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教會與神的工作

作者: 倪柝聲著

如果我們真的認識神的工作,我們就不能不承認這外面的人的確是非常大的攔阻。我們能說,神今天是受人的限制。神的兒女必須明白教會的用處到底是甚麼,也必須明白教會與神的能力和神的工作的關係。

神的彰顯與神的被限制

曾 有一次神將祂自己擺在一個人的身體裏面,這個人就是拿撒勒人耶穌。這個肉身可能成為神的限制,也可能就是神的豐富。當道成肉身之前,神的豐富是沒有邊際 的。當道成肉身之後,神的工作就在這肉身之內,神的能力也就在這肉身之內,神不在這個肉身之外作甚麼,也就是說,神要受這個肉身的限制。但我們在聖經裏所 看見的,這一個肉身並沒有限制神。這肉身可能限制神,但事實上沒有限制神。這一個肉身充充滿滿的彰顯了神的豐富。神的豐富就是這一個肉身的豐富。

那 時神將祂自己擺在這一個肉身之內,今天神將祂自己擺在教會裏面。今天神的能力在教會裏面,今天神的工作也在教會裏面。在福音書裏的時候,神不在那一個肉身 之外有祂的工作,所有的工作都賜給子;今天也照樣,神將所有的工作都交給教會,在教會之外神不作工。神不單獨作工,神也沒有藉著別的來作工,神乃是藉著教 會來作工。從五旬節一直到今天,神的工作是藉著教會作出來的。當初,神如何將祂自己完全的、無限的、沒有保留的擺在一個人裏面,擺在基督裏面,今天神也是 完全的、無限的、沒有保留的將祂自己擺在教會裏面。所以,教會在神面前的責任是何等重,教會可能限制了神的工作,教會可能限制了神的出來。

拿 撒勒人耶穌,祂就是神。神在祂裏面彰顯,祂並沒有使神受限制,因為祂從裏面到外面完全是為著神的。祂的情感是神的情感,祂的思想是神的思想,祂生活在地上 的時候,祂自己能說,我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來者的意思行。(約六38。)子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子所作的乃是從父那裏所看見的;(五 30;)子憑著自己不能說甚麼,子所說的乃是從父那裏所聽見的。(八26。)在這裏,我們看見有一個人,神將祂自己擺在祂裏面,能彀說,祂是道成肉身,是 神成為人,是完全的。到有一天,神將祂裏面的生命分給人的時候,祂能說,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十二24。)祂將生命釋放出來,祂沒 有攔阻,祂沒有限制。今天神也挑選教會作祂的器皿,神也將祂自己擺在教會裏面,神也把祂的能力和工作擺在教會裏面。神要藉著教會有一條路走出去。教會是神 說話的器皿,教會是神彰顯能力的器皿,教會是神作工的器皿。今天教會若能讓神有一條路出來,神就能彰顯祂的能力和工作。今天教會如果不行,也就限制了神。

福 音書基本的教訓,就是神在一個人裏面;書信基本的教訓,就是神在教會裏面。福音書告訴我們,神只在一個人裏面,沒有在第二個人裏面,沒有在任何其他的人裏 面,神只在耶穌基督一個人裏面。書信也是給我們看見,神只在教會裏面,神不在任何的團體裏面,神不在任何的集會裏面,神只在祂的教會裏面。願我們的眼睛能 被開啟,看見這個榮耀的事實。

當我們看見這個榮耀的事實,我們就自然而然仰起頭來遠遠的望著天說,『神阿!我們所給你的攔阻是何等大!』 當全能的神住在基督裏面的時候,全能的神仍然是全能的,沒有一點限制,沒有一點減少;今天神的盼望,神的目的,乃是當祂自己住在教會裏面的時候,全能的神 仍然是全能的,是沒有限量的。神要在教會裏也像祂在基督裏一樣沒有攔阻的彰顯出祂自己來。所以教會如果有限制,那也就是神受了限制。教會的無能,就變作神 的無能。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這些話,我們只能恭恭敬敬的來說牠。簡單說來,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的攔阻,就變作神的攔阻;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的限制,就變作 神的限制。神如果不能從教會身上出來,神就沒有出路。今天神的路是在教會裏。

