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新婦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字整理:Charlene/校對:Fanny

分享:馬健明牧師

我覺得這幾天要講的重點,就是要去改變香港教會的表達方式。我不想講了就算!我覺得香港的教會是時候要改變了!就是要重新一次將我們的專注力,帶到去瘋狂、激烈地愛耶穌。阿們!

已經冷淡夠了,如果神有感動你去做些事情的,就要去做了!做些什麽呢?就是重新一次將自己的生命去學習──學習怎樣去探究上帝對我們的感情及我們對上帝的感情。

我們以往也很輕忽、輕視感情這回事,覺得這事好像有點低層次,我們很著重理性,整個教會也很著重理性。我們怕太感性就容易走火入魔,但其實理性也會走火入魔,對嗎?我們看到許多異端的產生,不是那些感性的人,乃是理性的人,也是很有知識研讀神話語的人,哪曉得轉到異端裡面。我不是說只需要感性,我覺得要有一個按著聖靈的帶領,在不同的時機裡面,去揭開神要我們揭開生命的一頁。這個時候是神要我們去愛祂,愛不單止是頭腦,這是聖經裡面的大誡命──盡心、盡性、盡意去愛神──愛神永遠不可以只是用頭腦去愛,一定要用感情去愛的。阿們。

你愛一個人不可以只是用頭腦去分析、去愛的,如果這樣的愛,是很乏味、摸不著邊的。愛有時候感性要超過理性的界線,去做一些瘋狂的事情,這就顯出這個愛是多麽的瘋狂、刻骨銘心。同樣地,我們在信仰的層面也需要這樣子!

我們很盼望…,我覺得教會真的一定要改變,就是進入我們這兩天講座的內容──透過新婦的認知和眼界裡,我們帶著這個鏡片去看神、也看我們自己,這樣子,我們才能夠有改變。我覺得教會的表達要改變,畢邁可牧師(Mike Bickle)領受(先知對他說)將有一個世代,對基督教的表達是會完全的改變。

在這特別的日子裡,是我們可以敬拜神的日子,我在這裡宣告:在我們這一代的香港的教會,她的表達要完全的改變,要改變!不可以再這樣子下去(好像前面這兩排的人覺得要改變,後面的人好像…)。不改變我們會死的!那些以往很熱心的人,如今變得冷淡了、變得不冷不熱了。所以一定要改變!你想想幾個極端的人可以改變整個世界,911事件中,幾個人控制了飛機,使飛機撞進雙子塔(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這幾個「恐怖分子」改變了整個世界,我們需要有「屬靈愛的分子」,是帶著神很大的愛的人,帶來教會很大的改變。這就是很激烈的愛──對神的愛。因為如果沒有激烈,是不可以改變的,所有的改變,必須是激烈,才能改變,不冷不熱是根本改變不了的。

我們不單止要改變教會,我們還要重新定義什麽是「神學教育」?現在的神學教育,是一路按照著希臘的方式,從十九世紀一直延續下來,在許多的神學院裡,那些很努力的同工在教導、培育學生,但我們卻是在一個時間裡,要進入聖靈在末後的啟示。我們要改變這種神學教育,好使我們的集中點,能進到神深的奧秘的事裡面──祂對我們的感情以及我們對祂的感情。

我們要重新定義:怎樣去讀聖經?原來讀聖經不單是「讀」,還可以「唱」出來的!將聖經用唱的、用詩歌去表達出來。因為音樂對我們的靈魂有一個的震撼,有些事情不容易進來,但音樂卻很容易進入。好的音樂能夠把我們靈魂的窗打開,所以我們要去改動神學院的課程,我們不再被傳統──19世紀開始的神學教育──那些課程去規範著,96個學分、120個學分,然後去拿證書。我們有一張新的證書要頒發,就是為耶穌瘋狂的證書!你的證書不是一張紙,乃是你的身體──帶著為耶穌瘋狂的傷痕及愛的痕跡──這一個證書。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日子我們已經夠了!我們要有一個革命性,是對香港教會一個革命性的改變。而所有革命性的改變,是從基層開始的;所有的改革及革命,都是有基層開始。所以你們就是這個革命的種子!

如果在這兩天裡,這個革命種子──愛耶穌革命的種子──還沒進入到達你生命及靈魂的深處的話,就不能夠來引領你。如果你只是想來聽一個講座,聽完之後回家、睡覺,明天再來聽聽,根本不把它當一回事。又或許甚至我們教會的會友,你以為聽完就回去,又或者你常聽馬牧師的分享,他每次都這麼說的。不過我很想,你這一次聽完,這顆種子要帶來一個革命性的改變!

