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割袍棄殺

sermon-sharing

割袍棄殺(撒上 24章)

大衛救了基伊拉人但他們因政治因素會將他出賣,於是他便與跟隨者黯然離開,但因知所作的是有神的心意便默然不語地承受著,他繼續飄流,雖然掃羅不斷的追殺但神保守他,「大衛住在曠野的山寨裡,常在西弗曠野的山地。掃羅天天尋索大衛,神卻不將大衛交在他手裡。」(撒上 23:14),神必保守祂所愛的人總能化險為夷,或許那人似陷在困境中但這是對他一個磨煉。

隨後記載了大衛與約拿單在西弗曠野的何烈斯樹林中最後一次的見面,彼此再立約,約拿單承認大衛會作王而他願作其宰相(撒上 23:15-18),跟著 23:19-26:25記錄了三件事──隱基底事件、拿八事件及大衛夜入敵營事件,這三段經文成為一個單元,而當中有一個相同的主題──大衛有機會殺死其敵人,但因其克制及別人的攔阻,使他沒有犯了流人血的罪。同樣這些經文給我們看到神的介入、安排與預定,一切均不會是偶然發生的,是次我們便會探討隱基底事件。

一.通風報訊(撒上 23:19-23)
西弗人向掃羅通風報訊告訴他大衛是在他們那裡,「西弗人上到基比亞見掃羅,說:『大衛不是在我們那裡的樹林裡山寨中、曠野南邊的哈基拉山藏著嗎?王啊,請你隨你的心願下來,我們必親自將他交在王的手裡。』」(撒上 23:19-20)他們請掃羅追捕大衛,而v.20″我們必親自”原意是”這是我們的責任”,效忠王是百姓應有的責任,若政府通緝一些罪犯知情要報,當大衛逃離王宮後不知掃羅加了甚麼罪名,但他便成為社會的邊緣人,被人拒絕、”出賣”是必然的事。

掃羅給他們讚賞「願耶和華賜福與你們,因你們顧恤我。」(撒上 23:21),掃羅以王的身份奉耶和華的名給他們祝福,但諷刺的是”因你們顧恤我”,他曾指責自己的同族人不為他”憂慮”,不顧恤他,但卻向南方的民族讚賞,而且作為一個王要子民顧恤也很悲哀!他吩咐他們再查明大衛確實的落腳點,再報告給他知道,因為過去他多次追捕不成,深覺大衛狡猾異常,他要”從千門萬戶中搜出他來”,可見恨使人失去理性,同樣產生很大的決心,這便是我們不應積怨的原因。

二.火燒後庭(撒上 23:24-29)
23:24-29記錄了大衛繼續逃亡,而他們因已有一大群人故此行踪很容易暴露,掃羅得到準確情報便帶兵追殺,而大衛終於陷在掃羅的包圍中,「掃羅在山這邊走,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在山那邊走。大衛急忙躲避掃羅;因為掃羅和跟隨他的人,四面圍住大衛和跟隨他的人,要拿獲他們。」(撒上 23:26)──箝形圍捕是軍事戰略之一,將包圍範圍逐漸縮小,大衛的處境岌岌可危。

但神的保護臨到,「忽有使者來報告掃羅說:『非利士人犯境搶掠,請王快快回去!』於是掃羅不追趕大衛,回去攻打非利士人。」(撒上 23:27-28中),非利士人來襲,作為一個王是需要保護自己的子民不受外敵入侵,故此掃羅便暫時放棄追殺大衛班師回朝與非利士人對戰,神藉非利士人解救了大衛等人,神必保守祂所愛的人,而保護的方法也不一定是我們預期之內,故此我們對神的信心是很重要!

「大衛從那裡上去,住在隱基底的山寨裡。」(撒上 23:29)大衛於是再逃亡,往死海西岸隱基底去,死海是一個很荒蕪的地方,沒有城市,沒有人居住,故成為一些罪犯、被追捕的人躲藏的地方,隱基底比死海的海平面高1,900米,是個綠洲,故此大衛便逃往那裡,亦出現了24章的隱基底事件。

