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琪 – 泰北情緣

歡迎收看《星火飛騰》!

有一句名言:假如我有千鎊英金,中國可以全數支取;假如我有千條生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說這句話的是著名的宣教士戴德生先生。他在1845年,由英國將神愛世人的福音帶來中國,無條件地為中國人奉上他的一生。

或許你會覺得,宣教士只是極少數的理想家,不多人會有這種特別的使命,但事實上,他們可能隨時會在你我身邊出現,好像我們這集的嘉賓,她本身是一位典型的白領儷人,每天上下班,閒時跟朋友唱卡拉OK,喝點東西,但有一天,她決定放棄香港的一切,到泰北宣教,更在當地落地生根。

兩個不同文化的人,怎可以走在一起?要很多適應,自己可否去到泰北的山區裡生活呢?而我跟Paul交往是否真實?是否可以呢?

我想跟Milky說:我一生一世會愛你,也會好好的照顧你。

其實對阿卡族的傳統來說,他們很害怕我們信了耶穌會忘本,忘記了自己是阿卡民族,所以我們特意選擇不穿婚紗,特地穿起民族服裝,讓他們知道,我們沒有忘記自己是阿卡人,而且我們更要做阿卡族的事工,我們將會回到村莊建立教會,向村內的學生傳福音和服侍他們。

泰北泛指泰國和緬甸接攘的一帶,鄰近中國雲南省,是很多少數民族聚居的山區,以盛產鴉片的金三角而馳名於世,而Milky跟泰北的情緣始於98年,到今天她特別關心其中一個部族。

中國統稱這族為哈利族,泰北則稱為阿卡族,很久以前在中國雲南發生內戰,他們就逃難到泰北,以難民身份在山上居住,所以不能享有泰國的福利,他們就一代傳一代,在泰北的這山區居住,我去到就覺得這群中國人很可憐,他們不能返回自己的國家,在泰北吸毒其實是很普通、很普遍的一回事。Paul的村莊有八十多戶人,全都跟毒品有關,當很多年前泰國政府,嚴禁人民吸毒,所以他們才慢慢離開毒品,但據我所知現在還有很多人,種罌粟花和繼續吸毒。

今天Milky以宣教士的身份,融入在泰北的阿卡族,不過原來在06年之前,她跟很多香港的女孩子沒大分別。

畢業後我讀了一年秘書,當上秘書後發現自己很喜歡對人,所以我就一邊工作一邊讀夜校,修讀人力資源的課程,後來轉了一份工作,這份工作很近我家,從我家走到公司只要五至七分鐘,所以覺得很方便,跟同事的關係又非常好,所以沒想過離開這公司,我覺得自己一邊進修,一邊繼續做這份工作,一定會慢慢晉升,覺得自己很有前途,前面是一片光明。

98年二月,Milky隨教會去到位於泰北,美良河一帶的村落進行探訪,想不到這次旅程,改寫了她的下半生。

山路很陡峭,路很破爛,你要不停搖晃著上去,而且沙塵滾滾,當時我們真的把自己包起來,只見到眼睛,抵埗後見到很多小朋友,他們沒有穿鞋子,身體很髒,但他們的眼神和笑容,是很燦爛、很親切、很可愛,我在香港其實不喜歡小朋友,更不會觸摸他們,但去到泰北,看見這麼髒的小朋友,我卻好像變成另一個人,很想跟他們在一起,我去到當地是做青少年培訓工作,也去家庭探訪和傳福音,當我們離開時,他們全都站在教會門口,哭著說,老師不要忘記我們,記得有時間來探望我們,證明他們很喜歡我們來探訪,我想沒太多人到這麼偏遠的地方,去探望他們,所以經過這次,我落山時都流著淚,覺得很感動,很捨不得這群小朋友。

為了令這群貧苦兒童有讀書機會,Milky跟朋友合力籌款,在當地建成一間學校,更每年都上山探訪,到05年她作出人生一個重大決定。

在家看聖經,當看到馬太福音廿八章,聖經裡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我深深被這句感動,當時我覺得不是吧?我不是要去吧?對神說我現在每年都有去,其實我心裡知道,神要我放下一切去那裡,但我有很大掙扎,現在這份工作這麼好,我怎會捨得放下呢?上教會敬拜完後,傳道人講道,他提到「你們要去」,他說一個「去」字,神又提醒我,講道後傳道人呼召,呼召弟兄姊妹要去短宣,但當他呼召時我已經哭了,我站起來走了出去,心裡不單要去短宣,更要放下自己工作去宣教,我有這個心去回應神,我很開心、很雀躍,自己終於敢用信心踏上這一步。

