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僕人、和小孩(伍渭文牧師)- 2009.10.18

領袖、僕人、和小孩(伍渭文牧師)- 2009.10.18

 
 
00:00 /
 
1X
 

語音(廣東話): 題目:往耶路撒冷的路上–領袖、僕人、和小孩
On the Road to Jerusalem-Leader, Servant, and the Child
經文:可9: 30-37
證道:伍渭文牧師

入直路了!入直路了!對很多初到香港的人,這話沒有甚麼特別意思,但對久居此地,特別是喜愛賽馬人士,『入直路了』是一場賽事的高潮。進入直路就不需再繞圈了,進入直路就見到終點;祇要加把勁,就可以奪標。在主耶穌的一生,甚麼時候是他的直路呢?進入耶路撒冷。四福音的高潮是主耶穌在地上最後的一週—騎著驢駒子進入耶路撒冷,與各方敵人公開衝突,直到被出賣釘死在十字架,復活、升天。

今天所讀的福音經課,門徒爭論誰為大,就發生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你們在路上議論的是甚麼?門徒不作聲,因為他們在路上爭論彼此為大。』(可8:33,34)這語法很特別,其實可以略去在路上三個字。當青年財主尋求永生之道時,馬可也特別描述他在『耶穌出來行路的時候』(10:17),而同樣的事件馬太是『有一個人來求見耶穌』(太19:16);路加是『有一個官問耶穌說』(18;18)。馬可對往耶路撒冷的路,特別情有獨鍾。

為了預備這路的旅程,耶穌特別退隱到加利利以北的外邦人聚居的推羅、西頓,『進了一家,不願意人和道,卻隱藏不住。』(7:24)我上次講道:從桌子掉下來的餅碎,耶穌指出他的首要目標是猶太人,『讓兒女先吃飽,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7:27)他的目標就是往耶路撒冷的路。

這路的起點是該撒利亞腓立比,在那裡耶穌第一次公開承認自已是基督,也第一次預言基督要上耶路撒冷受苦受死。(8:27-31)跟著耶穌帶著雅各、約翰、彼得登上黑門山登山變像;下山時醫好被污鬼附身的孩子;回到靠近加利利的迦伯農,作第二次受苦預言,這是今天的講道經文九章30-32節。第三次預言受苦是接近耶利哥,耶路撒冷在望了!所以耶穌的神情愈凝重,令門徒害怕起來。『他們行路上耶路撒冷去。耶穌在前頭走,門徒就希奇,跟從的人也害怕。』(10:32)

耶穌三次預言受苦,但三次門徒都不明白。彼得雖然第一個人認信耶穌是基督,但不能接受他上耶路撒冷受苦,『彼得就拉住他,勸他』(8:32)耶穌就轉過身來責備他:撒但,退我後邊去吧!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祇體貼人的意思。第三次雅各和約翰爭取坐在耶穌左右;今天經文是第二次,也很糟糕,在路上門徒爭論誰為大,顯出他們的無知,畢竟人的路與上主的路是不同的。

(一)往耶路撒冷的路與往華爾街的路—領袖與僕人
往耶路撒冷的路是捨己的,甘心放下的。耶穌是領袖(Leader),但甘心為人捨去生命。應該生的,竟然死去,但應該死的,竟然活下來,而且活得比以前壯大。誰人?我是說華爾街的貪婪。前數天是金融海嘯一周年,我們發現貪婪並未死去,而且有捲土重來的苗頭。有些金融機構,大到不能沒有它們,像美國的AIG,經濟學人說了很諷刺的話:當今的問題是:不適者生存 (The survival of the unfittest),因為投鼠忌器,影響太大了,就逃過被砍掉的命運!

貪婪不是華爾街的專利,貪婪也在我們心中。我們不一定貪財,但會像門徒一樣,貪圖首位,並認為憑努力得到高位,是應得的報酬,沒有不妥。就如這些在華爾街的金融精英認為,在法律容許下,運用精算財技,為客戶賺取巨額金錢,也應分享高薪厚祿,何罪有之?

