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的能力(周志豪牧師)2011.8.14

禱告的能力(周志豪牧師)2011.8.14

 
Play/Pause Episode
00:00 /
Rewind 30 Seconds
1X

語音(普通話): 題目:禱告的能力
證道:周志豪牧師
讀經:羅馬書第八章二十六至二十七節

首先代表遠東廣播公司良友電台–我事奉的機構–在主裡問候各位弟兄姊妹,也代表我們的教會–在深水埗的中華聖潔會,它有八十多年歷史,是一家學校的教會–我們的弟兄姊妹問候今天在崇基學院的禮拜堂每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願今天我們所看的聖經跟神的話親自給我們的內心帶來力量、帶來安慰。

剛才我們的弟兄姊妹讀聖經的經文有羅馬書第八章,我們看裡面第二十六節和二十七節兩節經文。我再為大家讀一遍,羅馬書第八章二十六、二十七兩節,使徒保羅這樣說:「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 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我們今天在這個非常寶貴的時間裡面,思想一個很簡單的題目,也是很重要的題目,就是禱告的能力。受著這裡一個重要的字「軟弱」的影響,我本來的題目是「弱者的禱告」,但是很謝謝伍牧師,他很坦白、很不客氣地給我一個回應,他說這個題目好像不太恰當,因為在大學裡會有廣告宣傳,叫我再想一想,那我就把它反過來,變成是「禱告的能力」。

我們都有禱告的經驗。禱告雖然有很多理論、很多神學,但是更重要的是它是在生活裡一件實際的事情。農村裡的老太太可能不認識字,但是她可以虔誠地禱告。她所求的,無論是為家人、兒女、親戚,有一天都會有改變。我們聽過很多教會偉人的見證,母親的禱告、老人的禱告,改變他們的一生。在香港,每年夏天有很多很多人學習禱告、觀摩禱告,有上千的人組織旅行團到韓國去觀摩、體驗韓國教會的禱告。如果包括台灣、新加坡、東南亞,每年夏天真的是有很多人到韓國去。香港某一個靈恩的宗派舉辦了二十多年,每一年都有很多人參加。最近這幾年有大的宗派也有定期地到韓國去觀摩禱告。

因為我曾經長時間在電台做宣教士,我們不但在菲律賓有花時間,在韓國也有電台,所以我跟我內人在韓國長時間事奉,有二十多年的時間,跟韓國的教會和傳道人接觸。我們在韓國電台的總幹事是一個很有恩賜的教會領袖,他常常向人傳福音。我也有機會在他們的教會事奉過,早上真的是四點半就有二百人、三百人一起禱告。有一次,我被安排早上帶領禱告會。禱告的崇拜是每天都有的,四點半要到教會,所以我就把鬧鐘弄到四點半。因為是在另一個城市,我心裡面又興奮又緊張。早上四點半去韓國教會帶領這個禱告會,只是講十分鐘,剩下的半個鐘都是大家禱告。太興奮了!我早上一點半醒了一次,兩點半醒了一次,然後三點半左右又好像醒了一次,就乾脆不要睡了,開車去到那裡。看到天還沒有亮,大約二、三百人在那裡一起禱告。他們有一個共同的關心,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家人、兒女的前途,還有就是有疾病的,有各種疾病的家人和親戚,他們在那裡禱告。

