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否一場荒唐的夢 (梁燕城博士)

語音(普通話): 講員:梁燕城博士

人會有生,人也會死,人也會痛苦,人生是不是一個荒唐的夢?據說在很遠很遠的一個地方,有一個叫"無思崖"的地方,有一個山峰,山峰上面有一個石頭,很孤獨的石頭,是女媧錬石補青天,留下了一塊可頭,一塊沒有用的石頭,結果有一天它遇到一個和尚,這個和尚說,我可以帶你到人間,理解一下人生的悲歡離合,結果石頭同意,它就投胎到了人間,它出生在一個姓賈的家庭,他出生的時候,口裡面含了一塊玉,所以他的名字叫賈寶玉。

那麼講到這裡,大家都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了,賈寶玉過了很悲痛的一生,很多年之後,他又回到山上,又成為了那一塊石頭,有一位道人走過,看到石頭的後面寫了很多的字,就是它一生的故事,所以他就把字抄下來,變成了一本小說,叫做《石頭記》,《石頭記》就是《紅樓夢》,《紅樓夢》基本上很簡單,「紅樓」是什麼?就是一些很高的大廈,這些就是「紅樓」,當你買了一個單位,住在裡面,發現最後原來是個夢,這就是紅樓夢。

在石頭上面寫的故事開始,有一些詩句我覺得很有意思,在第一句裡面,「無材可去補青天,枉入紅塵若許年」,這句話我一看就覺得就是我們的人生。「無材可去補青天」- 我們好像沒有能力去把世界改變。當我年輕的時候,我在讀大學的時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讀完書出來,這個世界又改變了,好像奧巴馬也說,一切會改變的,不過當我出來之後幾十年,世界還是非常悲哀的世界。

奧巴馬出來,美國也沒有重大的改變,好像我們都「無材可去補青天」,世界的問題我們救不了,當地球在變暖、阿富汗在打仗、當泰國有很多的動亂、中國很多腐敗,我們好像「無材可去補青天」,人生是非常有限,我們人生是否「枉入紅塵若許年」- 冤枉人生過了幾十年,紅樓夢充滿了一種夢的感覺,人生可能只是枉入紅塵,很多年就這樣過去了。

裡面還有一首詩,是這樣寫的,「滿紙荒唐言,一把心酸淚」,「滿紙荒唐言」就好像他一生的故事,只是一個荒唐的故事,而且只是「一把心酸淚」的故事,我也想到,我們過了這樣的一生,我們渡盡的日子是不是一聲的嘆息?我們渡盡的一生是不是一個荒唐的故事?人生是否荒謬的呢?在這裡我想起傳道書,一開始講到,在耶路撒冷作王的所羅門,他一開始就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甚麼益處呢。」當他在問有什麼益處的時候,基本上是問,這一切可有意義嗎?

人生可有義意嗎?人一切的勞碌,做了很多事情,原來只是一個荒唐的故事,只是一場夢,一把心酸的眼淚,有什麼益處?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

當我還小的時候,看到爸爸媽媽高大威猛,可是慢慢他們老了,他們的日子過去、死去了,而我的兒女也看到我高大威猛,那慢慢我也會過去,我女兒現在已經三十歲了,她還是覺得自己是一個挺漂亮的女孩子,可是我想,再過一段日子,可能當我變得更老的時候,她會帶著孫兒們來看我,她也可能會變成一個胖胖的中年女人,然後牽著幾個孩子,在外國長大的孩子,好一點會跟你講中文,說公公你好,如果沒那麼好會跟你講英語,Hi! Grandpa,更不好的會跟你說,Hey man。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只有大地是在那裏,這有什麼益處呢?我們就是一代代過去之後,沒有人記得你,現在李嘉誠很厲害,但是我猜再過一百年之後,再問香港人,已經攪不清楚了,那個年代可能有個李嘉誠、有個郭富城、有個梁燕城,大概大家都已經攪亂了,人生是不是一個荒唐的故事?如卡謬所說:像把一塊石頭推上山,然後滾下來,又推上山,又滾下來,人生是不是這樣周而復始,每一天渡過我們沒有意義的日子。