首先是我們自己的改變,然後為我們周圍帶來改變,甚至整個香港的改變!我是絶對不滿足於這麼一個的講座,我盼望這個講座能帶來改變。我不希望人家以為你們邀請我來分享,是沒作用的,對吧?我希望…,是的… 其實耶和華得勝,是要勝過很多的艱難,再帶來改變的!是神要帶來一個的改變!因為神是與我們同在,與我們一同去打這場戰役的!所以我是很不滿足,因為我的背景是在傳統教會裡,在那裡經歷了很多,我是有一個的履歷的,這履歷就是:「夠了、夠了、夠了…。」教會一定要改變,我是經歷過神學院的洗禮,我曾經教過神學,但因為我太瘋狂,所以不能再教神學了。你說是否很瘋狂呢?就是你太熱心、太瘋狂了!你談了太多有關聖靈的事,所以不要打亂我們的秩序。我覺得我們就是需要有這一些瘋狂、熱誠、火熱、極端的人,因為只有這樣子的人,才可以改變這個世界。阿們。

我希望這些的話語能讓大家醒過來,不要因為剛剛吃飽,現在很想睡覺!你們來,是要接受一顆革命的種子,在基層裡散發出去,不然這個講座只是聽聽,就失去意義,浪費掉了。

昨天晚上開始講到什麼?有一部份人昨天晚上沒有來的,我總結一下,為了這些的人再說一次,我希望我沒添加新的東西。

末後有兩個敬拜的運動,一個是「敬拜獸」的運動:在啟示錄十四章,那些敬拜獸的人會有一個印記,而他們最後的結局就會跟那個獸一樣;另一個是「敬拜耶穌」的運動,是在永恆裡開始,我們在地上就像是一個預演,我們去敬拜主!所以你的身份就決定了你到哪一個敬拜的運動。那我們的身份又是什麽呢?

神在這個啟示裡,讓我們知道,其實教會在歷代以來,神都把不同的啟示──對教會的啟示──叫我們能明白,原來教會是這樣、這樣的…。到了末後的時候,神把這個奧秘揭示,讓我們知道教會其中一個身份就是「基督的新婦」。教會是基督的新婦。

昨天晚上,我們已很重點提說了,這個奧秘是漸進式的,讓我們越來越清楚,為什麽說教會是基督的新婦呢?因為在末後的時候,我們面對最邪惡及最黑暗的世代,我們一定要用一種很超然的愛及激烈的愛,我們才能勝過這些黑暗和邪惡,能夠跟耶穌一起同工。在聖經裡,耶穌告訴我們要小心,在末後的時候,不要讓耶穌來冒犯我們,為什麽會被冒犯呢?因為有時候耶穌在末後的時間,祂所做的事及祂對我們的要求,是跟上一個時代完全不一樣了。現在耶穌要求我們去遵行祂的大誡命,是很徹底地去遵行,就是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去愛我們的神!而這個愛是用什麽方式去表達的呢?就是用一個「新婦」跟「新郎」的關係去表達。就像以弗所書所說的:「為這個原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指著基督跟教會的奧秘所說的。所以這個奧秘不是男女之間的情愛,這奧秘是指神愛我們是無條件的、捨己的,並且我們愛神是很純潔的,如同新婦等候新郎,很純潔去等候他來迎娶她的日子。

我們是被劃出來的、分別出來的,這就是聖潔的意思。我們去等候新郎來迎接我們,所以教會是被建造成為一個新婦,教會是被神珍愛、我們是被神珍愛。神看我們是充滿喜悅的,因為我們是祂的新婦,祂會來顧惜我們,祂會去幫助我們成長、成熟。這樣的看教會是基督新婦的方式,能夠幫助我們對傳福音或對宣教有一個很不一樣的看法。我們現在看傳福音和宣教就是為羔羊的婚宴去預備,我們去到各處各地、各個民族那裡,告訴人:我們一起去籌備末後世紀的大婚禮,就是「羔羊婚宴」的筳席──每一個籌備婚禮的人,也經歷過這種的喜悅和興奮──更何況我們是為永恆榮耀的羔羊去籌備最後的婚禮,這個婚禮可能是就是一直存到永遠的,直到永恆都在這個婚宴上慶祝。昨天晚上,我大概就是說了這些,我也談到,究竟我們這樣子去看神,在英文是「Bridal Paradigm」,「Paradigm」是我們看事情的方式,中文翻譯為「典範」,是一種我們看事物及解決問題的方法。這個字,原本…,特別在科學裡面,是形容這個「Paradigm shift」的改變、典範遷移的改變。也就是說,舊的答案已經解決不了我們現在的問題,所以要有一個很大的改變,當這個改變了之後,舊的東西我們不再使用了,如同電燈發明了之後,你就不會再用蠟燭──除非是作為一個周年的紀念或是你想營造一個浪漫的氣氛,不然的話,我們回到家不會再點蠟燭、點油燈,因已有電燈了。當我們安裝了冷氣,熱的時候,不會再拿起扇子,除非你覺得這個月開冷氣的電費已超出你的預算,不然你不會再搖扇或開電風扇了,你會開冷氣,因為新的問題、舊的答案已經解決不了了。現在你想要冰冷,你會把東西放進冰箱,但你不會拿一塊冰塊,再把東西藏進冰塊裡,因為冰是會融化的。