在那邊事奉的時候,我們那個電台的台長,一位韓國牧師,他有一年去荷蘭參加一個國際巡迴佈道者的會議,是Billy Graham(葛培理)召集的,那是1986年。這位金牧師是講員之一,那一次他的題目是「我們所需要的復興」(The Evangelist and the Revival We Need),因為是巡迴佈道者的會議,他在那裡用韓國會議的特色來講了一篇信息。五個特色包括:第一,他說他們的教會是禱告的教會;第二,他們的教會是悔改的教會;第三,他們的教會是宣教的教會;第四,他們的教會是讚美唱詩的教會;第五,他們的教會是受苦的教會。當時他大約是這樣說的:「Korean church is marked as praying church, propagating church, purified church, praising church, and the persecuted church.」最後一點講到韓國教會的逼迫跟苦難。過去兩百年,我們中國的歷史裡面是苦難的歷史。韓國教會的歷史也同樣是苦難的歷史,但是兩者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我們雖然被列強侵略,我們仍然是在有租界跟沒有租界部分的情況。但根據我在事奉時觀察,韓國教會在過去一百年,國家有半個世紀完全被另一個政權統治,就是被日本合併,那個用另一種字眼講是完全的滅亡,在世界的地圖裡面沒有了那個國家,但中國不是。這種民族的自尊完全地喪失,跟我們所經歷的,兩個比較以下,就是這個不同。這個我相信是每一年去韓國觀摩教會、觀摩他們禱告的,我們的、中國的、香港的,或是海外華人的基督徒,所不能帶回來的一個特色。

禱告,甚麼樣的人禱告呢?突然間發現你有癌症,本來你是很理性的,你有不能夠解決的疾病的時候,你會呼天。前幾天我看完一本書,在四川的成都買的,台灣作家柏楊的回憶錄,原來他是基督徒,其中他在最苦難的時候,在監獄的時候,在台灣的綠島(監獄)裡面,不能夠承受的那一種痛苦。當中他寫了一句話:「基督啊,求你救我!」甚麼樣的人禱告?就是找不到前途的人,在沒有盼望的時候。可能你能夠有的最後一句話就是「神啊,求你救我」。

看剛才那句經文「況且我們的軟弱」。第一,我們要留意軟弱這現實,在羅馬書裡面好幾次提到軟弱。當我們軟弱的時候,耶穌基督為罪人死,這是羅馬書第五章。在第八章開始的時候,他說,我們肉體的軟弱有聖靈幫助,這個軟弱的現實提出了救恩。福音的真理跟罪人的真理,是因為我們的軟弱。在羅馬書第五章,你的軟弱是跟罪人和罪連在一起。人是罪人。我們讀歷史的時候發現我們所認識的人,包括領袖,原來都有軟弱、虧欠、失誤、跌倒。中文大學最近出了一本書,「現代中國民間教會」,是美國一位歷史系的華人教授寫的,關於由太平天國到最近幾十年中國民間教會情況,其中有一段講到宋尚節博士。他是上一個世紀中國教會的領袖佈道家,完全為主燒盡,我們那麼的尊敬他。但是因為這本是歷史學家所寫的書,所以他寫得很客觀,優點跟缺點都寫。有一次宋尚節博士遇到交通意外,船沉了,要淹死的時候,他拼命地把自己的聖經跟自己寫的日記弄好,游泳逃了出來,卻忘了救他的太太。我相信如果他太太是香港人的話,回到岸裡面,可能會罵他一頓。人有軟弱,所以我們需要耶穌基督的救恩。就在羅馬書,我們看到了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就是保羅自己的經驗,他是在哥林多寫羅馬書。哥林多教會是保羅人生裡面最痛苦的教會,最不容易有成績的教會。我們讀新約聖經的時候知道,保羅大約寫了四封信給哥林多的教會。他在哥林多前書裡面說:「我在你們那裡、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林前2:3)第二種軟弱是情緒上的、心靈上的壓力。我不知道今天這裡有沒有大學的學生,你要交功課,你要考試,一定是有壓力的。現在還好,現在是放暑假了,壓力已經過了,不過下學期還是會有壓力。如果你生病,你的家裡面有別的事情,通常這些事情是一起來的,不會給你足夠的時間,精神狀態最好的時候預備考試,很少有這樣的情況,將來做事情也是這樣。很奇怪,你很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偏偏是在你做那件事情之前發生別的事情,加上自己身體又不好,但是要熬夜,要這樣子把事情趕出來。精神上有壓力,這是人軟弱事實的第二方面。

