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總要付的代價(賀志勇博士)- 2009.11.8

語音(普通話): 主題:你總要付的代價
證道:賀志勇博士
經文:路加14:25-33

1980年的冬季奧運會是體育界的大事,那次奧運會,最讓大家喜歡看的就是冰上曲棍球賽。當時最弱的一個隊就是美國隊,隊員全部是來自美國中部﹑西部的籍籍無名的大學生,好像是臨時湊起來參加比賽的一樣。沒有一個人看好他們,沒有人認為他們進得了決賽,因為隊員全部都不是職業球員,都是些名不見經傳的大學生。但是你看看其他的隊伍–蘇聯,當時還是蘇聯隊,自1964年以來蘇聯隊就沒有輸過一場球,連續12屆世界錦標賽的冠軍;還有瑞典,芬蘭,捷克,全都是冰上曲棍球的勁旅。因此,當時沒有人看得起這支籍籍無名的美國隊。但不知怎麼搞的,它們一開始就同瑞典打和,然後連勝幾場力克勁旅捷克,在半決賽的時候他們既然打敗了從未曾被打敗過的蘇聯隊,而且在決賽的時候,在0-2落後的情況下,他們卻最終以4-2反敗為勝,戰勝了強大的芬蘭隊,奪得了金牌。整個體壇都震驚了!當時記者就去採訪球隊的教練,問他:你有什麼秘訣,你有什麼秘方,可以把這樣一班籍籍無名的後生仔,打造成世界冠軍?這個教練講了這樣一句話,讓世界難忘,他說”我們沒有任何突出的戰術,沒有任何秘方。但是我們能夠奪得世界冠軍,絕對不是冷門,絕對不是偶然。因為我們有一個成功很重要的因素,我們每一個球員,每一個管理,上至領隊,下至總務後勤撿球的–每一個球員,無論是正選的還是後備的,每一個人都是百分之百投身在球隊中,沒有半條心的。用英文來講就是”total-commitment”。沒有半條心的!

其實你想一下,如果我們崇基禮拜堂要組織一個籃球隊,伍牧師做領隊兼教練,姚明做中鋒,Cuby Baile做後衛,喬丹做前鋒,全明星隊伍,都是很有天分的球員。但如果他們都懶懶散散的,喜歡就來練,不喜歡就不來練;天氣好就練多些,天氣不好就不來;遲到,早退,不用心,各有各打的,完全不投身在這個球隊裏。我相信,就算明星再多,恐怕我們這個隊連中大的校隊都打不過。為什麼啊?很重要的一件事,他們完全不投身啊!一班不投身的人,一個不投身的球隊,是永遠不能成為一個好球隊的。縱然你有多麼出色的球員,縱然你有多麼出色的教練,但隊員不投身的時候,這支隊伍就潰不成軍。但很可惜,在今天這個膚淺的社會中,在這個不講投身,不講責任的社會裏頭,投身,或者委身這個字似乎已經從很多人的字典中挪走了。