往華爾街的路,與往耶路撒冷的路是不同的。華爾街自有它的魅力,這裡代表財富、權力、地位,和才智。對,才智,因為最好的高考成績的一群,才能入讀全球金融糸,最好畢業成績加上運氣,才能進入國際投資銀行。所以門徒不明白往耶路撤冷的路,跟隨一個受死的基督是他們難以接受的。『門徒卻不明白這話,又不敢問他。』(9:32)

(二)接待小孩與接待主

請注意,耶穌並沒有否定我們應有的雄心,力爭上游,出類拔萃。耶穌祇是顛覆了目標:『若有人願意作首先的,他必需作衆人末後的,作衆人的用人。』(9:35)作個服待人的領袖,這是劃時代的觀念。這觀念也啟發了現代管理學,學者認為,為僕的領袖servant leader,有十種特性:善於聆聽listening, 具同理心empathy, 醫治修復healing, 警覺性強awareness,具說服力persuasion, 觀念清楚conceptualization, 有遠見foresight, 有托付感stewardship, 建立他人commitment to the growth of others, 建立社群and building community.

具有這些素質的領袖,誰人不願跟隨呢?但耶穌在這裡所講的,是希望門徒成為令人心悅誠服的領袖嗎?為僕的領袖最終目標是有效的領導(leadersjip) ,而耶穌所說的是真正的僕人。

我們注意耶穌跟著的行動。耶穌坐下,叫十二個門徒來,說:『若有人願意作首先的,他必作衆人末後的,作衆人的用人。於是領一個孩子來,叫他站在門徒中間,又抱起他來,對他們說:凡為我的名接的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不是接待我,乃是接待那差我來的。』(9:36, 37)

小孩本身的需要:接待小孩純粹是為小孩的需要,耶穌時代的小孩沒有獨立性,是父母的附屬品,不像現代社會有保障小孩的法律。也不像現代社會,小孩往往是重要的消費對象,因為父母疼愛他們,一個自由行來香港的父母,一定會買奶粉給孩子。耶穌時代的孩子,是沒有甚麼地位的,接待他沒有回報的。耶穌講道時,有小孩子想親近耶穌,也被門徒隔開,他們沒有地位。然而耶穌說,讓隊孩子到我這裡來,抱起他們,祝福他們。

效法小孩的信心:請注意這裡用接待,不是接納,接待是積極的,接納是消極的。而且要像接待耶穌般接待他,而接待耶穌,就是接待差耶穌來的父。我們注意這幅圖畫:耶穌坐下,這是教導的姿態,小孩在他旁邊站,十二門徒在四周。這位小孩在十二使徒之列,而且最靠近耶穌,何等尊榮。

在這圖像中,誰是最大呢?最接近耶穌的小孩最大,因他最接近耶穌,貼近耶穌的胸懷,小孩子最能表明因信才能進入天國的道理。『凡為我的名接的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不是接待我,乃是接待那差我來的。』接待耶穌,就是接待差耶穌來的父。進入天國是信靠,沒有人可以靠自已進入天國,進天國的要像小孩子,因他們信賴的心最單純。我們都知道,不能隨便答應小孩子,你怎樣說他們就怎樣信。『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已,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Eph. 2: 8,9)

門徒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彼此爭論誰是最大。但這幅圖畫告訴我們,那些接待小孩子,尊崇他像尊崇上主,學效法他們的信心,他們就是天國最大的,因為天國靠接受上主的恩典,不是靠人的努力。

結論:有一次,國際大炒家索羅斯(Soros) ,這位曾被讚譽為華爾街最出色的基金經理接受訪問,坦承他確曾1998年衝擊港元,但他說這是合法參與國際金融遊戲,沒有不妥,誰叫我們不好好堵塞漏洞。讚揚他的人說:他關心人權,並慷慨捐助各地區的人概權發展。他左手自金融投機市場上賺取大把鈔票,右手再親身參與將之用於慈善公益事業,以基金會組織培育反對人士,加速共產主義的崩潰,同時創造就業機會,來盡量紓解轉型所帶來的痛苦。

索羅斯用金錢暴力(也是一種暴力),用金融的領導地位,來成就他的理想,去塑造他的世界;耶穌承受人的暴力,以僕人身分,用自已的生命來救贖這世界。因他知道人類問題的徵結,不在任何政治制度,乃人的罪性,而若不流血,罪不得赦免。他要走上往耶路撒冷的路上,為人贖罪。

往耶路撒冷的路,是耶穌要走的路,也是每一個門徒要走的路。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