第三方面,人人都會經歷的,那就是疾病、衰老,我們都要面對。為甚麼在醫院的臨終的那一科,很多人願意聽一聽教會的朋友們給他講福音,願意邀請教會的傳道人牧師來給他禱告?因為身體的軟弱讓他知道,自己不得不謙卑下來,接受軟弱的現實。回到我們本段經文的下文。你看,如果是看這裡第八章上文的一段,十八節「我想,現在的苦楚」。其實第八章是羅馬書裡面的巔峰,很好的一章、得勝的一章。剛才我們讀的時候到後面「得勝有餘」三十一節到三十九節,這是羅馬書的凱歌,是我們每一位讀羅馬書、讀聖經的弟兄姊妹都應該好好掌握的。但是在之前他講甚麼呢?我們與耶穌基督一同受苦,將來一同得榮耀,這是八章十七節。然後,接下來他就講幾次的苦難。我們看一下:「現在的苦楚」(八章十八節);八章二十節另外一個用詞「服在虛空之下」;下一節八章二十一節「脫離敗壞的轄制」;八章二十二節一個重要的詞彙,關鍵詞,就是「歎息、勞苦」,然後八章的二十三節「自己心裡歎息」。你有留意十八節到二十五節的話,他的歎息包括了「世界萬物的歎息」,「伏在空虛之下」。第二,教會的歎息,那就是說弟兄姊妹基督徒神的兒女的嘆息。八章二十二節那裡說「歎息、勞苦」,我們的和合本有一個字沒有翻譯出來,那就是「生產之苦」。和合本的修訂本、原文聖經、英文聖經都有翻譯出來的。和合本的修訂本是這樣翻譯的:「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呻吟,一同忍受陣痛。」這一段經文給我們聽到歎息、世間萬物的歎息,就連教會的弟兄姊妹也有歎息。然後,保羅講到我們的軟弱。

第二方面,軟弱的程度。軟弱到一個甚麼程度呢?「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很多解經家也有解釋,讓我為大家介紹幾位比較流行的解經家他們的解釋。第一位是美國教系統神學的約翰•莫維莊(John Murray)。他說,這不是關於對禱告的正確態度有所不知,反而是對禱告最恰當的內容的無知,是對於我們的處境有甚麼迫切需要的無知。基本上呢,解經家在「怎樣」跟「甚麼」(how跟what)之間做一個選擇的時候,不是我們不知道怎樣去禱告,而是不知道我們要禱告甚麼。另外一位解經家鄧雅各(James D. G. Dunn),他講的解釋也是類似,他說並不只是他們要禱告祈求,但不知道如何表達;他們不知道神對他們的心意是甚麼,也不知道所在的社會的處境。回到宗教改革時期的神學家約翰•加爾文,他講得最簡單、最直接。四五百年了,他的解經書還被很多人參考。約翰•加爾文這樣說,保羅在此不過是想指出,我們向神祈禱的說話是盲目的,因為我們雖然經驗各種的苦難,我們的心卻是極其的困惑和迷惘,以至於我們不知道甚麼是當求的,甚麼事是對我們有益的。

弟兄姊妹,我猜想我們當中大部分是基督徒,或者有一些是慕道的朋友,可能有少部分是還沒有信主的,我不太知道,因為我只是幾年才有一次的時間來跟大家一起敬拜。如果我叫你問自己,「今天我最大的禱告是甚麼」,你有嗎?你知道你應該禱告的是甚麼嗎?你會不會說,「上帝啊求你讓我活到120歲,但是我的樣子仍好像是20歲的樣子。」這個是沒有意思的,卻有很多廣告公司、化妝品的公司可能用這樣的廣告,但這不是我們的禱告。可能你也會關心今天早上的新聞,在福建溫州開車的火車由於交通意外,六輛的車廂掉出了高架橋以外,三十多個人死亡。如果有你的親戚、你的朋友,你心靈會傷痛。我們會關心,但可能這不是你今天心裡最迫切的禱告。我們最迫切的禱告是甚麼呢?保羅說,人啊,你是很有限的,你是很軟弱的,你是需要救恩的,你是有精神壓力的,你是會衰老、得疾病的。「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不知道怎樣禱告。」那個真正應該禱告的內容究竟是甚麼,我們不知道。很感謝主,我今天是從崇基學院來到大學,每次來都感到心裡很舒服。這麼美麗的校園環境,我相信正正是這樣的地方,幫助我們去認識一個社會、認識一個國家的將來、認識社會的將來,知道我們所求的是甚麼。在你小小的領域裡面,去讀的去研究的,你知道就是這一個,它有所貢獻,它的方向應該是這樣走,那個大概是你要禱告的內容。

