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長進的途徑–知道

作者: 倪柝聲著
我們的舊歷史在十字架上結束了;我們的新歷史從復活開始。『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十字架結束了第一個創造,從死裏出來的,乃是在基督裏的新造,就是第二個人。如果我們在亞當裏,所有在亞當裏面的一切,必然傳給我們。這事出諸自然,我們不必作甚麼,就都獲得了。正如我們從來不必為著發脾氣,或者犯別的罪先下決心;牠自由的臨到我們,不問我們自己是否願意。同樣的原則,如果我們在基督裏,在基督裏的一切,也都白白的賜給我們,無需我們努力去作甚麼,只要信就行了。

但是說到我們所需要的一切,已經在基督裏白白的賜給我們了,雖然這說法是真實的,卻好像有點不實際。怎樣纔能使牠成為實際呢?怎樣纔能使牠在我們的經歷中,成為真實的呢?

當我們讀羅馬六、七、八這三章聖經的時候,我們會發現,過正常基督徒生活的條件有四:1知道,2計算,3將自己獻給神,4在靈裏行。牠們的次序正是這樣排列的。如果我們要過這種生活,我們必須全部採取這四個步驟;不是一個,不是兩個,也不是三個,乃是四個。現在我們要仔細的來看每一個步驟。我們仰望主藉著祂的聖靈,光照我們的悟性。現在我們尋求祂的幫助,先來看第一大步驟。

我們與基督同死是一件歷史的事實

現在在我們面前的是羅馬六章一至十一節。經上的話清楚的說出,主耶穌的死是代表的與包括的。在祂的死裏面,我們都死了。看不見這一點的人,在屬靈上沒有辦法進步。正如我們沒有看見祂在十字架上背負了我們的罪,就不能稱義;照樣,我們若沒有看見祂在十字架上背負了我們,也不能成聖。不只我們的罪已經歸在祂身上,連我們自己也歸入祂裏面了。

你是怎樣得著罪的赦免呢?豈不是因為知道主耶穌在十字架上背負了你的罪,作了你的代替,祂流血為洗淨你的污穢麼?當你看見你的罪已經全被拿去放在十字架上,你還要作甚麼呢?你還要說,『主耶穌,求你來為我的罪死』麼?不,你根本不必禱告;你只感謝主就行了。你不必求祂來為你死,因為你知道祂已經為你死了。

罪得赦免是如何,從罪裏得釋放也是如何。工作已經完成了。我們用不著禱告,只要讚美就彀了。神已經把我們都放在基督裏面,所以當基督釘十字架的時候,我們也都釘了十字架。因此我們不需要再禱告說,『主阿,我是一個十分邪惡的人,求你把我釘在十字架上。』這樣求就完全錯了。你既不為你的罪禱告,為甚麼又為你的自己禱告呢?你的罪已經被祂的血對付了,你的自己已經被祂的十字架對付了,這是一件已成的事實。當基督死了的時候,你也死了,你已經在祂裏面死了,所以你只要讚美主就彀了。你要為這件事讚美祂,並要活在這光的裏面。『那時他們纔信了祂的話,歌唱讚美祂。』(詩一○六12。)

你信基督的死麼?當然你是信的。很好,聖經不只說祂為我們死,聖經也說我們與祂同死。讓我們再看聖經怎樣說,『基督…為我們死。』(羅五8。)這是第一個說明,已經彀清楚了;聖經又說,『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六6。)『我們…與基督同死。』(8。)

我們是甚麼時候,與祂同釘十字架的呢?我們的舊人是那一天釘死的呢?是明天麼?是昨天麼?還是今天?為著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妨把保羅的話倒過來試試看,這樣也許會更清楚,那就是說,『基督與我們的舊人同時釘十字架。』有些人到這裏來的時候,是兩個兩個的來,你們是一起來的,你可以這樣說,『我的朋友與我同來。』你也可以說,『我與我的朋友同來。』如果你們之中有一個是三天前來的,而另一個是今天纔來,那麼你就不能這樣說了;如果你們是一起來的,隨便你怎樣說,都是對的,因為兩種說法都說到一個事實。所以就著歷史的事實來說,我們可以恭敬的說,『當基督釘十字架的時候,我也釘了十字架,』或者說,『當我釘十字架的時候,耶穌也釘了十字架。』這兩種說法同樣是準確的,因為牠們不是兩件歷史上的事,乃是一件。我與祂同釘十字架(註)。基督釘了十字架沒有呢?基督既然已經釘了十字架,我怎麼能沒有釘呢?如果祂在將近二千年前釘了十字架,而我又是與祂同釘的,還能說我明天纔釘十字架麼?祂的釘十字架是過去的,我的能是現在的或是將來的麼?讚美主,當祂死在十字架時,我與祂同死了。祂的死不僅是代替我死,並且把我和祂一同掛在十字架上,所以祂死了,我也死了。如果我相信主耶穌死了,我就能彀相信我自己也死了,像相信祂死了那樣的確實。

