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楚嗎?(姚志豪牧師)2022.6.12

講題:清楚嗎?
講員:
姚志豪牧師

大約2,3年前,一次睡醒之後,我慣常打開聖經看也顯得模糊,我不斷擦眼晴,還是沒有變化,於是就放在一旁,不理它,如是者,一次一次也是如此,向別人請教,這叫老花(遠視)。我很難接受模糊的視力,因為我從來沒有近視(只有20度)。模糊了,看事物不清楚,就是等於苦嗎?

根據教會傳統,聖靈降臨節亦是耶穌基督「祂受害以後,用許多確據向使徒顯明自己是活着的,在40天之中向他們顯現,並講說上帝國的事。」1:3,再過10天,(50日)後,與門徒一同聚集,聖靈的降臨(又稱五旬節),聖靈的降臨也是耶穌基督對門徒的承諾。與門徒3年的有血有肉耶穌,他的所言所行,有時都不太明白、清楚,對門徒而言尚且模糊不清,何況是一個觸摸不到的聖靈呢?特別當聖靈降臨之後說出不同的語言,似乎產生更多模糊。使2:17記述,這是先知約珥所說的,在末後的日子,就是兒女、少年、老人也要說預言、異象及異夢,大概也是不太清楚的境象。

_______________

保羅於林前13:12我們現在是對着鏡子觀看,模糊不清([13.12]「模糊不清」:原文直譯「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認識的有限,到那時就全認識,如同主認識我一樣。

明顯地,要告知當下的信徒一個事實,我們的現在是真實的,但又非真實的全部。事實上,我們知道是有限的,至少下一刻是如何,我們可以預計,卻不是確切的肯定,當中可能有很多時導致所預計的有所偏差。譬如:旅行預先看資料,到達現場的實景,大概你就會明白,我們所知不是真實的全部,有時更加會模糊不清的。回看這一千多日(3年)的香港,試問2019年之前的香港,誰會知道今天是如此呢?大概只有水晶球才預知,這點模糊,有時更令人迷失。

 事實上,聖靈顯現的模糊,不是祂獨有,今天讀到耶穌基督於約翰福音的叮囑,也叫幾位門徒摸不著頭腦的。在約14:8之前,多馬與耶穌基督的對話已可見。當耶穌基督正安慰門徒,將要與他們分離,是要回去父家為眾人預備地方,而耶穌基督自己就是那條道路、真理及生命,並且承諾一定會接門徒一起去,亦明確告知,他們一定會在那裡。耶穌基督更講:我往哪裏去,你們知道那條路。14:4。多馬卻不會做:「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去哪裏,怎麼能知道那條路呢?」好明顯對於他來說:是模糊的,都不清楚。耶穌基督再補充:「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這個時候,另一個門徒腓力再問:「主啊,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顯明,他也感到耶穌基督所講的不清楚。耶穌基督反問:我與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認識我嗎?看見我的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還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耶穌基督的反問,假設著門徒是知道、認識的。

不論是多馬、腓力,甚至乎彼得(約13:36):「主往哪裏去?」耶穌回答說:「我所去的地方,你現在不能跟我去,後來卻要跟我去。」之後(14:22)的猶大:「主啊,為甚麼要向我們顯現,不向世人顯現呢?」似乎在講這四個門徒,其實同樣不太清楚耶穌基督所講的,為什麼?一方面可能如耶穌基督回答腓力(14:9)「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即門徒一直沒有意識耶穌基督所作,或覺得是理所當然,沒去思考,沒去在意;另一個可能性,就是耶穌基督刻意沒有說得清楚,其實只是一種開式方式的表達手法(OPEN ENDING)。沒有說得清楚就是給予人一種自由去思考、去想像。事實上,如果你見過有些抽象派的畫,或是一些沙龍的相片,你就會明白,所謂「模糊」所給予人一種無限的想像及說不出的美。想像:亦代表不只停留在某一原點,亦是原點以外更多的可能,亦不是只見到無可能,特別在一些苦無出路之時,為人有空間創造出更多的可能。