三.割袍棄殺(撒上 24:1-4)
因非利士人犯境,掃羅執行君王任務與之對抗,相信他能得勝,但隨後又再追捕大衛,有人告訴掃羅大衛躲在隱基底的曠野(24:1),掃羅與他親自挑選的三千精兵追趕大衛,但到了路旁的羊圈他因為生理的需要要大解,他見到那裡有一個山洞於是便進到洞中解手──「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裡有洞,掃羅進去大解。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正藏在洞裡的深處。」(撒上 24:3)此經文特別指出掃羅是沒有任何防禦下進入山洞裡,他的軍隊一定會在較遠的地方,豈料大衛及其跟隨者卻在洞中,他們正在洞裡的深處休息。

掃羅大解一定會鬆懈下來跟隨大衛的人看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便慫恿大衛大衛去殺掃羅,因這樣他們便不用再顛沛流離,大衛更可以作王,成為他的扶助者,「跟隨的人對大衛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裡,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大衛就起來,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撒上 24:4),那些跟隨者所言是否屬實呢?神是否真有這應許給大衛呢?若我們相信那些跟隨者也尊重神,不會隨便犯上妄稱神的名這誡命,那麼或許真的有此神喻,而大衛也沒有作出反對,連他也似乎認同耶和華將掃羅交在他手中,而掃羅也承認此事「你今日顯明是以善待我;因為耶和華將我交在你手裡」(撒上 24:18上),故大衛有機會可以殺掃羅絕不是偶然!

但大衛只是靜靜的走到掃羅的身後,悄悄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24:4下)放棄殺他──這正是「割袍棄殺」。

但這行動的背後卻有一個屬靈的意義,因為「外袍」是有特別的象徵,掃羅曾拉斷了撒母耳外袍的衣襟,撒母耳指出這象徵以色列國與他斷絕了關係(撒上 15:27)約拿單將外袍加在大衛身上便象徵他把王位交予大衛(18:4),及後示羅人先知亞希雅把他身上的新衣撕成十二塊,將其中十塊給耶羅波安便象徵北國十個支派歸予耶羅波安(王上 11:29-31),從這角度觀之,大衛這樣作等同把掃羅的國從他割離取走了!

四.以德報怨(撒上 24:5-7)
大衛割完掃羅的袍後心中自責,覺得不應如此作,因好像侮辱了一國之君──神的受膏者,v.6原來的意思是:”願耶和華重重罰我,如果我對我主,耶和華的受膏者作這事,就是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

因耶和華的受膏者常有神的靈大大感動他,有從神而來的恩賜,因此被視為神聖,所以冒犯了耶和華的受膏者便好像冒犯了神,罪是嚴重的,大衛尊重神,同樣也尊重神的受膏者,而他也希望別人同樣會這樣尊敬他,因他也是耶和華的受膏者。

大衛更阻止他的下屬作出對掃羅不利的事(24:7上),他沒有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反之他真是以德報怨。

五.真情剖白(撒上 24:8-15)
當掃羅離開山洞不久大衛便出來向掃羅真情剖白其心意,而那刻仍是大衛佔上風,因掃羅的軍隊離他較遠欲救無從,反之大衛及甚跟隨者則近在咫尺,要擒他、殺他是輕而易舉之事,但大衛仍以君臣之禮相待,他俯伏在地呼叫掃羅為「我主!我王!」(24:8),他指出掃羅如此作其中一個原因是聽了別人的讒言、唆擺說大衛要殺他才有此局面,「大衛對掃羅說:『你為何聽信人的讒言,說大衛想要害你呢?』」(撒上 24:9),這是給掃羅一個委婉的責備──指出他是不分青紅皂白、不辨是非,這亦給他一個下臺階,他用事實証明自己全無加害掃羅之心,他指出縱使有不滿掃羅的人極力要求、逼他殺掃羅,但他仍「愛惜」──顧惜他,因他是神的受膏者、是君王,他絕不會以下犯上,他手執已割下來的衣襟作明証他大有機會將掃羅殺死,但他放棄了殺他的機會,便証明「他沒有惡意背叛他」(撒上 24:11),他清楚指出他自己是無辜,一直以來他沒有對掃羅不忠不善,反之掃羅卻要「獵取」他──這是兩個字組成──獵與取,如獵人或野獸埋伏捕捉捕物的意思。