當我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想起在不久之前我曾經攀登了一個高山,我去看一些我們資助的讀書的孩子,因為當我回到中國,開始服侍中國人,因那個時候大概是在1993年,那時候看到中國很艱難,那時候國際都把中國制裁了,那時候上帝在我心中改變我:中國人受苦很多,你不要每一天在海外罵它,你要回去跟他們共同渡過艱難的日子,因為耶穌基督是這樣的,耶穌基督是先去寬恕、愛、接納,用無盡的服侍去改變人類,你要幫助中國改變嗎,你要先回去以你無盡的仁愛,來讓這個民族得到醫治,因為他們受傷很深,他們需要的不是人去罵他,需要的是醫治。

所以我就這樣回去了,當時我並沒有很多錢投資中國,我只是讓中國人明白,在你最艱難的時候,我願意跟你在一起,就這樣回去十多年,我看到很多窮困的人…我們海外的籌款去資助一些孩子讀書,到現在我們大概資助了5千個孩子讀書,後來都考進大學,我們繼續資助他們讀大學,我每年都會回去看一下我們的工作有沒有成果。

那一次我們去廣西龍勝的一個地方,攀上一個高山,就是去看我們其中幫助的一個女孩子,當我到了山上,很辛苦,夏天很熱,又要攀山,就像香港的IFC那麼高,每個人都氣喘了,可是當我們到了山上一看,就覺得大地多美,青山是多麼的美麗,風吹的多美好,在這貧困的房子裏面,我體會到周圍的大自然是何等的美,然後我就跟那個女孩子聊天,她是一個小學生,我問她,將來想要做什麼?她說我希望當一個天文學家,我就覺得奇怪,一個貧困人家的女孩子,將來想要當天文學家?所以我就跟她聊了一下,我就告訴她,霍金的天文學,後來他的天文學是怎麼改變,還跟她聊了大爆炸論,她完全不明白我在說什麼。當我離開的時候,我心裡面想,這個女孩子,為什麼想要當天文學家?我明白,因為每一天的黃昏,她看到太陽下山的那一種無盡的美麗,每一天晚上當她看到天上的星星,是充滿了奧秘,每一天她都體會到宇宙的美麗、體會到那種奧秘、那種偉大,她一定要找尋那個答案,所以她想要當一個天文學家。

當我下山的時候,我想起當我還在讀小學的時候,可不是一樣有這樣的一個經驗嗎,在我六歲的時候,我在家裡的陽台放風箏,看到夕陽西下的宏偉、偉大,我就很感動,然後當媽媽把飯菜拿到陽台一起吃的時候,當天變黑的時候,出現了一顆星星,媽媽說,你許個願,一定會實現的,我跟哥哥馬上大聲說,希望每年都考第一,那結果當然沒有靈驗,當天上很多星星出來的時候,我看到那個深邃的天空,我就知道這個宇宙不是一個荒唐的故事。

這個宇宙一定有它的意義存在,當我長大了,就覺得這個宇宙那麼美已經很奇妙,我還有心靈去知道宇宙的美,這是更奇妙,這一切是沒有安排、偶然的嗎?當我看到星星的深處,我已經思考,這個宇宙一定隱藏了一種非常偉大、完美的東西,我窮我一生去追求,這個宇宙的完美、宇宙的美善。所以我想起這個孩子,跟我小時候可能一樣,我是香港長大的一個人,她是農村非常貧困的一個孩子,我們都一樣給宇宙的美麗所感動,而讓我們也都相信,這個宇宙不是一個荒唐的宇宙,不是一個偶然的宇宙,一切等待我努力去追求答案,這個女孩子在找答案,我的一生也在追求同一個答案。

