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自塵土(甘小二教授)2012.6.3

語音(普通話): 《葡萄樹傳媒》文稿整理:Esther Kuo
主題:舉自塵土
證道:甘小二教授

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叫做宣道的一個工作,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勝任,實在我們牧師呢?就是大概告訴我,是類似於一個談談自己的創作的想法啊!然後,這個、關於中國的一些教會的情況、關於我自己的信仰的歷程,大概是這樣的一個說法吧。然後,我說,哦!這樣就簡單多了。但是,今天早上牧師給我打電話,說:天氣很冷,讓我多穿件衣服。可是我來到這兒之後,脫了一件衣服,已經,還是很熱,對,那個,從來沒有見過、從來沒有這樣的一種方式要坐在這裏跟那個左邊是牧師,右邊是主席,然後這個情形…

我大概的,我想先介紹一下我自己簡單的情況:我出生在河南,河南省的新鄉縣七厘營鎮,這個鎮是1958年的時候,毛澤東曾經來過這裏,然後,提詞說:叫做人民工舍好。從此呢,中國的鄉鎮以及政府都不叫鄉鎮了,就叫做工舍。也就是說,在這樣一個地方呢,就是,後來我發現當地的信徒,超過2005年去拍攝舉之塵土的時候,就已經超過10分之1了,而當地人,就是原來的,可以說有一個很強烈就是很自豪的地方,就是毛主席來過這裏視察過,據說在旁邊的另外一個村,他們也立了一個叫做毛主席視察田,就是,他到那個田地裏去看過,那麼,這塊田地就叫做視察田,然後,我的家鄉那個人民,他們也有一個毛主席視察田的紀念堂,那邊也有一個毛主席視察田的紀念堂,然後,我家鄉這邊的人說,是毛主席走到那邊的時候,去停車撒尿的時候,在那停了一下,然後,那邊就也立了一個紀念堂,那邊的不是正宗的,大概就是這樣的。所以,在我們家鄉那裏,是非常嚴重的毛崇拜的,也有農民跟這個毛主席握過手,結果就會有很多人來跟他握手,最後,他的手就殘疾了,就是因為那個大家都很大力的,是吧,大家都非常大力。

但我父親的情況就..我父親是相當於我們大陸,叫做倒插門的女婿,這個說法就是說他是河南雙丘那邊、民權縣人,然後,這個我爺爺還是一個營長,但是是國民黨方面的吧。那個成分、家裏的這個是很糟糕的一個出生,所以,我父親在50年代大學,好像1958年、1956年,大概那個時候他大學畢業,相當於是到了我媽媽那邊安家,大概相距有兩百公里的樣子。

我父親那邊的我,大概六歲的時候,我還記得很清楚,馬上就要上小學一年級了,六歲多一點的那個暑假裏面,暑假後父親去他的家鄉,那是我記事的時候,之前去過,但是什麼都不記得了,然後,在那有一個叫做三爺的、就是我父親的三叔,他是在1949年之前就被一個國外的傳教士帶走,帶走了大概10幾年,從他10幾歲的時候帶走,等他成人的時候回來,就在當地做傳教的工作吧。

那個是我父親那邊的地方,叫黃河故道,黃河故道就是黃河在歷史上有很多次的改道嘛。事實上是我看到關於1942年的那種情況,就是蔣介石炸掉花園口,然後,以空間之大爭取時間之長,是一個抗日的一個策略吧。

然後,我去到那邊,見到那個三爺他就拉著我的手,唱讚美詩,當時,真的只是覺得很好笑,什麼都沒有,不知道那是在幹嘛。

然後,大概1980、81年,我記得大概上小學五年級,可能是80年吧,我們那個村子的北邊就有一個人,外號叫葫蘆,大家知道中國那個葫蘆,不知道他為什麼叫葫蘆,力氣很大,但是,很多人說他是傻子。葫蘆就來讓我爸寫了四個字,叫做基督教堂,過了幾天我就在葫蘆家看到,他家的門口就修了一個、上面用水泥、用石子做的,就叫做基督教堂。我爸是在給他寫這個,當時也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然後,也就是那1.2年前後,我們家新起的一個房子。第一年,過春節的時候,因為內地還是有很多書畫傳統,我父親他也是有點舊文人的素養吧,他就在家裡的、管那個進門的中堂,那個中堂的地方,就寫了一個叫做主耶穌保佑我全家,這跟過去的春風秋雨花月夜,唐詩今字漢文章這太不一樣了,這跟中國傳統的東西也都太不一樣了。當時,我還覺得不好意思,因為,這被別人看到的話,像什麼,有點不太好。