你為甚麼相信主耶穌死了呢?你那樣相信有甚麼根據呢?你感覺到祂死了麼?我信你從來沒有感覺到過。你相信主耶穌死了,因為神的話這樣告訴你。當主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有兩個強盜同時被釘。你也沒有懷疑過他們與祂同釘,因為聖經很明白的這樣說。

註:羅馬六章六節『和祂』這辭句,除了歷史的意識以外,還有道理的意義。只有歷史的意識可以反轉來說。

你相信主耶穌的死,你也相信兩個強盜與祂同釘死,那麼你對於你自己的死怎麼樣呢?你的與主同釘,比起他們的同釘更親密。他們雖然與主同時釘十字架,卻是在不同的十字架上,而你是和主釘在同一個十字架上,因為當祂死的時候,你是在祂的裏面。你怎麼能彀知道呢?你有足彀理由知道這事,因為神如此說了。這一點都不在於你的感覺。無論你感覺到基督已經死了,或者你不感到祂已經死了,基督總歸已經死了。同樣的原則,無論你感覺到你已經死了,或者你不感覺到你已經死了,你也確實已經死了。這些乃是神聖的事實。基督已經死了是一件事實,兩個強盜已經死了也是一件事實,你已經死了也是一件事實。讓我告訴你,你已經死了!你已經被除掉了!你已經被廢棄了!你所不喜歡的自己已經在基督裏掛在十字架上了!『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羅六7。)這是基督徒的福音!

我們無法藉著意志或努力使我們釘十字架的事實發生功效,惟有接受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成的纔能。我們的眼睛必須開啟,看見主在髑髏地所完成的工作。有些人在得救之前,可能曾經試著要自己救自己。你讀經、禱告、去禮拜堂並施捨。然而有一天,你的眼睛開啟了,看見在十字架上主已經為你豫備了完滿的救贖。你就接受了,感謝神,平安與快樂便湧進了你的心。要知道救贖與成聖完全是在同一個根基上。你從罪裏得著釋放的途徑,正如你得著罪的赦免一樣。

因為神拯救的方法與人的方法完全不同。人的方法是要藉著勝過罪而壓制罪;神的方法是把罪人去掉。許多基督徒為他們的軟弱悲傷,他們以為只要他們能彀剛強一點,一切就都好了。他們以為他們之所以不能過聖潔的生活,乃是由於他們的軟弱無能,所以就向自己有更多的要求。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如果我們對於罪的能力和我們的無力應對,豫先有了成見,我們就很自然會有這樣的結論:要勝過罪必須有更多的能力。我們常常這樣說,『只要我剛強一點,我就可以克制我暴躁的脾氣。』所以我們求神剛強我們,使我們更能自制。

但是這完全是錯誤的;這不是基督教。神拯救我們脫離罪,不是藉著使我們越過越剛強,反而是使我們越過越軟弱。你要說這實在是一個奇特的制勝之法,然而這是神的方法。神使我們脫離罪的轄制,不是藉著剛強我們的舊人,乃是藉著釘死他;不是藉著幫助他作甚麼事,反而是藉著不讓他作甚麼。

也許多年來,你試著要控制你自己而毫無結果,也許到如今你仍然是在這樣的努力著;但是當你一看見了這個真理,你就會承認,你實在無論作甚麼都是毫無能力,神已經把你完全擺在一邊,祂已經甚麼都作成了。這樣的啟示就結束了人自己的努力。

第一步:『知道…』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必須以確定的知道為開始,這不是僅僅知道一些關於真理的事,也不是明白一些重要的教義。這一個確定的知道完全不是一種智識的學問,乃是心中眼睛的開啟,看見我們在基督裏所有的一切。