所以,這種的改變是改變我們對神的看法──耶穌是我們新郎,祂會來接我們,我們是祂的新娘──這改變是什麽意思?對整個基督教、對我們所認識的基督教,有什麽樣的改變呢?

我們要戴上一副的眼鏡,再一次地去看到神是多麽的愛我們,而我們的身份及位置,原來是祂所珍愛的、所親愛的,我們就是祂的新婦。所以神要興起一個「因愛成病」的新婦──是跟神有一個很親密的關係。這個新婦,她裡面有一個神聖的激情,她的激情就是要越來越明白神是一位怎麼樣的神,她很想明白祂的心意、祂的感情,也很想探求神現在的感情到底是什麼?

昨天晚上,我談到一個比喻,是在馬太福音第25章,那裡提到有聰明及愚拙的童女,她們的分別在於:五個是聰明的、五個是愚拙的。你是否覺得這個真是一個很奧秘的真理呢?那些以為自己是聰明的,其實是愚拙的;那些以為自己愚拙的,就真的是愚拙,所以誰才是聰明的呢?其實還沒到最後的一刻,我們都不知道誰才是聰明的?因為如果我這樣子問,你們每一個人都會認為自己是聰明的,有誰會承認自己是愚拙的呢?有沒有呀?沒有吧!是否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是聰明的,又不是嗎?有人在搖頭了,那你是什麽呢?我們所有的人,都進入末後的服事當中,我們所有人都很愛耶穌,所有人都去做神要我們做的事,我們也很忠心地去做。但是這個比喻告訴我們,這十個童女全都睡著了。因為我們以為耶穌來了,但不知道為何還沒來到?但等得太久了、太疲倦了、做得太累了、打盹睡著了…。但是「半夜有人喊著說」,為什麽是半夜呢?因為這時間是我們最熟睡的時間,也是我們最不期待的時間,我們覺得這是最不可能的時間。「半夜有人喊著說」──大約是凌晨三、四點的時候,是我們最渴睡的時間,就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這豈不是我們等候的日子嗎?耶穌回來了!新郎回來了!這不是新婦最興奮的日子嗎?來接新娘了!這一刻不是最興奮的嗎?不過有些人可能不太興奮,新聞上說,新郎接新娘的時候,被姐妹們耍弄,氣得扇了姐妹一巴掌,結局就是婚宴結束後,馬上離婚,這事情搞得太大了!但難道這不是我們最期望的嗎?新郎回來了!

但為什麽到最後會變成這樣子的呢?為什麽有些人的油不夠呢?她應該知道自己是不夠的,她的愚拙就是不知道自己的不夠!她們總認為是足夠有餘的,這就是她們「愚拙」的地方,她們以為自己「足夠」,但事實上卻是不夠的!就像我認為我現在所做的事,是很討主的喜悅,是可以撐到最後的,原來是不行的!神對我們說:「你現在是時候該要改變了!」──要改變什麽呢?──「你現在要開始、要發展,不要再將你的事奉、你的工作放在最優先的位置,乃是要先發展我和你之間的愛情,這才是最優先的事。」這就決定了我們的油是否足夠?我當然不可以把我的油給你,這是我跟耶穌的關係,關係怎麽可以分享的呢?所以,你一定要建立你的關係,我也一定要建立我的關係──是跟耶穌之間一個很親密的關係──與耶穌的對話、對祂的敬拜、對祂的禱告、對祂的奉獻。可能沒有人知道,只有耶穌知道的!耶穌,我為你作出犧牲,我不會向人宣揚,是沒有人知道的,但我是作出了這個犧牲…。

