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李盛林牧師/陳衍昌法政牧師

音訊:廣東話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稿整理:Elaine Chan/校對:Lily Lin

李盛林牧師:

我很認同陳牧師於開始時提及,這本書的翻譯很通順。有些書我們看了第一段已經想放棄了,特別是翻譯書,但這本書一路看來非常吸引,其文筆、理念表達非常清晰,所以我也很鼓勵大家稍後買一本欣賞。亦很多謝陳教授,在簡短的時間卻精警地將此書的內容重點、意識表達出來,我也很快地把握時間來討論幾點。

因為我本身是研究近東智慧,特別是猶太人及埃及智慧,所以在此書所提及的傳統智慧,我會按著其中一點來討論,在討論之前,我想先說說我讀完這本書的感受。

這本書讓我很感受到我們基督徒真的需要反省一下,我們在建構的信仰裡,我們生命的演化是怎樣的?這本書以作者自己生命的演化作開始,引入到在這種經歷演化底下,他怎樣理解耶穌,所以我覺得特別是信主時間長的基督徒,我們需要反省的焦點,不單只在因循的宗教生活及架構裡邊,更要強調在信仰裡,我們整個生命的演化是如何的呢?作者在其中提到,耶穌是傳統的智慧的一個比對,似乎對當時社會有一種反動及一種文化意識。

我自己看見作者沒有處理所謂傳統的智慧,我意識到,作者當時所說的傳統智慧,其實不是純粹在聖經裡邊,猶太人那種純真的智慧。當時耶穌時代的智慧,作者所用的「傳統智慧」的名,其實是經過拉比演繹後的智慧,那拉比演繹是何時呢?大約是在主前两個世紀已經開始了。就是將整個猶太的價值觀念、傳統植根於一個外邦的文化底下,他們該怎樣沿用猶太人舊有的律法,本來已經內在於整個民族裡,但現在要重新處理在外邦一種意識形態底下,怎可仍然活出來呢?這就是經過耶穌時代約200多年,深深建構在那班猶太人心裡了。所以,在我看來,耶穌要面對的就是這些,所謂傳統的智慧就是這些了。我自己覺得,耶穌只是反動拉比所演繹的智慧,而不是反動一直以來的舊約–由摩西時代開始,經過律法底下那種深化成為猶太人智慧的那種智慧。所以耶穌那種反動,若按著當代來說,是一種反動,但其實這種反動不是創新,而是回歸到拉比演繹之前的那個猶太內在化的價值觀念。耶穌做著這樣的事,不是推翻固有猶太智慧的信仰,只是推翻拉比演繹的猶太智慧而已。

所以,我相信作者如果能夠在這方面多作探討、表達的話,就會更清楚耶穌的表達及為何要這樣做,內在化的一種價值觀念,耶穌要提倡的固有價值觀念,即信仰觀念是什麼。所以在整個表達上,作者是沒有交代及討論的,耶穌的猶太傳統、猶太化的背景如何?若按我們基督徒的信仰,我們也很強調在啟示的成全及漸進裡邊,所以當我們從耶穌要去蕪存菁地將拉比的智慧,回復固有的那種信仰智慧時,耶穌是在成全著整個神的啟示,所以祂是活在那樣的一個時代。

面對著這種挑戰的時候,我們要問的是:如果我們要研究歷史的耶穌,我們必須交代這個層次。但作者沒有特別交代,所以我覺得是忽略了這個重要的環節。在耶穌之後,作者提到–在陳教授精簡的表達下–那班猶太人的集體回憶的信仰下,怎樣表達出來呢?我相信在這過程下,新約的希伯來書對這方面非常有幫助。希伯來書的作者同樣面對當時拉比演繹下的智慧與信仰,與耶穌基督所帶出的意識形態、信仰沖突、在這個沖突中怎樣轉化呢?方法如何呢?希伯來書是其中以文字清楚記下來的書卷及方法。所以我簡單以這點提出來,尤其我們研究歷史耶穌,我們必須看他當時所面對的環境、內在化的價值觀念,智慧是何種智慧,我相信在這個層次上需要多作功夫。


陳衍昌法政牧師:

多謝李牧師簡潔聚焦地,在回歸猶太人的文化上,究竟是什麼問題,歷史的耶穌讓我們看到其實是一個怎樣的智慧?根據我對作者的理解,這個智慧,他是想將基督教,歷史的耶穌,不論劃分復活後的耶穌或復活前的耶穌,基本是談及復活後的耶穌,即門徒與耶穌接觸的時候。根據陳教授剛才所說,作者忽略了集體的回憶,可能有,但作者在書裡沒有說,相信作者不是不信,作者一定知道。在哥林多後書裡提及向過百弟兄的顯示和談到復活,有說集體回憶,但究竟作者想說一點,是歷史的耶穌給我們一個啟發,作為當時的猶太人的啟發,是指向普世的啟示,即可提升到整個人類,都因而得幫助,可以與神建立一個新的關係,這是我所了解的。歷史的耶穌,因著祂種種的智慧,因為祂這樣著重憐憫的緣故,因此與整個世界人類接軌,整個世界都需要憐憫。

在這方面的觀察,不知其他講者有何回應?

視頻/音頻/文字版權歸【葡萄樹傳媒】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