大衛可以有這量度放過掃羅,其中最大一個因素是他相信神會為他主持公道,會作出公義的判斷,「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判斷是非,在你身上為我伸冤,我卻不親手加害於你。」(撒上 24:12)「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施行審判,斷定是非,並且鑒察,為我伸冤,救我脫離你的手。」(撒上 24:15)。他兩次的提到他對神的祈願,他將其的遭遇向神伸訴,由神裁決,他有信心知道沒有任何敵對他的人可以得逞,任何毀謗他的言辭在神的審判下必站不住腳,且受斥責。神是公義,且無所不知,監察人心的神,沒有任何人可以欺瞞神,世上的法官也往往會有不公平或錯誤的判斷,人或許可以鑽法律的空子,但在神面前一切均無法成功,故此我們若遭別人誣衊,被人誤解,我們可有信心,「伸冤在主,主必報應」,而非由自己執行”法紀”報復呢!正因大衛對神的信靠,故此他放棄了用任何暴力手段採取報復行動。

大衛是一個說話合宜的人,此刻他指出他們那些年有名言「惡事出於惡人」(24:13),但他不會如此作,因為他並不是惡人,但另一個人解釋也可以投射到掃羅身上,因為他指出掃羅你不是惡人,乃因你受人唆攞才如此作,你若明白便不應再這樣追捕他。大衛不單俯伏在地稱掃羅為”我主,我王”,不單提及彼此間的關係”我父”──因掃羅是他的外父,他再自我貶抑稱自己是死狗、虼蚤,「以色列王出來要尋找誰呢?追趕誰呢?不過追趕一條死狗,一個虼蚤就是了。」(撒上 24:14),死狗是沒有人理會的,而一只細小的虼蚤──寄生在動物身上的蚤是何等卑賤、沒有價值,怎麼會有人理會呢!所以怎會要一國之君如此對待他呢!之後大衛作出總結──仍求神伸冤(v.15),「救我脫離你的手」原意是「以判決把我從你手中救出來」。

六.義感動人(撒上 24:16-22)
因大衛手拿割下的衣襟,掃羅知道自己的生死懸於一線,況且大衛俯伏在地的尊崇、合宜的宣告、自我的貶抑終使頑梗的掃羅此刻受感動而作出回應。這回應很重要,因透過掃羅的口宣告大衛會作王,這便確認了大衛將會作王的事實。

掃羅稱呼大衛為「我兒大衛」(v.16)這是回應大衛稱他為「父」,他便哭了!”男兒有淚不輕彈”,一國之君要在敵人、臣僕面前哭號不容易,故他絕不是裝假,他確認大衛比他有義,因他以善勝惡,以德報怨,他確認了錯不在大衛乃在自己(v.17),大衛竟然不把握神給他的機會,這怎可能?一個正常人若受敵人逼害有機會反撲怎會放棄呢(v.19)!但大衛竟能如此,他不得不向他祝禱:「願耶和華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報你」。

這刻他無奈地承認一個事實,他的王位不保,大衛定會取代他(v.20),其實他一早知這是一個事實,因撒母耳很清楚宣告神會放棄他由另一人替代他,此刻賓主互易,原是追捕者竟向被追捕的人發出請求,並要神在當中作保証(v.21),求他得王位之時保留他家中的血脈,不要將他的家人、後裔除滅,而昔日約拿單也曾同樣發出這請求(撒上 20:13下-16)。大衛便起誓,於是他們便各奔西東,掃羅收兵回便雅憫的基比亞,大衛與跟隨者便往其他的山寨去。

七.以善勝惡
總結隱基底事件,我們學到一個重要的屬靈功課:「伸冤在主」、「以善勝惡」。大衛若殺死掃羅,他真的可以取得王位,但日後人只會說他是用暴力、不公義的方法獲取,而且他是乘人之危在背後暗殺他人,這只會使他的個人歷史上留下污名,大衛雖然受其部下慫恿殺掃羅,且這似是大好良機,放棄了未必再有機會,但大衛始終沒有這樣作,最終能以善勝惡,且驅使掃羅向他認錯,最重要是他相信神會為其伸冤,作出公義的判斷,神有祂的時間,他終有一天可以作王。

我們或會有類似的經歷,有陣子受屈、被否定、被欺壓,但當我們有機會反撲時,我們會採取甚麼行動呢!求神幫助我們有特別的信心、愛心面對之!

鼓勵大家研讀詩篇三十七篇,這篇詩篇的寫作背境經歷大可能是此事,當中一部份經文值得我們細味,「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祂要使你的公義如光發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詩 37:5-9)

「逼迫你們的,要給他們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詛。」(羅 12:14)

「不要以惡報惡」(羅 12:17上)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 (羅 12:19-21)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