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不是說我們奉獻了多少,乃是這是否是一個犧牲?你跟耶穌的關係、那一份的愛,不單單是希望耶穌為我做些什麽事,反而是說:「耶穌,我只想單單愛祢,這樣可以嗎?」耶穌說:「你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了多久呢?」有多少人會說:「耶穌,我只想愛祢,祢帶我到祢更深的愛裡面去吧!」有沒有人會這樣?有沒有教會這樣子來教導你?你什麽也不用幹,只需要單單去學習怎麼樣來愛耶穌。

我昨天晚上跟你們說因為我太太去了IHOP,所以我也要去查究一下,IHOP國際禱告之家是不是異端,為什麽會有那麽多人聚集在那裡呢?什麽「247敬拜」有必要禱告、敬拜這麽久嗎?究竟他們的聖經及神學基礎在那裡?他們講什麼「Bridal Paradigm」的東西,我全都不明白,因我是用頭腦去理解,嘗試用頭腦去捉住神奧秘的揭示,雖然他們編印了筆記,但是我還是不明白,但是我卻看到了什麽呢?我看到很瘋狂的一代,我看到那些十來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們怎麼可麼從半夜二、三點到早上六點,一直都在禱告!怎麽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然後,我慢慢的被開啟,我才明白到,這不單單是用頭腦去明白,乃是要用你的心去明白神現今的作為,究竟這些的人,為什麼可以這樣子為神瘋狂呢?這種對主的愛,所唱的詩歌,把聖經唱出來、去硏讀,並且對神是「新郎」的認知、去探求神的感情、去研讀大衞的一生──他的一生為何會這樣?這些所有的事情,是要開啟我們對神在末後向教會的一個啟示。所以,能夠明白我們「新婦」的身份,就能夠幫助、裝備我們去面對末後最黑暗的時間,這是在人類歷史裡面最黑暗的時間,可能未必是我們這一代人要去面對的,但是我們的下一代總是要去面對的。如果我們的下一代還沒遇到,我們的下一代再下一代,他們一定會面對的!那該怎麼樣去準備呢?誰幫他們去準備呢?哪一代的人會站起來說:「夠了!我們現在要開始,興起為耶穌瘋狂的一代!是不計較任何代價的,因為只有我們自己先瘋狂,才能帶領瘋狂的人!有理性的人,不可以帶領瘋狂的人。

我覺得神要興起這樣一群的人。我們是在這群人當中的,是在更換中的一代,因為我們在教會長大,經歷過教會的造就,我們知道這些是什麽東西?甚至有些人經歷了神學的訓練,我們知道這些是什麽、也知道這些的本質,所帶來的後果又是什麽?我們擁抱著新一代,告訴他們:你們可以踏在我們所學到的東西上面,跳進去一個新的典模裡,一個新的「Paradigm──典範」──明白耶穌是我們的新郎、明白神是多麽愛我們的神。因著這樣的啟示,我們重新重寫、重新定義神學教育究竟是什麽?讀聖經應該怎麼樣去讀?生命該怎麼樣去造就?生命應該怎麼樣成熟和成長?我們的目的,是要建立一群瘋狂愛耶穌的下一代。我們如果不做,誰會在下一代那裡開始去做呢?我們下一代的大部分人,都不會去讀神學,因為他們已經缺乏了這種愛神的心。我們的下一代以及再下一代,會越來越被這個世界的文化所玷污!你看看今天在教會裡面,有多少個年輕人?有多少個是瘋狂愛耶穌的年輕人?是不是要用更好的音樂、更好的講道、更好的節目去吸引他們呢?不是的!那是用什麽呢?是挑戰他們以不可能的方式去愛耶穌,你挑戰他們,他們就會來。因為下一代是極端的!所以那一代要起來呢?我們坐在這個房間的這一代,這裡沒有年輕人。是我們要起來!是我們要先瘋狂!然後瘋人才能帶領瘋人!你稍為有理性,那些瘋狂的人就不跟從你了,我的想法就是如此。

你覺得我瘋狂嗎?還不夠癲狂!聖靈告訴我的!那一年大概五、六年前,我在印度的一個宣教會議中,有一群韓國的宣教士在那裡唱詩,我根本就不曉得他們在唱些什麼,但我就不斷地流眼淚。原來音樂是那麼的奧秘!你以為音樂只是彈彈琴而已嗎?它真的會對你的心說話!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在唱什麼,但我就很感動,然後聖靈就對我說:「你看看這群韓國的宣教士,為神瘋狂到要去那裡都不怕,連斬頭也不怕,但是你要比他們更加的瘋狂!」我無話可說了,我自以為很激烈了,但神說:「你還是不夠瘋狂!」

