子想跟媽媽分開,天父,求你憐憫這孩子,顧念他愛媽媽的心……」

天父是滿有慈愛的,祂的能力也超乎人的想像。

第二天下午四時,我收到一個電話,一位在另外一家教會聚會、完全不知情的姊妹打電話來跟我說:「昨晚,我在靜修的時候收到上帝的指示,要給你一筆錢,請你把銀行戶口號碼告訴我。」

我沒想過,我真的沒想過,那位姊妹白白給了我兩萬元,一句都沒有過問那筆錢的用途。

我真的給天父嚇得我瘋了﹗祂竟然一日之內便解決了這個家庭危機。第二天早上,我顫顫驚驚拿著那筆錢去幫那位太太繳付所有已經到期清還的款項。最後,丈夫沒有把孩子帶走,因為太太已經解決了即時的問題,不會再有「貴利」上來收數。

天父聽了孩子單純的禱告。

由始至終,我沒有介入去處理過Tom Boy和她女朋友的感情問題,然而這件事之後,Tom Boy決定正式跟女朋友分手,她的女朋友也因為經歷了上帝的作為,決心信靠主,並且主動在Facebook裡承認自己曾經在感情上放縱,見證神如何拯救她。

我一直都沒有把這見證公開,只在自己的圈子內述說,正如我掙扎了差不多兩年也沒有勇氣坐下來寫這個故事一樣。

這一刻,我放下了,即使今天我仍然要面對自己的不完全,仍然要面對生活當中大大小小的困境,我仍決意要不顧一切的為主作見證,因為我不是替自己作見證,我要見證的是上帝的愛和大能,無論我們怎樣改變,無論環境怎樣改變,祂對孩子的愛從來沒有改變過。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
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
求魚,反給他蛇呢?
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他的人嗎?
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
(馬太福音7:7-12)

很多人聽完我的見證之後都會問我今天我怎樣看愛情和婚姻,我的回應就是「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

我覺得如果上帝會供應我們生活的需要,祂自然會知道我需要一個怎樣的男人,也自然會把那個男人帶到我的面前。我跟天父說:「我不想再分手了,我知道分手的痛楚,我不想傷害人,也不想受傷害,請你保護我和我所愛的人。」

以前,花很多精神和時間去結識異性,用很多自己的方法去討好身邊的伴侶,然而今天我選擇把這件事完全交回祂的手中,因為祂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我要做的是盡力去預備自己成為一個好妻子,其餘的事情都交給天父。

我曾經以為我作出了公開見證後,應該很難「嫁得出」,因為我覺得沒有男人能夠接受我如此公開自己的過去,就算他能夠接受,他的家人也未必能夠接受。可是,後來天父開通了的思想,讓我明白到原來我作見證的決定實在非常明智,因為我不是要吸引很多男人來增加自己嫁出的機會,我要做的是吸引天父為我安排的the one,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唔扮o野﹗做自己﹗

這真是一件無比快樂的事情,因為我不用再扭曲自己去討好任何人,不用再把自己塑造成「流行」的女人。

今天,我對我未來的婚姻非常有信心,因為我深信上帝給我安排的丈夫必定是一個很有愛心的男人,因為他願意包容和接納我的過去;也深信他是一個很清心的男人,因為他願意接受自己的妻子公開自己不光彩的過去來見證神;也深信他是一個很勇敢的男人,因為他不介意承受別人的眼光和非議;也深信他是一個對主滿有信心的男人,因為他不會因為我有可能不能生育而退縮……我也深信我的婚姻必定會歷久彌新,因為我會跟隨著一個願意為主撇下一切的丈夫,一起向著標竿直跑,成就上帝給我們的夢想。

每次想到這位傑出和獨特的男人終有一天會來迎娶我,我便覺得自己實在是一個幸福的女人。更重要的是,當我堅持「唔扮o野﹗做自己﹗」的時候,我會知道他喜歡的是真正的我,唯有這樣我才能在關係裡感到安穩。

註:
(i)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1212/4/fm5a.html

天上的公主
我靜靜看著你
連同掌心的星星一起溶化
在冬季的樹梢上搖搖欲墜
燻黃指甲欲語還休
我陪你呼吸眼淚
女兒啊﹗你見過我的淚嗎﹖
願你在黑夜的盡處抬頭
我答應過送你皎潔的月亮
女兒啊﹗你見過我的淚嗎﹖
你掌心的星星一一暗滅
我的愛卻要為你高高懸掛

我靜靜看著你
像天使一樣寧靜溫柔的臉
劃了兩條墨黑的線映我眼內
蓄成深藍色的湖泊
我總想把你抱著
女兒啊﹗你見過我的淚嗎﹖
願你躺在我的懷內療傷
我答應過把你的眼淚拭去
女兒啊﹗你見過我的淚嗎﹖
一顆一顆編成珍珠髮釵
用來點綴你的美麗

你相信眼淚會變成祝福嗎﹖
你相信哀哭會變成跳舞嗎﹖
因為你是天上的公主
我用寶血贖回的女兒

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
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

特別鳴謝
感謝可洛和V一直無條件地以行動和禱告支持這個故事的出版;
感謝John Ho,謝謝你的「關心羊」;
感謝「突破」的編輯心靈的鼓勵,也謝她的理解和包容;
感謝呂宇俊老師,如果沒有他實質的支持,我也不知什麼時候才下筆,謝謝他改的書名,也謝他的理解;
感謝蔣麗萍小姐,謝謝她的支持和鼓勵;
感謝CBN的Eva、God Platform的春麗、國度的Carmen、影音使團的Kelly、Eva、Grace和誠,很高興能夠與他們同工;
感謝Tammy和Kelvin,謝謝他們的愛和鼓勵;
感謝Pat,thanks for everything;
感謝曉君,謝謝她的美食和八達通;
感謝Adele,謝謝她的信心每每激勵了我;
感謝Alice Joyce,謝謝她曾經供給我敬拜和居住的地方;
感謝譚姑娘、麥牧師和灣仔堂的教牧,謝謝他們一直以來的照顧、愛護、訓勉和代禱;
感謝Pastor Laszlo,謝謝他的服事;
感謝灣仔堂的弟兄姊妹;
感謝Cherrie、婷婷、展達、Jackson、Ho Luen、Leo、子祺、Tirzah、Diana、Louis,謝謝他們的同行;
感謝Maria,謝謝她的奉獻和不斷的代禱;
感謝Anna Louie,謝謝她的支持和鼓勵;
感謝每一個曾經鼓勵我的人和每一個支持《公主沒有遇上王子》的人;
感謝我的父母,謝謝他們盡了最大的努力來養育我。

最後,我想特別多謝一個人--梁仲達,謝謝他當日沒有因為我奇形怪狀和不停排放二手煙而「彈開」,並且一直以禱告守望著我,謝謝他在往後的日子裡一次又一次的忍耐、體諒和饒恕,也謝謝他讓我認識和體會上帝賜給我們的自由,並明白禱告勝於言語。

我們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比令外一個人完美,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勝於另外一個人,天父卻奇妙地把不同的恩賜和性情的人放在一起,來成就祂那完美的計劃。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

Hallelujah!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