你怎麼知道你的罪已經蒙了赦免呢?是不是因為傳道人這樣告訴你的?不,你就是知道你的罪已經蒙了赦免。如果我問你,你是怎樣知道的呢?你會回答說,『我知道就是了!』這種智識是從神的啟示來的,也就是從主自己來的。當然,罪得赦免這件事,清楚的記載在聖經的裏面,但是神為著要叫祂所寫出來的話,成為祂對你所說活的話,祂就必須將認識祂的智慧和啟示的靈(弗一17,另譯)賜給你。你所需要的就是在智慧和啟示的靈裏來知道基督,並且一直要如此。你如果這樣,到了一個時候,你對基督任何新的了解,當你在心裏知道的時候,也就是你在靈裏看見的時候。有亮光照進你的內心,你就完全相信了。從罪裏得釋放和罪得赦免,在原則上完全是一樣的。當神的光照亮了你的心,你就看見你自己是在基督裏。這不僅是因為有人這樣告訴你,也不僅是因為羅馬六章裏面是這樣說的,不,比這些更多。你所以知道你是在基督裏,因為神已經藉著祂的靈把牠啟示給你了。可能你對這件事並沒有甚麼感覺,你也可能不明白;但是你知道,因為你已經看見了。一旦你看見了你自己在基督裏,任何事物都不能動搖你對於那件蒙福事實的信心。

如果你問那些已經進入正常基督徒生活的信徒,他們進入的經歷是怎樣的,有些人會這樣說,也有些人會那樣說。每個人都強調他特有的方法,並且引聖經來支持他的經歷;不幸竟有許多基督徒用他們特別的經歷,與特別的經文,來攻擊別的基督徒。事實是基督徒可以用不同的方法,進入更深的生命,所以不要以為他們所強調的經歷或真理是彼此排斥的,不如說那些是互相補充的。一件事是確定的,任何在神看來有真實價值的經歷,一定是藉著對於主耶穌的身位和工作有了新的發現而達到的。這是一個厲害的考驗,也是一個穩妥的考驗。

在我們所讀過的經文裏,保羅將每一件事都溯源於這一種發現:『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羅六6。)

神的啟示對智識的重要

所以我們的第一步,乃是要尋求從神那裏由啟示而來的智識-就是啟示-不是關於我們自己的,乃是關於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工作。內地會的發起人戴德生弟兄,進入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的時候,他就是這樣的。你們記得他說到他一直有一個問題,就是怎樣活在基督裏,怎樣從葡萄樹將汁液吸取到他裏面。因為他知道,基督的生命必須經過他而從他裏面流出來,但是他感覺到他還沒有得著。他很清楚的看見,他的需要只能在基督裏找到。一八六九年,他在鎮江寫信給他的妹妹說,『我知道,只要我能住在基督裏,一切就都好了,但是我卻不能彀!』當他越是要進入,他就越發覺得自己滑出來,直到有一天,光來照亮,啟示臨到,他就看見了。

他說,『我感覺到祕訣在此!不是我設法怎樣從葡萄樹將樹汁吸入我的裏面,乃是記得主耶穌就是葡萄樹-祂是根、榦、枝、小枝、葉、花、果、以及一切。』

他又寫給曾經幫助他的一個朋友說,『我無需使我自己成為一個枝子。主耶穌告訴我,我是枝子,是祂的一部分。我只要相信這件事,並照著行就可以了。我早就在聖經裏讀到牠,但是我現在相信這是一個活的實際。』

這件事雖然一直都是真實的,現在卻忽然對他個人,在一種新的途徑中成為真實的經歷。他再寫給他的妹妹說,『我不知道我能彀說明多少,這似乎沒有甚麼新奇或奇異-然而如今這一切對於我都是新的-總而言之,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我死了,與基督一同埋葬了-也一同與祂復活了,並且升到天上…神是這樣的看我,祂告訴我也要這樣看我自己。祂最知道…阿,看見這真理是何等的喜樂!求主照亮你悟性裏面的眼睛,使你能知道並享受,我們在基督裏所白白得到的豐盛。』

哦,看見我們是在基督裏,這是一件大事。試想一想,你已經在房裏,卻還在那裏想法子進入,這是何等的糊塗!我們求主將我們放在基督裏,這是何等的可笑!如果我們認識我們在基督裏的事實,我們便不會再為著要進入而努力了。如果我們有更多的啟示,我們就會少一些祈求,而多一點讚美了。我們所以有許多為自己的祈求,就是因為我們沒有看見神所已經作成的。