但是,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97年,我當時還在北京第二學院讀書,然後,接到我父親病危的通知,回到家鄉到醫院看他,就記得當時我爸他已昏迷了好幾天了,但我去的那天正好他醒過來,也有人說就是為了見我,然後,我媽媽就跟他一起唱詩。但我父親還盡量做了一個動作,他躺在床上,他盡量把他的想坐起來,頭抬起來,頭離開枕頭一丁點,就這樣保持著唱了幾句,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況,然後,我想著、唉呀!這樣可能是唯一的.. 對他來說,也看到那個力量在他的身上,似乎那些肉身的痛苦,一些….行將怎樣的…痛苦也被抵擋了,也都消除掉了。但是,那天晚上我媽媽做了一個禱告,就說如果他在人世間的使命已經完成了,那麼..就請祢把他帶走吧,我就把他交託給祢了。

這個讓我特別感動,因為我父親生這病有十幾年了,17.8年了,我媽媽基本上辭掉、沒有怎麼上班,就陪他全中國到處去看,從來沒有放棄過。

我記得大概在1982年的時候,我父親開始病發,當時吐了好多血,就是肝硬化導致的那個喉管的血管出血,醫生說,讓我媽媽回家去準備後事吧。我媽媽說:不準備!那樣沒意思。

我如果我經歷的話,我去找好的醫生、我去借錢、我去跑血,當時的那個血還非常的緊張,就是,絕不回去準備後事,就是從來沒有放棄過,但是,那天晚上,我母親終於放棄了。

但是,她所說的那些話,我之前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他們都是50年代大學畢業,也錯過了很多的人生的機會吧。

我現在或許更加理解我父親當時的情況,就是在長期的一個知識環境,什麼都很匱乏的情況下,就在一個鄉村的中學裏面教書,他們兩個人都這樣,我父親還很年輕的時候就寫文章,算是有一點名氣的,但是,後來這一方面都早早的放棄了,但是,他們做為一個、算是帶有一點從1949年前後的這些知識分子橫氣的東西,但是,他們從來都沒有說過類似於這樣的話,他們不算是沒有知識的人。

當時,在中國大陸基本上,沒知識的人才迷信這個,就是我們從小受到的一個…但是,這些話他又不是中國傳統,也不是我們的祖先流傳下來的。我在中國的文化裏從來沒有遇到過,不料,它卻這麼強烈的把我擊中,這是我們一個家裏的情況。

那一年,他(父親)去世,去世的時候,我們家就住在中學裏面,因為,當時是我父親要求說自己身體不好,我要離大家住的遠一點,住在一個學校運動場的角落裏面,也是一個牆角,在那有一棟小房子。

但是,都會有很多親戚朋友來做追悼的活動,大老遠看見,一堆人都是穿著軍裝的,非常奇怪的,我都不知道他們是幹嘛的,是穿著軍裝,也不屬於解放軍的、也不屬於國民革命軍的,不知道是什麼軍隊的那種服裝,大老遠就看到他們來到,來到之後就跟我媽交談了幾句,他們就唱了一首歌,二首歌的樣子,然後,就又排了隊走了,我在想,這難道也是一種方式。因為,中國的傳統那個方式,叫奔喪嗎?要哭著,是吧。到了那兒你是必須要哭的,不管你是怎樣,你是要嚎啕大哭的。然後,必須有人來把你拉走的,才算你完成這項任務。

但我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個幫人家,然後,也不哭、也不笑的。他們就來到這兒,就唱唱歌走了,這個情況非常奇怪。後來,我知道他們就是教會的詩班。

然後,2000年的時候,父親三周年的忌奠,這個三周年在父親家鄉那邊,和下葬的時候是一樣重要的,我媽媽就是在當地騎軍車走了幾十里地,終於,找到了一間教會,那間教會是答應,可以來這裏做一次追思禮拜。