坐在這個房間的人,我勸告大家:不要只是來聽聽一個講座、不要只是去追棒一些講員,綁好你的安全帶、換上運動鞋、換上運動裝,跟神一起坐過山車,去經歷一段冒險的旅程。這段旅程是什麽?轉化香港的教會,使之成為瘋狂的教會;明白新婦的身份,才可以面對末後這個最黑暗的時代挑戰。

今天早上開始談到神在末後的一個策略,就是神很渴望有一個教會,是神所愛謢、忠愛、愛惜的。神會幫助他們,在得勝及愛的裡面成長及成熟,直等到新郎來迎接我們為止。

有八個關鍵的字,是讓我們進入神對我們的感情(如果你今天早上不在這兒,我很快的把這八個字再跟你們說一下):

第一個是「渴望 Desire」──原來我們每一個人裡面的靈,都渴望被寵愛、被需要,這個是在我們人類心裡面,一個很渴望能得著被肯定、被需要。神可以滿足我們,原來我們是這樣子的被神去渴望,相對的,我們也是孕育了一種對神的渴望。

第二是「著迷Fascination」──我們很想為許多事情來著迷,我們如果不為神著迷,就被這個世界的其他東西所著迷,任何東西都可以使我們著迷──集郵、研究吃好的東西、買衣服、任何東西都能吸引我們的專注力。玩電子遊戲也會著迷、甚至拿起電話也會著迷的!你有沒有發現,自己老是拿起電話來看,看看有沒有人寫什麼信息給你?電話根本沒在震動,你也想拿出來看一看。任何事情都會使我們著迷,什麼我們這麽容易被著迷呢?因為這個「著迷」的本性,是神放在我們裡面成為一個「人」的東西,每個人也會為某些事情而著迷,但神最希望我們能為祂著迷!這是我們作為基督徒一個最大的力量!如果我們能為神著迷,就不會被其他事情所著迷。因為我們已經看到耶穌的榮美、神的榮美,我們就不會被其他的事物所吸引了!

第三個字是「美麗Beauty」──我們會去明白、探究、甚至會看到神的美麗,而祂的「美麗」會奪取我們的生命、我們的心、我們的下一代,是神的「美麗」,不是這個世界的美麗!因為這個世界的美麗,會帶領我們進入另一個敬拜的運動,就是敬拜巴比倫、敬拜撒但的運動。唯有我們明白,並且看見神的「美麗」,我們才能被祂吸引。而這一個看見和吸引,是在人還小的時候就要預備那些的人,免得他受到這個世界的玷污。如果我們這一代已經被玷污了,當我們再一次被神得著、對神迷戀,這將會成為我們下一代的保護和標準。他們說,你們看一看這一代,我看到一個的榜樣:他們是那麼的愉快。

「愉快Gladness」──這種的「愉快」就是當神想到我們,以及當我們想到神,我們都是那麽的愉快,我們不會覺得神是一個天上的魔王,是一個把我們所有的快樂都毀滅的魔君。我們會覺得很喜歡神,我們知道神時時刻刻,都會把最好的放在我們的生命裡面。我們所信的神,是一個 “good, good, good Father”──很好、很好、很好的爸爸。雖然我們肉身許多的爸爸,不懂得表達他對我們的愛,但是我們的天父,永遠不會吝嗇去表達祂對我們的愛。

所以第一個是「渴望」、第二個是「著迷」、第三個是「美麗」、第四個是「愉快」、第五是「高興Pleasure」。

「高興Pleasure」──經歷了神在我們生命裡的喜悅,我們是祂的兒女,我們不再需要被其他的東西來滿足,因為我們在神裡面已經得著滿足了。

第六是「忌邪Jealous」──神不容納在我們心裡有其他的東西佔據了祂的位置。所以祂為我們大發熱心,是極其火熱的。

第七是「愛情Lovesick」──我們最近就在記念許多年前的非典型肺炎的周年,如果我們對神的著迷,那一種的「愛情Lovesick」,能夠那次的疫症一樣的傳播速度,那就太好了!疫症往往傳播得很快,有人想隱瞞也不行,因為傳得太快了!你說香港教會有一種病毒叫做「Lovesick」,從這裡被傳開,控制不了,因為有人隱瞞疫情,從基層開始傳開,是一種對耶穌的愛情。往往都是從最基層開始傳開,一個超級帶菌者在窝打老道的酒店,坐電梯後,全部人都感染了這種病毒,然後到了淘大花園沐浴後,整座大廈的人都被感染了!嘩,很快呀!忘記了嗎?怎麽可以忘記呢?這是個事實,整個城市的人都戴上口罩,影響有多大啊!真的盼望這種對耶穌的愛,這種的lovesick的病毒能傳開,控制不了疫情,整個香港的教會改變,最冷漠的教會也會變得瘋狂。