過去三十多年,我們從事廣播。時代變了很多,單單講我們在錄音室所用的機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用的是盤帶,一條一條的磁帶,我們做剪接的時候是用刀片。接著有卡帶,然後有數碼卡帶(Digital tape),再有Mini Disk,還有Cartridge,一直輾轉到今天甚麼都不要的,就是一個電腦然後convert,送到發射站,甚至直接做直播就可以了。在香港直接做廣播,透過菲律賓或其他的發射站也好,可以同時地跟中國大陸裡的聽眾朋友交通交流。有很多的改變,很多的進步。下一步我們要做甚麼呢?良友電台在網上廣播、網上直播之外呢,要做新平台手機廣播,現在已經不算是很早了。我們要學手機廣播,要有相關的部門,都是很年青的人。手機廣播之後下一代又是甚麼呢?那麼多東西隨時地變,要隨時地觀察。可是有樣不變的,就是我們對所知道的,的確有限。

這裡保羅說,我們軟弱的程度是不知道自己要為甚麼禱告。我們看看馬丁•路德他怎麼解釋呢?他的解釋是最簡單、最形象化,平民百姓能聽懂的。他說我們禱告得太少、太低,神所給的呢,是太高、太好。好像一個孩子寫信跟爸爸要一個銀幣,但是他父親收到這封信,把信扔掉了。哎呀!這個孩子就為這件事暴躁起來、傷心難過,但是他不知道他爸爸可以給他許多的金銀。馬丁•路德就運用了一個例子,西庇太的兩個兒子跟耶穌基督祈求的時候,主耶穌跟他們說「你們不知道你們所求的是甚麼」。「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這就是軟弱的程度。

最後今天的福音–軟弱時的安慰:聖靈幫助。聖靈怎樣禱告呢?「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替我們禱告」。作者是保羅,他在哥林多寫羅馬書,羅馬書之前是哥林多後書,哥林多後書之前是哥林多前書。研究教會領袖的教授有一個人叫Bobby Clinton(博比•克林顿),他說保羅如果要在他一生裏面要辭職不幹了,要放棄了,最痛苦的時候就是在寫哥林多後書以後,也就是寫羅馬書之前,那個是保羅人生最困難的時候,大約是五十歲中間、五十五歲左右。因為哥林多的情況,令保羅非常痛苦、常常流淚。但是他怎麼能夠走過去呢?他發現他的軟弱本身就是倚靠神的動力。禱告的能力從哪裡出現?發現自己最軟弱的那一刻。發現自己最沒有能力的那一刻,發現自己解決不了的時候,「神啊,幫助我!聖靈啊,求祢進入我的生命、進入我的世界,祢幫助我。」聖靈幫助,這是軟弱時的福音、軟弱時的安慰,聖靈本身就是能力。所以保羅發現,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因此我誇我的軟弱,讓基督的能力覆庇我,這是基督教的信息。

「聖靈的幫助」中的「幫助」這兩個字是甚麼意思?我們看解經家告訴我們–很形象的–A. T. Robertson(A. T. 罗拔逊)說,伸出一隻手,拉住另一隻手,每當我們軟弱的時候,聖靈就伸出手拉我們一把,而且在時間上都是恰到好處,不會太晚。聖靈無所不在,祂願意幫助你和我。為甚麼有些人得到幫助,另一些人又沒有得到幫助呢?差別就是有的人有把手伸出來,他知道他需要幫助;有的人不需要伸出手,根本不相信這個世界有聖靈,根本不相信聖經是神的話,他用他自己的方法,甚至呼吸到最後一口氣,這就是差別。另外一位我們華人的聖經學者鮑會園牧師說,聖靈和我們一起,從旁邊幫助我們,不是代替我們。聖靈不代替我們做我們要做的事,祂在旁邊幫助我們,和我們一起做,我們仍然在這裡做,聖靈推你一把,祂幫助你,「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