為甚麼聖靈的管治這麼緊要,靈和魂的分開這麼緊要?為甚麼外 面的人必須破碎,必須藉著聖靈的管治來破碎?這沒有別的緣故,就是要讓神能從我們身上有路出去。千萬不要誤會我們所講的只是個人屬靈經歷的問題。我們所講 的不只是個人屬靈經歷的問題,乃是和神的路發生關係,和神的工作發生關係。這是一個大的問題:我們人該不該限制神?神在我們身上自由不自由?只有我們在神 面前受了對付,受了破碎,神在我們身上纔能不受限制。

教會如果要給神一條路,我們這些人就必須受神的對付,讓神來拆毀我們外面的人。這個外面的人,就是我們最大的攔阻。外面的人的問題不解決,教會作神的路的問題就不能解決。如果神施恩,叫我們外面的人能被拆毀,祂在祂的工作上就要怎樣的用我們作祂的路!

拆毀與神工作的路

現在我們要來看,外面的人被拆毀以後,我們如何能讀神的話,如何能作話語的執事,如何能傳福音。

讀聖經

關 於讀聖經,有一個事實,就是甚麼種的人就讀出甚麼種的聖經來。許多時候,人是用他那個不順服的思想,紛亂的思想,自作聰明的思想在那裏讀聖經。這樣,他所 讀出來的聖經,都是他的思想,而摸不著聖經的靈。我們如果盼望能從聖經裏遇見主的自己,我們那個不順服的思想,不和諧的思想,就必須被神打破。如果我們的 思想仍然是那樣的不順服、不和諧,那麼,不管我們是多聰明,這個聰明一點用處都沒有。我們可以把自己的聰明看為了不得,但是從神看來卻是一個大攔阻。不管 我們多聰明,我們總沒有法子憑著自己的聰明進入神的思想。

讀聖經最少有兩個需要:第一需要我們的思想進入聖經的思想,第二需要我們的靈進 入聖經的靈。寫聖經的人,或者是保羅,或者是約翰,他在寫那一段話的時候是怎樣想的,你也怎樣想,你的思想要進入他的思想。他的思想怎樣開始,你的思想也 怎樣開始;他的思想怎樣發展,你的思想也怎樣發展;他想到甚麼理由,你也能想到甚麼理由,他想到那裏有個甚麼教訓,你也能想到那裏有個甚麼教訓。換句話 說,你的思想像一個齒輪一樣,他的思想也像一個齒輪一樣,他的齒輪和你的齒輪是合得起來的。你的思想進入了保羅的思想,你的思想進入了約翰的思想,你的思 想進入了聖經的思想,你的思想進入了被神默示的思想,這樣,你纔能明白聖經的話到底是甚麼。

有的人讀聖經,是以他自己的思想為主體,不過 想採納一點聖經裏的思想,作他的材料。在他的頭腦裏,有他自己的道理在那裏轉動,他不過盼望從聖經裏面得著一點材料來裝在他的道理裏面而已。我們站起來講 道,一個有經歷的人,只要聽我們講五分鐘、十分鐘,就能知道我們是用自己的思想在那裏引聖經呢,或者是我們的思想進入了聖經的思想。這兩個完全不一樣,是 在兩個世界裏講道。有的人站起來講道,他也許是照著聖經在那裏講,講得很好聽;但是,他的思想是和聖經的思想相左的,是和聖經的思想合不起來的。另一種相 反的情形,就是當他在講聖經的時候,他的思想進入了聖經的思想裏面,他的思想是和聖經的思想一致的,是和聖經的思想合得起來的。這一種情形是正常的,但不 是每一個人所能達到的。要使自己的思想能進入聖經的思想,就需要破碎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不破碎,連讀聖經都不行。不要以為因為沒有人教我們,所以我們讀聖 經讀不好,要知道是因為我們這個人不行,我們的思想沒有被神制伏,所以我們讀聖經讀不好。你一被神打碎,你就沒有你自己的活動,你就沒有你主觀的想法,你 就慢慢的,好像很軟弱的,零零碎碎的,起首摸著主在想甚麼,你就能摸著寫聖經者的思想,跟著他去想。必須在外面的人被打破之後,纔能進入神話語的思想,外 面的人就不再是你的攔阻。