她們也是穿著軍裝,算春天剛開始,繫著紅色的紗巾,幾個女孩子,還跳舞、還唱,那個講道人是個姐妹,她講的特別的激動,她就說:如果你們相信耶和華,相信耶穌的話,那麼你們的祖先就是亞當和夏娃。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你們祖先就是猴子。這個大概就是有點罵人的意思吧。這種邏輯啊,當時我一聽,這也是一個挺好的記錄片的題材。

其時,在此之前1999年、2000年,我自己的婚禮,是在當地的教堂裏舉行的,我當時在第二學院讀書的幾個同學,他們都在那兒,可惜,我們當時,連誰手上能有一個拍器材的東西都沒有,那個婚禮,我朋友說都是上校,他們穿著軍裝,是有軍銜的,對,全上校。一對詩班的在前面,敲纙打鼓,後面就類似於花車。然後,要遊行一樣的穿過整個村子,其實很近的路,本來村子很快就到了,因為,一般的教會都會在村子邊上,但是,他要故意的從那頭繞,要這樣走、走很遠的路,背著很重的樂器,就這樣的。

所以,我想如果在一個記錄片裏面,沒有把它拍下來,記錄片最好還是把它放在我的劇情篇裏吧。我想我的劇情篇,有非常強烈的記錄功能,它記錄了中國大陸基督教教會的情況,這方面,在之前的影像資料裏面是非常非常少的,幾乎是沒有的。所以,我想我可以做一部份工作,很快的,下周二還有一場《舉自塵土》的放映,是我的第二部劇情長篇,在那裏面可以看到那也是在我家鄉裏面拍的,在我結婚的那間教堂拍攝的,所以,大概可以看到一些那個情況。

我當初想100年後的中國人,某個人,想要了解100年前的基督徒的情況,這些影片或許對他們有些幫助,可能會比文字的記載,會更有不同的信息。

事實上,比如說關於拍攝影片,在大陸有一個記錄片導演叫黃文海,他列舉出來他拍記錄片的幾大理由,別的我都忘記了,但是他第一條是為了不做人肉炸彈。也就是說他如果不拍這個片子的話,可能,像他那樣的一個人就去做人肉炸彈去了。類似於,可能去刺殺某一個他覺得不好的官員,類似於這種。這有點憤怒青年。

我想,一個相對和平、公平的社會環境下,人們可能比較難以理解那種情況,他在中國的記錄片導演裏面,我覺得可能肯是最好的。特別是他的前面幾部作品,像他這樣的一個人,怎麼可以有點這樣的一個恐怖傾向呢?說出這樣的一個話呢?

這有點像海德格爾說的,海德格爾說:由於時代的貧困,詩人的整體存在和詩人的天職在詩人的身上構成詩的追問。我朋友又說,什麼是時代的貧困,那就是….神的缺席。

我想在類似於像黃文海啊、以及在很多的中國優秀的電影,這些優秀的電影,獨立電影是佔據其中絕大多數的,中國地上的那些電影,後面還有一個張藝謀到馮小剛的一個講座,我想他們多半並沒有描述到這個時代的精神,並沒有抓住這個時代的心靈特徵。

拍攝作品,似乎是當我們處在這樣的一個時代給我們的一個追問的,甚至是考問的情況下做出的一個回答,也很希望自己能夠做的更好,但是,在做這個影片的過程中,我也遇到了很多的問題,這些問題有信仰方面的,有其他方面的,當然,也有創作方面的。但是,對我構成最大困擾卻是信仰方面。

我在拍攝《舉自塵土》之前,也聽從了朋友的建議,建議我盡自己的一切力量,去尋找可以對這個影片,做出資助的人們。

然後,當中見過我們幾年前在一起聚會的,另外一個年輕的傳道人吧。他後來因為別的事情被迫的離開中國大陸。然後,過了幾年再回來。那時,他剛剛回來的時候,他新成立了一間教會。然後,他聽說我也要拍攝這個東西,就找我過去談一談。首先,是反對我在影片裏的這個題材。就是說,拍基督徒這個沒有問題,但是,拍基督徒做錯事情,這不行。

後來,我把他的意見給我的一個,我之前跟過的一個導演,然後,那個導演說:這跟電影審查會又有什麼區別呢?真的是一樣的!