今天這段經文,就是講到委身的經文,也是令很多牧師都頭疼的經文,因為怕一講這段就嚇走人,就趕客。我以前在一家教會做義工服事。有一次我講道就講這段經文,聚會完了之後,有一個弟兄過來跟我講:”賀博士,我不喜歡你今天這篇講道。”我心想,這個人也夠坦白的。別人不喜歡講道,最多在回應紙上不簽名的寫一點意見,像這位仁兄當面來指點的還真是少見。我說:”多謝弟兄啊,我欣賞你的坦白,請問有什麼指教啊?”他就講了三大理由,第一,他講,”你的廣東話不好,講得不夠正,我聽得不順耳”;我都承認我的廣東話馬馬虎虎,所以現在,廣東話講道之前我都要練個好幾次。第二,他講,”我不喜歡你講話太快”,這個我都接受。第三,他講,”我不喜歡你講道太挑戰性,我星期一到星期六返工上班都這麼挑戰性,星期天到教堂來想舒服一下,聽牧師講點新聞笑話,讓我吐口氣,可以恢復一下元氣。可是一來到教堂,又被你這麼講,又被你挑戰,哇,我真是周身不舒服,所以我不喜歡你。”我回答他說:”第一,弟兄,你講的好,我的廣東話的確要好好練習一下,不要讓弟兄姊妹一邊聽講道一邊猜,賀博士到底在講什麼啊;第二,我會好好控制一下語速的,本來廣東話不好,再講快了,豈不是帶大家坐過山車。第三,對不起,不是我講話太挑戰性,是耶穌基督的話太有挑戰性,我不能不直接講。”是的,我們很少有人像耶穌基督這麼坦白,這麼坦白地講出要跟從他的代價。我們不講代價。我們怕講代價,怕講投身。就好像我有個朋友,她媽媽聽說她信主了,就勸她說:”女兒,你信信就好了,不過不要太認真啊!去去教堂就好了,要捐錢就不要了啊。”

世上有一種人最可憐,那種人一輩子以為自己信耶穌,到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說:”耶穌啊耶穌,你記不記得我啊,我不是經常來崇基禮拜堂聚會麼?我不是做過好多事奉麼?你認不認得我啊?”耶穌說:”我從不認得你!”信耶穌,不簡單!信耶穌是一件絕不簡單的事。

究竟什麼是信耶穌?我邀請大家一起來看這一段經文。首先,請大家看25節,25節說”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什麼叫同行啊?同行這個字在英文解釋是”going along with”,用香港話講就是”埋堆”,用普通話講就是”走群眾路線。”再說白一點,希臘文原文的意思,就是一起去看戲的意思。同行,就好像一起去看戲一樣,是完全不需要委身,不需要投身的。聽說耶穌行了好多神跡,名聲大噪了,去看一下又何妨了?去看一下,就跟去UA看戲一樣,有什麼所謂呢?如果表演得好,給多點掌聲給多點錢羅;表演得不好,去過另一場啦,反正UA有這麼多場,從早放到晚。再不行,拉隊走人啦。不需要任何責任,也不用付什麼大代價,天氣好就來,天氣不好就不來。講道講得好我就來,講得不好我就走人,閃!這就叫有極多的人與主同行。或者今天有人也是這樣,來教會就像看戲一樣,跟聖誕節去尖東看倒數一樣,娛樂放鬆嘛,完全不需要委身,完全不需要投身在其中。

但是對不起,耶穌不買這些假賬,耶穌轉過頭來,講出的是這大堆人極度不願意聽的說話,人家覺得極之難聽的說話。以至於我們會批評:”耶穌,有沒有搞錯啊,你這樣講是要嚇走人的,你有沒有學過教會增長術啊?”但是對不起,耶穌很誠實地告訴你,要你好好想想,想清想楚,再來做一個基督徒。在這一段經文中,耶穌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們,如果你要做一個基督徒,你究竟要付上什麼樣的代價。信耶穌不是跟風,不是埋堆,信耶穌有你不得不付的代價,那就是委身。什麼叫做委身?在經文中,耶穌基督提到了委身的三層意思:

第一,26節,耶穌說:” 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這句話翻譯得已經算是很柔和。其實原文的意思是:人若不愛我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你說:”耶穌,你說什麼啊?”是啊,難道信耶穌就要六親不認,甚至是大義滅親?不是的,耶穌這句話根本不是這個意思,路加福音十章27節,耶穌吩咐我們要”愛鄰舍如同自己”,他又怎麼會要我們去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呢?在這裏,耶穌並不是要我們真的去恨我們的父母妻子,耶穌只是想加強一下語氣,讓你的印象更深刻些。他是想強烈地突出兩種情感的對比,兩種不同的愛的對比。

