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大人物與小薯仔(鄧瑞強博士)2023.2.26 – Big Shot vs. Small Potatoes

講題:大人物與小薯仔
經文:列王紀下5:1-15
講員:鄧瑞強博士

  今日,我們來看《列王紀下》的經文。

  大家可能讀過《萬曆十五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這本書,作者為歷史學家黃仁宇,他在這書中表達一種「大歷史觀」,以宏觀的視野,討論事情如此發展的背後,有著龐大的制度之制約。今天,我講《列王紀下》的一個小故事,我視之為一種「微歷史」,作者透過一「微敘事」,去舒發他對歷史前景的看法。

  《列王紀》寫成之時,猶大國已被巴比倫所滅,他們被擄去異鄉,他們的歷史看來驟然中斷。那些猶太神學家,在巴比倫的土地上,他們思考一些嚴肅的歷史神學問題。如:在強大的巴比倫帝國面前,猶太人渺小得可憐,但,若這歷史的渺小者仍獲得上天眷顧的話,則他們在強大者面前能扮演什麼角色?這些角色有何重要性?這些微小角色會改變歷史的軌跡嗎?這些微小角色能對人類的救贖作出貢獻嗎?

  猶太的神學家透過歷史書寫,透露其信仰信念。這些在巴比倫的奴隸,因著其不死的信仰,無視自己的卑微,在心靈裡,進行著改變天地的沉思。

  他們在《列王紀下》,寫下一個小故事。我們不用質疑這故事的歷史性,但寫歷史的人,他在千萬故事中挑選這故事,書寫這故事,重點就在於他要透過這故事,去想像歷史的將來。

  這故事記載在《列王紀下5:1-15》,我們先看《列王紀下》5:1-8:

5:1 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痲瘋。

5:2 先前亞蘭人成群地出去,從以色列國擄了一個小女子,這女子就服事乃縵的妻。

5:3 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

5:4 乃縵進去,告訴他主人說,以色列國的女子如此如此說。

5:5 亞蘭王說:「你可以去,我也達信於以色列王。」於是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

5:6 且帶信給以色列王,信上說:「我打發臣僕乃縵去見你,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痲瘋。」

5:7 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上帝,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痲瘋。你們看一看,這人何以尋隙攻擊我呢?」

5:8 神人以利沙聽見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發人去見王,說:「你為甚麼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這裏來,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

  故事一開始,便是一位大人物的出場。

5:1 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痲瘋。

  這大人物叫乃縵,是「亞蘭王的元帥」,亞蘭即敘利亞,這人是軍隊的元帥。他在王面前「為尊」「為大」,耶和華使他「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所有的形容詞都與「偉大」有關。上天眷顧他,帝王看重他,他自己又有才能,真是人間極品。可惜,他「長了大痲瘋」,他面對的問題,也是大問題。

  跟著,一個「小薯仔」出場。

5:2 先前亞蘭人成群地出去,從以色列國擄了一個小女子,這女子就服事乃縵的妻。

  這裡有一個小女子,原文真是有「小」這個形容詞的,她無名無姓,是被擄來在異鄉服事敵人的一個奴隸。

  最偉大的大人物,最卑微的小薯仔,何等大的對比。

  當《列王紀》寫成之時,它的讀者的處境其實正是這樣。在強大的帝國面前,自己只是無名無姓的小薯仔。問題是:這小薯仔在歷史裡真的是完全無角色可言嗎?猶太的神學家在巴比倫,思考著自己在歷史中的角色。

  《列王紀》沒有對這「小女子」多費筆墨,她實在太微小了。現按人之常情作一般的推論。這小女子是以色列人,因打敗仗,被擄去服事敵人,她的心總有不甘。身為奴隸,她的苦境是由乃縵的軍隊造成的。乃縵若病死了,雖則未必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但起碼能吐一口怨氣。在這情況下,她靜看事情發展便是最好的了。但,在無人期望她發言的情況下,她竟然發言。她為什麼這麼蠢,出言獻計呢?若因她的建議,事情反而變得更壞的話,她的命運會更淒慘。這個小女子,因她的信仰,竟大膽發言。

5:3 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

  請弟兄姊妹留意,這是對上帝何等大的信仰,這是對敵人何等大的善意。她相信上帝的醫治大能,故她發言。她心中沒有敵人,故她向敵人作出建議。在戰爭的世界,這信仰發言其實是創造復和的契機。乃縵乃敵方主帥,若被己方的上帝醫治,人間的戰爭或許就會平息。大家要明白,古時的戰爭,開戰前要稟告神明,地上的戰爭,同時也是天上神明之間的戰爭。若敵方的神明醫好自己,則可視為敵方伸出了友誼之手,戰爭平息的機會大增。想想,若普京患了絕症,烏克蘭的主教為他按手祈禱而他痊癒,則和平的機會會否大增?