想像也是超越人世間一直被束縛的思考。中文大學哲學系退休教授張燦輝:他引伽利略被教皇逐出教會之際,說過的一番話:「你可以不准我出聲,燒光我的書,不准我與任何人說話,不准我做任何事,但卻不能禁止我在夜間仰望星空。」就是表達我們既有的限制以外的想像空間。

耶穌基督不是說得不清不楚,只是視(門徒)我們為有血有肉會思考的人,不是一個只遵從指令的機械人,只會鸚鵡學舌、人肉錄迫音機;又或只當我們是一塊木頭搬來搬去。因此當門徒仍然不明白的時候,他就說:(14:11)「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做的事信我。」換言之,你不明白,不清楚,也看一下我所做的事。祂做了什麼事?

約翰13章,耶穌基督為門徒洗腳,叫眾人彼此相愛,表徵著有權力的也當卑微地服侍人;約翰15章,提到上主與人是葡萄樹及枝子的關係,常時連結,並2次提到要彼此相愛(15:12、17),而且是會為朋友捨命,並且為受人無理恨惡(15:25)。15:18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 – 或譯: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

耶穌基督為何會這樣做?祂當時在一個甚麼的處境呢?就是一個羅馬人統治猶太人的年代,而猶太的宗教領袖表面受制於他們,但權力上,猶太人的領袖也是舉足輕重,到左耶穌釘十字架時,猶太群眾要釋放巴拉巴,其實彼拉多本要釋放耶穌基督,最終也敵不過群眾的壓力,完全反映到這種的權力的角力。在這樣一個處境下,耶穌基督的教導一點也不模糊,就是叫門徒要從有權力的服侍無權的,甚至乎罪人,他們看不順眼的人。這個不單是對門徒的挑戰,也是對當權者的挑戰。因為從來只是卑微的服侍在位,怎會反過來呢?!服侍無權的,不單是對人的權力放下身段的挑戰,更是體驗到一個人對另一個的包容、接納、愛。

耶穌基督所做不單如此,還會為朋友捨命,至於捨不捨?怎樣捨?幾時捨?耶穌基督只留給我們(門徒)去思考、去選擇。事實上,每個人對信仰的理解的不同的,但重點是信仰的本質就是不只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別人,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班人聚在一起。龍應台女士(HKU醫生畢業禮的演講):一個人所抵抗的以及所堅持的,滙成一個總體,就叫做「信仰」。但是信仰,依靠的不是隆重的大聲宣告;信仰深藏在日常生活的細節裏,信仰流露在舉手投足之間最尋常最微小的決定裏 。今天,你要為何服侍?你要捨棄的是?就是可以從你的想像,從你生活小節中而生,當你一直繼續堅持,將其集合埋,就是一份信仰所展現的力量。

耶穌基督所講、所做,就是超越了我們習慣的思想、釘死在框框裡、理所當然的一套,EG.PATCH ADAM。門徒所發問源於不清楚,或許只是指向更大的可能。

有一次,可4:10無人的時候,跟隨耶穌的人和十二個門徒問他這比喻的意思。可4:11      耶穌對他們說:「上帝國的奧祕只叫你們知道,若是對外人講,凡事就用比喻。」我想起葉紹鈞《以畫為喻》,有時需要用「實用性的畫」或者「非實用性的畫」去講述一些道理。簡單而言,有些時候就是要直腸直肚講出怎樣去做「實用性的畫」,譬喻,你去操作一些機械,你就需要一些清楚的說明書(lego實用畫)每一個步驟畫清楚,斷不會叫你思考下:按下這個紅色掣/藍掣,你自己猜一下吧!但有些時間,不用說得如此清楚,就如要表達更多的情感、空間、想像, 大概就是要「非實用性的畫」。

信仰,有些時候,就是不能言傳,是需要想像,而比喻,正正就是你可以在你有的基礎上,不斷的想像。如果我問:耶穌是什麼樣子的?大概會有一個較西化的形象,因為一般人眼中的耶穌基督是從西方傳統而來,而西方傳統,又有說從裹屍布的耶穌基督影像而來,無論如何……無人真正見過耶穌基督,所以對於耶穌,不同的地方也可以有不同的想像。本是模糊不清的耶穌基督,一下子因著不同人、民族的想像多左好多可能,豐富左我們的信仰。我相信,不是因為商業決定而衍生不同款的耶穌基督,而是因為不同人的理解,去想像不同的耶穌,目的,就是讓對所想像的群體帶來一點安慰。