第八個字是「愛情Romance」──我們是被邀請去跟神發展一段愛情。不是《不要驚動愛情》這首歌,下一首歌是《求祢發動愛情》!啟動了,就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因為已經成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所以有兩方面去裝備我們的心,以面對新婦的啟示:

第一、神美麗的揭示或啟示。我們的渴慕被激動,就像大衞所說的:有一件事,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他的榮美,在神的同在裡遇見祂。

第二、對新郎美麗的知識。我們「真知道祂」,這個「真知道」不是一個累積的知識,而是「真正」的知道,聖靈帶我們進到這個「真知道」裡,就是在神心裡的那些奥秘的事,我們「真知道祂」,這個奧秘就是:我們被神渴慕,而我們也是渴慕神;我們是被愛的,我們也愛神。

今天早上我說到,因著這個的改變,就也帶給我們許多的改變:在事奉上,我們從責任到喜悅──我們如此事奉,是因為我們不做不行,因為我們愛神的緣故,我們從恐懼到愛、從沉悶到著迷、從守律法的聖潔到很喜悅、很開心的聖潔。我們從一個認知神是一個很刻苦的神,我們是努力地去討他喜悅的工頭,到祂是一個很容易被討好的爸爸;我們從憤怒的神到認識神原來是很喜悅、每時刻都充滿著歡愉的神;我們從一個我一定要這麼做的態度,到不做不行的心態;我們從工人的心態到一個愛人的心態──這都是因著愛的緣故,我們超額做了超過一個工人所期待的工作。

今天下午,我想講一講大衞的例子。大衞不單單是自己改變了,而是改變了一個的世代。他建立了一個「247」的敬拜行列,他從摩西的會幕到大衞的會幕,大衞的會幕是一個與神親近、能瞻仰到神榮美同在的一個地方。詩篇132篇1-5節「耶和華阿、求你記念大衛所受的一切苦難.他怎樣向耶和華起誓、向雅各的大能者許願、說、我必不進我的帳幕、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覺、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為耶和華尋得所在、為雅各的大能者尋得居所。 」──大衞的心只有一件事,就是要神的同在、要為神尋得居所、為雅各的大能者尋得居所。第二節中提到:「我向耶和華起誓、向神許願…」,我們一定要為神尋得祂可以安息的居所。

阿摩司書9:11:「到那日、我必建立大衛倒塌的帳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壞的建立起來、重新修造、像古時一樣。」

使徒行傳15:16-17:「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後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叫餘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

大衞不只是他一個人的改變,他乃是改變了一整個世代。他把整個世代帶來一個極大的改變,以至大衞的帳幕是代表著皇權、權柄,也代表著祭司的帳幕──晝夜敬拜被建立起來!對神的榮美、對神的愛,在那裡透過詩歌、禱告、敬拜而被建立起來。他改變了一個世代,在詩篇50:1-6裡,特別是第2節:「從全美的錫安中、 神已經發光了。」錫安是大衞的心腸,他所渴望就是要為神建立一個居所。神在什麽時候把這個奥秘告訴大衞呢?以致於大衞來到神的面前許願說:「我要為神建立一個居所,不然我不能安睡,我不會上床睡覺的。」究竟是什麽時候?如果我們看看大衞的生平,其實這個就是他一生中其中的一個目標,就是要為耶和華建立一個居所,而這個居所,他知道在那裡、不在那裡,他知道在耶路撒冷、在錫安!大衞知道神的心意,他在什麼時候知道神的心意?他什麼時候向耶和華起誓呢?很年輕的時候,十幾歲在曠野的時候,他唱詩敬拜神,他進到神的感情裡,他那個時候一無所有,只有神──他去敬拜、讚美祂,他向神訴說苦況。可能他也知道他的父親忘記了他,把他叫去曠野牧放群羊,原來父親忘記還有一個兒子,大衞常被人忽視,他就在曠野敬拜主,神就與他親近,對他說(我猜想):「你是否想知道我有一個秘密?」大衞說:「我想啊!我一生都很想知道,神祢到底在想些什麽?」神說:「我在想一個居所。」大衞:「祢在想一個居所?祢想在那裡也可以,因為祢是神。」但神說:「我可否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已經找了很多人,但我現在想找你,你可否為我奪回這個居所呢?」「我嗎?」「是呀!我觀察你很久了,你在曠野敬拜我,在沒有人知道的時候,你就在那兒讚美我,你在那兒表達對我的愛情。我告訴你,我很想重新得回錫安,使她成為我的居所。」大衞說:「好!我向祢起誓幫祢奪回錫安,奪回耶路撒冷。」大衞很年輕,撒母耳膏立他,然後對掃羅說:「神已經找到一個合祂心意的人。掃羅,再見了,你仍然可以做王,但你的國已經沒有了,有另一個人取替你了。誰的國?大衞的國。因為神已經找到一個人,是一個完全沒有人認識他的人,但卻是神所認識的人。」為什麽神認識他呢?因為他探究神的感情,因為他願意去承擔神心裡面最大的需要,所以這件事一直都在大衞的心裡──「為神奪回錫安、為神預備一個居所」。因為那個是全美的錫安 (The perfection of Beauty),為什麽是錫安?為什麽不是北京呢?不是東京?不是香港呢?真的不知道,神知道。神可以要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但神卻選了錫安、選了耶路撒冷。