  寫作《列王紀》的神學家,他們被擄巴比倫,在強國下當奴隸,但他們相信,上帝是真實的,其恩典是宏大的,宏大得一切敵人也是其施恩的對象。在強權歷史裡,猶太人是微小得可憐的,只像一個無名無姓的小女子,但她的信仰宣告是偉大的,能創造人間的復和,醫治人間的敵意,顯揚上帝乃萬國之上的恩典主宰。這信仰宣告締造的復和,就是卑微的神的子民對世界歷史和人類救贖的貢獻。

  信仰的善意,總被人性的卑污所污染。

5:4 乃縵進去,告訴他主人說,以色列國的女子如此如此說。

5:5 亞蘭王說:「你可以去,我也達信於以色列王。」於是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

5:6 且帶信給以色列王,信上說:「我打發臣僕乃縵去見你,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痲瘋。」

5:7 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上帝,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痲瘋。你們看一看,這人何以尋隙攻擊我呢?」

  原本,可以是復和的好事,但亞蘭王卻搞局,將之變成發動戰爭的藉口。我想起周星馳那齣《唐伯虎點秋香》,那個「寧王」為了殺「華太師」,總會找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去「發爛渣」。亞蘭王有心「發爛渣」,是很難搞的。以色列王也很差勁,他的信仰比一個小女子還差。

  先知出場了。

5:8 神人以利沙聽見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發人去見王,說:「你為甚麼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這裏來,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

  我們看看這故事如何發展下去,《列王紀下》5:9-12:

5:9 於是,乃縵帶著車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門前。

5:10 以利沙打發一個使者,對乃縵說:「你去在約旦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

5:11 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著求告耶和華-他上帝的名,在患處以上搖手,治好這大痲瘋。

5:12 大馬士革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裏沐浴不得潔淨嗎?」於是氣忿忿地轉身去了。

  乃縵大陣仗的來到以利沙那裡,怎料以利沙只派一個僕人出來招呼他,吩咐他去約旦河沐浴七次,如此,他的大痲瘋便得醫治。

  乃縵的反應非常大。經文說:「乃縵卻發怒走了,說: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著求告耶和華他神的名,在患處以上搖手,治好這大痲瘋。」乃縵期望先知出來迎接他,在他患處上作下法,想不到竟遭到如此冷漠對待。乃縵繼續說:「大馬士革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裏沐浴不得潔淨嗎?」於是氣忿忿地轉身去了。

  大人物乃縵有一種傲氣或霸氣,他習慣大場面,忍受不到被人當作小人物般對待。他忍受不到先知不出來見見他;他忍受不到先知竟不作一場大法事、不即席行一個大神蹟去醫治他;他忍受不到只需要在約旦河沐浴七次這等小兒科的小事。他覺得他的偉大被差辱,他覺得「丟臉」,覺得不受重視,於是忿然離去。

  若事情真的這樣完了,則那小女孩的建議不但得不到好結果,反招來大禍。

  我們看看這故事的結局,《列王紀下》5:13-15:

5:13 他的僕人進前來,對他說:「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做一件大事,你豈不做嗎?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

5:14 於是乃縵下去,照著神人的話,在約旦河裏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

5:15 乃縵帶著一切跟隨他的人,回到神人那裏,站在他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上帝。現在求你收點僕人的禮物。」

  當乃縵忿然離場時,有另一個小薯仔介入。這也是一個無名的奴僕,他對乃縵說,若先知叫你做一些高難度的大事,你才得醫治,你粉身碎骨都會完成。多難的事,都難不到你。既然大事難不到你,怎能讓小事難到你?若視去約旦河裡沐浴為羞辱而不為,豈不被這小事難到你嗎?你這偉大的人,怎能被這小事難到?

  這小薯仔的高見,竟改變了乃縵。於是,乃縵去約旦河,沐浴七回。結果是:「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留意這裡的形容:他的肉,好像小孩子的肉。他的肉身,回到「小孩子的樣式」。在這裡,原文真是有「小」這個形容詞,與小女孩的「小」,同一字根。在這裡,我們看到信仰的神蹟,當一個不同凡響的大人物,願意聆聽小女孩的信仰宣告,願意走出自己的領域,願意跨越敵意的圍牆,願意離開自己宗教、文化、民族的界線而進入神國度的界線,願意長途跋涉來找先知,願意放下自己的成見而謙卑地遵照先知的吩咐,當他面對上帝的恩慈而一切都願意時,他痊癒了,回復到「小孩子的樣式」,回復到不受戰爭污染的最簡樸人性。

  當人謙虛下來,體會到上天的恩典時,人只能讚嘆。

5:15 乃縵帶著一切跟隨他的人,回到神人那裏,站在他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上帝。現在求你收點僕人的禮物。」

  乃縵如今承認,萬國之上,只有一位上帝。作奴隸的小女孩,因著她的信仰宣告,叫一個人間的大元帥,認信耶和華為獨一的神。現在,他自稱是「僕人」、是奴僕,並向神獻上感恩的禮物。

  在強國底下,我們大部分人只是小人物,我們有的,是信仰。在巴比倫作奴隸的猶太神學家,藉著以上這「微敘事」,再次肯定他們的信仰。他們宣告:神不單在猶大地作王,神也在亞蘭及巴比倫作王,神是萬國之王。縱使在強權的歷史下,他們成了奴隸,看來失去了身分,但他們透過書寫《列王紀》的故事,叫同胞不要忘記自己的真正身分,無論去到何處,無論在現世有何身分,他們的真正身分,是神的子民。神的子民的角色,是無論自己多微小,都要宣告信仰。這信仰能穿越一切的邊界,能醫治人類的頑疾,能改變人心。這是我們的歷史角色,這是我們對人類救贖的貢獻。終有一天,世人會宣認神的主權,在那刻,人類會復和,戰爭會止息,天國會臨在人間。這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在信仰裡的期望。

  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要小看自己「小薯仔」的角色。

  願榮耀歸上主,願人間享和平。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MONDAY MANNA 中國成語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出埃及記 利未記 創世記 劉國偉 原文解經 國度禾場KHM 天人之聲 天堂 奇妙的創造 妥拉 家庭 市井心靈 張哈拿牧師 愛情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歳首到年終 民數記 清晨妥拉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申命記 真理 知識 研經課程 箴言 考門夫人 聖經 荒漠甘泉 蘇義德牧師 見證 週一嗎哪 靈修 靈修文章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