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3, 2024

Vine Media

葡萄樹傳媒

#76 投奔怒海(太14:22-33)

一)冷靜退卻 V.22-23
此事的發生乃因主耶穌「催」彼得及門徒先離開群眾,他打發群眾各自散去,自己再獨自上山安靜禱告。

施洗約翰因按公義指責希律王而剛被殺,耶穌因此心情很難過,及面對很大的壓力與引誘,祂想安靜但群眾卻不會理會而對祂有要求、祈望。

耶穌看見他們如羊沒有牧人,故按下自己的悲情給他們教導,「耶穌出來,見有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開口教訓他們許多道理。」可6:34,再用五餅二魚的神蹟給他們在物質上飽足,正因這樣更受歡迎,人民要立祂作王(約6:15)。此刻門徒更感高興,想想老師為王,學生定有一定地位。這是撒旦對主另類的試探──正如牠叫主從聖殿頂跳下同一性質。回應這更利害的引誘乃是冷靜下來,從歡呼喝采聲中引退,回歸到神面前反思、禱告,再肯定自己的使命與了解”真相”,因此主便要門徒遠離群眾,催他們、強迫他們上船,自己獨自退到神面前禱告。
我們在喝采聲或過份的稱譽下要學習冷靜、退卻,好好禱告。

二)不測風雲 V.24
加利利海經常有突然而來的風暴1,或許此刻是波平如鏡但忽然會翻起巨浪,這正像我們的人生──「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霎時之禍福」世上是沒有無波浪的海洋,人生亦無可能會無波折,但我們絕不能因為害怕風浪便永遠將船停泊在海邊不出海。

基督徒亦不能因為世途險惡便不願經歷人生的真實,不能因懼怕付代價而不走十字架的道路,不能因怕承擔不了責任而不實踐大使命。這一切均是因噎廢食而已!主沒有欺騙我們,十字架的路是不易走的,因此我們仍要好好的走下去,而且我們不是孤單面對,神往往在我們意想不到時給我們援手。

三)親臨解困 V.25-27
從另一角度看是主推他們進入風暴中,因為是主催他們上船,而他們卻遇上不能控制的風浪,他們在風浪中掙扎至四更天──那是黑夜最深的時候,約翰記述他們已搖擼約行了十多里路(約6:19),可見他們已經筋疲力竭、焦慮不安,甚至無處求助,他們甚至會質疑耶穌為什麼會催他們上船,而此刻又不在他們身邊,耶穌是否真的愛他們?為何竟會遇到此情況?

雖然他們會有此質疑,但主已知他們的境況,馬可記述:「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穌獨自在岸上;看見門徒因風不順,搖櫓甚苦。夜裡約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們那裡去,意思要走過他們去。」可6:47-48,主一邊禱告,一邊記掛著他們。

主沒有在風浪一開始便出現為他們平靜風浪,祂有更高的心意與計劃,其最終目的乃是為他們終極的好處,我們要知道、確認在困境中神並沒有丟下我們,祂在適當時間便出現給門徒作出安慰。

今天或許我們會在黑暗困境中,但記著神必與我們同在,祂未出手相助或許只是祂的時間未到而已!

四)認父作賊 V.26
當主在海面上行走時,這真是給他們意料之外,在陰霾滿佈巨浪洶湧下,他們看到一團黑影向著他們移動,他們看到大聲呼喊:「有鬼啊!」,這更叫他們魂飛魄散!他們認不出是主,反而當祂是鬼怪,真是認父作賊,有陣子神出現在我們身邊,但我們卻看不見。反之有陣子我們是認賊作父,將一些撒但的爪牙裝作光明的天使引誘我們,但我們卻以為他們是天使,一些諍友給我們勸戒,我們會忠言逆耳,不歡喜他,反之一些給我們奉承、同聲同氣的人卻以為是好友,我們要好好的分辨。

但那團黑影卻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門徒便即時認出祂是耶穌,當主上了船,風便止住了(V.32)。「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說:『你真是神的兒子了。』」V.33

這也給我們一個教導,若我們平常能常常親近神,與祂有密切關係,那麼我們縱使有陣子會”認父作賊”,但很快會反省,有陣子我們落在人生的低谷中,甚至質疑神的愛,但我們很快會聽到神的安慰,我們再次重新站起來的時間也會也快些,故此我們要常常親近神。

這是本段經文的第一個神蹟「耶穌履海」,證明祂是大能的主,能超越外在環境,更能駕馭逆境,為我們解決困境。
但隨即因彼得而引發第二個神蹟,這神蹟是「彼得履海」,焦點是:信心。

五)不甘平庸 V.28
彼得一向是一個性格爽朗、口直心快、沒有機心、樂於冒險、甘於嘗試的人,對他而言要有慎密的思維、好好的步署、三思而行是一件痛苦的事,他往往歡喜採取快攻策略,先行動、後思想,不會好好計較後果,是「行而後思」的人。他會魯莽地提出一些鬼主意,但卻將自己置身於一個沒有想過怎樣應付的情況中,他這樣的性格常使他犯錯──這是他要好好的對付,但亦因有這樣的性格,才使他能創出新境界、新突破,亦能經歷別人無法經歷的經歷與祝福。

彼得滿有衝勁,甚至是”傻勁”。加利利的海此刻是巨浪滔天、波濤洶湧,怎能征服?但他竟自向主提出一個請求:「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裡去。」V.28,這呼求絕不合理性,但他卻不甘於平庸,他要突破,但這衝動下並非無的放矢,因為他知道他呼求的對象是耶穌。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力量不足以作海上飄,他清楚知道必須要有主的允許才有把握完成,故此他並不是真正的”白痴”,他的行為乃是出於對耶穌一份單純、無偽的信心。信心要有清晰的對象,才不至陷於迷信或盲從、附和中。而依靠信心的對象可使自己的領域擴張,有人指出:「人生如一條橡皮筋”Rubber Band”,除非被伸展,否則是一無是處。」,我們應讓神將我們的生命、信心拓展。