所以當城市建造起來,我小時候的城市還沒有高樓大廈,可是城市建造起來以後,我們就很難看到天上的星星,只能在電視裡面看明星,不過我總是記得,我小時候仰首觀天,深邃奧秘的星空,告訴我一些美麗的故事。我記得,羅大佑(台灣有名的音樂家)他寫的一首歌裡有一句話:我的家不在台北,我的家沒有霓虹燈。羅大佑當然是在台北長大的,但是他說,我的家不是現在的台北,他的家是沒有霓虹燈的,一個很純樸的台北,我聽到這個歌詞以後,我也覺得我的家也不在香港,我的家是在一個看到夕陽、星空,一個可以放風箏的陽台。

基本上當我們心靈跟宇宙溝通的時候,就是我們的家了。所以每次我仰天看到黃昏還是那麼美麗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這個世界還有道理,我一生要去追求,然後當我從山上走下來的時候,我又想到第二個問題,這個小小的女孩子,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為什麼我們會去關懷她?那麼遠,我帶著有些從加拿大、美國、香港的人,跑去看這些貧困的孩子,他不是我們的親人,也不認識他,為什麼要跑到那麼遠,那麼熱的高山去看她呢?那是因為我們心靈當中有一個憐憫,心中的憐憫就是我們會去關懷一些我們不認識的人,中國偉大的孟子講到,當人看到他人痛苦的時候,你總是會覺得不忍,當你有不忍之心的時候,你的人性才流露出來,那也叫惻隱之心,你看到人家痛苦,心中會自然流露不忍,這惻隱之心是我們人性裏面的一個結構,是我們的靈性,是我們靈魂深處的一種震動,看到他很痛苦,我們就會想盡我們的能力去幫助這些人,這就是人的良知。

所以這為什麼當年,1993年我會有感動回中國,就是因為當中國有困難的時候,我們讀歷史讀了那麼多,中國是受盡苦難的民族,現在有機會起來,但是又經過種種的困難,特別在1989年之後,人都不理中國,我們也只有在海外罵它不對,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中國裡面還有很多人民有很多的需要,他們需要醫治、關懷、需要扶持、需要鼓勵,所以我心中就是那一種不忍,所以我就跑到中國去,那時候本來有一個百萬薪酬的工作要請我,我考慮了一下就決定不要了,我要回去中國跟我們的人民一齊渡過這個艱難的日子,那是上帝叫我的,也是我的良知叫我的。

我回到中國,最初是到大學教書講課,後來我看到很多貧困的人,我跑到蘭州的大學,要去做聯繫,因為我要跑遠的窮的地方,在蘭州當時高速公路還在建的時候,去飛機場,要很早很早到機場,看到很多工人出來,他們那個司機告訴我,這些工人大概十多塊錢一天,是非常艱苦的工作,後來我又知道,在中國有很多從事色情工作的女人,很多都是貧困地區出來的孩子,很年輕很漂亮的女孩,跑到城市工作很容易被引到這裡工作,有很多民工的孩子,跑到上海,看見許多美麗的大廈,裡面都有娛樂城,卡拉OK那些,但是那個美麗大廈的對面,就是貧困民工的地區,我曾經看到那些民工住的地方,大概只有十坪的地方,很艱苦,但是當他們的子女長大,因為沒有戶藉,不能進高中,又因為沒有錢,不能進高中,不能找工作,到她們17,18歲都被引去那些地方工作。所以據說每逢黃昏的時候,本該是最美麗的時候,很多打扮美麗的女孩子,從貧困的民工區過馬路走到對面美麗的高樓大廈,到那些卡拉ok裡面工作,有很多都是一些色情的工作。我聽了心中實在很庝,我也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去幫助她們,所以那時候我跑到北京去見當時的民政部部長,讓他明白貧困的問題之後,只要讓他們有機會讀書讀下去的時候,她們就不會去當妓女了。所以我們在海外很艱苦的籌款,去幫助那些,特別是女孩子,一般女孩子家人都會叫她們不要讀書,所以我們就去找一些貧困的農村,去幫助一些優秀的,有能力讀書的,我們就供她們一直高中畢業,後來她們全都考上大學,因為她們都很努力、很用功,所以我們繼續供她們唸大學,不斷的籌款去資助她們,就這樣供了很多年。