我記得我在上海的時候,有一天我和一個很關心他自己屬靈光景的弟兄談話。他說,『這麼多人都過著美麗的聖徒生活,我真為自己慚愧。我自稱為基督徒,但是當我把自己和別人比一比,我就覺得我一點也不是。我真願認識這釘十字架的生命,和這復活的生命,但是到如今我還不認識,也不知道怎麼樣纔能認識。』當時還有另一位弟兄同我們在一起,我們兩個人說了差不多兩個鐘頭,想設法讓這個人看見,離開基督他甚麼也得不到。但是我們的企圖沒有成功。他說,『人所能作的最好就是祈求了。』我們就問他說,『如果已經把甚麼都給你了,你為甚麼還要祈求呢?』他回答說,『祂還沒有都給,因為我還發脾氣,仍然不斷的失敗;所以我要更多的祈求。』我們說,『那麼你有沒有得著你所求的呢?』他回答說,『我很難過,到如今我仍然甚麼也沒有得著。』到這時,我們就設法指給他看,對於他的稱義,他如何甚麼也沒有作,照樣,對於他的成聖,他也用不著作甚麼。

正在這時候,有一位蒙主重用的弟兄,過來參加我們的談話。桌子上有一個熱水瓶,這位弟兄拿起熱水瓶來對他說,『這是甚麼呢?』『熱水瓶。』『不錯。假定這個熱水瓶會禱告,牠這樣禱告說,「主阿,我非常願意作一個熱水瓶,你肯不肯使我成為一個熱水瓶?主阿,求你給我恩典,使我成為一個熱水瓶。」請你說,你聽了這樣的禱告,你要怎麼說?』我們的朋友回答說,『我想熱水瓶絕不會這麼愚蠢。這樣的禱告是毫無意義的;牠就是一個熱水瓶呀!』於是這位弟兄就說,『你正在作著同樣的事。神早已把你包括在基督裏。當基督死的時候,你死了;祂從死裏復活,你也復活了。現在你不能再說,「我要死;我要釘十字架;我要有復活的生命。」神說,「你已經死了!你有了新的生命!」你的一切祈求,就像那熱水瓶的禱告一樣可笑。你用不著向主祈求甚麼,你只要睜開你的眼睛,看祂已經把一切都作好了。』

關鍵就在這裏。我們無需想辦法死,也無需等著死,我們原是死的。我們只要認識主所已經作成的,並讚美祂就彀了。主藉著這些話開了他的眼,如同曙光撥開黑暗,他流著眼淚說,『主阿,我讚美你,你已經把我包括在基督裏,祂的一切也是我的!』他得著了啟示,信心有了把握。哦,如果此後你曾遇見那個弟兄,你會發現他有了何等的改變!

十字架摸著我們問題的根源

讓我再題醒你,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之事的基本性質。關乎這一點,我覺得我總不至說得過分,我們必須有看見。

我們用一個比喻來說牠。比方我們的政府希望嚴格的對付酗酒的問題,決定全國禁酒。試問要怎樣執行這個決定呢?我們要怎麼辦呢?如果我們到各地去搜查每個商店,遇見酒瓶就打碎,這樣可以解決問題麼?當然不能。這樣作雖然可以去掉各地酒瓶裏面的每一滴酒,但是在那些酒瓶的後面,還有出產酒的酒廠。如果我只對付酒瓶,而留下酒廠不對付,那樣酒就必然繼續源源出產,問題還不能解決。如果喝酒的問題要永遠解決,全國的釀酒廠就必須關閉。

用比方來說,我們是工廠,我們的行為就是產品。主耶穌的血是對付產品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的罪行。所以我們所作的是解決了。神會停在這裏麼?我們所是的問題怎麼樣呢?我們的罪行是由我們產生的。這些罪行已經受了對付,那麼我們要怎樣受對付呢?你能相信主洗淨了我們一切的罪行,卻讓我們自己去除掉產生罪行的工廠麼?你能相信祂拿走了所出產的貨物,卻讓我們去對付出產的源頭麼?

這樣的發問正好回答了這問題。當然,主從來不把工作只作一半,而留下另一半不作。不,祂已經除掉貨物,也清除了生產貨物的工廠。

基督所完成的工作,真正已經摸著我們問題的根源,並且已經對付了牠。神絕不會只作一半的。保羅說,『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羅六6。)是的,『知道。』但是你知道麼?或者你仍是不知!『豈不知…?』(3。)願主賜恩開啟我們的眼睛。 倪柝聲著
摘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承蒙[臺灣福音書房]授權轉載
轉自[水流職事站]線上閱讀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 倪柝聲著 – 出版:臺灣福音書房 »»» 購買 »»»

甚麼是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關於基督徒的生活,使徒保羅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給了我們一個他自己的定義。他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 著。』他不是講些特別或奇異的事,來作為基督徒高峰生活的標準。他乃是說到,神對於基督徒所定正常生活的準則。扼要的說,就是我不再活著,乃是基督在我裏 面活出祂的生命。這正是本書所闡明的。

Show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