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魔的距離(林豪恩先生)2021.3.7

講題:我們與魔的距離
講員:林豪恩先生

一.引言

2019年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引起廣泛關注。導演林君陽接受訪問時表示希望觀眾透過該劇思考究竟「什麼是惡」。他說:殺人是惡嗎?是,殺人可能是惡。那殺人的原因是什麼?那個原因也是惡嗎?這是可以討論的。惡裏面一定有那麼一點點善,錯的事情中一定可以找出動機,而那個原因不一定是那麼邪惡的事情。」(黃奕霖:「我們與惡的距離.一」)

我們在今天的福音經課讀到,耶穌的門徒彼得被耶穌責駡為撒但,即是說彼得突然入了魔道,變成了魔鬼。這個奇特的片段,會否也刺激我們思考究竟甚麼是魔鬼呢?用導演林君陽的說話來問:「變成撒但是入了魔嗎?是。但入魔的原因是甚麼?那個原因也是魔嗎?入魔的原因會不會有那麼一點點善呢?而那個入魔的原因會不會不一定是那麼邪惡的呢?

二.經文及反省

1.入魔的一點點善意

8:31從此,他教訓他們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過三天復活。」
8:32耶穌明明地說這話,彼得就拉著他,勸他。
8:33耶穌轉過來,看著門徒,就責備彼得

雖然耶穌責備彼得,但我想替彼得平反。

惻隱之心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若我們善意地解讀彼得阻止耶穌去受苦,會不會也是惻忍之心的表現呢?對一個陌生人尚且有惻忍之心,對自己認識的人,甚至是所敬愛的人,豈不更關心和著緊嗎?在一個娛樂節目上,主持人問鄭伊健為甚麼不生孩子。鄭伊健回答說:「不生孩子是因為不想讓孩子在世間受苦受累。」你越愛惜的人,你越不想他們受苦。

未來盼望

不忍孩子受苦,除了是惻隱之心之外,更因為孩子是社會的未來。個人的籌命有限,無論如何偉大,總有離開的日子。正如傳道書所說,一代過去,一代又來,盼望和未來總是寄託在下一代身上的。「浸會大學前校長錢大康在電台節目指出,本港經過佔領中環及反修例事件,有聲音指要放棄年輕人,惟自己絕對不同意,年輕人是社會的未來,不可以放棄,亦不要只是批評,要明白年青人的需要,給予他們希望,重建對社會的信心。(信報2021年1月17日)下一代,其實是上一代的盼望所在,因此,社會總都是努力栽培下一代成長的。

彼得的未來在哪裏呢?彼得的盼望在哪裏呢?就在他的眼前,就是他眼前的耶穌。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上文第8章29節記載耶穌問門徒:「你們說我是誰?」彼得回答他:「你是基督。」彼得獨具慧眼(馬太福音補充是天上的父啟示他的),認出耶穌是基督。認出耶穌是基督,並非等閒的事,而是彼得及整個民族的未來和盼望所在。何以見得呢?還記得馬太福音的聖誕故事中提及:「 4他(希律王)就召集了祭司長和民間的文士,問他們:「基督該生在哪裏?」祭司長和文士除了回答地方外外,還包含了盼望的所在。

5他們說:「在猶太的伯利恆。因為有先知記著:
6『猶大地的伯利恆啊,
你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
因為將來有一位統治者要從你那裏出來,
牧養我以色列民。』」

當時,絕大部分人都認不出耶穌就是基督,只有彼得發現這位就是大衛的苗裔,是以色列的盼望。彼得要保護耶穌,阻止耶穌受苦和被殺,不單是合情合理,而且是大仁大義。如果我們還未能理解,不妨回憶一下香港宋王台的故事。「南宋末年,蒙古軍隊大舉南侵,先後攻佔了襄樊、建康和臨安。宋軍節節敗退,皇室成員被殺被擄。蒙古大軍依舊窮追不捨,結果兩小末代皇兄弟被逼流亡。在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陳宜中等人護送下,他們經過海路先後途經泉州、潮州、惠州、廣州等地,最終逃至九龍官富場(即今九龍城附近),在此建立行宮。」(維基百科)。文天祥,陸秀夫等將軍保護宋朝的苗裔被譽為忠臣,受後人稱頌;彼得保護耶穌,就算不被稱頌,都不應該被責難吧!