而民工當中,我們也建了一所高中,是一所職業的高中,讓那些沒有讀過高中的孩子,能夠讀職業的高中,將來會比較有前途,終於最近第一屆畢業了,大部份的學生都考上大學,在上海還考上復旦大學,我真的很高興,那個寶山區的市長也很高興,民工子女進大學了,而就是我們籌了一些錢,來幫他們讀下去,這個實在也不多錢,兩千多塊一個人一年,他們就可以有前途,農村的一千多塊錢一年就可以了,就是這樣子,我們就慢慢幫助了五千個人。

當國慶的時候,我看到很多孩子,有人拿著一個氣球,唱著歌,到了天安門前氣球往上升,歌唱祖國,我的心非常激動,當時我是在場的,在天安門旁邊,當然不是在天安門上面,是在旁邊,因為中國政府知道我十多年來為中國作出了很多很多的奉獻,所以中國政府邀請我過去,在我旁邊的都是有錢的,我是他們當中最沒有錢的一個,但是到了國慶最後,大家都很激動,但是我更激動,我不是因為中國強大了才激動,而是想起那五千個孩子,我們在中國就幫助過五千個孩子,如果我們幫助的人,全都走出來,在天安門後面還有二十萬個年青人,全中國起碼有一億人是很窮困的,我們只能夠幫助了五千個人,在一億人當中,我們只幫助了五千個人,實在是很少,我是「無材可去補青天」,但我不是「枉入紅塵若許年」,因為起碼我真的幫助過五千人。

在這個歷史的時刻,中國最艱難的時刻,很多外國人都在罵中國的時刻,中國在發展上還有很多困難、還有很多問題沒有解決的時刻,起碼我回來了,我在這段歷史參與了幫助五千人有機會讀書。我們很有限,我們救不了中國,我上書中國有關民族人權、有關宗教自由很多,不一定馬上得到,我們把貧困的問題告訴中國政府,政府有很多的改變,真的幫助他們,我實在很高興,我參與這個歷史,我是很有限,但起碼在有限之中我發揮了一種無限的愛,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就明白,我們渡過的一生不是一個荒唐的夢、不是一個荒唐的故事,我們在一生,寫下許多美麗的小故事,可能一百年後,一千後,所有我們幫助過的人都死去,歷史也不會去記載這種小事情,但是在宇宙的歷史當中,我們曾經寫下了有義意的、美麗的一段故事。人生的故事是我們共同寫的,而我們可以把人生寫成一個美麗的故事。

