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從終點重新出發

「再努力活下去又如何﹖日復日,年復年,不知道為誰辛苦為誰忙。我只想要一個家,我只想要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只想要一個愛我的男人,這麼簡單的要求都不能被滿足,活下去既然一點都不快樂,那為什麼要勉強自己呢,我不要活了。」是天上的神不願意滿足我,抑或是我的無知白白斷送了自己的幸福﹖我把失戀、失業、欠債、患病看成是人生的終結,沒想到卻從那裡重新出發,找到了我要的幸福。

06年8月,離開神的兩個月後,我捲入了朋友間的桃色糾紛,更因此跟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決裂了,這件事對我打擊非常大,令我開始失眠和出現抑鬱症的徵狀,大大影響了我日常的工作,結果經常遲到和請假。後來,我有位朋友提議我去看精神科醫生,她自己也有抑鬱症,告訴我吃過藥之後病情比較穩定,於是我便跟她去試試看。可是,我的病情並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差,吃了藥之後整個人變得渾渾噩噩的,轉了幾次藥情況都是一樣,身體都被那些藥的副作用拖垮了。我還試過去看心理醫生,然而每個小時九百元的收費實在令我不得不敬而遠之,私家精神科醫生的診金和藥費每個月已經要二千多,我實在再付不起心理醫生的費用。我有中產的收入,不能受惠於社會福利機構,保險的保障又不包括精神病,結果賺回來的錢都花在醫藥費上,最可怕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好過來。

生活繼續逼人,精神繼續失常,身體繼續極速衰退,一個26歲的女孩子要如何面對﹖我試過很多方法:想開一點、聽音樂、看電影、寫文章、去旅行、找朋友出來喝酒、抽更多的煙、隨便找個男朋友、甚至隨便找個男人上床,這一切只能帶給我一刻的安慰,卻無法填補我心底深處的空洞。

06年聖誕,我和一位舊同學去北京旅行,這是我第一次去這麼冷的地方。我在798藝術區的一間唱片店遇上了一個男生,他的外形不算討好,可是我第一眼見到他已經被他的吸引著,他跟朋友在一起,我們不知怎地聊起來,他一直在取笑我和我的朋友,然而我卻不知怎的對他產生了好感,離開之前,我們交換了聯絡方法。

從北京回來香港,我心裡一直想著這個人,原來他也惦記著我,往後我們便日日夜夜在msn裡聊天。他是溫州人,居於杭州,音樂、電影和文學的口味都跟我很相似,我們有很多共同的話題,大家也喜歡寫詩。還記得有一次我告訴他我有抑鬱症,時常都有自殺的衝動,他便寫了一首詩給我,我從來都不喜歡聽甜言蜜語,可是我還是被感動了。

他知道我在香港生活得不開心,便提議我去杭州看看,他在那邊做藝術工作,收入雖然不多,但還是可以養得起我的,三餐一宿基本上不成問題,只要我覺得適合的話便可以住下來,再想以後的生活。從北京回來約一個月左右,我便跑了去杭州,希望去了解清楚這個人和當地的情況。

那段時間,其實我已經病入膏肓,精神和身體已經完全支持不到日常的工作,連上班、見客戶都成問題,我有時會連續躲在家兩、三天,什麼也做不到,只能躺在床上,心裡不停出現自殺的想法,而我也只能躺在床上對抗,對抗一段時間之後,才有力氣拿起電話筒打回公司請假,有時候甚至連打回去的力氣也沒有,變成曠工。其實我的業績不錯,帶著病返三天放兩天的也能洽談到可觀的生意,公司一直給我機會,希望我的病情會好轉過來,只可惜每況愈下,他們也只得把我辭退,本來收入穩定的我,一下子什麼都沒有了。

俗語云:「手停口停」,我沒有積蓄,所有的錢都拿來去看醫生、消遣和散心,還欠下銀行的錢,前路茫茫,所以一心去杭州看看,希望在那裡找到出路。其實我已經分不清我到底是真的喜歡那一個人,抑或只是一心找個歸宿。在杭州的那段日子,我發覺他並不是那麼容易相處,他是一個很有才華的藝術家,可是他並不是一個很會照顧別人的男人。當然我也不是一個很會照顧男人的女人,那時候,我只想找個人來照顧自己。

回到香港後,我找了一份新工作,一心打算清還了香港這邊的債務後,便去杭州跟他生活,沒什麼大問題的話便結婚,說到底我只想安定下來,既然他願意照顧我,我也願意跟隨他。後來,我把這事情告訴達,他覺得我這個決定太草率了,然而他沒有立即勸阻我,只是嘗試引導我去思考這個決定的後果。

「你今年幾多歲﹖」達的語氣近乎平靜。
「這個你知道。」他明知故問,我沒回答,看他有什麼話要說。
「如果你這決定做錯了,你覺得還有回頭的機會嗎﹖」
這問題我不是沒有想過,可是他這麼一問,我還是認真地思考一下:「26歲,如果這個決定做錯了,還有回頭的機會嗎﹖」
「我覺得自己還年輕,錯了也不是沒有回頭的機會,現在結婚,就算真的錯了,三十多歲離婚還未算太遲。」
他知道我心意已決,便不再勸阻我,他說他會祈禱祝福我,不過要我答應這是最後一次,如果錯了要回到天父身邊。

結果,我沒有機會犯這個錯便跟杭州的男朋友分手了。那時候,我只是一心找一個可以照料自己的人,可是他的藝術事業正在起步階段,需要投放很多的精神和時間,我們因此鬧得很不愉快,大家都覺得對方不了解自己,覺得愛得很累,於是沒多久便分手了。

分手那天晚上,我打電話給達,他很擔心我,本來已經回家了,還是特地跑了出來看我,我已忘記了我們到底聊了些什麼,我只記得他那天晚上的衣著打扮,然而無論如何我心裡還是很感激他義不容辭的相伴。

往後幾天,我的情緒完全崩潰,躲在家中一直不肯吃東西、不肯動,天天在自殺的邊緣掙扎。我的上司特地跑過來看我,叫我回去上班,安慰、勸告、責備什麼都用齊,我卻完全不為所動,只叫他幫我遞辭職信。他跟我認識了好幾年,並且親自把我推薦給公司,我才上班沒一個月便失蹤了,實在非常不好意思,可是那時,我連從床上走下來去開門都成問題,上班對我來說實在太遙遠了。

第二天,我正式失業了,我躺在床上,想要就此了結生命。

「再努力活下去又如何﹖日復日,年復年,不知道為誰辛苦為誰忙。我只想要一個家,我只想要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只想要一個愛我的男人,上天卻不容我,活下去既然一點都不快樂,那為什麼要勉強自己呢,我不要活了。」

我開始認真去想要用什麼方法來自殺,然而就在那麼一剎,一個念頭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既然你都打算死了,為什麼不多給一次機會你自己,多給一次機會天父呢﹖」

我想了想,然後跟自己說:「好﹗這一次,我不再用自己的方法,我試用聖經講的方法,如果行不通,我便自殺;如果行得通,我便把生命完全交給上帝。」

就在我放棄自己的生命的一剎那,天父挽回了我,讓我從終點重新出發。
第十三章:從終點重新出發 (圖1)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