後來,又說了另外的一個情況。大概就是說:錢我們有的是,關鍵是在於你是不是屬靈。屬靈的話你就會得到很多很多錢來拍一個片子; 如果你不屬靈的話,你就得不到這筆錢。然後,好了,現在要看你的生命是不是要再往前跨一步,真正得到一個屬靈的生命。那麼,你就一切都很豐盛了。大概是這樣的。

這個邏輯,我覺得有點像威逼利誘一樣,這個不是那麼正常的,這些話裏面的這些邏輯,或是說不是那麼對勁的。

關於,這個屬靈的問題,我剛才說我拍攝影片的時候,遇到的信仰方面的困擾。事實上,關於這個屬靈的問題,更早一點時間的時候。大概也是2000年前後,剛才我說那個情況是2004年,在籌備《舉自塵土》的時候,在更早一點2000年前後,就是一個弟兄帶了另外一個教會的負責人,在廣州的,介紹我們認識。這個教會負責人,希望我拍攝類似一個像MV一樣的讚美詩的視頻,為教會拍,我說:很好。他還問我有沒有更合適唱歌的,唱到要專業的。我說:我也這麼想。因為,好多時候,我聽到那讚美詩唱出來,有點鬼哭狼嚎的,不是那麼好聽嘛!我說:好。

當時,在我的選修課堂上,有其他院系的學生。有一個,是剛剛得了中國大學生女高音比賽的第一名,然後,就是跟她說,她就非常高興,我當時就給她打電話,她就答應了,說:沒問題。

然後,我就跟這個負責人說:有這麼一個人。他說:他是不是我們的姐妹。我說:還不是。那不行。就是說她一定要是姐妹,她的事奉才會是有生命,屬靈的,否則就不行。

今天更早一些時候,類似香港這樣的教會,去尋找到這樣的一個人,是一點都不困難。但是,在當時的中國大陸,是非常困難。

就好像我當時知道的電影界的,我除了知道呂麗萍信主,其他的還沒有人,就是那麼多電影人,還沒有一個人。那這種情況下,比如說你要拍片子,說要求這個是主內的弟兄、那個也是主人姐妹,那怎麼可能呢?

事實上那個,我拍片子的時候,除了我沒有人是主內的。而且,錄音師,大家看過投名狀那個電影,投名狀的錄音師,是我的朋友,然後,他來義務幫忙,2002年當時他還沒有那麼出名,在錄音界,他是穆斯林,其他的我的那些學生,還有在拍戲的時候,一個勁的笑的,也有一個勁的跟我辯論的,幸虧我不喜歡辯論,否則那會經常發生很多那個…

甚至,等到前年的時候,我去拍攝我的第三部劇情長片的時候,還是這樣一個錄音師、一個穆斯林,還有幾個經常喝酒、喝得很過份的那個學生,還有一對同性戀者,都在我的劇組裏,然後,我們都住在教會裏面。

我想,他並不妨礙這個片子,是否好,或者不好。這個跟他的作者是不是信主,沒有什麼關係。甚至,我在我的第三部劇情長篇裏面,也拍攝了這樣的場面,本來我非常想強調這個場面。後來,就是做得沒有那麼厲害。

就大概就是一個教會的負責人,我們在中國教會農村,叫做堂點。一個村裏,大概在鄉鎮一級的一個教堂。到了村裏面時候,會有一個聚會點,叫堂點。大概是一個堂點的負責人,她的一天。

她的一天裏面,她去一些地方,見了一些人,有她自己非常困惑的地方,她的困惑,是他的丈夫還不信主,不僅僅是不信主,而且,她丈夫是個木匠,在為廟裏面雕刻偶象,做這樣的工作。

而他們這樣結了婚,她的丈夫是這麼的一個情況,然後,她又是堂點的負責人,她的婚禮也不能在教堂裏舉行,在等待婚禮之前,她要先等待丈夫的洗禮吧。

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處境下,這個姐妹去五金店,跟老闆討價還價。然後,說要用什麼進口的不銹鋼、國產的什麼材料、來做一個十字架的樂杖,就是在那個樂隊指揮棒上面加一個十字架,要去加工這麼一個東西。但是,就是加工這個東西的工人,我說:他可能刁著煙、嘴裏說著粗話,就這樣給你幹了。但是,這個東西到了教堂,你還當不當它是…當它舉起來的時候,難道它因此不屬靈了嗎?我是這樣想,也在影片裏面把它拍下來,也有這樣一個自己的一些感受吧!