讀聖經,要你的思想能進入寫聖經者的思想,要你的思想能進入聖靈的思想,這是要緊的,但還不過是初步。沒有這 個,不能讀聖經,有了這個,也不一定就能讀聖經,因為聖經不光是思想。聖經有一個最重要的特點,就是在這本書裏面,神的靈出來了。不管是彼得,是約翰,是 馬太,是馬可,每一個寫聖經的人,當聖靈默示他們寫聖經的時候,一面他們是順著思想寫,另一面他們的靈是順著聖靈出來了。有一件事是世界上的人所沒有法子 明白的,就是在聖經的話語裏有靈,靈被釋放出來,就像先知的講道一樣。你今天如果聽見一篇先知的講道,你要看見不只有話,不只有思想,還有一個東西,是莫 名其妙的東西;但在你裏面是清楚的,那個我們稱牠作靈。在聖經裏不只有思想,並且是靈出來了。所以讀聖經還有一個基本的條件,也是最要緊的條件,就是你的 靈能出來,能摸著聖經的靈。你的靈要摸著聖經的靈,你纔能領會聖經說的是甚麼。

比方說,一個頑皮的孩子故意把人家的玻璃窗打破了,那個人 家的主人就出來,很重的責備這個孩子。孩子的母親知道了這件事,也把她的孩子責備一頓。在這裏我們覺得,那個房主人責備孩子,和那個母親責備孩子不一樣。 外面同樣是責備,但是裏面責備的『靈』卻不一樣。那個房主人的責備是生氣,他的靈是怒氣的靈;那個母親那樣責備她的孩子,她在那裏有愛,有教育,也有盼 望。她那個責備是有盼望的責備,是有教育的責備,是充滿了愛的責備。那個靈完全不一樣。

這不過是一個很淺的比喻。寫聖經的靈,比這個強多 了。寫聖經的靈乃是永遠的靈,寫聖經的靈今天還在這裏,一直充滿在聖經裏。如果我們外面的人被打破了,我們的靈能出去,就當我們讀聖經的時候,不只思想能 進入聖經的思想,並且還能摸著那個靈,摸著當初寫聖經時候的靈。如果你的靈不能出去,不能摸著寫聖經者的靈,你就無論如何不能明白神的話,聖經在你手裏就 是一本死的書。所以,話又得說回頭,基本的問題是外面的人有沒有被破碎。只有當我們外面的人被破碎,我們的思想纔能變作可用,我們的靈也纔能出來,神在這 件事上纔不會受我們的限制。所有的難處,就是我們一直攔阻神,連在讀聖經的事上我們都攔阻神,都不能給神自由的路。

話語的執事

神 在祂的工作裏,一面要我們明白祂的話,這是祂工作的起點;另一面祂願意將祂的話一句或者幾句擺在我們的靈裏,像一個負擔一樣,要我們將這一句或者幾句的話 拿來服事教會。行傳六章四節說,『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在希臘文裏面,『道』是一個名詞,『傳』也是一個名詞。『傳道』這個辭譯得更準一點,就是 道的執事,話語的執事。『執事』的意思就是服事。話語的執事,就是用神的話來服事人。

我們的難處是甚麼?就是裏面有話,卻不能釋放出去。 有的人靈裏的確有話,裏面有相當重的負擔,覺得要把這個話傳出去給弟兄姊妹知道,但是他站在講臺上講了一句,裏面還是那麼重,講了兩句,裏面還是那麼重; 講了一分鐘,裏面還是那麼重,講了一點鐘,裏面還是那麼重。話語不出去,外面的人不能替他傳達裏面的負擔。他要把裏面的負擔傳出去,他要把裏面的道講出 去,可是他外面的人沒有給他一句相當的話,怎麼說還是那麼重。他來的時候擔子是多麼重,他去的時候擔子還是多麼重。這只有一個緣故,就是他外面的人沒有被 破碎,外面的人不能幫助裏面的人,反而成了裡面的人的攔阻。

