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3, 2024

危機:全地之主

全地之主 (以賽亞書 40:15-24)
整理:張建強

一天有個人去一家寵物店購買一隻鸚鵡。商店的助理帶那人到鸚鵡的部門,請那人選一隻。那人問:「黃色的那隻價錢是多少?」助理說:「 兩千美元。」那人覺得很驚訝,便問助理為什麼那鳥這麼貴。助理解釋說:「這鸚鵡是很特別一隻。牠會打字,並且打得很快。」

那人又問:「那綠色那隻呢?」助理說:「牠是五千美元,因為牠會打字、接電話和做筆記。」

那人就問:「那紅色那隻呢?」助理說:「那要一萬美元。」那人說:「他可以做什麼?」助理說:「我不知道,但是其他二隻稱牠『老闆。』」

誰掌管宇宙萬物?誰是這世界的老闆?是美國總統嗎?中國總理嗎?英格蘭的首相嗎?誰的力量權勢是無可置疑、無可匹敵,並永不改變的?

當猶大被擄到巴比倫前的黑暗期間,他們埋怨神沒有為他們做任何事,他們一敗塗地,全部一塌糊塗。然後以色列人跟外邦強國聯盟,敬拜外邦偶像,遺棄主。以賽亞提醒以色列人他們並不全然絕望、無可挽回。神會保留忠實的餘剩之民,並將他們帶回到應許之地,重建國家。他安慰和警告以色列人,提醒他們神是全地之主,而祂會審判列國,拔起他們的領袖,彰顯祂的權能。

神爲什麽行動如此慢?祂在何時會採取行動?祂又怎樣回應批評祂和祂的掌權的指控?

掌權者無能 (The Rulers are Powerless)
40:15 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眾海島、好像極微之物。40:16 利巴嫩的樹林不夠當柴燒、其中的走獸也不夠作燔祭。40:17 萬民在他面前好像虛無、被他看為不及虛無、乃為虛空。(賽 40:15-17)

神向以色列發的第一個問題是:「萬民對我算什麼?」列國來來去去,帝國結盟又崩潰,政權更迭和替換理念。

羅馬帝國、英國帝國、法國帝國、西班牙帝國、葡萄牙帝國、土耳其帝國、奧地利和匈牙利聯合帝國、荷蘭帝國的榮華如今只是遙遠的記憶。有人說只有大英帝國的結束還算較體面的。20世紀最難以置信和難以忘卻的應該算那無人能想到的、甚至認爲不可能的強大蘇聯和東歐集團在1989 年的大瓦解。

戰爭、饑餓、野心,和腐敗仍然會損傷、動搖和顛覆最近的超級強權,無論是目前的G7,即七大工業國 (美國,日本,法國,英國,德國,加拿大和義大利),或G8 (加上俄羅斯);或全球的兩個軍事超級大國 (美國和俄羅斯),或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美國,英國,中國,法國,俄羅斯) 五個具有否決權的強國。

請留意由15節的「滴」(水) 到「微塵」(粉) 的前進,至17節的「虛無」(沒有)。其實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 (15節)。「滴」的原文字不是普通可測量和看見的一滴水,如一滴雨,此字在聖經中只出現一次。這特別的一「滴」是最細微或最小分子的「小滴」。這「滴」細小至看不見或重到可以滴下。它輕小如水氣、煙霧和水蒸氣的一分子 (molecular unit)。神把所有國家、帝國,或王權視為口中的嘶嘶聲或熱氣而已。

這些世界的超級大國算如天平上的「微塵」(15節)!他們的國土只是微塵或粉末─- 一點塵土或一個泥球,大不過一個乒乓球或高爾夫球。它不算大型,對神而言實在是地位低微、無足輕重。然後,祂舉起眾海島 (15節),移動和搬遷它們好像極微的羽毛或空氣一樣。

小島 (16節) 是質樸、天然、美麗的海岸和旅遊觀光的完美景點,但是神看這些人心目中的陽光天堂和無價之寶為雕蟲小技。15節的「極微」比萬民的「微」更微小。「極微」的原文字意味著苗條和纖細,甚至比不上一條醃肉、一根鞋帶,或一條牙線。這字亦是形容約瑟在夢中看見「乾瘦」的七隻母牛和七個「細弱」的穗子的原文字 (創 41:3,6)。海島不是如人所夢想的,對神只好比孩童的玩意或區區小事。