在亞伯拉罕的時候,不是有個耶路撒冷的祭司叫麥基洗德為他獻祭嗎?麥基洗德是和平的王,這豈不是在很早的時候,已經在神心裡,這個地方是神要安息的地方,不是希伯崙,是錫安、是耶路撒冷。大衞記下、記得這是神最想要的地方。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大衞的爸爸吩咐他拿一些餅去慰問他哥哥,大衞去的時候,才發現他哥哥已經沒有時間吃餅了,為什麽呢?他已經進入掃羅的軍隊,正在打仗,這那會有時間去吃餅呢?已經被巨人歌利亞在罵陣,所有的人都很懼怕,但大衞毫無懼怕,為什麽他會毫無懼怕呢?因為他從一個新的角度來看巨人。大衞說:「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在辱罵永生神,這怎麽可能呢?」所有人都害怕巨人,但大衞卻站起來,為他所愛的神來說話。其實神哪需要大衞為祂說話呢?但因著大衞愛神,你夠膽辱罵我的神?我就站出去,我要把你打敗。掃羅說:「不如你穿我的盔甲。」大衞心想,你以前的東西,我怎麼可能穿戴你以前的東西呢?都不合我穿!他拾了五塊石子,是他最熟悉的,你敢辱罵我的神,我要把你打敗。聖經說,他只拿出一塊石子,就把他打敗了,還剩四塊石子,不曉得是否留給歌利亞的全家?你辱罵我的神,我不單止要殺了你,還要殺掉你全家!嘩!原來愛的力量是這麽的恐怖!大衞殺了歌利亞,不知道你有沒有繼續看聖經,可能你沒有留意。大衞砍下歌利亞的頭,他只有十來歲,很年輕,他拿著這個顆死人頭,到了耶路撒冷,我猜測他對神說:「神呀!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攔阻我為祢的名的緣故奪取耶路撒冷,你看一看這顆頭,就是一個證據,是歌利亞留著血的頭。」然後,他把這顆頭帶回去,作為一個證據。有沒有一些人,他愛神可以愛到這樣子呢?你攔阻我去滿足神的心,你的頭就會在這裡!也挺暴力的!假使拍電影的話,應該是三級的影片。這件事說出極端性,然後大衞拿著那顆頭,那時候他還不能奪取錫安,因為時候還沒到。

當大衞統一了國家,他開始知道他有一個首要的任務──奪取錫安。如果你看聖經,你會看到無論排除多少患難,大衞奉耶和華的名,聖經記載「然而大衛攻取錫安的保障,就是大衛的城。」(撒下5:7)從那個時候開始,錫安也被稱為大衞的城 (The City of David),因為大衞定意要攻取這座城。當他做了王,第一件事就是去攻取。為什麽大衞對錫安這麽的迷戀呢?究竟在他人生裡,發生了什麽事呢?究竟神跟他說了什麽?以至在他一生裡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要為神奪取錫安,然後建立敬拜讚美的寶座。他本來還想要建殿,但是神說:「你留了太多的血,所羅門會去建殿。」但是無論多麽的艱難,大衞也要把約櫃──表示神的同在──運回錫安,去滿足他對神的一個許願。