我們為什麼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因為那是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兒女,不是別人的父母妻子兒女,這種愛我叫做”自我中心的愛”,因為一切都是我的我的我的,所以我才去愛。但是神要我們轉變,要我們把這種”自我中心的愛”轉變成”以神為中心的愛”。也就是說,父母妻子兒女,我們不要把他們看成是自己的私有財產,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們應該明白,他們是神賜給我們的產業,是神交給我們好好去管理,好好去對待的。對待老人,我們是敬重他們的智慧﹑閱歷,還有他們辛辛苦苦把我們養大呢,還是把愛老人當做一種無可奈何的責任,或者因為老人家還有油水可以榨取;有錢就有親情,沒錢就連回家吃頓飯都沒時間? 我聽說深水埗有一個老人家,好不容易把幾個孩子都供到大學畢業,小孩做了律師商人之後,就再也沒去看過他。除了社工以外,十幾年,再沒有一個孩子去探望過他。”自我中心的愛”,就是這麼容易變質。夫妻之間呢, 是因為她順從我我就愛她,否則就要吵架,就要包二奶呢? 對待孩子也是啊,養兒防老,養兒防老–我們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來培養孩子呢?我們要孩子學這個,學那個,給他買這個買那個,是為了孩子呢,還是為了我們自己呢?我們愛孩子,除了關心孩子的事業前途之外,我們還關心他靈性的成長麼,還關心他跟神的關係麼?我只看見父母為孩子選學校,我很少看見父母為孩子選教會!我不是說選名校不好,但當我們自我中心地去愛時,我們並不懂得真正去愛人–愛,不是因為自己喜歡才去愛,是因為愛神我們才去愛人。
你說這話很難聽,是的,是很難聽,但耶穌基督很誠實,他誠實地告訴跟隨他的人:”你真的要跟隨我麼?如果你真的愛我,就以我的話語為中心,不要以你自己為中心來愛吧!”

第二,27節,耶穌說”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做門徒要背個十字架,算了吧,這麼重,掛一個十字架不就好了!我們香港人這麼忙,這麼累,哪有時間來背十字架。
什麼是背十字架?背十字架是父神要耶穌基督所做的工,耶穌基督要我們背十字架,就是要我們學習他,放下自己,去做主的工。為了做主的工,我們願意付上時間﹑能力,哪怕付上生命的代價都不怕–就像耶穌基督為父神所做的一樣。

大家有沒有看過得過奧斯卡獎的影片–《烈火戰車》,它講述英國短跑名將Eric Liddell(中文名叫李愛略)一生的故事。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924年,第八屆巴黎奧運會,Eric Liddell代表英國出戰,本來他很有實力奪得100米短跑冠軍,可是100米短跑是在星期天舉行。他拒絕出戰,因為他是基督徒,他要做禮拜。當時很多人笑他傻,勸告他,”做禮拜,其實任何一天都可以,或者你跑完了之後去補一下也好啊”–好像做禮拜跟吃補藥一樣。但是Eric Liddell還是放棄了比賽,因為在他心目中,在神的殿中敬拜神是最大的事。神為他開啟了另一扇門,幾天之後,他獲得了400米賽的奧運冠軍。1925年,就在Eric Liddell得到奧運冠軍第二年,他放棄一切榮譽到中國宣教,後來幫助中國人民抗日,最後死在日本人的集中營裏面–但哪怕是在集中營裏面,他仍舊幽默樂觀,像一盞燈一樣,鼓舞集中營裏的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今天,我們願意為我們的信仰付上什麼代價?今天許多人,不要說為主付上生命,就算就是讓他付上一點時間,他都捨不得。你問他,為什麼不來參加主日崇拜啊?理由一般都是以下幾個:我要做實驗,我要應付考試,我要接待朋友,我要送小孩,總之就是我很忙,忙得沒有時間來敬拜上帝。不好意思,這些理由,有的理由我自己也用過。