2。不體貼上帝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就成魔

8:33耶穌轉過來,看著門徒,就責備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因為你不體貼上帝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受到耶穌如此回應,彼得可能感到「好心著雷劈」。其實,相信大家都體會過「好心無好報」的滋味,尤其是作為父母的。常常聽到父母對兒女說:「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的,難道我會害你嗎?」。然而,子女的回應可能令父母感到「好心無好報」。有一位少年在網上留言區傾訴她的苦惱說:「最近真的很煩,常常會被媽媽嘮叨,被責罵。我把浴袍放在床上,媽媽又一直嘈,我不想跟她吵,但她又說:「你那張臭臉是怎樣?跟你說你就不高興?」每次都罵我房間亂七八糟,但是這幾天我確實整理了,可是她好像仍是不滿意。我不是三歲的小孩,我有想法的。連我的房間也要管,也不准我去同學家,跟朋友出去玩也不行,整天找一些強暴或一堆關於青少年的可怕新聞給我,真的很煩。」

作為旁觀者,你一定看得出那位媽媽的用意是保護她的女兒,避免她受到傷害。然而,結果卻令媽媽自己感到委屈,令女兒感到憤怒。那位少女最後說:「我不想回家了,我不想面對媽媽。有甚麼解決方法呢?」網友們的留言主要都是建議少女和媽媽互相聆聽對方,增加了解。

如果「好心」都不是關鍵,那麼,甚麼才能補救呢?沒錯,就是網友建議的「聆聽和了解」。彼得何以突然成魔呢?未必是他心腸惡毒。耶穌是這樣判斷的:「因為你不體貼上帝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原來,是不是變成了撒但,是不是入了魔道,分辨的標準是「體貼上帝的意思」還是「只體貼人的意思」。在人與人之間尚且要聆聽對方,希望確認「我都是為你好的」那些「好」,對方都認為是好,那就不會產生太多誤會和勉強,抱怨和憤怒。在人與上帝之間,豈不需要更多的聆聽和確認嗎?在教會歷史中,我們已經太多「為上帝的名」或「奉上帝的名」而做成的傷害了。

甚麼才是上帝的意思呢?上帝的意思是甚麼呢?在那一個片段中,耶穌是如此說的:

3。體貼上帝的意思就是跟隨基督捨己救人

8:34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關於在各種歷史狀態和人生處境中如何體貼上帝的意思,聖經中記載了眾多的例子。在這個事件中,從耶穌對門徒的教導來看,體貼上帝的意思的第一步是跟隨基督。「跟隨基督」或「追隨基督」,正是潘霍華其中一本書的中文名。潘霍華經常問自己:「耶穌想要對我們說甚麼麼呢?今天祂對我們的旨意是什麼呢?在現代的世界中,祂如何幫助我們作一個好基督徒呢?」當時,耶穌對門徒的回答是:「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耶穌要我背起十字架,我的十字架是甚麼是呢?這個問題引起無限的聯想:有人以為人生的經歷和遭遇就是我們的十字架,例如:有人的丈夫脾氣急躁,有人的配偶不信主,有人碰到難相處的老闆或同事,有人是生病、失業、失婚等,我們以為這些就是「十字架」,然而,若果我們不是從自己的角度去看,而是從耶穌的角度去看,十字架所代表的可能不是這些。如果不是這些,那麼會是甚麼呢?