於是Milky毅然辭工,報讀神學準備投身宣教,不過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多年來往返泰北,自己竟然跟當地一位阿卡族人,互相傾慕。

這位馬老師,我第一次認識他是在四年前,他上美良河這地方服侍,是當地學生中心的傳道人,每次短宣時我們會談天,一起服侍,覺得他很有生命力,對事奉很上心、很火熱,也很愛小朋友,慢慢不知不覺,我被他吸引了自己都不知道。

其實他們在香港時,生活很舒服,他們不用那麼勞累,更不用那麼疲累來到山區,這麼偏僻、偏遠的地方,就為了這一群人,這位姊妹有那麼愛主的心,我心想如果成為我的太太多好啊!

由03年認識開始,兩人不斷透過書信來往,當05年Milky再次去到泰北探訪,Paul終於鼓起勇氣表白。

我記得他問了我幾個問題,第一問我:你對泰北有沒有心?我說有,我當然有心!不然我怎會每年都到泰北短宣?然後他問第二個問題:你對我們阿卡民族有沒有心?我說有,我對阿卡民族很有負擔。第三個問題他就問我:你對我這個阿卡男生有沒有負擔?當時我就笑著說看情況吧!

我要開口向她表白了,但心裡很緊張,特別是對雲南人來說,或對阿卡族來說,「我愛你」這句話,是很難開口說出去的,然後我就安靜一下子,我告訴她,我愛你,表白之後,我就看錶,是十二點正,那時候是我跟Milky開始拍拖了。

完成了一年的神學課程,Milky在06年,以宣教士的身份去到泰北,有別於以往的探訪,首當其衝的,是要她遠離都市,融入山區。

以前自己下班會去玩、看電影,跟朋友吃飯、談天或唱卡拉OK,很方便,去到泰北沒有任何娛樂,唯一娛樂只有電視機,看書、看聖經,又沒有電郵,當下雨時就會停電,停電時電話也不通,這地方對我來說好像與世隔絕,我本身是不喜歡吃飯的人,反而愛吃利大意粉、西餐,每天吃不同的東西,去到泰北每天對著那些飯菜,當時我覺得很悶,有時覺得很辛苦,很想找個人分享我心裡的感受,但環顧四周沒人懂得說廣東話,覺得很無奈,但當我想放棄時,我再看聖經,神的話又再鼓勵我,神應許了我很多,祂會負責任,祂會為我預備前面的路,所以繼續去堅持。

這一年,Paul成為Milky的最大支持,他更真心希望跟Milky共度一生,於是在06年底,他在一群來泰北短宣的香港朋友見證下求婚。

在山上沒有鮮花,所以用氣球做成一顆心,用紅色的氣球做一捧花,出來時我們把所有燈關掉,每個人把電筒,好像演唱會一樣轉來轉去,離她大概十米十五米左右,我就跪下來,跪下來時我就開始唱歌,到她面前距離一米時,我就告訴她,我是跟你求婚,如果你願意嫁給我,請你接受我的花球。

我覺得很感動,因為他們很大男人,所以他們很少跪下來求婚,他都願意為我做求婚這動作,所以最終我就答應他,願意嫁給他。

婚後Milky就離開香港這成長地,跟Paul一起讀神學,準備將來在當地建立教會,不過新生活的最大挑戰,是來自文化上的差異。

阿卡族的文化,他們的房子是開放式的,他們用一塊板分隔前後廳,我睡這兒,丈夫睡中間,老爺睡旁邊,我們以一個蚊帳相隔,即是說老爺睡在我旁邊,當時心裡忐忑,我跟爸爸也不會如此靠近。

