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來得容易的也散得快

我喜歡抱著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睡,這種親密的感覺讓我感到很溫暖、很滿足,我相信耶穌是愛我、聽我禱告的,可是我認為無論如何也及不上抱著一個男人睡。然而,來得易的感情也散得快,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我不是不明白,只是我已經成為了一個感情的病態賭徒,不能自拔、無可藥救。當所有感情如雲霧消散的時候,我發現世上還有一份來得不易,也永遠不會散去的愛。

在我決志信主之後的那大半年間,我不斷在工作上經歷到天父的照顧,我深深感受到祂真是一位既有能力、又愛我的神。離開了那位長輩之後,我轉到了雜誌社當記者,負責為讀者提供一些吃喝玩樂的資訊,當時我的人工約有七千,在應付衣食著行等生活開支後,已經沒有餘錢了。那次患病,被那位私家醫生嚇一嚇,想到如果一天我或我的家人真的需要一筆手術費那怎麼辦,心裡開始萌起轉行的念頭,因為以我當時的收入連一份保險也買不起。

另一方面,我也覺得自己並不是真正喜歡那份雜誌記者的工作,吃喝玩樂不是我所關心的,勉強要我為了兩餐去採訪和撰寫那些高舉享樂主義的文章,推介一些連我自己都覺得無謂的事,我寧願從商「搵真銀」,就是這樣,我離開了傳媒,轉投一間資訊科技服務公司,在銷售部門擔任客戶經理。

大學時期,我已經在這家公司做兼職,透過電話幫助他們尋找新的生意機會,那時候我的表現不錯,所以還未畢業,人事部已經想要把我羅致其下,可是那時我覺得自己年輕,又遇上了傳媒界長輩的提攜,一心希望以文字來造福社會,雖然寫文章的總收入及不上做銷售的底薪,可是這是我的理想,我認為這個世界有些東西比錢更重要,例如社會公義,只是我沒想到傳媒遠比我想像中複雜許多。

最初投身商界,我是挺自滿的,想到自己當兼職的時候表現良好,便認定自己必然勝任這個崗位,沒想到我在試用期的業績表現不如理想,公司甚至要求把我的試用期延長,那一個月可說是我的生死關頭。雖然我每個星期都會到教會參加崇拜,可是我從來不會為工作的事祈禱,因為我覺得這樣做好像很市儈。在延長試用期的那個月裡,我必須找到生意才可以獲得公司繼續聘用,怎料到了最後四日,我手裡所有冾談中的生意都落空了,除非神蹟出現,否則過幾天便會收到大信封。

那個徬徨的下午,我一個人走到公司樓下抽煙,想了想,然後撥了幾通電話給我認識的所有基督徒,邀請他們為我禱告。那個時候我就只認識幾個基督徒,而且大部份都已經很久沒有到教會聚會,然而天父卻沒有因此而不聽我們的禱告。奇妙的事發生了﹗就在我回到公司坐下來的一刻,我便收到一位客戶的電話,告訴我他的上司對我們的計劃很有興趣,如果能夠在價錢上調整一下,便可以立即跟我們簽約。

結果,我不單過了試用期,在往後的日子裡,天父一直在許多危急的關頭聽我禱告,我從來沒有求發達,只求保著飯碗,然而天父賜我的卻超過我所想所求,短短一年間,我的業積已經超過了不少前輩。

06年,北角宣傳會正在為擴建教堂的需要禱告,牧師在台上分享「擴堂異象」,我只是一個「新晉」的基督徒,連什麼是「異象」我不知道。(異象是從英文vision翻譯過來的,在這裡指有關擴堂的遠見。)當時我正值遇上了一個工作危機,於是我便禱告神,如果你幫助我渡過了這個難關,除了平日的十一奉獻之外,我會另外把佣金收入的一部份撥捐擴堂之用。神真的聽了這個禱告,我以極速渡過了危機,並且簽定了一宗很大的生意,得到了上司很高的評價和很豐裕的報酬。