倘若眾海島只像水桶的一滴,那麽眾山對神更不足介意。利巴嫩 (16節) 以其斜山坡和高低不平的地形成名,此處有著名的山脈 (申 3:25,士 3:3)、森林 (王上 10:17) 和高級木材 (代下 2:8,16),特別是香柏木、松木,和檀香木 (代下 2:8)。所羅門國王和被擄之後歸回的以斯拉選擇舉世聞名的香柏木為建築聖殿的材料 (王上 5:6,斯3:7)。然而,主認為即使把黎巴嫩所有的樹林都砍下,也不足夠當柴、煤,或燃料來燒燔祭給祂。

萬民在他面前不僅好像「虛無」,乃為「空虛」── 17節第二次「虛無」的意思,就好像創世以前地球「空虛」混沌的情況 (創1:2)。他們不但「虛無」── 一無所是,甚至「虛空」── 微不足道。反而「虛空」(17節) 的其它翻譯是「地極」(申 33:17, 撒上 2:10, 詩 2:8,22:27,59:13,67:7,72:8,98:3,箴30:4,賽 45:22,52:10,耶 16:19,彌 5:4,迦 9:10),意思是低至谷底或名列最後。根本上,他們沒有外形 (shape) ──「空虛」一字,並且也不重要 (significance) ──「虛空」。

老百姓微弱 (The Residents are Puny)
40:22 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蟲.他鋪張穹蒼如幔子、展開諸天如可住的帳棚。(賽 40:22)

幾年前一首流行歌曲 (If God Was One of Us) 問:
假如神有一個名字,那會是什麽?
當你在他完全的榮耀中面對他時,你會用那個名字叫他嗎?
倘若你只有一個問題,你會怎麼問他?

是啊,是啊,神是偉大的,
是啊,是啊,神是美善的,
是啊,是啊,是啊…

那麼假如神是我們當中的一位呢?
就像我們當中的一個笨拙的人呢?
倘若他僅僅是一個坐巴士的陌生人
趕著路回家…

可是,神不像我們人、任何生物,或任何受造物。祂威嚴地,光榮地,輝煌地坐在祂的寶座上 (22節)。當「坐」的原文動詞加上「與」(in , by, with) 的介系詞,希伯來語的翻譯是「居住」(創 25:11) 或「同住」(創 29:14)。但是,「坐」的動詞加上「之上/在」(upon, above) 的介系詞,那就強調坐在寶座上的君王他們的掌權,優勢,和權威 (出 11:5,耶 29:16)。所以,「坐」的動詞加上方位的介系詞,指的是某人住所之處,但是「坐」的動詞加上「之上」的介系詞就表示力量與權勢。前者指的是地點 (location),後者指的是主權 (lordship)。

相對之下,地上的居民好像瘦小的蚱蜢 (22節 – 中譯蝗蟲)。那正是十個違背神、不敢進入應許地的探子同樣的表達方式,在他們眼中,敵人亞衲族人好像巨人,自己好像是「蚱蜢」── 軟弱、矮小、無助 (民 13:33)。

儘管如此,神仍然看顧人類,供應他們,鋪張穹蒼如幔子,展開諸天如可住的帳棚 ── 祂捲開、弄直和整理宇宙的穹蒼或天空,如展開或鋪開簾子,或一片冗長、輕薄和弄皺的布塊一樣。神不僅僅伸直或拉直太空為我們的住所,祂展開諸天如可住的帳棚。「鋪張」的原文 (22節) 意思是單向的伸展或延長,如摩西「伸出」膀臂刑罰埃及人 (出 6:6) 或「伸手」、「伸指」攻擊埃及 (出7:5)。但是下一個詞「展開」的意思是向四圍伸展或延長。神不僅創造世界成型和令宇宙按時旋轉,祂還按時序塑成天空和大地為我們的居所。這個行星是度身定造的帳棚,成為我們的家或居所。