結果彼得能踏足在一處從沒有人曾到過的地方──在洶湧的海面上行走,他信心的呼求與行動使他的呼求得著實現。

六)投奔怒海 V.29
請留意主完全沒有責備彼得大言不慚或妄求,主欣然回應「你來吧!」,我們若對準神,靠著神突破,神同樣會欣然接受。我們要「向神求大事,為神作大事」。

今天我們可有膽量在巨浪滔天的情況下仍向神求大事,為他作大事呢?有陣子我們要計算得很清楚,用我們的目光看到有多少人力、財力才拓展另一些新事工,結果我們會失去很多福氣!但我們可有心理準備,神會讓我們在事奉的事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甚或一波未起、二波又來呢?

七)後勁不繼 V.30
彼得起初能人所不能──履海,可惜及後卻後勁不繼而往下沉,其原因乃是「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V.30,可見不是所有信心的嘗試均會成功!同樣會有失敗。

彼得因為將注意力從主身上轉移到風浪上而懼怕,當他起初履海時絕不是風平浪靜,那些巨浪早已存在,但起初他將焦點單放在主身上,故無懼風浪。其實耶穌沒有改變,風浪亦沒有改變,改變的只是彼得自己而已!

其實面對人生很多的衝擊,我們該反省到往往最大的問題不是那些發生在我們身上乃是在我們的心裏。當外在的環境不斷蠶蝕我們的內心,影響我們的信心,這樣便很危險,要小心!記著,我們有陣子不能控制外在環境,但我們卻可以控制內心的心境!

『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生命的長度,但卻可以控制生命的寬度;
我們不能左右天氣,但可調節心情;
我們不能改變容貌,但可展現笑容;
我們不能支配他人,但可掌握自己;
我們不能預知明天,但可善用今天;
我們不能樣樣順利,但可事事盡力。』

只要客觀際遇不影響我們主觀信念,我們仍可以站穩於安全之地。

英國一個城在某一個石門上刻有「”懼怕”叩門,”信心”回答:沒有人在!」當心靈被信心所佔據,懼怕便不得其門而入了!「懼怕」、「焦點轉移」是他的失敗因素,信心是要持續、焦點要對準,才是致勝之道。

八)先救後責 V.30-31
彼得在下沉時發出一個簡單的呼救「主啊!救我!」,彼得確認自己的力量有限,焦點再轉回主的身上,主「趕緊伸手拉住他」V.31上,簡單的禱告神也垂聽,最重要是真心渴求,但當他安全了,主便作出責備「你這小信的人哪,為甚麼疑惑呢?」V.31,主先「拯救」後「教導」,我們是「先得救,後學義」。主不是責備他膽大履海,只責備他信心是那麼脆弱而已。但更寶貴的是主會給我們援手,若我們遵行神的旨意,憑信心行事,若失敗時主也會與我們一同承擔,並負責其後果。

立志為主作大事,也要預備會有失敗的機會,我們要承認有不足。但主不單注重我們會否完成目標,更重視在完成過程中如何學習與成長。

結果眾人更體會主的大能而作出敬拜「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說:『你真是神的兒子了。』」V.33

九)甘於冒險
彼得是一個很奇特的人,他是剛強與軟弱、勇敢與懦怯的混合體,滿有衝勁,但卻缺乏堅強的意志力,他經常可以成就大事,但往往在小事上失敗。但因肯面對失敗,故此失敗並非終局,而失敗是通往成功的過程的途徑!我寧願眾肢體像彼得一樣:因著嘗試而失敗,總比那些坐在船上的門徒,單觀看而失去嘗試及經歷的機會。

楊牧谷牧師曾寫過一篇禱文:
沒有人不跌倒而學會走路,沒有人不患病而可以成長,
沒有人不犯錯而懂得選擇,也沒有人不受傷害而懂得生命的意義。
神啊,謝謝祢這份寬容與厚意,賜我機會去犯錯,以致我可以完全;
求祢賜我勇氣去使用那機會;
更承認別人也擁有那份權利──犯錯誤的權利。
願我們用美國聖公會主教布魯克斯的一段話作為彼此激勵:-
『不要只求舒適的生活,更要求作堅強的人,
不要只求迎合你力量的工作,更要求迎合你工作的力量;
這樣你的工作雖然沒有神蹟,但你自己便是一個神蹟,
每一天你會驚訝於你自己,並驚訝因著神的恩典所臨到你身上的豐富。』

反思、討論:
在過去我可曾經歷”霎時禍困”,又怎樣渡過? 可曾經歷過神在困境中的援手? 在事奉上「三思而行」的好處與短處是什麼? 在事奉上「行而後思」的好處與短處是什麼? 彼得的性格有什麼值得我們學效?如何取得平衡? 我們可有如彼得般的信心與衝勁──投奔怒海? 若稍後教會再有另一全新的大發展,你會怎樣面對評價之? 可曾經歷過”後勁不繼”的事奉?原因何在? 此篇信息給我最大的反省是...


1 加利利海是一個「碗」形的湖,環湖多山,冷流從哥蘭高地與黑門山等地南下,在加利利海的入口與暖流相遇,風力在「碗」中互撞,致使暴風往往會突然而來,而且發生得非常頻密。



歡迎肢體對牧者宣講作出回應

97