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重建破碎家庭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分享:李德光夫婦

李先生:各位弟兄姊妹早晨。很高興今日可以來到這裏與你們分享神在我們身上的作為。我們倆夫婦倆已信主廿多年,結婚也有二十年了。在婚姻的道路上,有起有跌。我90年結婚,如今已是二十週年。在九十年代,是電子或一些工業北上的時間(在內地建設廠),也是我倆兩地分隔的時候,也就是說我在內地工作,而太太則在香港工作。直至九四年我們第一個孩子出生,更需要長時間在內地工作。

我工作時間由早上八點至晚上十一點,當然可以是晚上五點半下班,因為五點半以後是自己的時間,但老闆卻希望你工作到十一時半,累極了才下班就最好了。要每個晚上工作到十一點又真的很難,因為工作到十一點半腦海仍然是工作,要熬到零晨二點才能入睡。所以有段時間,我不會工作得太晚,五點半就下班。在內地,下班後能做些什麼呢?有段時間我下了班之後就不斷看書,但其實我是不太愛看書的,只是勉強自己去看。這樣的事維持了兩年,所有的書都看過,連聖經也都看過了,但真的很悶,該怎麼辦才好呢?那我就開始和同事們一起去喝酒、唱KTV或泡桑那。有一次我相約了舊同學去喝酒後,他問我還要去哪裏,然後他就帶我去泡桑那,那是我第一次去泡桑那。

如此般的生活持續到到九五年,那時候我在內地開始發展自己的生意,工作及生意使我近乎一星期七天也在內地生活,只有在禮拜天早上回來香港,待到下午或傍晚又跑回內地。如此忙碌的生活,加上生意、應酬及喝酒,也因而發生了許多事情。

九六年,當妻子剛懷了第二個孩子,我們用了一些積蓄在天水圍買了一個房子。但由於太太在油麻地工作,為免她舟車勞頓,她只好搬回娘家住,那時候大概有十一個月長的時間,我下班後就去外母家吃飯,然後再自己一個兒回家。那年也正值是九七金融風暴的時候,我的生意開始面臨著危機,雖然我很煩惱,但為了不想加增懷孕妻子的憂慮,所以往往與她只是閒聊不超過十五分鐘就掛上電話,那時的壓力的確很大。

當時我在內地有一個女子替我工作,一有空我就常常打電話與她談談公事和一些不開心的事。漸漸我們開始互生情愫,我也開始包二奶(婚外情)。從九七年到二千年,我太太都不知道的。就連第二個孩子出生後,她也不知道我有婚外情,直到二千年過後才知道。當她質問我時,我也坦承在內地有別的女人。

李太:於二千年當我知道我先生在內地有第三者的時候,我和一般婦女們一樣,感到不開心、不能接受,這是非常肯定的。其實我很感謝神,當我在二千年知道先生在內地有第三者的時候,神好像在這之前就已經有了很多的預備。正如我先生剛才所提到的,他在九七年有一些生意,但九八年開始因生意虧損欠下債務。九八年的某一天,我在工作中突然收到一個追債的電話,那時候我不懂為何會欠債,因為一路以來我們的生活都還算可以,加上孩子剛出生,我真沒想過會變成這個樣子。從九八年到二千年的兩、三年裏,差不多每半年就會有一個幾十萬的債務危機要去處理。這段時間,我和他的關係就變得更糟糕。

直到二千年,當我從我先生的口中得悉他有第三者時,我更加難以接受。我覺得我可以和他共同承擔錢債壓力,但卻不能忍受有第三者的出現,因為他的心變了,不再愛我,我也無法改變他的心。當我知道的那一刻,我有一個很奇妙的感受,緃然我是不開心,但很感謝神,衪讓我知道我是衪的兒女!今日這事發生在我身上,那我該如何去面對?與他相爭?決裂?還是…?在那一刻,神讓我安靜下來說:給他機會。那時候我腦海裏出現了一幅圖畫,神讓我看到我先生就在懸崖那裏,而我就站在懸崖邊,若我不把手伸出去給他,拉他一把,他就會跌入懸崖裏。神又讓我想起聖經上的一句話:「做妻子的要順服丈夫,也要幫助丈夫」。就在那一刻,神感動我要去幫助我先生。