最近當四川大地震以後,我們的工作的人員都派去,到現在還住在四川,我們不是留下錢拍個照就走,我們所籌到的錢不多(比起許多幾十億的來說,我們只籌到七百萬),我們的工作人員都在那裏,與貧困的人、災民在一起,當他們感到孤單沒有人記得他們的時候,我們的人還在。去年的暑假,我們一同回去農村,因為我資助的人,很多都已經是大學生,我們還鼓勵他們,給他們一點錢,暑假要找工作,我們給他們暑期工,就是回到他們的農村服務、自己的故鄉,有幾十個孩子參與這個工作,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鄉,都在廣西,所以就可以聯合在一起,一批人到不同人的故鄉去服侍那裏的人,當我們這批人回去的時候,農村的父老們都覺得很奇怪,一般跑到外面讀大學的人,永遠都不會回來的,但是他們竟然回來了。因為我們是基督徒帶他們回去,那些學生們全都信主了,他們以基督的愛回到農村貧困的地方,以他們的能力去幫助那些農村,讀工程去幫忙修路,讀醫的幫忙去看病,讀文科的去教英語,鼓勵小的孩子們,我也可以讀大學,你也可以,其中一個大學生,到了一個小學,就像那電影《一個都不能少》的那種地方,他說:我從前小學的時候坐在這個位置,現在我能夠進大學。也教孩子說:你們也可以。然後父母們說:我們代代都沒有初中畢業,想不到,到了這一代,小孩們不但可以高中畢業,還可以大學畢業,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有這樣子的一天(我想我們只是給他一年一千塊就可以將來進大學,他有能力就可以了,實在是很少的錢,但他們就有了前途)。然後那年村長也很高興說,你們回來,我們沒有想到,因為原來要到那個地方,是在廣西的龍水縣,從桂林要到龍水縣要坐5個小時的車程,然後要從龍水縣坐車去到山中江東要7個小時,在群山美麗當中,有這樣一個小小的農村,沒有人理會的一個小農村,看到那些學生回來,那個村長也非常的感動,他說,我們無以為報,他就回家,拉了一頭豬過來說,我全部的財產就是這頭豬,我送給你們好了!

在農民當中,一頭豬已經是他們所有的錢,那頭豬還沒有養大的,他說,謝謝你們,那頭豬送給你們,我們還覺得很麻煩,我們可以怎麼把那頭豬拉回來呢?他們就說,不用怕,我們就把那頭豬宰了,大家一起吃一頓好了,可是那頭豬還沒有長大就宰了,就給大家吃了,就是這樣的一種感情,我們跟孩子渡過了一個很快樂的暑假。與此同時,我的女兒也到了龍水縣,帶了一些從加拿大回來的一批華人,都是孩子,到龍水教英語,因為我想到我們的孩子在加拿大受教育,他們的英語很好,一般以這種英語回上海可以開一個很貴的補習班,很多人是會用一萬多塊去補習外國口音的英語的,窮人是沒有機會去讀這種英語的,所以我說,我們也要讓窮人同樣有這樣子的英語訓練,所以我們不要錢,不但不要錢,也付錢給那些學生們,因為很多學生暑假都要回家了,我們付錢給他住在學校,供吃供住教他們最好的英語。

我的女兒去看這些孩子,有一個孩子說,每年你們文化更新的人來,就像一個夢,因為你們來都是關懷我們、擁抱我們、愛我們,可是很快,你們又走了,可是這一次你們來兩個禮拜,他很高興,而且他們可以吃好飯,因為從前只有一點點的錢供孩子們去讀書,他們吃飯都吃最便宜的,一塊錢的飯,沒甚麼菜,也沒有肉。可是你們來,給我們最好的飯菜,我們每一天都可以大大的吃,從來沒有吃那麼好的菜。然後我女兒也帶著這批人半老外孩子,都是一些在外國長大的中國人,去山上看這些窮困的家庭,結果他們停在一個懸崖旁邊,他們說要下去,要走進一個山林裡面,那這批驕生慣養的孩子們就說:唷!怎麼那麼艱難呢,要走進這個樹林呀?那些孩子們都穿得很性感的,都穿短褲,拖鞋,完蛋了,現在要走下去,還有一條河,沒有橋,這條河的水都漲得很高,他們要趟水過河,這些孩子都沒有經驗,就說好呀,反正都很熱,就這樣子過去,可是河的中間都有一頭大水牛,女孩子看到就跑掉了,比男孩子還跑得快,對他們來說,這一輩子都沒有這種的經驗。