鼓勵她只是暫時而已,不是長遠的,希望我們也有自己的空間,後來我們就建了自己的房間。

09年兩夫婦回香港探親,Milky就在此時發現自己懷孕,兩夫婦雖然喜出望外,但是也因為這小生命,他們要分隔兩地。

如果我們坐一小時車去,要Paul替我翻譯也很不便,在香港我可以自己去醫院做產前檢查,很方便,我跟Paul商量,不如我留在香港生孩子。

雖然我一個人回去開荒,獨自一人我當然會很寂寞,不過對她也是好的,因為在香港有好的營養,有好的醫療。

我們常在網上MSN溝通,分享我自己懷孕的感受,讓Paul知道,他也告訴我在泰北的服事,現在的情況如何。

十月懷胎,轉眼匆匆,兒子John在10年5月出生,Milky坐月後亦回到泰北一家團聚。

香港跟泰北的衞生差別很大,所以Milky擔心,John回到泰北的生活會如何?不過我鼓勵她,這事沒辦法,我們交託在神手中,當然我們也要注意他的營養,注意他的生活,所以我們的食水,我們也沒有喝山水,買城市的蒸餾水來喝。

當時因為是泰北的雨季,所以有很多蚊,我記得我給寶寶餵奶時,眼看著被蚊叮,我怎樣吹,蚊也不走,當地人坐摩托車帶寶寶四處去,很危險,但後來我也慢慢適應,Paul坐前面,寶寶坐中間,拿綁帶綁好寶寶,我坐後面,我們三人就坐摩托車回家,甚至四圍去,我跟寶寶說廣東話,我一直跟他說廣東話時,覺得有人跟我聊天,我不孤單,寶寶更是一個開心孩子,繼續禱告,為寶寶的成長,希望神的恩典繼續臨到我們家裡。

現在兒子一歲大,Milky最近又再有喜,今次她也回港待產,不過相比兩年前,今次她要暫別的不單是Paul,還有兩夫婦一手建立的學校,跟當中五十多位學生。

兩年來我們在泰北工作,Paul開展了教會、學校,甚至孤兒的工作,我自己的泰文和阿卡話都不靈光,我教書有時要拿字典,有些短宣隊來到,我們一起合作,舉辦活動去傳福音,感恩有學生返主日學聽神話語。

每週日都有主日學課程,我也看到神打開了這門。

將來我們很想透過教育工作,讓孩子學會說中英文,將來我們的地,希望會有宣教中心,甚至可能建渡假村,讓基督教機構租用我們的地方,他們可開會議,甚至作培訓工作,很感謝神,縱然我們在物質上缺乏,但心靈上很大滿足。

近年「港女」這辭彙,在大家心目中,已經或多或少有負面成份,不過我們看到Milky,這位土生土長,名副其實的「港女」,卻與別不同,由她出生以來,在香港過著舒適安穩的生活,但07年,她毅然離開香港這安樂窩,獨自去到偏遠落後的泰北,長期宣教,真是看到這位「港女」的無比決心和毅力。

對,Milky需要適應當地生活,已經是很大的挑戰,不單是文化語言的差異,就連起居飲食都要接受另一套,幸好她身邊有Paul,多年來充當Milky的生活導師,跟她開展新生活,正如Milky所說,香港女生只要肯放下自己,就一定可以做得到。

在將到的11月,Milky的家庭,就會成為一個四口之家,在香港安胎,生下女兒後,會很快回去泰北,繼續她的使命,將主耶穌基督的愛,帶給當地的青少年,讓他們知道生活再艱苦,都有希望的曙光,這份熱誠,令Milky可以繼續勇往直前。

人難免安於現狀,因為不肯定踏出的一步,會不會比現在更好,不過Milky的經歷告訴我們,只要放膽踏出第一步,理想並非想像中這麼遠,這麼難達到,你也可以為自己的夢想跨出一步,或可以像Milky般,過更有意義的人生,不如現在你試試安靜下來,跟我對耶穌談幾句:

親愛的耶穌:我心中也有些夢想,好像癡人說夢,別人都說不行,但我覺得很有意思,我想現在打開我心,請你進來作我生命的救主,讓我有勇氣,為別人,為自己,作更有意思的事,謝謝你愛我,主耶穌。

當初Milky堅持信念,踏出信心一步,活出不一樣的人生,我鼓勵你給一個機會自己,勇敢實踐屬於你的一片天,如果你在生活上有任何疑難,信仰上有任何問題,很歡迎你立刻致電CBN熱線:3188-3803,我們很樂意聆聽你和幫助你。

只要你願意呼求,耶穌是一位聽祈禱的神,你可以跟我們分享你的禱告需要,讓我們同心為你祈禱,你可以來電,或用手機短訊,告訴我們你的需要,我們很樂意同心為你祈禱,本地的號碼是6526-5508,至於中國內地的號碼是131-438-95508。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廿八19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