 另一個想像:十字蓮花(崇基圖書館)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上的十字架,聶斯脫里十字架(英語:Nestorian cross),即景教十字架,是一種源自歷史上的東方教會及今日的東方亞述教會的十字架。東方教會於唐朝時傳入中國被稱為景教。十字架是基督教的象徵。日本專家佐伯好朗,認為十字架上周圍的「珍珠」是代表教會信眾心目中信條的化身,2004年年曾任崇基學院客席教授顧衛民先生,素有研究亞洲基督教藝術史,他認為,「火」代表著信徒傳教的熱忱,下面飛雲、白雲,相信道教及伊斯蘭教的藝術手法,而蓬花就是佛教的象徵。

崇基學院前院長梁元生博士說:頂端刻上的蓮花座與十字架圖案,除了是基督教來華最古老的圖像見證外,亦象徵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的相遇和會通。貫穿《十字蓮花》全書的,就是會通這兩個文化傳統、溝通中西文明的人文關懷。而事實上,更有人想像,蓮花上的十字架,就是代表著耶穌基督於壓迫他的當權者手下,仍出於污泥而不染,那種純潔。

十字蓮花/不同耶穌又好,想像,給予人很多的空間,不是死的信仰,而是活的展現。

當耶穌基督再講:世人不會接受祂,就是因為看不到、不認識祂(14:17)。因此,祂會差遣聖靈(勸慰者)安慰我們,而且更講明聖靈更會指示我們,使門徒記起祂一切的話(14:27),而祂賜下聖靈,就是安慰,並且留下平安:「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14:27因為耶穌基督,深明他們所遭遇的更難、壓迫只也不少,只因「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 – 或譯: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15:18)

 平安+勸慰—指向困難、不安、恐懼。但耶穌基督卻3次承諾他會回來(3、18、28)。耶穌所謂不清不楚,可能只是我們對祂不清楚,或許是祂為我們留下這一個彈性。讓好似模糊不清,有時反而才是最美,所謂畫人不用把腸子畫出來。人生有點迷糊,就是冒險,才有驚喜;或許迷糊才渴望有造物主帶領、指引。

可能你會反問:清清楚楚不好嗎?創世故事告訴我們,人類太清楚(只有一種語言),「他們想要做的任何事,就沒有甚麼可攔阻他們了(現:為所欲為)。」創11:6。使徒行傳2:6,聖靈充滿讓人說起不同的語言,那種不清楚,大家也感到納悶,(現:興奮)(原文:混亂/驚奇,興奮)。人看似不好,有時只是我們不知道。

 或許,所謂迷糊不清,正是曾經清楚/以為清楚,但當人生看得太清楚,或許使自己更難以入目,好像現在高科技高清/4D電視一樣。不清楚,才叫人有想像,以有動力繼續前行,因眼前所見,不是永恆不變,大概只是模糊不清蘊藏著無限的可能。

香港中文大學 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主日崇拜時間
Sunday Service Time
星期日上午十時三十分
10:30 a.m., Sunday
地址
Address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Chung Chi College Chapel,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崇拜以粵語、普通話及英語即時傳譯進行。
The Sunday Service is conducted simultaneously in Cantonese, Putonghua and English with the help of interpretation.
歡迎任何人士參加   All are welcome

相關:


# TAG

EN English firmament flat earth MONDAY MANNA Pastor Ime 七教會 以色列 以色列新聞 你累了嗎 保捷 信仰見證 信心 原文解經 啟示錄 地平 地平論 地極 壓力 天人之聲 天圓地方 天堂與地獄 天的四角 奇妙的創造 屬天啟示 平地球 張哈拿牧師 敬拜 智慧 梁永善牧師 漫畫事件簿 為以色列代禱 琴與爐 知識 穹蒼 箴言 約伯記 聖經 聖經宇宙學 苦難 見證 說的跟唱的一樣好聽 週一嗎哪 陳芳齡 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