另外一個問題,我想是關於苦難的問題。

昨天晚上,導子老師跟我說,可能這邊多數的信徒,是沒有類似於我們那邊苦難的經驗。因為,這邊相對的環境,是要好過那邊,大概是這樣的一個意思。

我自己不是特別清楚,這個問題。事實上,苦難真的也無大小。就好像拍電影的時候,它的題材無大小一樣。你不能說你拍了加長離短,你的作品就不偉大,或者說,它不深刻。而你拍了王侯將相,然後,拍了天下的得失你就偉大,你就夠深刻。這個兩碼事,跟你的題材大小沒關係。同樣的,我覺得苦難也是這樣的。

譬如說,有的人可能是因為工作的壓力,而感到非常的絕望。這個工作壓力,有可能是他明天要交一篇這個文章,然後,這個文章他感到非常為難。但是,也有可能是,他明天決定這一輩子所經營的東西,是否要丟掉,類似於這樣的。這樣不同的壓力的,說苦難,我在想可能不能那樣說,不能說大陸那邊的人經歷的苦難,要更怎麼、怎麼樣…一點點的小事情,也可以導致一個人,有了苦難的經驗。

但是,我在想,中國大陸的情況,是太大了、人太多。但是,這一切都不是問題,肉身的苦難也不是問題,關鍵是有沒有盼望的問題。

事實上,這個問題,在我2007年《舉自塵土》,參加這個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時候,當時,說的特別的明確,最重要的是精神上,有沒有盼望。

所以,我過去想做的一個非常龐大的記錄片,主題也是,基督教於中國農民的精神狀況。

他是不是每天吃饅頭、鹹菜,還是每天都去吃這個豪華大餐,這個不是重要的。不意味著某某人,他的生活、物質上的貧困,他就會感到絕望,或是什麼…這是完全沒關係的。我想,多半的人都在物質生活達到一定程度上,都會有相應的空虛感、虛無感這些的,都會有。

然後,我自己也在不斷的經歷這個過程。

就好像在今年春節的時候,我就是在家裏洗碗,如果沒有熱水,冬天水冷的時候,我就希望是我來洗這個碗,就是不要讓家裏的人這麼受累。但是,洗了幾天之後,有一天,突然,覺得不行,我這個生活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不是說因為洗碗,我本來洗的挺開心的。而是突然的,感覺到自己,不能夠再這樣繼續下去,我需要去做一些別的事情。

那個,過春節嘛!中國人都是這樣吃啊、休息啊。我每天大概會寫四個小時左右的、練習寫字。但是,突然會受不了。

接著,就是長達將近一個月,在精神上非常、非常的痛苦,完全不是物質生活的問題,完全不是。所以,我在想,我們的精神生活,真的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東西,我們的靈魂需求也是非常奇怪的。有些時候,你那種…所以,我在想,我的作品可不可以去表達這些東西,這才是我以後想做的。

事實上,在拍完《山青水秀》之後,我就檢討了《山青水秀》,我覺得《山青水秀》,過份的指向了人們的物質生活的困難,過份的指向這一點。

那個義大利有個電影導演叫安東尼奧尼,他算是義大利新現實主義出來的導演,他的處女作是工人階級的,大概是拍工人階級的。但是,之後他所有的片子,都沒有再拍過工人階級了。全都是中產階級的。

這就相當於之前他的工人階級理想,要爭取到更好的待遇、有更好的住房、更好的生活條件…這些。

但是,當這一切導演在這電影裏面,人為的將他滿足了,之後,看看這幫人,還在幹什麼。他們在面臨什麼樣的情況。

所以,我想,如果是以後的影片,不管人物的生活是否面臨物質貧困,那都不是我想強調的東西了。因為,上帝給予有些人,吃得很好,一輩子可能都吃的、住的、用的都很好;給另外一些人就根本沒法相比。但是,大家面臨的問題,可以仍然是一樣的。所以,我希望自己的影片裏面,能夠接觸到這樣一個情況。