以賽亞書53章的僕人之歌有如此的描述:

4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
背負我們的痛苦;
5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
為我們的罪孽被壓傷。
因他受的懲罰,我們得平安;
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耶穌背起他的十字架,並不是背起自己人生中的失意和挫折,然後發奮向上,變為成功人士;耶穌的十字架,是擔當其他人的憂患,背負其他人的痛苦,為世人帶來平安和醫治;因此,耶穌的十字架之路,是捨己救人之路。耶穌呼喚他的跟隨者反省及改變人生的追求和目標。

4.生命的意義在於為他者而活

如何反省人生的追求,生命的意義呢?如果要改變,向甚麼方向改變呢?耶穌以強烈的對比要求門徒思考和選擇:

8:35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8:36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8:37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

「要救自己生命」、要「賺得全世界」都是世界認可的目標,也是人之常情,可能就是耶穌責備彼彼所說「你只體貼人的意思」一句中「人的意思」所代表的。「人的意思」暗示著人只為自己而活,具體表現的退守立場是「要救自己生命」,進攻立場是要「賺得全世界」。耶穌呼籲他的跟隨著反省,活著的目標是否就只是令自己繼續生存呢?如果只是這樣,生活是充滿生存的焦慮,還是生活的豐富呢?如果只是這樣,生命有甚麼意義呢?有人反省之後說:「生命不在乎長短,而在乎活得有價值」。即是說,生命是可以多於生存本身的,也可以多於生存的個體本身。突破了生存本身及生存的個體本身,就會看見他人,也可以延伸至他人,耶穌所說「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就是為他者而活,在為他者而活之中體會到生命的價值及實在。

耶穌所說的好像很難明白,也好像曲高和寡,其實不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體會到的。人們常說「助人為快樂之本」,「施比受更為有福」大概就是這個方向吧!觀察嬰孩的成長,有沒有發現某個階段的BB總喜歡說「我來幫你啊」,甚麼也想參與。不過,因為他們能力有限,他們通常都越幫越忙,因此被大人拒絕,甚至責駡。其實,孩子很小就喜歡幫忙,也是因為他能藉著幫忙參與大人的活動,並從中感受到自我肯定、自尊和自信。就算是成人,當你幫助了一個人渡過難關,你也會感到喜悅和有意義。

人要「救自己生命」、可能只是受到威脅的反應,就正如其他動物一樣進入「fight or flight」的模式之中,然而這不應該是常態,如果是常態,就是高度焦慮的狀況,有可能誘發情緒病。另外,要透過「賺得全世界」證明生命的價值,可能只是比較和競爭氣氛過於激烈帶來的欲望,一般來說,人類都是在和平共處,彼此幫助的狀況之下更感到安全和正常的。世界上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國家,冬天寒冷而且漫長,期間日照時間短而黑夜時間長,我們以為生活於灰暗的天氣之下的人應該會心情也灰暗,然而,那裏卻是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之一。是甚麼令他們快樂呢?其中一個原因是這個只有33萬人口的小國,人民之間培養出深厚的共存意識,也高度地互相信任,96%的冰島人深信有值得信任的人在他們需要幫助時向他們伸出援手。潘霍華用信仰的語言來解說這種狀況,他說:「因為基督擔當我們的重擔,所以我們也該擔當同伴的重擔」。

三.總結

是人是魔,可以在轉念之間。回到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說:「我們都以為自己是好人,但我們很多時候都有惡念而不自知,有些人的惡念展現出來,有些人沒有,而每個人的善念與惡念都主導了現在這個世界的面貌。如果每個人都能意識到這件事,這世界會不會好一點點?」製作人林昱伶則認為,大家都把中文劇名重點放在「惡」上,但更重要的應該是「我們」。如同林君陽所說,這世界是由「我們」所組成,劇組在劇名的字體設計上也刻意讓「我們」佔較大的比例,希望提醒觀眾,這兩個字才是劇情的核心,而非糾結於「誰是惡人」、「誰是善人」。(黃奕霖: 【我們與惡的距離.一】善惡難分界 活在灰色世界的「我們」)

看完彼得的故事,或者我們也應該把焦點轉回「我們」。說到底,正邪榮恥的終極判決不在於我們,反而是我們也是等待被判決的:

8:38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裏,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

讓我們一齊跟隨基督,「在我們的主耶穌同他眾聖徒來臨的時候,在我們父神面前,成為聖潔,無可指責。」(帖撒羅尼迦前書3:13)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