那該如何去幫助他呢?我不知道,但神改變我的心,要我去禱告。那時候我們信主也有十多年了,但我一向覺得禱告的事並不實在,只是向神祈求而已,與祂並沒有建立關係。但經歷了丈夫婚外情這件事之後,我發現我在禱告中與神相遇。我每次向神禱告說:「請祢改變我的丈夫,因為我不能改變他,我跟他已經沒有溝通了。」他雖離開神,但感恩的是我仍然堅持相信主,我是神的女兒,神不會撇下我。我不住地禱告,直至有一次,神告訴我,要改變的,是我自己而不是我的丈夫。可是,我當下並不順服,為甚麼要我改變呢?這不是我的錯,是我丈夫虧欠我的啊!但神讓我在禱告裡經歷衪,又透過我身邊的環境和弟兄姐妹的幫助,使我慢慢的在禱告裡更加得力。

直到有一次,神聽了我的禱告,為我預備了一位天使──有一天下午,我妹妹打電話告訴我電視正播映著一個福音節目《恩雨之聲》,叫我去看。在節目中,有位弟兄分享了他婚姻上的故事,他的見證很感動。節目結束之後,我立刻致電該機構,因為我很想認識那位弟兄,希望他能與我先生聯絡。我真的很冒昧地打電話,並找到了這位弟兄,與他聯繫後告訴他,我家正經歷婚外情這事,希望他能跟我先生談談。這位弟兄很願意,我唯有將一切在禱告中交託給神。

李先生:我太太介紹我與這位弟兄認識,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心想:希望他能告訴我太太沒辦法了,讓我能和她離婚。我當時的確是抱著這種心態。我雖然沒有明確地說出來,但卻用了很多批審的話以表達我對太太的不滿、她的不是。但這位弟兄卻很有趣,他很能夠道出我的心情,因為當他告訴我他所經歷的,讓我感受到有人與我同路同行。他談到在十字路口上是如何難行,該向前還是向後?真的很能說出我所想。但當時我在想:他是信主的,而我離開神多年,神還理睬我嗎?之後,他為我祈禱,而我自己也跟神說:「神如果祢真的要我回到太太的身邊,首先請祢先安頓好我的第三者(因為我跟她的關係是十分的要好)」。

最沒良心的說法就是我寧願捨棄太太,也很希望能和那第三者在一起,因為我與她的感情很好,基本上要我與她分開是很困難的,所以我的祈禱,就像與神摔跤一樣。當我作了這個禱告的一個星期之後,她就主動叫我回去香港。我問她是否我做錯了什麼?是否我做了一些事使她生氣?她說我很愛她,沒有使她生氣,但她不想看到我兩個女兒在單親家庭中成長。次日她就走了。

當她走了之後,我也不願意回家,我仍在國內逗留了三個月,仍然很想與她聯繫,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她還是叫我回去香港,她走了,不要再想念她。三個月後,我真的回家了。回家後,我還沒能與太太建立關係,大家仍像陌生人一般,回家只是為了與女兒們見面,和她們聊聊天。

沒多久之後,這位弟兄就領我們參加了一個夫婦營。在這個夫婦營裏,我們才重新去正視我們彼此間真正的問題。其中有一個項目,是要求先生寫出太太的十項優點,就在那一刻間,我一項也未能寫下來。相反,要寫十項缺點,我反而寫了廿多項。那時我立即向神祈禱說:「祢既然叫我回到這個家,希望祢讓我不要如此憎恨太太」。藉著這個夫婦營,我和太太的關係開始修好。很感謝神!修補的過程是很不容易的,有許多眼淚、許多衝擊。

我雖然回家了,但在我的腦海裡,乃念念不忘那第三者,直至兩年後才叫做真正的放下。我真的很感謝神,她兩年後發了一個短訊給我,說她信了耶穌。那一刻我才是真正的放下了。因為在我的禱告裡,我常問神有否照顧她,是否兌現祂的承諾?結果神真的承諾我了。

現在我和太太常常去幫助一些婚姻有問題的家庭,我們很願意去幫助那些正在經歷這事的弟兄姊妹,或一些未信主的人。神亦感動我和之前幫助我的那位弟兄成立了一個小組,以禱告的形式去幫助一些有婚姻問題的家庭。也感謝神讓我們今天能在此分享這個小小的見證。願榮耀、頌讚歸與我們的天父。謝謝!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