如果他外面的人被破碎過,他就自然能說得出來;他裏面有負擔、有話,他外面的 人的思想會有一句合式的話,剛剛好來表明他裏面的意思。他裏面的話一說出去,他裏面的負擔就輕了。他覺得越說越輕鬆,他覺得這是他的工作,這是用神的話來 服事了教會。所以,裏面的負擔需要外面的思想給牠恰當的話。如果外面的人沒有被破碎,外面的人不順服裏面的意思,外面的人不順服裏面的感覺,外面的人不順 服裏面的靈,那麼,外面的人要去摸裏面的感覺卻摸不著,要說一句恰當的話卻說不出,結果,神就沒有法子從他裏面出來,神受了攔阻,神得不著路,教會也得不 著幫助。

我們要記得,外面的人在話語的執事裏是一個最大的攔阻。許多人以為聰明的人有用。這是錯誤的思想。不管你多聰明,外面的人絕不能 代替裏面的人。只有外面的人被拆毀,被打碎了,就自然而然裏面的人能生出思想來,生出話語來,從外面的人衝出去。就是這個外面的人的殼子必須被神打破。這 個殼子越被打破,靈裏的生命就越能出來。殼子如果留著,靈裏的負擔就不能出來,神的生命,神的能力,就沒有法子從你身上流到教會去,你就不能作話語的執 事。神的生命和能力,最多的時候是藉著話語供應出去的。你外面的人沒有被擊打,沒有傷口,你裏面的人就沒有法子出去。來聽你講道的人,聽見了你的聲音,但 是摸不著生命。你要給人,但人還是不能得著。你裏面有話,但你外面說不出,外面的人在那裏攔阻你。

主耶穌的事是非常寶貴的,有人摸著祂衣 裳的繸子,就得著祂的能力。主耶穌的衣裳繸子是在祂人的最外面的地方;在祂人的最外面的地方,也能摸著祂的能力。我們的難處就是裏面有生命,外面流不出生 命;裡面有話,外面說不出來;裏面有神的工作,外面有了攔阻,沒有法子出去。這就是神在我們身上沒有自由的路,神不能從我們身上自由的出去。

傳福音

人 常有一個錯誤的領會,以為人聽福音乃是聽見道理對了纔相信,或者以為人的情感被激動了所以纔相信。但事實並不是如此;凡只被情感激動而表示信主的人,不會 長久;凡是思想被說服的人,也不會長久。思想可以用,情感也可以用;但光是思想,光是情感,就不彀,因為人得救不是從情感、從思想來的。一個罪人能俯伏在 神面前,就是因為你那個靈能發出光來,你那個靈能這麼一下衝出去,人就倒下去。所以我們需要一個能出去的靈,纔能有福音傳出去。

有一位作 礦工的弟兄,他是被神重用的。他寫了一本書,叫作『見與聞,』說到他傳福音的經歷。我們讀這本書的時候很受感動。他不是一個特別有學問的人,也不是一個特 別有恩賜的人,他是一個很平常的弟兄,但是因為他把自己完全交給主,主就重用他到這個地步。他的特點在那裏呢?他的特點就是他的人是被破碎的,他有一個出 來的靈。他第一次講道,是在二十三歲,也就是他初得救的時候。他在一個聚會裏面聽一位傳道人講道,他心裏迫切的要救人,他就請求傳道人讓他上去講。可是他 一上去,一句話也講不出。他心裏充滿了救人靈魂的熱火,眼淚像潮水那樣湧出來,最後,他喊著講了兩三句話。那時,神的靈充滿了聚會的地方,人都感覺到自己 的罪和失喪的情形。在這裏有一個人,他雖然年紀輕,但他外面的人是被破碎的,他沒有多少話,但他的靈出來了,人也就得救了。他一生救了很多人。我們讀他的 歷史,就知道這個人是有靈出來的人。