過去,有人問我,什麼是我心目當中的好電影,什麼樣子的?我說,那是清晰的呈現、人類難以被清晰呈現的那個情感和精神世界。

這一點,它是那麼的難以做到,以至於,多數的影片在這方面,是不能夠達到這個要求的,多數的藝術品也是。

而我,過去曾經為另外一個電影導演,寫過一篇影評文章的時候,大概就是我今天所要說的,可以做為結語的一個觀點。那就是說,在中國大陸絕大多數的文藝作品裏面,這個神都是缺席的。

我不要求他一定是耶和華 神。我在這裏非常坦率的講我這樣的一個想法,因為,你沒有辦法要求世界上所出現所有的藝術作品,假如他是來自穆斯林的、假如說他是來自佛教徒的,你不能都要求他們都是有耶和華 神的時候,才是好的作品。

一個西藏的信徒,他一生的信仰,就是那樣子的。從他的家鄉,一步三叩首的,到拉薩去朝拜,你不能說,他只有去朝拜耶和華的時候,這才叫朝聖。他才能給你心靈的震串與驚愕。肯定不是這樣子的。

但是,絕大多數的藝術作品,這個神是缺席的。

從一種泛宗教的上面來講,我想他有點像、用一個詞,大概叫宗教感吧。所謂的宗教感,固執的認為精神大於物質的一種情感。對於,我們來說,我堅信耶和華 神,但是,我想我們或許也需要更加寬容的,去對待其他人的信仰,就好像我們會邀求別人,至少也要尊重我們的信仰一樣。這上面,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裏面,一直有非常強烈的,包括我的困惑、我的迷惘、我的痛苦,都帶著這樣的一個神的痕跡吧。

那個,同樣的藝術作品,他也不去解決一些問題的,他能夠提出一些很好的問題,就很好了。

我不知道是否除了牧師,除了牧師可以是這樣的。對於,因為,韓語那個詩說裏面,說師者是傳道、授業、解惑。我想牧師可以這樣的,但是,對於我這樣的一個在大學裏教書的老師來說,我跟學生說,我說我可能更像一個傳惑的人,我想,我如果能夠把我的疑惑告訴你,那麼大概,我想就是對於你有所幫助了。

同樣的,如果我們在藝術作品當中,看到了作者傳達了這樣的一個疑惑的時候,我想,他已經對我們構成了一個關懷。

我們看到了一部影片,然後,看到裏面有這麼一個人物,他的困惑和我的如此之相似,我在這個世界上真的不是孤獨的。我想,這就是作品對於人的關懷。

否則,人可能會存在,即便是基督徒也會存在一種情況,那就是有信,但是無望和無愛。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情況吧。我個人覺得,非常可怕的情況。

如果,你在教會裏被弟兄姐妹說。譬如說最近你感到有些困惑,然後,當你把你的困惑說出來的時候,說你被撒旦攻擊了。這樣的話,你會馬上就…你來教會的時候你感到是那麼絕望,那麼滲澹的情形,心裏面。

我希望我自己在藝術作品當中,所表達出來的那些人,可能,都是被攻擊過的人、被試探過的人、都是那些跌倒的人。

而在世俗的意義上,我想我的影片裏的人,可能是成功的,也可能是失敗的吧。

但是,影片裏我想也是一個就是沒有神蹟的,基本上就是沒有什麼神蹟的影片,和我們大多數人的日常生活,經驗是一樣的,這個沒有神蹟的意思。

就是譬如說主人公生病了,他最後就是因病去世了。然後,也沒有說神蹟般的就一定要復活,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可能出現在我的影片裏可能的情況。然後,我希望,他能夠反應大多數人在信仰上的一個體驗吧。

我今天說這些事,是比較散漫的,我的語言表達,可能是比較那個結巴的。但是,希望能夠和大家能夠分享,我一點點的在信仰上的體驗,謝謝!

《葡萄樹傳媒》文稿整理:Esther Kuo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