我在工作上開始穩定下來,甚至試過一個月有六萬元收入,不但因此以為自己「有毛有翼曉飛」,還開始想到要組織家庭。有一次朋友生日,我跟Cherrie和一些朋友到蘭桂芳玩,認識了她的大學同學,他跟我在同一個行業工作,都是做銷售的,所以很投契,沒多久他便向我展開追求。我渴望過一些安穩的生活,覺得這個男人不錯,樣子看來很顧家,於是很快便跟他發展起來,結果我們沒多久便分開了,因為我並不是真正喜歡這個人,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渴望安定下來的需要才跟他走在一起,當我慢慢發現他並沒法為我帶我所需要的安穩的時候,我便開始討厭他。
第十二章:來得容易的也散得快 (圖1)
正如當初我不會為工作禱告一樣,同樣我也沒有為我未來的家庭禱告,我覺得這些事神也管不了這麼多,應該自己處理。結果如何﹖當然又是一團糟﹗當時,我又一次因為婚前性行為離開了天父、離開了教會,分手以後我不想再回去,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失敗,既戒不到煙,又戒不到婚前性行為,這些都是身為基督徒明知不可為的,我覺得與其這樣來來回回、拉拉扯扯,不如立定心志走自己的路。「我不是不相信耶穌,我知道祂是神,祂對我好好,可是我不是一個好的基督徒,我達不到祂的要求,我不想失禮祂,所以我不回去了。」

「這個世上沒有完美的基督徒,我也有很多做得不夠好的地方,可是天父一樣愛我、帶領我,我們做基督徒不是因為我們已經做好了,而是因為我們做得不好,耶穌卻願意為我們而死,赦免了我們的罪,所以我們跟隨祂,向祂學習。」

在我再次背棄神的那段日子,生活陷入了一片混亂和瘋狂之中,當時不少人都叫我回去教會,我都是這樣回應他們,當中包括剛認識的達。

我在一次卡拉OK聚會中認識了達,第一次見面時,我根本想不到他是基督徒,他衣著打扮入時,穿著黑色的皮夾克、窄身牛仔褲和尖頭靴子,頭髮弄得很帥氣,加上精緻的臉孔和五官,像極日本漫畫書那些人物。看他一身的打扮,我心裡認定他是一個壞人,沒想到原來是天父特派的使者,在我最迷失的時候,他一直在旁擔當我的軟弱,陪我渡過了很多個傷心的晚上,並且一直默默為我禱告。

跟達第一次見面的晚上,我那個所謂的男朋友失蹤了(已經是另外一個了),我心情壞透,坐下來便點了一罐啤酒,然後跟他和另外兩個朋友一起狂歌勁舞,一直唱到凌晨四時才散去。那夜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我跟達交換了聯絡方法,後來便在msn聊起天來。他知道我因為男朋友的事不開心,便安慰我,又請我去看「棟篤笑」,我們也漸漸熟絡起來,由於我們都很喜歡看電影,於是便常常相約同往,他又陪我吃飯、喝酒和聊天。

認識久了,我才知道他是基督徒,受浸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教會裡以打鼓來事奉神,當時我覺得非常驚訝呢﹗原來教會有人「夾Band」的,難以想像啊﹗我還以為全世界的教會都是唱古典詩歌啊﹗

他跟我分享了信主前後的一些經歷,藉以鼓勵我回到天父的身邊,然而我一直都跟他說我不會回去,我跟他很坦白地分享了我的過去,也分享了我在感情上的軟弱,告訴他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及時的擁抱,而不是一個捉不到的上帝。

性關係和上帝之間,那時候我選擇了前者,那種親密的感覺讓我感到很溫暖、很滿足,那時候只要我得不到男人的愛和關注,就會像沒有水的魚一樣,感覺像處於瀕死邊緣,呼吸困難、胸口翳悶,勉強生存多一天都是一種折磨。為了得到這種親密的感覺,我甘願獻上了我的一切,像燈蛾撲火一樣,最後碰個粉身碎骨。

上帝卻沒有因此放棄我,「三年又三年」的等候我,一次又一次的以愛來呼召我,讓我深深的明白到,原來這世上有一份得來不易,並且永不散去的愛。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