背十字架很難麼?弟兄姊妹,其實,當你向你身邊的弟兄姊妹微笑一下,打個招呼;當你每個星期打個電話給一個人,聽他傾訴一下他的憂傷,分享一下他的快樂;或者當你在團契中服事一下其他弟兄姊妹,還有樓下那些可愛的孩子,或者你在廣東話班做組長,你就在做主的工,你就在背十字架。哪怕是再小的事,甚至是你帶自己的孩子出去郊遊,或者給他講一個福音故事,約朋友出去吃個飯,你都可以在做主的工,背他背過的十字架。弟兄姊妹,我們不是星期天的基督徒,不是星期天才來背主的十字架,其實只要留心,我們每一天都可以放下自己,背他的十字架。

第三,33節,耶穌說”你們無論什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這句經文並不難理解,難的是在這句經文之前,耶穌講了兩個比喻:第一個是要人在蓋樓之前計算花費,恐怕蓋不成被人笑話;第二個是打仗的時候,看看打得過打不過,打不過就早點同敵人講和。這是啥意思?難道耶穌說的是,各位,你們好好計算一下,你們跟不跟得了我,如果吃不了這個苦,那就算了,趕快回家去,不要做基督徒啦!耶穌說的要是這個意思,我想跟的人肯定走掉一大半。誰願意吃這個苦!,又要恨自己父母妻子兒女,還要天天背十字架,我車子哪怕是賓士,也擺不下那個十字架啊!

但耶穌說的絕不是這個意思!難道我們跟撒旦打仗,打不過就去求和麼?不是,耶穌基督是想告訴我們,你好好計算一下,無論你怎麼計算,靠你自己,都是完不了工,都是打不贏的。若不是依靠上帝的大能,我們就絕不可能完工,也絕不可能得勝。正如詩篇127篇所說:”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弟兄姊妹,我們跟時間來鬥,我們贏得過時間麼,我們贏得過這個世間的得失成敗,生老病死麼?不能!所以耶穌基督要我們撇下一切跟從他。跟從他,就是不再倚靠自己的錢財,權力,學識去過日子,而是單單倚靠他去生活!

撇下一切,不是要我們賣掉車子賣掉房子,不是,那些都是外在的東西。撇下一切,就是要我們撇下我們自我中心的愛,撇下我們的野心,撇下我們的驕傲,撇下我們的內疚,撇下我們的勞苦愁煩。當我們撇下這一切,我們會發現,我們不但沒有失去什麼,我們還會獲得釋放,獲得從真理而來的自由。

我有個朋友,1949年跟父親逃到香港,因為他父親是國民黨。過了一年,他父親覺得香港日子很艱難,家裏有田有地,想回去又不敢,於是讓他母親帶著他的弟妹先回去看看。那年他5歲。他母親弟妹一去,就再沒有回來。後來才知道,他母親一回家就被公安逮捕了,然後公審批鬥,兩個星期後,他母親懸樑自盡了。自此以後,他父親終身未娶!他父親心裏很內疚,幾十年都沒怎麼笑過。一聽到他說母親,就會大怒,就會打他。所以他不再敢提他母親,他知道,那份內疚一直在他父親心裏。直到幾十年後,他信了主,做了牧師,帶著他父親也信了主,他父親臉上才重新有了笑容,有一天,他回家時,父親平靜地在椅子上睡著了,去世了。

這樣一份內疚,捆綁了他父親很多年,終於,在主耶穌那裏,他父親得到了平靜,得到了釋放,得到內心真正的自由。

弟兄姊妹,耶穌基督要我們做鹽,是要我們委身做他的門徒,是要我們與這個世界不同。不要以為耶穌整天在要求我們,整天給我們講律法–耶穌,好煩啊,我整天日理萬機,你還要求這麼多。然而,當我們放棄自我中心的愛,當我們背起他的十字架,當我們撇下一切時,我們會發現,我們賺的其實要多得多。表面看來,我們付出了很多,失去了很多,但我們最終得到的將是自由,釋放–用一句話說就是:我們失去的是枷鎖,但我們將得到整個世界!
歡迎赴會: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