弟兄姊妹、各位朋友,你今天願意讓聖靈幫助你嗎?你願意的時候,禱告的能力就彰顯出來了。今天早上,我們聽到讀詩篇119篇136節。我想了一下136節那裡,作者說我流眼淚成河,這是大衛的詩。因為周圍的人不遵守神的律法,那種流眼淚成河,詩人誇張的作法,使詩篇的作者寫了最長最長的一篇詩:119篇。但是你知道在詩篇裡面,最早的第3篇裡面,大衛王有一句話,他說「有許多人議論我說」,議論甚麼呢?「他得不著神的幫助。」這是一個最痛苦的批評。可是大衛在下一句說,「但你耶和華是我四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又是叫我抬起頭來的」。軟弱者的安慰是聖靈的幫助。打開你的雙手,聖靈願意幫助你。

我們做一個總結。八章二十六節、二十七節,聖靈用嘆息幫助我們禱告。整段的上下文給我們看到,在苦難的人生當中、萬物的嘆息當中、教會的弟兄姊妹的嘆息當中,有一個盼望。盼望的字眼從下面這幾句話,這幾個用詞可以看到。八章十八節「將來的榮耀」;十九節「切望等候」;二十一節「指望脫離」;二十一節「享受神兒女自由的榮耀」這意思;將來二十三節「等候得著身體得贖」;二十四節「得救在乎盼望」八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你看有多少盼望?我讀給你聽:「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所以這一段經文是兩條線交叉的,今天軟弱痛苦的現實,跟今天等候榮耀的盼望。兩條線同時進行,聖靈就在這個交叉點,給你、給我盼望。基督徒跟非基督徒最大的差別是甚麼?不是我們沒有難處、壓力、疾病,而是我們有永遠不朽壞的盼望。

結束的時候,我想介紹上個月看到的一份雜誌的文章,不是基督教的,是Time(時代週刊)的。在六月初,報導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主題文章。因為我們不是幹這一行,所以我看了特別有興趣。他說人有樂觀的傾向(optimism bias),看了文章大概就是說,心理學家做很多實驗,它對樂觀的結果,是在大腦的結構裡面,有樂觀的元素使人樂觀。都說離婚率愈來愈高,但訪問很多剛結婚的人,覺得自己會否離婚,大部分剛結婚的人都不相信他會離婚。心理學家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發現,當人吸取新的資訊的時候,大腦的神經元能夠一絲不苟地,把人樂觀的正面信息完全吸收進來到你的腦袋裡面。但對於那些突如其來而又不合我們心意、反面的、不好的資訊,大腦的神經元卻沒有辦法容納它。整篇文章從稍為科學的一個角度講,人有一種本能,那就是樂觀。各位弟兄姊妹,你跟我是神所造的,希望你跟我都是正常,像這篇文章所講的,我們都是樂觀的。為甚麼呢?25節說我們有盼望,所以忍耐等候,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打開我們的心,聖靈啊,來幫助我,我跟祢一起走。禱告的能力。我們一起低頭做一個禱告。

「懇求耶穌基督的靈藉著羅馬書第八章二十六節二十七節的經文,再次教導我們、開導我們的心,讓我們裏面的生命,讓我們的信仰能夠健康長大。如果我們在座的弟兄姊姊朋友們,心中有切願的,求聖靈幫助,以祢的嘆息說不出來的言詞替我們禱告,讓我們在生活當中剛強,讓我們往前面走的時候有美好的見證,求主幫助我們。謝謝祢話語的應許,給我們力量。這樣的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聖名,阿們。」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