這就是傳福音的路。傳福音的路就是靈的出來。外面的人的剛硬沒有了,外面的人是破碎的,所以靈能出 來。你每一次看見人還沒有得救,你就覺得非救他不可,你的靈就能出去。這是基本的問題。傳福音純粹是在乎外面的人被破碎,裏面的靈能彀出來摸著人。是你的 靈出去把人的靈碰一下,是神的靈出去把人黑暗的靈點一下,人就莫名其妙的得救了。如果你那個外面的人捆住靈,神在你身上就沒有路,福音在你身上就沒有路。 我們一直注意對付外面的人,就是因為所有的難處都在我們這個人身上。我們這個人沒有受對付,道理再背得多一點也沒有用。能救人的,是我們的靈摸著人的靈。 我們的靈如果摸著人的靈,這個人非仆倒在神面前不可。我們的靈如果能大大的釋放出去,人就沒有法子不俯伏在神面前。

神在這些年間是走恢復 的路。神不願意人相信得救了,過多少年纔對付罪,過多少年纔奉獻,過多少年纔聽見呼召跟從主。主正在走恢復的路,福音也得恢復,福音的果子也得恢復。應該 是人一相信就從罪惡裏出來,人一相信就完全奉獻給主,人一相信就打破瑪門的力量,就像在福音書裏,在使徒行傳裏,主當初所拯救的人一樣。如果福音是走恢復 的路,那麼傳福音的人必須讓主在他身上有通達的路。

我們相信,在主走恢復的路的時候,恩典的福音要和天國的福音合為一個。在福音書裏,天 國的福音和恩典的福音沒有分別,到了後來,好像聽見恩典福音的人沒有聽過天國的福音,好像恩典的福音和天國的福音是兩個。但是到了一個時候,恩典的福音仍 舊要和天國的福音合一,接受主的人也就是撇下一切的人,接受主的人也就是完全奉獻給主的人。人的得救,不是貧窮的得救,而是厲害的得救,徹底的得救。

這 樣,我們就得在主面前低下頭來說,福音要恢復,傳福音的人也要恢復。要福音能進到人中間去,就要讓神從我們身上出去。傳福音需要更大的能力,也就需要付上 更大的代價。如果我們盼望福音能被恢復,如果我們盼望傳福音的人能被恢復,我們就必須把一切都擺上,對主說,『主!我把我自己一切都擺上,我盼望你在我身 上有路,我盼望教會在我身上也有路;我盼望我不作攔阻你的人,我盼望我不作攔阻教會的人。』

主耶穌從來不是神的限制,祂從來沒有限制過 神。將近二千年來,神在教會裏一直作工,要作到一個地步,教會也不是神的限制。基督如何完全彰顯神,而不是神的攔阻,教會也要如何完全彰顯神,而不是神的 攔阻。神一步一步的教訓,神一步一步的對付,神一次又一次在祂兒女身上剝奪,神一次又一次在祂兒女身上擊打,神就是這樣對付教會,神一直這樣作,要作到有 一天,使教會不是神的攔阻,而是神的彰顯。我們今天只得低下頭來說,『主阿!我們慚愧;主阿,我們耽誤了你的工作,我們攔阻了你的生命,我們攔阻了你的福 音,我們攔阻了你的能力。』我們每一個都要對神說,『神阿!我把我所有的都擺上,我盼望你在我身上有路。』如果我們盼望福音有徹底的恢復,我們自己就得有 徹底的奉獻。愚昧的就是我們只覺得我們傳福音的能力趕不上當初教會的能力,而忘記了當初的奉獻和我們的奉獻不一樣。福音要被恢復,奉獻就得恢復,兩方面要 一樣的徹底。盼望神在我們身上有路可以出去。 倪柝聲著
摘自《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基督的僕人需要學習的一個基本的功課,就是被主破碎外面的人,好讓靈能彀出來。惟有出乎靈的工作,纔是神所要的工作;也惟有破碎外面的人,纔能讓靈自由的工作。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