滅亡已肯定 (Their Ruin is Predetermined)
40:23 他使君王歸於虛無、使地上的審判官成為虛空。40:24 他們是剛纔栽上、〔剛纔或作不曾下同〕剛纔種上、根也剛纔扎在地裡、他一吹在其上、便都枯乾、旋風將他們吹去、像碎秸一樣。(賽 40:23)

神聖羅馬帝國的第一任皇帝查理曼 (Charlemagne 742-814) 成功地將西歐統一並使西歐基督教化,被認為是中世紀西歐最偉大的皇帝。他的傳說之一與他穿著帝袍被埋葬在一大教堂有關。

查理曼曾經吩咐,當他去逝的時候,要以一個君王坐在寶座上的姿勢被埋葬。他尚且吩咐福音書要放在他的膝部,他的劍要放在他身邊,王冠要戴在他頭上,以及他皇帝的外套要放在他肩上。他的屍體以如此姿態保持不動足足有一百八十年。

大約公元1,000 年,奧圖皇帝打開查理曼的墳墓。他們發現查理曼的骨架已經疏解了,散成各種可怕的姿態。他的頭骨還戴著王冠,但他骷髏的手指指著打開了的聖經一節經文,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太 16:26) (7,700 Illustrations # 5346)

查理曼於814年死後不久,帝國就倒塌了。他的後代不能守住這龐大的王國,孫子們彼此激烈爭奪,加速了王國的分裂。

「君王」(princes) (23節) 的原文字不是指王子,而是國王、統治者、帝王的通稱。這章出現了第六次的「不」原文字 (16,16,17,23「虛無」,28,29「軟弱」) ,這還不包括第24節另外3次的另一個「不」的原文字,被翻譯為「剛」。萬國、他們的產業,與眾君王在神面前一文不值。他們只是代理的中間人。這些執法的權威,或嚴格來說,地上的審判官 (23節),也如17節的「虛空」(23節) 一樣。

24節的原文意思更是突出驚人。中文翻譯說「剛纔」,意指國家的棟樑和臺柱「一旦」被種,落地生根的時候,他們就被吹走了。但是原文說他們「不」此地步和階段就給旋風吹走了 (此字在其他經文的翻譯並非是「剛纔」,大部都分的翻譯是「不」)。原文說:「他們『不』栽上、『不』種上、根也『不』扎在地裡、他一吹在其上…」神向他們一吹,他們就如草、花、植物、藥草、菜蔬一樣凋謝死去。以賽亞書 40:7用同樣的「吹」和「枯乾」的原文字,來回應相同的想法:「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

世界的君王和統治者都像貧瘠的土地一樣,會枯乾、缺水,或蒸發掉。旋風 (24節)或颶風將他們如碎稭、稻草或空殼一樣吹去或帶走。無神的傀儡領袖會起起落落是再確實不過的了。唯一還在等待的,是神已經應許了的他們完全的消失和最後的審判。

結論:神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和無所不在的。沒什麼事情可以逃避祂的心思、眼睛和掌握。人的各式主義、運動以及他們的創始者、信條和宣言只是如風逝去。菲立普‧布魯克斯 (Phillip Brooks) 說:「真正謙卑自己不是壓下自己直到你更小,而是將自己跟比你更高本質的衡量,以便你明白你的偉大是多微小。」你是否讚美並順服神,全地之主宰?他是掌權的、可靠的、不變的。你相信神的話語嗎?你信靠祂給你的計劃,走在他的道路上嗎?

小組討論:
列舉在歷史上一個強大的帝國。那大國今天的地位如何?什麼原因使一個國家上升或走下波?基督教信仰何價值觀如何影響那國家的興衰? 一般人用什麼準則衡量一個國家的權勢,是否以其大小、財力、或國際地位? 你們究竟將誰比神、用甚麼形像與神比較呢 (18 節)?列出一些神的屬性。 請完成這句子:「假如我是這世界的負責人,我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認為誰是這世界或歷史上最有權勢的人?為什麼?你如何衡量那人的權勢? 神是否介入 世界的政治?祂如何參與?有什麼顯示或見證祂的參與? 基督徒在社會的角色是什麼? 你認為自己有什麼影響?列出一些具體貢獻或作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