如果你只有十七歲或者更年輕一點,神就已經對你說了祂心中的秘密,你會怎樣?你的一生就會很不一樣,就好像大衞的一生。如果你二十歲、三十歲的時候,神才告訴你,又或者是四十歲、五十歲,神才對你說,神心裡對你的想法,以及你對神的明白。如果神向你顯明祂心中的心意,你會怎麼樣去面對呢?神在大衞十五、六歲的時候就使用他,這可能會比較容易。今天如果我們到了四十、五十,甚至六十歲,神是否可以使用我們呢?神可不可以把祂心裡面,最想我們為祂做的事,告訴我們呢?我們有沒有一個空間、情緒、態度,告訴神:一直以來,祢都聽我想要些什麽的禱告,但從今天開始,在我的心裡有一個空間,去容納祢想要我怎麼樣,究竟祢想要什麼?你告訴我,我就會說,是!無論我要付上什麼代價,也要去成就這事!祢說吧!」

你會不會從今天開始,除掉你心裡面過去對神的看法、期望及要求,然後你來到神的面前說:「神呀!讓我為祢著迷,啟動這個愛情,叫我對祢專注,以至我能夠明白祢的心事!」當神憐憫我們,開啟我們的生命,我們的生命就會不再一樣!我們每一天不再過這個世界既定的規條,我們乃是有一個目的、一個方向──「大衛攻取錫安的保障」。無論要付什麼代價,他也要去攻取、也要去得著,無論何代價!他為什麽會如此?他為什麼有這個異像?為什麽有這個夢想呢?因為在他很年輕的時候,神已經告訴他:神想怎樣!

神有沒有告訴你,祂想你怎樣?神有沒有告訴你,祂你怎樣帶領下一代呢?神有沒有告訴你,想你怎樣去與祂同工去改變現況?我們可以怎麼樣進入到神的心意裡?這豈不是我們今天在這裡的目的嗎?對神有一個很不一樣、很嶄新的看法、對神的愛情有一種很不一樣的回應、對神的心意有一個很不一樣的體會!當這個世界結束的時候,神會找到一群怎麼樣的人呢?會找到一群不冷不熱的人、一群只懂得跑特會的人、還是一群火熱愛祂的人呢?還是有一群願意極端地去愛耶穌的人呢?祂能不能找到一些夥伙伴、一些伴侶是跟耶穌完全的對齊:「耶穌呀!祢的心意、祢想什麽、祢想做什麼,祢說吧!讓我們來為祢去完成!祢在這世上還有什麽需要,祢說吧!我們會幫祢去完成!」

有沒有一群這樣子的人是被興起來的?你和我會不會成為這一群的人呢?新婦要怎麼樣去成熟呢?從很想神來祝福的一群人、到一群很想被神使用的人、再到一群很想與神同行的人──這幾個成長的階段,我們是否已經到達了這最後的階段呢?如果按照我們這個房間裡的人的年紀,我們應該離開那個老是希望神來祝福我們的階段,也應該離開希望神使用我們的階段,我們應該去到一個成熟新婦的階段!神是否可以在香港找到一群這樣子的人呢?這就是你和我了!如同大衞的心一樣,在他很年輕的時候,已經抓住,在神面前許願說:「神呀!祢想要得到的,祢一定會得到!」

現在神在你心裡有什麽事,是神很想你去得到的呢?是祂託付了你的!會不會有一些的時間,我們來到神的面前,問一問祂說:「神啊!有什麽事是祢要託付給我的?有什麽東西攔阻我去愛祢的?」

如果我們要對天父、耶穌,有一個更深的認識,我們的心就要去啟發、去啟動這個愛情。我們如果很想學像大衞,我們該拿走什麽呢?我們該騰空些什麽呢?我們的心該站在一個什麽樣的位置呢?以至我們可以與神對齊呢?

今天下午,我們就來摸一下我們的心,不單是聽一聽,乃是去摸一下我們的心:「神啊!究竟祢想怎樣?究竟祢的心情是如何?究竟祢想我的心如何來站穩?怎樣去調節我的心?以至我可以探究到祢的感情和祢的美麗呢?好不好我們一同低頭,請敬拜隊帶我們嘗試進入,去摸一下自己的心,去觸摸一下自己的心,不單單是聽而已,我們還嘗試去觸摸、嘗試去探究。

我們每個人都低下頭來禱告說:「我願意打開我的心,聖靈求祢把我的心揭開,祢有些什麽東西要給我?我的心有些什麽東西在攔阻?」

問一下聖靈:在你心裡面有什麽東西攔阻你去愛神、有什麽攔阻你成為耶穌的新婦?

如果聖靈告訴你有哪些的攔阻,你就把每一項的攔阻交在神的手中,你對神說:「神啊!拿掉這一些的攔阻,我想更多的來愛祢、更多的明白祢、更多的明白祢的愛。」

承蒙尼西基金會授權播放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