然後有一位家裡很有錢的加拿大孩子,他遇到車子壞掉的時候,就說打電話給他的爸爸,因為他的爸爸在桂林有一家公司,叫爸爸開派一架私人飛機過來接他們,然後我的女兒就說:不可以的,怎麼可以呢?可是那個小孩子,後來又說,那趕快開一台有空調的車子過來接我。可是非我女兒又跟他說:不行,我們要等他們把車子修好再走。然後到了住的地方,我女兒找了一些不太好的旅館,那旅館是小動物園,裏面甚麼動物都有,像是老鼠、各樣的蟲都有。那些在外國長大的孩子都有了很大的經驗,那個有錢的孩子,他說他要買巧克力給他的學生,要每人一塊,他看到他的學生在食巧克力的時候,只吃了一點點就把巧克力包起來,他就問,為什麼你們都不把它吃掉呢?他的學生就說: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吃過那麼好食的東西,我們要帶回家給爸爸、媽媽還有弟弟嘗一下。這個有錢的孩子17歲了,他非常非常的感動,以前他的爸爸送他一個LAPTOP,一個電腦筆記本他也不覺得怎麼重要,但那些窮人,一塊巧克力對他們來是那麼重要的東西。當他們分開的時候,那個有錢的孩子哭得不得了,他說他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哭了,他打給他的爸爸說,爸爸你捐多一點錢吧,他的爸爸就說,好,如果你乖我捐多少都願意,結果這些孩子全都變好了,回到加拿大以後,每個人都說要學普通話,頭髮以前染成紅的綠的,都染回黑色了。他們看到窮困,以後會好好做人。

想不到我們這樣的工作,不單幫助到他人的孩子,我們也幫助了我們自己的孩子。我的女兒,小時候常常看到我拖著行李箱上飛機去中國,她不太明白,到了她大學畢業以後,到中國教英語,回來以後,在我五十歲生日的時候,她寫了一張卡片給我,裡面寫:親愛的爸爸,謝謝你那麼多年的榜樣,我去中國看到了,你在中國的工作是獨一無二的,我願意跟你一樣,因為我看到那裡的人有很多的需要,我願意跟你一起回去,跟他們在一起,所以我女兒現在已經回去了,那我兒子也回去中國教書,拿了三千塊的薪水,在加拿大大學畢業只拿三千塊的薪水,可是他還是很高興,就是這樣我們一家走上同樣的路,我兒子回到加拿大唸教英文的碩士學位,將來要到中國去教英語。

結果我們一家都走上這樣的路,回頭一看,人生不可能是一個荒唐的故事,不單我們一家,還有很多跟我們一起工作的人,我們活了一個很有義意的人生,而且寫下了很美麗的故事。所以每逢你覺得世界好像很沒有道理,為什麼有時候惡人會贏,好人會輸?為什麼這個世界會有那麼多的苦難?為什麼總是有那麼多的戰爭?有那麼環境的破壞?我們如其去說他們不好,不如讓我們看看路邊的一些小花、看看天上的星空、看看黃昏的夕陽,我們就知道人生不是一個荒唐的故事。但這故事要我們用信心跟上帝連起來,然後跟上帝一同寫出這個美麗的故事,生命就變得非常有義意。

我們一同低頭禱告:親愛的天父,在這個主日的早晨,讓我們每個人的心都能夠單純的來到祢的面前,主,只有單純的像孩子一樣的心,才能夠和祢會面,現在讓我們來到祢的面前,帶著我們的單純,求祢指示我們,怎麼樣才能夠寫出一個美麗的故事,讓我們人生不是荒唐、沒義意的人生,而是跟祢一起寫出一個美麗的故事。主!我們看到這個世界有很多困難、有很多需要,我們的能力都非常有限,但是求祢教我們,在有限當中,留著那種單純的信心,單純對人的愛,以至我們有無限的愛心,在有限當中去扶持一些有需要的人,讓我們當一個僕人去服侍人,而不是當一個高人一等的人,去指責他人的錯誤,或者是指示他人做什麼,讓我以謙卑的心像祢一樣去做一個僕人,讓我們去服侍祢,服侍人間很多苦難的人,讓我活得有義意,我感謝祢,這樣的禱告是奉我主耶穌的名而求,阿門!

c 2010 VineMedia.org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